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访学武大  

2018-05-24 06:10:02|  分类: 我与共和国同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3班 金铁英

        访学武大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98-----1999年,又在武汉大学作为访问学者,师从博导曾宪武等6人研究微分动力系统’’时,也留下美好的记忆。

        现实生活的闲适,又萌发了回忆这段时光的想法。自从晋升为副教授后,内心的压力旋即减小是人之常情。这种轻松的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又产生了应该向更高的台阶努努力或者说博一博的想法。

        徐寅生曾经说人生能有几回博呢?我用了博字是因为很清楚评教授条件是至少要有三篇以上的论文在国家级杂志上发表该是怎样的一种困难经历呢?况且自己并不聪慧,绝无灵光一现论文唾手的天赋。人生能有几回博呢,此时不博更待何时呢?

        说欲望是魔鬼,因为它能使人发出巨大的潜力,并为之奋斗。很快这欲望就转化为决心。说到决心,我深有感触的是:任何决心,当没有以很可能失败的心理作为支撑时,这种决心就很难说是什么了。我是时刻想到失败的。

        时光没有抹去十几年前我在逝者如斯这篇文章描述自己在推导论文时的情形,自己当时如苍茫大海上的一叶偏舟,却又撒下一张很大的网,何时才能收起这张大网呢?

        如果说,评副高之前还是偏舟的话,那么评上副高之后,感觉自己已经有了机帆船了。现在该是我是收这张大网的时候了。我忽然意识到:我那时就已经播下了欲望的种子了。欲望促使我每日清晨3点钟起床,在灯下静静地推导。慢慢地在数学空间的遨游成为苦中为乐的常态了。诚实地讲,这时孤独地推导真的升华为一种幸福,感到人生还可以这种形态度过。

        论文题目选好以后,进行了半年多的推导,最后以840多页很工整的手稿副本------原稿我还是很珍惜的------投给了我当时很是敬仰的东北数学杂志。

        40天的盼望,得到的竟是没有任何评语的退稿,疑惑是自然的,那么就胡乱的翻看退回的稿件吧,结果发现只有前5页留下了有人阅读的痕迹,因为只改了几个标点符号。我的退稿,被关心我的老师知道后,他们告诉我应该拜访更高的导师,经过他们的推荐才有可能发表在国家级杂志上。

        这样辛勤写就的论文当然不能认可如此之不了了之,但在当时毕竟是无可奈何。其实我也知道,即使是有相当数学水平的人,要想把我的论文完全推导一遍也得一个月的时间,谁能花费这么多的时间去为并不知名的人审稿呢?

        访谁为师呢?北大的张淽芬,同济的大学的韩茂安先生,武大的曾宪武等等一些知名的老师,自己还是知道一些的。通过沟通和联系后决定师从曾宪武老师。

        做任何事情都要做一些功课,拜访老师也不例外,如老师在那些方面擅长,最主要的学术成果,现在关注的方向以及最近发表的文章。否则与老师初次见面的对话就很可能显得很尴尬。

        1998年暑期开学,我就乘车去了武汉。第二天在老师的安排下,我和江汉大学的王锋,他是我助教班的同学,我俩作为访问学者的身份和曾老师已经毕业的一名博士陈士华和另外两名在读博士丰建文、岳喜顺见面。同时老师夹来一本英国数学杂志,横版大开本,够吓人的,给我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读其中的某篇几十页的文章,然后让我做4个半天的报告,那当然应该是一个月以后的事情了。不久,从陈士华那里得知,这篇文章是曾老师上一个博士,他没有读完------也可以说没有完全读懂------这任务落在我的头上,惶恐是当时的心情,因为担心能否攻克这篇文章呢?

        见面的印象是曾老师显得很高兴,他说:你们二位的到来,我们6人研究微分动力系统,这就是一个很强的科研小组’’------可见一个知识分子对他所从事的事业是多么由衷的热爱啊。

        武汉大学校园由许多园组成,如梅园,桂园,枫园,竹园等组成吧。博士生,外国留学生,以及访问学者都住在枫园。房间谈不上敞亮,由于是一人一室,所以无论是学习和休息都很合适。

        回到宿舍后,不敢怠慢,查每个单词,它的音标,及合适的词条,都得一一抄好,可以说是焚膏继咎,每天都不少于10个小时,特别是开始的几天,多达14个小时之久。写到这里忽然闪出季羡林先生留学德国10年学习吐火罗文时的场景,他说:一句只有五六个字的练习,要查连声查语法,忙到一两个小时蔽人无附庸风雅之意,但查字典的情形是颇类似的。这样经过二十几天的苦读,仅英文词汇的手稿也有几十页,那数学的推导就更记不清有多少页了,总之是厚厚的一摞

        前几天,33年前助教班的20几名同学到武汉,南京,扬州,上海叙旧吧,我们顺便看望了曾宪武老师。他虽然80多岁了,可仍然上课,精神矍铄。我们祝老师身体健康,生活愉快,

 

        很庆幸,经过20多天夜以继日的推导,自认为看懂了这篇论文。一个月以后,如期地站在讲台上作报告,我拿出平生的本事,在黑板上工整地推导了数学模型的所有细节。五位学者可随时地发问,我则必须一一做答。间或老师也到黑板上推导一些他的想法。半天过去了,我推导了大约六分之一的篇幅,我说4个半天是推导不完的,这时曾老师用带有浓重武汉口音说么慌吗(意思是不着急),这样的推导,半年时间我们都听。霎时心中涌出一种感受。我用了6个半天完成了这篇文章的报告。曾老师很满意地说:金铁英,我可以给你开结业证书,你圆满地完成了访问学者的任务。我当然不能回来,因为我是来学习的。

        之后,我们着手研读北大张芷芬的微分方程分岔理论是当时很前沿的内容。由包括老师在内的所有人都准备,老师随机地让我们到黑板推演。每次讲座完毕,都只让我一人把所有推导在计算一遍,说是检查是否有误,其实是对我的信任和鼓励。

        访学期间,老师两次想让我在武大数学系上些课,他认为访学不易,但我都婉拒了,因为我是来学习的。后来想不到他把带访问学者应得的6000元钱执意要给我们俩------这钱是由访学者的单位出的------后来王锋与我请了导师及数学系一些老师几次饭算是了啦此事。这事至少体现了老师对学子的厚爱。

 题头照片:2008年,金铁英(前排左六)与学生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3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