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报到”的记忆  

2018-03-15 11:24:09|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2班  陆 力

 关于“报到”的记忆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人在旅途,都有“报到”的经历。无论是升学就业,还是工作调转;无论是参加会议,还是进修培训,我们都要郑重其事地向相关部门报到。

报到,从入小学就开始了,尽管当时还不怎么明白这个词儿。几十年来,经历过许许多多的报到,大都已经淡忘,唯有三次报到印象极深,虽然时隔40多年,我仍然清晰地记得其中的细节。

1972年10月,我25岁。知识青年又一次大规模招工刚刚结束,眼看着几位同学离开了青年点,我心中涌动着难以抑制的酸涩。

几天后的一个早晨,我刚从田里劳动回来,就被大队书记叫到大队部。他急切地对我说:“公社党委决定让你担任公社报道员,今天下午找赵书记报到。”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惊呆了,心“砰砰”地跳着,竟一时语塞。倒是大队书记提醒了我:“你以后就住在公社了,赶紧收拾一下吧。”

我如梦初醒,一溜烟地跑回青年点,脱掉脏兮兮的衣服,扯下被衬和褥单,抄起脸盆和肥皂就往河边走。

清粼粼的河水欢快地流淌着,仿佛在和着我激跳的心一起歌唱。下乡四年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激动、兴奋过。我不停地揉搓着,漂洗着,我觉得洗去的不仅仅是污垢和泥土,还有几年来的酸楚和委屈。

秋日的阳光依然炽烈。我把洗好的衣物平铺在河边的草地上,很快就晒干了。我把这些衣物拿回青年点,飞针走线地缝好被褥,捆扎好,接着,换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一路小跑直奔通往公社的大道。正值秋收的尾声,田野里依然散发着泥土的芳香,远处的青山在云层中时隐时现。我快速地移动着脚步,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对着我欢笑。

一个25周岁的老知青,在老三届同学大部分已经回城的情况下,即将离开一线劳动,前往公社报到,这种近似狂喜的心情确乎有些不可思议。然而,这的确是我内心情感的真实流露。试想,在这个时段,与我一起下乡的同学都在哪里?广阔的山乡还留下了几位知青战友?我——一个即将超过招工年龄仍然滞留于乡村的女知青,在同学们一批一批地离去的时候,得到公社党委的任用,获得了一个合适的位置,该是怎样的心情,怎样的感受?

从杨总大队到公社8里路。我快步奔走着,想着自己通过努力终于迈上了一个新台阶,禁不住思绪联翩。宝贵的光阴匆匆逝去,青春的岁月悄悄溜走,四年来,在这块贫瘠的土地上,我背着沉重的思想包袱,从事着繁重的体力劳动,可谓身心疲惫。倘若不是自己保持着学习状态,在没有“名分”的情况下坚持业余报道,恐怕大脑早就生“锈”了,10多年所学的知识也丢得差不多了。在年复一年的劳动中,每一天都面对着不信任的目光,每一天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每一天都在人生的低谷中苦苦挣扎。吃过多少苦,流了多少汗,洒下多少泪,只有我自己清楚。猛然间,我的眼前浮现出一盏小小的煤油灯。有一段时间,我几乎每一天都在这盏昏暗的煤油灯下读书学习,撰写新闻稿,梦想着有一天能够闯出一条路来。我一直在努力,也一直想不明白,作为一个从名校锦州一高中走出的学生,为什么只配做一个出大力流大汗的劳动力?

如今,这一切都结束了,我终于拥有了一块属于自己的天地。虽然我已经25岁了,但梦想没有终结,只要坚持,还有希望!想起这些,我的眼睛有些湿润,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走进公社大院,叩开书记的办公室,党委副书记赵万生正在等候我报到。看着我汗水涔涔的样子,禁不住笑了。

赵书记的脸上写满了信任和期望。他对我讲起了启用我的原因:一个多月前,我被临时抽调到“八三”工地担任战地报道员,因为工作出色,赢来一片赞扬声,从而引起了公社党委的关注。他希望我做好公社的宣传报道工作,力争在短时间内实现“电台有声,报纸有名”。我用心地听着,试图把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

报到的当天我没有返回杨总,因为第二天公社就要召开现场会。几天后,大队派车把我的行李拉到了公社。

这是人生旅途上最令我激动的一次报到。从此,我由一名奋战在田间地头的劳动力成为了用知识服务于社会的知识青年。

1975年5月,我28岁。通过将近三年的报道员工作,我的新闻业务水平虽然有了较大的提高,但记者梦还是与我擦肩而过。4月份,我等来了被民间戏谑为“一把抓”的一次招工。因为年龄过大,只能够去大集体。5月初,一纸盖有“集体所有制”红色印章的报到证送到了我的面前。

这张报到证意味着我这辈子戴上了一道“紧箍”,将被牢牢地拴在大集体企业里。历经2400多个刻骨铭心的日子,我用泪水和汗水,用拼搏和付出,等来了这么一张报到证。是知青岁月的回报,还是命运弄人?“这是为什么?”仰望着繁星闪烁的夜空,我在心里面一遍又一遍地询问着。

没人能够给出答案,我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因为,我深知一个大龄女知青继续滞留乡村的严重后果。为了未来的生活,我必须回到那座养育我成长的城市,期盼了这么多年,她终于张开翅膀欢迎着我的归来。

关于“报到”的记忆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来到二轻局报到,被分配到所辖的锦州市工具厂。此前,我从不知道锦州还有这么一家专门生产活扳手的工厂。离入厂正式报到的日子还有几天,我骑上自行车,经人指点,悄悄地找到了工具厂。我站在门外向里面张望着,大门的右侧是一趟红砖平房,从大门正面看到几座比较高大宽敞的平房,还看到了几位身着灰蓝色劳动服的工人。

虽然我马上就会成为其中的一员,但并没有走进大门,只是久久地望着这个一切都令我陌生的工厂,心中五味杂陈。

几天以后,我正式来到锦州市工具厂报到。主管领导对我们进行着入厂教育,带我们到各车间参观。目睹锻造车间的熊熊炉火,耳闻机加工车间的隆隆响声,再看着经过热处理后的一串串活扳手,还有那些车、钳、铆、电、焊等技术工种的车间,大门左侧的那趟红砖房则是各科室的办公室。 

我喜爱的新闻工作已经渐行渐远,一切都将重新开始,看着这一切,我在心里轻声发问:这里有适合我的位置吗?

这是我心情最为复杂的一次报到。虽然回到了这座城市,但心里却少有招工回城的喜悦。我想起了“顺其自然”和“事在人为”两个成语,暗暗地告诫自己:即使无力主宰命运,也要活出生命的价值。

1978年3月,我31岁。怀揣着大学录取通知书,我来到锦州师范学院中文系,进行我人生旅途中最为关键的一次报到。

我清楚地记得,录取通知书上的文字极为简约,只是写着录取到某个系和报到的时间,但鲜红的“辽一师锦州分院”的印章却极富吸引力。当时,锦州师范学院还使用着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校名。虽然这是我报考的第三志愿,但在而立之年能够大学圆梦,已实属不易。这既是社会给予的机遇,又是一场实力的比拼,更是一次无悔的选择。

当时,我在工具厂工作已近三年,经受了许许多多的锻炼,由一个知识青年成长为厂里唯一的中层女干部。每天忙碌于各种事务之中,全厂职工都很认可我。但我觉得,这只是我的职业,而不是我的事业。一个人,只有把职业当事业去做,才能够真正实现人生的价值。

慢慢地,一种莫名的焦躁在我心中潜滋暗长,甚至不自量力地幻想着有朝一日挣脱大集体的“紧箍”。

由于工作特点,我每天都关注着媒体动态,隐隐感到社会环境正在悄然地发生变化,至于这些变化能对自己有什么影响,还不很清楚。

1977年10月21日,传来了恢复高考的喜讯,“机会均等”的旗帜终于飘扬在明媚的蓝天下。我相信,只要抓住这次机遇,就会扬起风帆,驶向理想的彼岸。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对于我的决定,工厂上上下下颇有微词。他们认为,连新婚蜜月都没有度完就报名高考,而且还要丢掉现有的工资和职务,既觉得不可理喻,又感到得不偿失;一个年过三十岁的女人,瞎折腾啥呀,即使考上了,这四年大学怎么念,还想不想生孩子了?他们苦口婆心地劝我,但都动摇不了我的选择。

1977年12月1日,我参加了高考。走出考场后,我没有像一些考生那样眉飞色舞地讲述着自己的答题情况(后来他们并没有考上),而是埋头工作,保持低调。于是又有人质疑我的实力,认为我这回是彻底丢了面子,百分之百地“考不上”。

1978年春节前的一个上午,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局里来了通知,要求派人取回工具厂三名考生的录取通知书。

关于“报到”的记忆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就这样,一纸大学录取通知书,改写了我的履历。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偶有冷风吹拂,但我的心中却洋溢着春天的温暖,眼前呈现出一片生命的绿色。

报到的时候,中文系领导、校团委书记一见面就叫出了我的名字,他们说我和照片一模一样。

从25岁到31岁,我所经历的三次报到都具有特殊的意义。每一次报到,既是对过去的超越,又是对未来的开启。如果把人生当作一次旅行,那么这三次报到恰恰涵盖了我人生路上求索的过程。担任公社报道员,从事新闻工作,虽然由衷地高兴,但特定的环境、知青的身份不可能使自己定位在这个岗位上。招工到锦州市工具厂,虽然改变了知青身份,但仅仅是获得了一份职业,凭着职业良心,我可以尽心尽力,但职业与事业不能够融为一体终究是憾事。就读于锦州师范学院,我重新定位自己的人生,虽然没有实现记者梦,但教师职业带给我的喜悦让我由衷地感受了实实在在的幸福。最终,教师职业成为了我钟爱的事业。

每一株小草都有钻出泥土的梦想,每一粒种子都有长成参天大树的梦想,每一只蝴蝶都有破茧而出飞向天空的梦想,每一个人都有追求事业的梦想。但梦想终究是虚幻的,不去实践,它永远都是个不可能实践的梦。

实践梦想的过程,就是不断地折腾自己的过程。人生真地很奇妙,自己记忆最深刻的事情都在折腾的岁月里。

照片说明:

1、作者在知青岁月的留影(1972年初春)

2、作者与锦州市工具厂的同事合影(1977年8月) 

        3、作者报考大学所用照片(1977年10月)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