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古稀再回首  

2018-07-10 21:40:17|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趣味生活拾零

66届5班  韩桂茹

古稀再回首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一、童年时代

(一)玩耍尽兴忘回家,错把月亮当太阳

        儿时家乡的广阔原野,犹如一个伊甸园。沟壑之间,开满绚丽的野花。一天下午,我和好友小兰挎着大筐到地里去挖野菜。不一会,挖了满满压实的一大筐,我俩便把筐放到地头,奔跑并嬉戏在湿软的草片沟坡中摘採着五颜六色的野花,玩累了就顺势躺在大坟的斜坡上,编起花环戴在头上,歇一会起来在坟圈的草丛中拔一把长梗的猫尾草,开始逮蚂蚱,用草穿一长串,那时草地里蚂蚱可多了,不大功夫,就捉了十几串,捆在一起拿回家喂鸡。

        也不知玩耍了多长时间,小兰说饿了回家吧,我说,太阳还没落呢,着啥急呀,当我抬头一看,惊叫起来,不好了,那是月亮不是太阳啊!我们提着蚂蚱,挎着菜筐,一路飞奔跑回家,刚进院子,妈就手拿一根长鸡毛掸子,跑过来要抽我,被慈祥善良的奶奶拦住说,孩子一定饿坏了,让她先吃饭吧。在这黑天的2个多小时,全家出动,几乎挨家挨户找个遍也不见踪影,没想到在大地里玩儿到这怎么晚,难怪妈妈急得发疯。

        我从那以后,每当下午出去干活或玩儿养成习惯了,总是隔会儿就望望天空,看看挂在天上的是月亮还是太阳。

       (二)羊粪蛋充黑枣惩治酒鬼,愤怒将其推进井

        我爸爸他们兄弟四人,门下共有女孩九个,我说的这个酒鬼就是大伯家我大堂姐的丈夫,他是山东人,人们都叫他张侉子。大姐长得白皙文静,性格懦弱善良,偏偏嫁一个脾气暴躁、嗜酒如命的大酒鬼,耍起酒疯,经常家暴,大打出手。从我记事儿时就常见大姐被张侉子打得鼻青脸肿,回娘家老院和叔叔、婶子们哭诉。(大伯、大娘早去世了,娘家老院住着二伯、三伯和我家)三家的叔叔、婶子们,都很心疼大姐,多次教训过这酒鬼,就是屡教不改,小小的我特别恨这个张侉子。

        我六岁那年,一天,我带着大姐家三岁的小女儿(乳名小眼)到大地里玩儿,看到垅沟里有不少羊粪蛋,我捡了几把,放到小外女衣兜里,告诉她,你别吃,回家放到你爸喝酒的菜碟里,就说六姨(九姐妹中,我排行老六)给的黑枣,让他就酒吃。我回家刚吃午饭,张侉子怒气冲冲、满身酒气(可能是刚喝上酒还没醉)进屋就和我妈喊:“老婶儿”咋不好好管管你家小六,让小眼往我喝酒的菜碟子里放羊粪蛋,我心里暗自高兴,成功啦!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妈就大声地教训他,那不是你自找的,喝点儿猫尿(指酒)就打老婆骂孩子的,连几岁的孩子都恨你,还有脸来找我!

        转天,我到街东头大井旁边玩,张侉子坐在井台上,面朝外和人们聊天呢,他看到我,指着我对聊天的几个人说:“韩小六这个小丫头片子,坏透了,昨天让我家小眼把羊粪蛋放我喝酒炒鸡蛋的碟子里,一盘子菜,白扔了。”我解气地喊:“该,该,该!”他气急败坏地喊:“我把你扔大井里去!”我也不知哪儿来的胆儿,可能是恨的动力,昨天他找我妈,妈没说我,反倒把他训一顿,我心里有了底气。我飞速跑井台上用力推他的胸口,喊着,我把你这大坏蛋推下井,只听扑通一声,张侉子掉进大井了,趁人们楞神儿的那瞬间,我拔腿就跑到后街舅舅家(害怕了,不敢回家)。告诉舅妈,我把张侉子推进大井里了,能淹死吗?舅妈问:旁边有人吗?我说有人,舅妈说,人们会把他用绳子拉上来,他还没喝够酒,死不了。全村都知道张侉子这个酒疯子,提起他人们都深恶痛绝。晚饭后舅妈把我送回家,妈说我,小小的孩子和他斗有啥用,我们大人都管不了他,啥时他喝死,你大姐就好啦。

        张侉子由于天天喝大酒,得了严重的气管哮喘,丧失了劳动能力,大姐被迫去市里给人家当保姆靠微弱的收入养着一双儿女和酒鬼丈夫。有一年,大姐得了严重的痢疾,雇主家让回来养几天病,没过两天,张侉子就骂大姐装病,你不出去挣钱我们爷几个喝西北风啊!大姐被打的鼻青脸肿遍体鳞伤,摇摇晃晃地来到娘家老院子和叔叔婶子们说,她真的不想活了。亲人们劝她熬着吧,他死了两个孩子大了就好了。第二天天还没亮,有人咚咚敲窗户喊:叔婶快去看看,侉老张(外人都这么叫大姐)喝卤水死了!没想到昨天真是大姐和亲人们的最后诀别。我十四岁那年,苦命的大姐让张侉子逼得喝卤水自尽了。我每当回想起那惨烈的场面,至今还会泪流满面。

                         二、学生时代

(一)飞走墙头去上学,办公室中受审讯

     古稀再回首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小学时代的我,是个淘气的女孩子。街西头到学校的道在下面,上头是高出来的一片地,有远点是房子,道到地面用石头垒上,到田和地面上又接垒一大堵墙,现在知道了那是怕水土流失,从墙头至下面的道,差不多有1.5米高。每天上学我都从墙的起点飞跑到墙的终点跳下去,走几步就到学校了。感觉就像飞起来一样,心中可高兴了。

         一天,我进教室还没放下书包,就有同学喊,张老师叫你去办公室。张老师解放前就是村里的教书先生,他稳坐在那盯着我问:“你从哪上学来的?”我回答:“从家啊。”老师又问:“走那条路啊?”我马上反应过来了,是有人给我打小报告了。我回答说是从墙上走过来的,咋啦!老师慢条斯理很严肃地说:“女孩子爬高上墙的成何体统,要是掉下来摔坏了腿多危险,以后走坎下的路。”我应了一声好的,就去上课了。我知道是今天在坎下道上喊我的小伙伴!我并没有怨她,想劝她和我一起走墙,共享快乐,打那以后,我就劝她跟我一起走走墙,我让她在我后面眼睛盯着我的后背,两胳膊摆平迈小步,练了十多天她也走的挺好了,也慢慢跟我后面小跑起来了。三年里我俩除了雨雪天走正道,其它时间都飞跑在墙头上。小伙伴走熟了也老说走墙的感觉特好。

        后来发生一件事,让我的走墙戛然而止。一天下学,我看到四岁的弟弟坐在炕上,低着头扶着脚不说话,妈告诉我,弟弟从前面的大门墙上跳下来挫了脚,扶窗台站不起来,他本来就淘,从小你就带他上房、爬树、走墙头,胆子越来越大,两米多高的大墙也敢往下跳。我看到弟弟脚疼是那么痛苦,妈妈心疼啊!我哭了,沉浸在深深的自责中。在我的“教唆”下,竟然酿成如此严重后果,我很难过。弟弟半个月后才能扶窗台站起来,好在没有骨折,只是大脚趾头严重挫伤。由于家中经济拮据,没钱去医院骨科去看,一个多月后弟弟能站起来走路了。没有留下跛脚的残疾,不过大脚趾头至今不能伸直。我每当看到二弟弯弯的大脚趾时,心中就有无尽的愧悔。

     古稀再回首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写到这里,我还要多写几句。我65岁那年,又犯下了大忌。那年盛夏,我带着儿女子孙们一行6人回老家三妹家,孩子们用筷子插着刚出锅的玉米棒子香甜的吃着,尽情地在宽阔的农家大院玩耍。孙女手摸着搭在房上的梯子问,这是干什么的?孙女这一问,勾起我童年的兴致,我告诉她顺着这个梯子可以登上北京平的房顶。儿子、儿媳、女儿也都来了兴致想上房。我就带着孩子们上了房顶,手里拿着玉米棒,边吃边登高眺望我们家乡大薛村的全景,真是惬意极了!我带着孩子们在房顶上又是喊又是唱又是拍照,玩的兴致正浓,三妹背着药箱回来了(三妹是我们村的赤脚医生),看到我跟着孩子们在房顶撒欢,吓了一跳!气的高喊道:“二姐!你真是老不知道好歹啦!老的老,小的小,摔下来怎么办!”我自知儿时的冲劲又犯了,竟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在妹妹的催喊下,我赶紧带着孩子们下来了,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

(二)刚学骑车兴致浓,车锁人伤玩失踪

        年芳十六岁,我考入锦州一高中,那时班里的大部分同学都会骑自行车,只有少数几个人不会,其中就有我。我和母亚琴两个人商量,想一起学骑车。我们用了两个晚自习和一个早自习,借同学的自行车从踏趁到上座就能骑走了,就是把不稳把,不会慢骑,只会上去就猛蹬快骑。第四天中午,我们俩商量,在校园操场上转圈不行,要上路实习。我说那咱俩不吃中午饭就走,顺着学校东大门外的马路骑车一直骑十多里路到我家去吃高粱米水饭,拌黄瓜菜。我俩一拍即合,借了管德山、王民两个同学的自行车,兴致勃勃地上了公路。那时的公路不是柏油路,是土沙路颠簸不平,本来才四天的骑车技术,在车上歪着身子手紧紧地握着把,越是想骑好越是骑不好,摇摇晃晃的,在骑到大许屯的桥上时,后边开来了一辆解放牌大汽车,我着急害怕,车把一歪,连人带车重重地摔在河套铁丝网连着的大石头上,脚背直撞在大石头愣子尖上,磕开一条大口子血哗哗的流出。我把车子推上去,掏出手绢把伤口勒紧包上,又赶紧上路,大概骑出一里多地,一个骑车的大哥告诉我,后边有个梳大辫子的女同学,她的自行车的锁颠的自动锁上了。刚学骑车不敢回头,这时我下车往后一看,亚琴在老远处歇着,我赶快过去。我俩出来时谁也没拿车钥匙。等了一会,后边来了一辆拉大粪的车,我知道撬大粪车箱盖都有一根铁棍子,我赶紧跑过去和赶车大叔说明了情况。热心的大叔亲自帮我们把车锁别开了。亚琴从头揪下了一段辫绳, 把锁绑紧以免再颠锁上。

        我俩加快速度骑到我家已是满头大汗,又累又饿。妈看着我脚上裹着手绢血都浸透了,给我换块新白布包好,给我俩盛上高粱米饭,还有黄瓜拌干豆腐,又做了一盘辣子炒鸡蛋。我俩每人吃了两碗高粱米饭,菜也所剩无几。妈从黄瓜架摘了一大把黄瓜,让我们那回学校给同学们吃。我们怕下午开会迟到,吃完饭就蹬车上路了,回来还一路顺利。到马家修车部换了一个新锁,赶到学校开会时已经迟到了。我们在后面的空位坐下,也没敢到班里去。过一会看到我班王民、管德山等四个同学从大门进来,看到我们俩拍着我们的后背说:你们俩跑哪去了,开会之前成龙班长看你们俩不在,问谁知道,王民、管德山对班长说午饭前就骑我们的车子练骑车去了。新手上路三个小时还没回来,班长担心出事,就派我们四个人兵分两路南北寻找。善良的管德山大哥说:“没事就好。”

        五十多年弹指一挥间,苦辣酸甜人生况味尝遍;桩桩往事时常回放,珍惜拥有珍惜今天;不忘初心与时俱进,夕阳晚霞人生璀璨。


  评论这张
 
阅读(103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