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我 和 老 苏 的 故 事  

2018-07-16 12:44:18|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2 倪勇

      我 和 老 苏 的 故 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老苏就是苏洪勋,因面相较旧,又加上名字叫起来比较拗口,所以大家索性就舍弃名字干脆叫他老苏,从念高中时起,这样称呼已几十年了。

      老苏的一生既像跑110米栏,又像跑三千米障碍,总是起起伏伏,磕磕绊绊,不流畅,不顺利。19653月,高二下学期刚开始,老苏就因为所谓“128条事件而遭遇挫折。事情的起因是老苏爱好文学,为日后有所成就,除了读很多文学书籍外,又突发奇想,搜集俗语。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写出的东西要接地气。于是在班里同学中广泛征集歇后语,大家凑了128条。不知怎的这事被学校领导知道了,说128条里有许多政治上不健康、甚至反动的内容,并气势汹汹地质问:什么小白菜一棵棵间!要干什么?要秋后算账么!那个狗掀帘子净拿嘴对付更不像话,这是搞影射攻击,说我们党和政府净会动嘴,没有实际行动……”这样老苏不但挨了整,学校还把他列到落后学生行列里,并声称日后升学要受限制。你看,其他人都还在温馨、幸福地读书,老苏就受到了这种待遇。

      我 和 老 苏 的 故 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史无前例”开始后,老苏更是跌到了深渊。先是父母因历史和家庭出身问题而挨斗、被专政。不知是什么原因,老苏父亲单位的红卫队还扬言要抓老苏,弄得老苏惶惶不可终日,没办法自己家不敢住了,从19684月起就住到了我家。高考被废除了,读书没用了,我们在一起干些什么呢?老苏这个人脑子好,兴趣广泛,且多才多艺,在一起不愁没事干。老苏指导我学吹笛子,当时我还真像模像样地能吹几首歌了,比如浏阳河北京有个金太阳等。可惜,以后吹笛子我没坚持下来。老苏还教过我识谱、排歌,使我懂得了一些乐理知识,知道了高八度是怎么一回事。老苏会照像,爱洗像,白天有时我们出去照像,晚上就在家洗。时间长了,我们不满足于简单的冲印了,要放像,搞放大。于是动手制作了简单的放大机。还别说,自做的放大机还真的放出了像片,看到这个成果,大家高兴了好一阵子。(可惜的是,以后随着科技的创新、发展,我学的这门技艺没有用武之地了。)此时忧心忡忡的老苏似乎也放松了许多。

      19688月,我们到郊区唐庄子参加农业劳动,记得是担水浇地,这是我们高中阶段的最后一次下乡劳动。老苏在唐庄子劳动期间经常神情呆滞,有时还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一次他问我:如果被专政,这辈子就完了吧?我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该如何作答。不幸的是,令老苏提心吊胆的事果然发生了。从唐庄子返校后,在第二天召开的全校师生大会上,老苏就被抓起来了。从现场呼喊的口号听得出犯的是现行反革命罪。老苏这个人平时说话比较直,且爱发表评论和议论,比如说看永远健康那个长相就像个奸臣,就会整人,又说文化革命变成武化革命,武斗不断升级,就是李进这个旗手惹的祸,她不讲文攻武卫,哪会有今天这样血腥、混乱的场面?在那个非常时期,说这些话是很危险的,弄不好都有可能丧命,据说老苏的落难就是被别人揭发了。由于我和老苏的密切关系,他出事后,我也很担心,一直处于紧张状态,挺着吧!

    我 和 老 苏 的 故 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68年的9月底,大约是30号,我正在家里收拾准备下乡的用品,突然神情萎靡的老苏解除专政后首先来到我家,这令我既高兴,又惊愕。我说:出来了,太好了,没事了吧?他低沉地说:有事,带现行反革命帽子下乡劳动,接受改造。我沉默无语,不知怎样安慰他,反正安慰也没用。

      1968107一高中大部分同学都乘同一列火车,前往绥中下乡插队,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老苏和我当时也在其中。顺便说一下,我本可以有理由留下不走的,因为在那年二月我得了流脑,这是一种很严重的疾病,当时曾休克10余小时,经抢救后才活过来了。如果留城组织上也不会不允许,但留下来干什么呢?无所事事的日子太难过了。最后,我还是选择了和同学们在一起,去农村劳动吧,将来也许会有机会的!

      老苏在农村的境遇和别的同学是不一样的。其他同学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建设农村红色根据地。而老苏呢,是接受管制强迫劳动,没有什么自由。别的人春节回家探亲了,而他则在大年三十晚上和村中其他四类分子(农村没有右派,故只有四类分子)去很远的地方,刨冻土、搞积肥。此时的老苏真的很苦,为鼓励老苏渡过眼前难关,勇敢活下去,我找机会接近他,安慰他,有时也通些消息、说些情况。老苏生性乐观、好强,在农村,他没有沉沦,而是利用一切时间学习有用的技艺,厨艺就是这时练成的。他读了很多烹饪的书,又利用为同学做饭的机会实践。久而久之,他的手艺就不一般了,这也为他日后谋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我 和 老 苏 的 故 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老苏在空闲时间还常给社员们理理发、和他们唠唠嗑儿,亲近他们。俗话说,人心都是肉长的。眼前的老苏是那样憨厚、朴实、勤快,村民还有啥说的,慢慢地接受了他。对老苏的管制和戒备都放松了,老苏的处境改善了,还有好些社员把他叫到家里请他吃饭。老苏的姥姥十分疼爱他,在197070多岁的苏姥姥从锦州乘车来绥中看他。初时不摸底细,不知老苏境况如何,没敢直接去老苏的三队,而是首先来到了我的六队住下。了解情况后,苏姥姥很是舒心,满意之情溢于言表,老人家从心底里感激淳朴、善良的农民,没有歧视他的外孙。临别老人家还想有所表示,或做个锦旗什么的,我说不合适免了吧,这个情儿记在心里就行了。

      1973年以后在盐厂下乡插队的同学越来越少了,老苏由于带的帽子还没摘,因此还只能在那儿劳动。1973年下半年转机来了,市里给老苏来了通知,让他去锦州一趟。老苏在这儿得到了好消息,给他平反、摘帽了,老苏轻松了,与大家一样平等了。当年晚些时候,老苏调到了他父亲插队的地方——锦西向阳公社(现张相公乡)做中学教师。初到新地儿,人生地不熟,为了排解老苏的孤寂、郁闷,我和杨晓强、杨宝森、王德庆经常结伴在星期天或节日到老苏那儿相聚。向阳中学离市区大约八十华里。为条件所限,那时还只能骑自行车往返。记得其中有一次我们其中一个人的车胎被扎破,大家硬是推车走了二十里地。在向阳中学,白天我们徜徉于山水之间,用相机留下不一样的景致和美好时光;晚上我们又暇想未来,勾画远景,并且相约以后要一起走出去浏览祖国的名山大川。

      我 和 老 苏 的 故 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7710月,一个意想不到的好消息从天而降:中央决定恢复高考,并且照顾老高中的现实情况,放宽年龄限制,这就意味着,11年前——1966年失去的机会,现在重又出现,一定要把握好、抓住啊!老苏(现已回城,在锦州金属公司小额站上班)和我都表示——一定要博一次。说干就干,翻箱倒柜找出业已发黄、发旧的高中课本,利用业余时间猛啃,有时星期天,还和老苏一齐啃。经过一段时间的备战,在当年121日我们上了战场——考场。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焦急的等待了相当时日后,发榜了——我和老苏都被锦州师范学院数学系录取了,更巧的是我们还居然是同班,又可以在一起学习四年了。当然我们又来了个锦上添花——上课时同桌。在大学,老苏的才华得到了充分展示,居然当上了系文体部长。他对部长这个工作很是上心,经常安排很多独具匠心的活动:每学年组织系歌咏比赛,聘请专人打分、评比;年底举办猜谜比赛、大型晚会;有时也会以某个主题组织个演讲比赛……此时的老苏处处得心应手。这可能是老苏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吧!

      毕业后,老苏分配到了锦州市冶金局职工大学。工作了两三年后,老苏又遇到了不顺心的事。单位裁员,他在裁减之列,后调到锦州标准件厂,当时这个厂的效益已经很不好了。我曾经动员过他:不然就到我单位吧!当时我在锦州工业干部学校任校长。不知什么原因,他没有同意我的建议,也许是面子上过不去吧。他最终选择了下海,拿起了大勺,开饭店。别人开饭店是只当老板,老苏可没那么轻松,为节约开支,他身兼三职:老板、厨师、采购。说实在的,由于他的勤学苦练,加上天资聪颖,又善于学习,他厨艺确实不错,他的酥烧饼、啤酒鸭还都是很有名气的。相信很多同学都在他那品尝过,见识过。辛苦了多年,积累了几十万元,用于供儿子到日本求学,父亲的责任尽到了。但过度的劳累,又过多地消耗了他的身体能量,他病倒了,不得不离开了他的事业。

      我 和 老 苏 的 故 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老苏病情稍好后,要到日本探望久已想念的儿子。临走前,大约在20053月初,杨晓强、杨宝森和我在荣鹏烀饼店为老苏饯行,想不到这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相见,是诀别。要走了,老苏问大家在日本要带什么物品回来,我提出买几张日本报纸,最好是《朝日新闻》、《每日新闻》之类的,看看他们的报纸都有些什么内容,也是出于好奇吧!分手前似乎有什么预感大家都显得依依不舍。一再叮嘱老苏注意身体、注意安全,有的还说日本多地震,要注意(唉!这还真说着了,老苏在日本期间真就发生了福冈地震,老苏儿子恰在那里读书)。

      老苏走后,我们就天天盼他早日返回,尤其福冈地震后,我们的心更是天天悬着,眼看6月到了,3个月的探亲时间已满,就可以见到老苏了,谁知等到的并不是老苏本人,而是令我们目瞪口呆、浑身麻木的噩耗——老苏死了,死在了苏州(老苏从日本回国后在苏州短暂停留)。究竟怎么死的,苏州医院给出的结论是瘁死。这个结论很笼统,没有说出真正的死因。至于死因,有很多说法:心肌梗死;午睡时打呼噜窒息而死;还有其他……众说纷纭,没有定论。后来老苏的夫人对我说,你要的报纸老苏给你买了好多份,但没带回锦州,遗失在苏州了……我默然无语。

      我 和 老 苏 的 故 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这些记忆在心中存续了很多年,经常在我头脑中萦绕,它是我和老苏亲密友情的见证。

人活于世离不开友情,有了友情才会觉得精神充实,有了友情活得才有意义,有了友情我们才会感悟到生活的幸福快乐。

 照片

1、本文作者倪勇;

2、左起老苏倪勇

3、左起老苏和杨晓强

4、老苏在农村;

5、左起王德庆老苏

6、左起杨晓强、李孚、倪勇老苏

7、老苏在张相公水库。


  评论这张
 
阅读(661)| 评论(11)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