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逡巡在锦州文坛的“批评眼”  

2018-06-12 20:13:26|  分类: 追忆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3班 杨铁光

   逡巡在锦州文坛的“批评眼”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编者按:中国著名文艺批评家,原锦州市作协副主席李万武先生因病于2018年6月10日去世,享年83岁。李万武先生是我们一高中老三届师生的良师益友,参加联谊会举办的《难忘岁月》丛书研讨会,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他历任锦州市教师进修学院教师、市革委会报道组报道员,中共锦州市委宣传部文艺科长、市委党史资料征集办公室工作人员,《启明》编辑部编辑,锦州师范高等专科学校中文系副主任、主任,教授。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理事,锦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1999年曾获中共锦州市委、市政府颁发的肖军文学艺术奖。1976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为文学寻找家园》(1993)、《文学理论新编》(1995)、《审美与功利的纠缠》(2000)、《与锦州文坛相遇》(2006)、《为文学讨辨道理》(2007)、《散章挡案》(2008)。为纪念李万武先生,现发杨铁光同学的一篇文章

        记得,鲁迅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曾经说过:“创作界固然幼稚,批评界更幼稚”。他认为,北京、上海的文坛“没有批评眼”,只讲名声。

鲁迅是伟大的。不仅在生前,更在身后。他的这个论断穿过一个世纪的时光隧道,依然闪烁着锋锐的思想光芒。

   然而,锦州的文坛却不同凡响,名家蜂起,名作迭出。大有“满园春色关不住”、“红杏多枝出墙来”之势。为什么会有这种局面?原因很多,其中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是,这里有一批正直、正派,代表着社会良知和文学品质的文学批评家。

   李万武就是其中的一位出色的代表。

   文学批评是一种力量。李万武以“力透纸背”的文章,测绘了锦州文学地理应有的高度,导引了锦州文学军团前行的向度。

   作为文学批评家李万武有一种发现力。他有一双亲情守望家乡文坛的睿智的眼睛。

   对老作家,他有权威的评定:“建国前肖军是高峰”,李惠文“是建国后为辽西、锦州文坛赢得全国性荣誉的第一人,是建国后为辽西、锦州文坛公认的第一高峰”。他更多的关心文坛新人、新作、新文本、新气象。他对孙春平的关注堪称文坛佳话。这部评论集共收入60篇作品,其中评论孙春平的就占16篇,近20万字;时间跨度近20年,差不多每年都要写些评论文字。当孙春平在全国文坛上崭露头脚,李万武就向他投去了关注的目光,在《文艺报》上发表了《“多一种真情 将少一种灰色”》的评论文章,推介孙春平的小说“敢于正视社会生活的重要社会矛盾”“具有很强的感情冲击力”的小说作品。他以批评家的眼力,旗帜鲜明地支持和褒扬了孙春平作品中的不与当时文坛上随处可见的污浊猥亵之气同流合污,而坚守自己鲜亮清爽声音的胆识和勇气;又以兄长的关怀,指出他的小说的“某种拘谨、古板的色调”,“造成小说意蕴容量上的可惜流失”。当孙春平的小说越写越火,却无缘与文坛层出不穷的新名词挂上勾时,有人私下给孙春平的小说归类为“很社会学”。这种归类是很不恭的。因为在那些人看来,“很社会”的文学是很“不文学”的文学,只有“很个人”的文学,才算保持了所谓的文学家的“清白”。在这种情况下,李万武挺身而出,旗帜鲜明地为孙春平保驾护航,他研究了孙春平的近作,《小说评论》上发表了长篇文章《好小说到底是一种精神》,他从“较高的精神站位”、“人性整体性的深刻感悟”和“很好看的故事”等几个方面阐述了孙春平小说的社会价值和文学品位,文中大声疾呼:“比起那些“很个人”的小说来,还是孙春平的“很社会学”的小说,更能显现出好小说都应该具有的那种属于精神文化品质方面的许多优势来”。

   对新近闪现的文坛新秀,他给予了更多的关心和关注。对李保平他写出了《跟保平学写短文章》,推崇李保平的评论是“论理的文学散文”。对李铁他写出了《深邃而温热的底层目光》,他深情地说,底层“也是通往文学所必须的精神高度的最佳入口”。对周建新,他写出了《“写实”一种艰难的文学选择》,格外赏识周建新的小说在营造故事情节和刻画人物“两副笔墨”的成功。

   作为文学批评家李万武有一种引导力。他的清醒而真诚的语言如晨钟暮鼓,直抵作者的心灵深处。

   文学批评在于发现,在于选择,在于引导。这是文学批评的灵魂,这是文学批评家的社会责任和道德良知。李万武善于激浊扬清,剖微析缕,沙里淘金,善于发现作品“暖心的精神亮点,扶植充满生机的幼芽。除了孙春平,他对李铁也给予了特殊的关注。李铁走红,有的人认为是依仗着所谓“女工系列”的题材优势,有的则认为是写“性”。李万武透过乱花迷眼的扑朔迷离的表象,总结出,李铁的成功在于他的“沉底”,“打磨、涵养出一种他特别看重的底成层目光”。他热情称道李铁的“写作道德”,“他能够怀着如对待自己的兄弟姐妹一般的真挚感情,书写自己身边的底层的兄弟姐妹们”。对李铁的写“性”,他分析道,“李铁小说里的性,只具有有限的意义”。在评论中,他特别关照李铁,“应该有这样一种清醒:单就用“性”作为小说的“快乐调剂”这一点来说……并不具备普遍性的意义;再重复使用几回,他自己就要开始瞧不起自己的。所以,李铁要及早试练另一种能耐,看少写性或不写性是否也能够把小说写得很好看”。

   对老作家,他有讴歌,也有祝福。如对易仁寰的评论《为大写的人壮行》中,他深情得写道,“他的心底里埋藏着一个“大写的人”情结,他的全部诗作甚至都可以看作是这个“大写的人情结”的一种泄密。”当然他也不忘互相切磋,为易仁寰“点步”:“那个“大写的人”的情结的包蕴若是再丰厚或弹性一些,那么,这之后的易仁寰的诗该是哪般光景?是没有了现在易仁寰,还是会使现在的易仁寰更“立体”、斑斓炫目?”

 逡巡在锦州文坛的“批评眼”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作为文学批评家李万武有一种校正力,或者说矫正力,他的思想的罗盘总是指向真善美,指向人民大众。

   他是真正的文学批评家,他有一种可贵的精神向度,有一种清教徒般 的职业操守,他敢于亮观点,表态度,有时甚至力排众议、独立扶持。这种“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勇气和气魄另人感动。对于小说,他旗帜鲜明地反对所谓“淡出社会,躲避崇高,亵渎神圣,消解价值,否定意义”,以及所谓的“性”热、“黑”热,等。他敢于横刀立马、敢于“老李飞刀”,充满深情又有胆有识地守护着文学的一方绿洲。他是作家的良师益友。他推崇孙春平的小说,欣赏他的讲故事,但又一针见血地指出,“经营故事又太消耗或太限制了他的艺术才智”。他赞赏易仁寰,又指出,他的诗有的“描述性的铺垫较多,容易给人以象与意相隔绝的别扭感觉”。对乡土诗人宋海泉,他鼓励其不断拓展诗的表现领域,充实诗情和诗艺,又特别地关照,“有些新写法的试验明显是太刻意了,因此显得相当生涩和害意”。多么热诚而坦诚的良师益友啊!

   李万武曾经说过,作家真正选择的是一种审美站位。他认为,这种“审美站位”“立于理想人性的立场,观照人间诸事,其使命是作美好“人性”互访的使者”。李万武正是如此。但他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与与锦州文坛相遇,与文学家、艺术家们进行着美好人性的互访,于是,一座文学城市在我们面前愈发鲜亮起来。   


                                                         2006622

 本文照片:1、2008.11.07李万武先生在一高中老三届《难忘岁月》首发座谈会上发言;

                    2、右起李万武、王充闾、宋海泉、杨铁光(2005年在省文代会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84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