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激情如火更须真  

2018-04-26 20:44:26|  分类: 文学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6班 孙丹林

      激情如火更须真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铁光又有三部新作面世了,对于他的同学、同事、朋友们来说,是一件大喜事。同时也是出版界弘扬真善美、散发正能量,为主流文化又增添了几片清澈微澜。值得我们思考的是,做为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依然笔耕不辍,这让我想起顾炎武先生的两句诗:

        苍龙日暮还行雨,老树春深更著花。

    这两句诗体现了穷其一生、不弃不舍的奋斗精神,这种精神堪称华夏民族千古承传,且久传不衰的文化基因。

现在,人们几乎天天在说文化。那么,到底什么是文化?所谓文化就是一个族群长期居住而形成的生活方式及其习惯,其中包括生活内容、思维方式,以及长期形成、比较凝固的一种族群性格一一民族精神。在这其中,“锲而不舍”就是华夏民族十分重要的精神之一。这在许多中国神话故事中都有所体现。比如《愚公移山》、《精卫填海》、《夸父逐日》……中国古代神话有一个别于其他民族的特点,即强调以人为本的核心理念。以上这几个神话故事只不过是借助神话的外壳,而实际上强调的是一种人战胜灾害、战胜困难的奋斗精神。这种奋斗一生、锲而不舍的民族精神,一代又一代一直承传到现在。

 这里捎带说一下,为什么是“承传”,而不是“传承”?承,甲骨文和金文写的字形上看,上面都是一个“ 子”字,下面象两只手。合起来表示人被双手捧着或接着,最初义是表示接生;因此,本义是捧着。

由“接生”、“捧着”就转引为“继承”。而“传”是把在手里的东西传出去,因此先,是“承接”过来而后才是“传”,所以应该是“承传”。

最能体现穷其一生的奋斗精神的就是唐诗,唐诗为何当时会那样繁荣、广布于社会?而且至今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经典呢?就是因为唐诗的作者们在大唐鼎盛时期,无论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无论升迁还是贬谪,他们为讴歌时代、为保卫疆土、为高扬气节,他们都在尽心、尽力、尽情、尽才地证明自己,尤其是证明自己价值的存在。因此其少而蓄志,老而弥坚。铁光就是这样一位“少而蓄志,老而弥坚”的当代文人。

唐代以及历代先贤有一个可贵的信条,即人只要活着,心灯就永远发光、发亮,它会照亮自己的心路,让自己不断明确阶段性的目标而不会迷失;它会让自己的生命、智慧和才华不断的发光发热,以此证明自己“没有白话一回"的崇高价值。这就是铁光之所以笔耕不辍的根本原因。

    在铁光新作中,有一本是《大风起兮》,这是为人写序的合集中的续集。为什么要用这个名字?“大风起兮云飞扬”,这是刘邦的诗句。大风骤起,云彩飞扬,这是刘邦在回顾自己辉煌的战斗历史。铁光以此为书名,是等于为书中所有的作者的作品叫好,为之鼓呼、为之点赞。这是铁光一生最为突出的优秀品质,“为人做嫁衣裳”是他最有魅力的闪光人格之一。当然,具有这种高尚人格的还有他的同班同学赵有,还有他的校友赵振新、陆力、王永平、许馥、黄晓勤、胡伟丽等我的这些可亲可敬的一高中同学。

    唯其如此,铁光才能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眼光越来越独到,格局越来越扩大,切入越来越精准。

    比如,在给卫德连先生写的《梦里梦外》的序文中,首先就高度称赞作者的诗突出了一个“真”字,并说,这是“诗的生命"。这是高屋建瓴,切中肯綮的评语。从造字的角度看“诗“这个字,本义是在寺庙里祭祀者说的祭颂词。那自然是真实的,否则是欺神欺祖啊!所以才有“诗言志”、“歌咏言”的说法,“志”在战国时期,上面是一个“之”字,之是动词,在这里表示“心走的目标”就是“志”。因此,铁光评价卫德连的诗首先是“真",说明铁光本人对诗的理解是十分深刻的,对卫诗的评价是真诚的。

    在评论卫德连诗的第二个观点就是高度评价卫诗的激情充溢,这也正是铁光几十年来奋笔耕耘的成功经验和一贯风格。比如,下乡的时候就曾给我写过“远隔思愈切,久别情更真。”“同衾叮嘱久,雪霁夜深沉。”这样感人挚深的诗句,之所以读来令人感动,是因为诗人自己先感动了自己,这才产生了同时也令别人感动的激情。这一点正像《毛诗大序》中所说:"情动于衷,言以语之,言之不足,歌以咏之;咏之不足舞以蹈之。”

    同样,铁光在这次出版的其他两本书中,甚至在他致力创作的所有书目中他都始终恪守了情真和激情的原则写出了大量的脍炙人口的诗文。比如,写“父亲的住房梦”,则令人潸然泪下。比如写“西安有个周文元”,则让人感到温暖亲切。写我的老师常喜书,一种崇高的敬意油然而生……这些都是他的真实和激情。

    最后一点,简单说说铁光不同反响的语言艺术。铁光不仅是高产作家,而且是一位兼通各种文体的高手。他写过散文、诗歌、游记、评论,还有小说。因此,他的语言既有散文的疏朗和流畅,也有诗歌的热烈与浪漫。既有论文的严谨及恰切,又有小说的朴实而平白。

    比如,他在给卫德连的序中写道:“全诗300多行,写了作者与妻子牵手共度艰难时世、酸咸苦辣甘五味杂陈的难忘历程,其对生活细节的显影让我们看到了爱情的凄美与坚贞。你听,这是他仿佛在夜深人静时与妻子缠绵悱恻的窃窃私语:”

    又如,他在《在晚霞中飞翔》的结尾又这样写道:“是啊,六十岁一一人生的第二青春;七十岁一一人生得天独厚的起跑线!

    在晚霞中,我找到了‘追梦’的感觉……”

好了,老丹借着铁光这富有诗意的结尾,也便结束我抛砖引玉的发言。

 

 

2018424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