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无畏夕阳已迟暮 晚霞吐秀放新彩  

2018-04-28 08:42:53|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才满

 

        铁光又有三本新书面世,我除了佩服还是佩服,我觉得他出本书,就像去菜园拔了一把小葱。

        实际我心里明白,这个世界哪有那么轻松的事,这为文之事,尤是艰难。

如果说学科.专业是门学问,这码字也不那么简单。

       我和铁光,从读书到走上工作道路五十多年的人生,不敢说过从甚密,但也一直近距离的互望着。

      出新书了,总要说几句,我是个不会做评论的人,,只能信马游缰的瞎说几句。

 

  .一个在文学之路上执着的行路人。

 

        早在中学,铁光就有文章入选“锦州中学生作文选”,高中时代,更显出了对文学的喜爱。即便在山乡知青的文化艰难时日,那颗向往文学之心,仍像一截暗夜中的蜡烛,倔强的摇曳着。在命运飘忽着不知前进的路在何方时,那个斑斓的文学之梦,在他年轻的心中不屈不挠的升腾!

       也可能,就是在绥中西北沟那片山坡.那块贫瘠的田野,他不自觉地撒下了一行行稚嫩的种子,轻轻浅浅的,并没指望收获,但不知不觉的却种在了心田里。

       进了工厂,他本和我一起学开车,干驾驶员,但仅仅一年多,就走进了企业“小官场”,艰难的打拼着。

       再后来,进入仕途,身不由己的开始了尘世奔波。

        我是一直在他旁边认真看他的人,他或也看明白了那条道路上的沟沟坎坎,却一直用心不专的敷衍着。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心上,占着主要位置的,是那个文学梦,那朵花,始终在开着,并影响了他的一生。

        职场和文学梦,并不是两条平行线。看看中国历史上那些文光射斗牛之士,大部都是官场之人,因为他站在了高处,文学作品的眼界和思路也要高些,宽些。。但职场和文学梦总会有轻有重,往往在官场不太得志或贬黜之时,专至醉心文学,则往往成就斐然,文采照人。

         那个柳三变,,如果不是“忍将浮名,换了浅吟低唱”,会不会成就那些市井名篇,还真说不准。

        而铁光的文学之路鼎盛,也正是多年职场历练后闲下来了的近十年。近些年,高产且质优,势如几十年积淀在堰塞湖中的富氧水倾巢而出,这三本新书,正是这湖水中的一股细流。

 

  .一个轻松驾驭文字的巧匠人。

 

        说铁光是个匠人,绝对名副其实,他就是经过反复磨练后的码字匠人。
        我曾在回他的帖子时说过,铁光是一个为诗而生的人,对文字的掌控已到了运用自如的程度,我曾赞他:
        你是一个豆腐匠,将黄豆碾碎,煮沸的豆浆,点化滷水,做出雪白晶莹的豆腐;
        你是一个钳工工匠,一块不起眼的烂铁,经过你手的铲銼磨琢,变成了一件精美的艺术品;
        你是一个木匠,一根歪歪丑丑的木棒,锯刨推钻,一个诱人的木件,豁然世上;

        你是一个瓦匠,一堆破砖乱瓦,转瞬间,立起了一座漂亮的新房。

        翻翻这三本书,光是序言和读后,就多达60多篇,那是站在山顶,俯瞰群山的驭手点判,那是引领,那是多少人的信任和殷望。那些序言细细读来,感觉到了铁光高屋建瓴的气势。在精辟.细腻的语言中,触摸到了他善于鞭辟入里的透彻。说他驾驭文字随心所欲,运用自如,是他已能掌控强度.深度和恰如其分。

        那些找他为新书作序的人,虽然不能说有两下子.三下子,最起码也是二般人看不上的人,文人本相轻,但却都找他给说道说道,被众多码字的人认可的人,虽然不敢称大国文学匠人,起码辽西的山山水水,听到了他的歌唱,所以,称他一声匠人,也算实至名归。他的勤恳,让他在漫长的文学之路上,因厚积而功力大增,他的聪明,是把别人喝咖啡.玩麻将.打扑克的时间挤来用功的累积。

 

  .一个把文学当作人生祭品的痴情人。

 

        何为祭品,祭品是表达情感的虔敬。不同的时代,不同的种族,表达的形式是不一样的。

        汉族多以三牲.香烛等物品来表达。而蒙古族用石头堆成的玛尼堆.藏族飞舞的经幡和洁白的哈达,则显得更大气些。不同的人,用不同的祭品,祭祀自己的崇敬。铁光则更不同,他是痴痴的把文学当成了他自己人生的祭祀图腾。

 

       他做什么事都很认真,一旦触及文学,他不但认真,更显得虔敬。在他的心灵深处,文学是一朵圣洁的冰山雪莲,那是召唤和向往。

       翻开他的书,细细读他的每一篇文字,会感到他虔敬得小心翼翼,十分认真地写出每一个字,每一句话,走心的推敲微小的细节,他把文字看得很重,他已把文学的摆渡人当为了己任。

       那本乡土文学,成了他推介新人的一方阵地,他把那里装点为摆放祭品的殿堂,倾注全部身心,为文学的兴盛而呼风唤雨。

       在一高中老三届联谊活动中,他力主建立了凌碣诗社,在这个平台,他和他的同学们用诗...赋,真情的唱赞人生.友谊.家庭,过去.今天.明天。

       无论是序言和读后随笔,还是大量的文学评论,甚至是校博回帖,他都以文学的形式,进行了倾情讴歌。他真的把文学举在了头顶,,高高的举着,痴情的举着。

       还记得那次百名同学南方之旅吗?本就是一次普通旅游,在铁光的穿针引线下,用诗把快乐串联了起来,把车船变成了赛诗会的主场,一路游览一路歌,让人看到了文学的力量。

       那次丹林到葫芦岛来,,普通的造访,铁光让它变幻为一次文化人的聚会,一群葫芦岛文化名人,书法界才俊,各展手艺,发在校博中,也温暖了不少人。

       我把铁光记叙那次活动中的一段话作为结尾:“那场面,真是别一样的惠风和畅,别一样的曲水流觞,别一样的上巳修契,别一样的兰亭雅聚。正是——

       清明尚在嫩寒中,笑看晚枫绽早红。

       曲水流觞文友醉,春风三月似兰亭。

 

 

  评论这张
 
阅读(42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