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北碚轶事  

2018-06-17 12:38:18|  分类: 参军卫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1班 奚元才

    北碚轶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一列长长的闷罐列车,把我们这些热血青年——新入伍的铁道兵战士送到了大西南的山城重庆,参加大三线建设——修建襄渝铁路。新兵训练在北碚区歇马场的424通信兵学校,以至后来到连队也没有离开北碚区。辗转驻扎于北碚区天生桥的西南农学院、西南师范学院、西南外语学院、西南师范学院附中等地。

重庆市的市中区,沿嘉陵江的江边公路向北逆水而上,大约50公里就是风景秀丽的北碚,它紧依着嘉陵江,江水清澈,大小船只行于其上。离城不远的北温泉是旅游休闲的好去处。缙云山座落于城北,山上树木、竹子郁郁葱葱,四季常青。隆冬时节,夜里的绵绵细雨,给缙云山穿上了雪白盛装,甚是壮观美丽。盛夏来临,缙云山上又是避暑的好去处,山上还有曾经的贺龙元帅别墅。

当年北碚区的城区不是很大,一面傍江,外围是多所院校,包括军事学院。其余广大的部分都是农村,城区和道路的两旁多生长的是法国梧桐,没有污染,用现在时髦的话说,那是原生态。重庆是雾都,又是著名的三大火炉之一,盛夏七、八月,烈日当空,真像置于火炉之中。尽管铺着竹蓆或草蓆,只要一躺下就汗流浃背,尤其身子挨床的那面。用不了几天汗水就会把蓆子沤成褐红色。躺着还不如站立好一些,因为身体四周不与任何物体接触。那时天生桥的路上没有路灯,晚上很黑。如果晚上汽车行驶在天生桥的路上,开着车灯,看到天生桥两侧的路旁,都是纳凉睡觉的男男女女。他们把竹床、躺椅等搬放到路旁,躺在上面,坦胸露乳,无拘无束。手中拿着大蒲扇,不时地煽风,边上还放着老荫茶,悠闲自得。那个年代没有空调,也只有这么纳凉避暑。重庆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极少有风,经常是一丝风也没有。可以在室外支上乒乓球案子,打乒乓球。除了夏季之外,阴雨天是这里的主旋律,一星期、半月不开晴是常有的事。有时雾不雾雨不雨的,说他是雨看不到雨丝,说他是雾,一会儿就会把衣服打湿,很可能再过一阵真的变成雨。刷一双鞋你就晾吧,最后晾到发霉。入伍刚到那里时,我们北方人不适应如此潮湿的天气,不少战士的卵子掉皮,刺挠难忍。

在北碚还有一道靓丽的风景,就是在路上随处可见,大姑娘、小媳妇,也有男人,但女人居多,光着两只脚大丫子,挑着两只木制的糞桶,里面盛满了大糞。让人感到空气中弥漫着轻微的臭味,实际上主要是法国梧桐的味道。扁担头上还挂着两个大地瓜,所谓地瓜不是我们说的红薯,红薯重庆人叫做红苕。而这种地瓜是白色的,形状有点象红皮大萝卜,又叫凉薯、豆薯,既可以做菜,又可剥皮直接当水果吃。

这道风景有人编了个顺口溜:“远看一朵花,近看光脚丫,挑着大糞桶,啃着大地瓜。”真的,当地的妇女真的是干活好手。连队从当地的农村买菜,经常有菜农妇女挑着担子,给连队送菜。她们打着赤脚,挑着一担菜,上坡下岭,忽悠忽悠的感觉挺轻松,有一次我试着挑了一下,竞然没有担起来,真折服她们的力气。

 再接着说挑糞,关于糞还真要详细的说说。由于重庆农村的田地,一年四季不闲着,必然就需要较多的肥。那个年代肥料主要还是农家肥,大糞就显得异常的珍贵。通过我的所见所闻,就可以了解到当地当时对于肥料的需求程度。当年的厕所还都是旱厕,个人家就不必说了,大的公厕都有人住在厕所里看守。就拿西南农学院的公厕来说吧,院内有好几个公厕,都比较大,学校学生多,(当时,文革期间学校里基本没有学生)蹲位当然就多。蹲位下面的糞池高大宽敞,并且还很干净,基本没有糞便 ,人可以在下边行走。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你在上面解手,糞便还没落地,下面就用糞勺子接住了,不习惯还真不敢方便。再看嘉陵江上,向上游行的船,大部份是运送大糞船只,一只船能拉一百多吨,没有机船,全靠纤夫拉上去。纤夫赤身裸体只穿着裤头,光着脚吃力地拉,身体几乎与地面平行了,困难的地段还要挂上前加力,手脚并用,就是为了这些农家肥。

1969年冬天,全军开展“两忆三查”运动。“两忆”是忆阶级苦、忆民族苦。“三查”是查立场、查斗志、查工作。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各部队分期、分批展开了轰轰烈烈的两忆三查运动。1970年初我在的部队搞两忆三查,拉练到双河。首先我们去参观大顶子山煤矿,听煤矿的名字,就知道它是在大山上,多个矿洞口在山上,只能沿着崎岖的山路去到矿口。煤矿是那种人工的小煤窑,矿洞都不很大,采煤的工人背上背着个背篓从矿洞里爬进爬出,相当的艰难。我们从山下登到矿洞口,就已累得不行。矿工的劳动强度显而易见。参观大顶子山煤矿后,我们就到村子里,听忆苦思甜报告和吃忆苦饭。战士们坐在生产队的坝子里,听生产队长作忆苦思甜报告。忆苦思甜报告无非是讲,解放前老百姓如何受压迫、如何的受苦;解放了,新社会,老百姓当家作主,生活水平也提高了。为了说明生活水平提高了,必须要有实际的例子,不能光这么口头说。当时队长举的例子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时过几十年了,依然记忆犹新。他是这样很把握分寸地说:“现在我们的生活水平确实提高了,比方说,现在我们每个家庭几乎都有了暖水瓶,几乎家家都有了手电筒,现在几乎每个人都有了胶鞋,但今天干活都没穿。”他们平时都是打赤脚,队长说今天都没穿,我们并不感到惊讶。多么寒酸的三个例子,还有三个“几乎”。听着心里感觉真不是滋味。听完报告后,分别到各家吃忆苦饭。忆苦饭是玉米面加胡豆叶子熬的糊糊,胡豆叶子就是蚕豆叶子,很难吃。那天我们上大顶子山也确实太累了,也饿得不行,老乡又给我们弄了点儿泡菜,就着泡菜稀里糊涂地吃了。但是看到农家的小孩儿,咕噜咕噜的吃得挺香、挺多,可见他们平时是吃什么了。当时这里农村的生活就是如此贫困,生活条件可想而知。有句话形容当地居住的房屋,“远看象座墙,近看是座房,猪圈在里边,厕所靠伙房”。人走路猪坐轿,牛穿草鞋人光脚都是这里见怪不怪的事。几十年过去,我相信,随着改革开放,祖国经济的发展,这里一定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

新训结束后,我被分配到给水营二连,就驻在西南农学院。到二连,第一个施工任务,给师里的领导盖家属房。部队从大兴安岭调过来,没有家属住的房子。施工建房,在学校从没干过这样的活,不会干也干不动。刚出学校门,年龄小,体格又单薄,当时我的体重才一百零几斤。几个人抬的大圆木、四个人抬的大条石,好几百斤重,真的抬不动,压得龇牙咧嘴,趔趔趄趄。一天下来真是精疲力尽。除了力气活,还要学彻砖、抹灰。最难的是抺棚顶灰,经常是灰没抺到棚上,却掉了一脸一脖子。这样的工作干了半年,68年年底我调出了给水营。

汽车营二连是新组建的太拖拉汽车连队,驻在西南外语学院,捷克太拖拉车载重八吨。主要是用于工地拉土石方,因为它的大箱三面翻,拉土石方装卸车方便。再就是运送水泥,那时重庆长江上没有公路桥,重庆水泥厂在长江南岸,去拉水泥就要早早地到长江的储奇门渡口排轮渡。这是连队的正常工作,不必细叙。我想说的一件有趣的事,那是在二连炊事班的时候。上级经常给连队统配一些副食品,这次给我们发放了一大包虾皮,供给军队的东西就是不一样,虾皮的质量味道都非常好。虾皮是用蒲草编织的那种蒲包装的,一包有好几十斤,就放在炊事班的库房里。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在蒲包上掏了个能伸进手的洞,炊事班人,谁想吃虾皮,就伸手去里边抓一把,其他的战士来要也给他,就这样你抓一把,我抓一把,他抓一把,没有人向里边看,终有一天班里的人去蒲包抓虾皮,手伸进去一抓,吓得跳了起来,摸到了肉呼呼的活物,还吱吱的叫,打开一看是一窝小耗崽子,粉红色还没长毛,有六七个,不知什么时候大耗子在虾皮里絮了窝还产了崽。这回谁也不去抓虾皮吃了,一大包虾皮只好全部扔掉了。吃了好长时间耗子窝的虾皮,没得传染病,万幸。

说到轮渡,有一次我开着北京吉普排队过渡,九龙坡渡口还是储奇门渡口,我记不清了。当时正值枯水季节,长江的水位比较低,南岸上渡船,需要走很长一段河滩路,河滩上全是鹅卵石。上渡船的汽车都要排队依次上船,大型车在右排队,小型车在左排队。天气很热,便于通风凉快,吉普车车门的上半部都摘下来了。我的车正在排队等待上船时,右边来了一辆大车,当大车行到和我车并齐时,突然大车的轮胎挤压出来一块甜瓜大小的鹅卵石,直飞到吉普车的右前车门上,把车门砸了个大坑。好险那,再高一点就会砸到人头。这真是该着,尽管河滩上都是鹅卵石,被汽车轮胎压飞出来的情况是极少见的。好在有惊无险。

说个惬意的事。新接来的北京吉普,我们都要把原装的帆布车棚子换下来,换成人造革的,里面还要挂上一层沙发布的里子。那天我和一个战友开车到重庆市里去更换,新的车棚子要现做,所以当天没装上,第二天再来安装,原来的棚子已经拆下来了,我们只好开敞车回北碚。嘉陵江边的路,依山傍水,景色美不胜收。其实这条路我们跑的已经没了遍数,但是这么开着敞棚吉普,行于其上还是第一回,360度的观赏沿路风光,真是别有一番情趣。开着开着,来了情绪,我俩都站了起来,象在检阅部队一样。与检阅不同的是,开车的司机也站着。汽车急驶在蜿蜒的江边公路上,我俩频频挥手,路两侧的树木花草从车旁掠过,也在向我们打招呼。好像展翅飞翔,飘飘欲仙,放飞着心情,好不惬意。这样的享受我一生只有这唯一的一次。几十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来,还兴奋不已。

在北碚期间还有很多趣闻轶事,有些想到了,有些没想到,不一尽言……

 

                                          

 

                                               20186 16

 

  评论这张
 
阅读(945)|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