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同在理想的蓝天  

2018-01-21 21:27:10|  分类: 我与共和国同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2班  陆 力

我们同在理想的蓝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看着这张珍藏了40年的结婚纪念照,我心中鼓荡起温馨而甜美的情愫。从某种意义上说,这张照片不仅是我和老公新生活开始的标志,也是我们人生转机的节点。尽管饱经岁月的打磨,照片早已泛黄,但其背后的故事依然清晰……

我和老公相识于1976年冬季。我们没有经历浪漫的自由恋爱,是由好心人的介绍、撮合走到了一起。都说婚姻是“缘分”,我对此深信不疑。试想,茫茫的人海中,两个素昧平生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就能够相互读懂,乃至灵犀相通,心理契合,该是多么地奇妙!

我们同时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抑或是上苍有意安排我们相遇,或许是我们都在默默地等候对方。正如我所期许的那样,他是一个能够通过我的外表窥透我的心灵,并且愿意和我一道追求理想的人。

1977年9月16日,在凌安街道领取结婚证之后,似乎是一种力量的驱使,我们信步走进了大楼照相馆,留下结婚纪念照。老公随手写下“1977.10.1”的字样,我明白他的心思,他是为新生活的开启留下一个恒久的纪念。

在一些人眼里,我的老公仅仅是一名普通的中学教师,既没有显赫的地位,又没有殷实的家境,他们对我的选择颇为不解。我说:“只要有相同的文化水平和共同的理想追求,其它条件都是次要的。”听者一脸茫然。

历史的脚步永不停歇。许多年来,我紧跟历史的脚步,希望有机会寻找一方属于自己的天地,却一直未能如愿。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就在我们还沉浸在新婚蜜月中的时候,机会从天而降。

1977年10月12日,党中央国务院下发了关于恢复高等学校招生考试制度的决定。10月21日,新闻媒体公布了这个决定。决定中规定:允许1966、1967届高中毕业生报考,年龄不超过30周岁,婚否不限。

犹如初春的细雨滋润着干涸的土地,又像冲锋的号角召唤着求知的学子。恢复高考的决定点燃了我们学习深造的热情,也印证了我们的婚姻理念。简陋的小屋洋溢着欢乐与兴奋,谈笑间,我们完成了婚后的第一道选择题:参加1977年冬季高考。

我和老公都是1967届高中毕业生,我于1968年10月7日下乡,他在1968年9月30日还乡。走进大学校园,接受高等教育,是我们共同的夙愿。既然祖国在她百废待兴、急需培养人才之际没有忘记我们,那么参加高考,接受祖国的选拔当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然而,我的选择在我工作的工厂却招来种种非议,不少人认为这是异想天开:本来结婚就晚,不好好过日子,考哪门子大学啊!工会女工委员悄悄地对我说:“生育指标都给你了,赶紧生个孩子吧!”同一科室的同事说:“你的工龄不足三年,带不了工资,况且你在厂里发展得很好,就这么轻易地放弃现有的职务和工资待遇吗?”下车间时,一位师傅带着嗔怪的口吻说:“难道厂子养活不了你吗?为什么非要考大学?”

听到这些话,我没有争辩。我理解工人师傅们的好意,也热爱洒下辛劳汗水的工厂,但我更渴望在“机会均等”的旗帜下通过竞争获得新的发展空间。

回到家里,我把这些讲给了老公,他听后笑道:“恢复高考既是国家给予我们公平竞争的机会,也是国家把读书的权利还给了我们,这或许就是末班车了。为了改变命运,圆梦大学校园,才是当务之急……”

这番话令我十分感动。老公是个很有抱负的还乡青年,回乡后担任中学民办教师。1971年年底,他获得了被选送中师学习的机会,毕业后成为锦州市第五中学的一名物理教师。有老公的理解、支持,我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

填报志愿时,我们都选报了自己喜欢的专业。老公从事中学物理教学,又可以带薪学习,报考了物理系。我为了实现“记者梦”和“教师梦”,报考了新闻系和中文系。白天忙于工作,早晚业余时间复习备考。报考时需要近期照片,我们就用结婚照的底片分开翻洗。

备考的时间只有40天。当年文科考语文、政治、数学、史地,理科考语文、政治、数学、理化。总分都是400分。我弄来政、史、地复习材料,找来几本数学书开始复习。我没有做过教师,缺少精通某一学科的优势,但由于在母校锦州一高中读书时奠定了比较扎实的基础,而且下乡后一直保持学习的状态,知识“捡的”比较快,就连多年不用的数学公式也在头脑中复活了。

就在紧张备考的时候,老公生病住进了医院,体力、脑力都受到了影响,考前才出院,但他仍然要考场亮剑。

1977年12月1日上午8时,我们走进考场,9时开始答卷。从1966年6月初停课算起,离开课堂已经超过了11年,“而立之年”才参加这迟来的高考,真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考试结束后,我的感觉不是很好,估计总分只有320分,单科每科都是80分。实事求是地说,这恢复高考的第一考,全国共570万名考生参加,年龄阅历、文化层次差异大,复习时间短,要从积压了十余年的人才中选拔20余万人录取,如何划定分数线,老三届考生怎样录取,确实难以预料。

经过一段时间的等待,我参加了体检,随后,要求单位出具材料上报。上报前,我去了新闻单位,锦州人民广播电台的李军同志、锦州日报社的林凤霞同志开具了我担任公社报道员期间荣获锦州地区优秀通讯员的材料,以证明我在新闻工作中的实践经验。

春节前夕,我接到了锦州师范学院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成为第一批录取的老三届考生(后来中文系又补录了一个走读班)。入学后我才知道,我的高考总分是322分,在锦州地区文科考生中名列第二(当时锦州地区辖七个县,文科第一名是锦县高中的老三届考生)。如果以锦州市区排名,我应该是文科状元了,但首次高考成绩没有公开,无人知晓。后来中文系参与招生的领导对我说:“录取你的时候,我们都很惊讶,这个文科考生数学成绩得了80分,怎么不报理科呀?”我笑了。长期以来,人们往往认为学文科的人智商不高,是迫不得已而为之。其实,许多人选择文科是出于对专业的喜爱。

这一次,老公因生病影响了发挥,尽管他的成绩超过小龄考生录取线七、八十分,但由于省招办把小龄考生和老三届考生分开排分,各按招生人数的百分比录取,致使一大批高于录取分数线的老三届考生落榜,老公也在其中。

1978年3月,我走进了大学校园。不久,老公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锦州市教育学院高师函授班,毕业后享受国家承认的大专学历,但他坚持报名参加1978年夏季高考,一定要就读全日制高等院校,不给人生留下遗憾。非常有趣的是,他刚好担任一个重点班的班主任,几个月后与自己的学生同场竞技(当时各中学九年级毕业生均可参加高考)。

凭着扎实的基础,老公胸有成竹地走进了考场,各科发挥正常,总分为382分(满分500分),远远超过了重点院校的录取分数线。

不过,这次录取还是走了一段弯路。省招生办公室做出一个决定:将老三届在职教师考生录取到本地师专走读,让他们尽快毕业以充实当地的师资。后来经过考生的争取,省招办修正了这个决定,老公终于接到了锦州师范学院物理系的录取通知书。为了解决生活上的困难,我把迁到学校的户口粮食关系迁回家,和老公一起走读。

从此,在锦州五中通往锦州师范学院的小路上,每天都有我和老公来去匆匆的身影,我们迎着朝阳,送走晚霞,一起奔向通往理想的大道。我们于1978年同一年入学,我春季入学,称作77级,高考录取率是4.74%(辽宁省仅为2.27% );老公秋季入学,称作78级,高考录取率为6.6%。当时流行在大学生中的一个顺口溜叫作“金77,银78”,以比喻求学机会来之不易,也因这两届学生成功率高,被民间戏称为“金77,银78”。我们同在其中,尤感幸运。

大学四年间,我们在“二人世界”中扮演学生的角色,没有进入生活的常态。我失去了工资,每月只有师范院校发给的不足15元的伙食补贴;老公带薪学习,月工资37元。我们住在五中院内的一间简易房内,条件艰苦,经济拮据。由于每个月都要省出一些钱买书,我们在生活上远离时尚,一切从简,连续四年没有添置过衣物。老公甚至还穿过我在工厂时发的劳动服,他所在的五中每个学期都给予困难补助,连上学的书包都是用困难补助的钱购置的。同时,我们还要处理双方家庭发生的重大事宜,很难像小年龄同学那样心无旁骛地投入学习。然而,不管发生怎样的变故,学业都没有受到影响。

大学四年间,我们在学海中遨游,在求索中前进,满怀求知的欲望,吮吸知识的琼浆。为夺回荒芜了10年的青春,每天起早贪晚,挑灯夜读,啃着一本本厚厚的教材,做着一道道难解的习题,学着一门门陌生的功课,获得一个个优异的成绩。除了学好各门专业课外,我们还克服年龄大、记忆差的困难,从第一个字母开始学习英语。针对英语学习可以化零为整的特点,我们就在上学的路上背单词,在做饭的时候熟记语法知识,在复习专业课的间隙预习课文。1980年1月,锦州师范学院77级与78级同时进行英语结业考试,我们一道复习,相互提醒,找寻规律,强化记忆,攻克了汉译英、完形填空、动词时态等诸多难题,最终都取得了理想的成绩。大三时,我又在中文系加开的英语班继续学习了一年。

大学四年间,我们热心于学生工作,在实践中锻炼自己,提升个人素质。我担任了班级党支部书记,老公担任了系学生会的文艺部长。凭着出众的才艺和组织能力,老公排练并指挥的大合唱几次获得学院歌咏大赛的第一名。1982年6月底,锦州师范学院举办了“迎七一”歌咏比赛,我以教工的身份参加活动,老公以大四学生的身份担任物理系大合唱的指挥,其精准的节拍、潇洒的手势令人赞叹不已。

四年寒窗,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们同乘这趟高考的末班车,学海泛舟,潜心苦读,感受学习的快乐。每当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们的内心都充满了喜悦,感到离理想的蓝天又靠近了一步。我们努力着,期待着,憧憬着,坚信经过汗水浇灌的鲜花,一定会结出香甜的果实:在社会的舞台上,我们会凭着坚实的专业知识从事自己喜爱的工作;在家庭的乐园中,我们会用父母的爱心培育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在生活的空间里,我们会通过自己努力提高生活质量……

我于1982年1月初毕业,老公于当年7月中旬毕业。正值祖国急需人才之际,我们都获得了良好的发展机遇,双双跻身于高校教师队伍。我留校任教,成为培养教师的教师;老公被分配到锦州市教育学院(后更名为锦州市教师进修学院)师训部,从事中学物理师资培训的学历教育。在教学、科研、外语各项指标要求严格的高教职称评定中,我们都晋升了副教授职称,后因师训部转型,老公转为教研工作。

我们同在理想的蓝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们刚刚步入婚姻的殿堂就参加高考,相继走进大学校园,人生获得了新的转机。保持学习状态,注重精神层面的追求是我们一以贯之的理念。在岗时,我们以教师职业为钟爱的事业,在三尺讲台辛勤耕耘,共同实践着人生的理想;如今离开讲台,我们依然徜徉在知识的王国,坚持与书香为伴。

时光流逝,岁月静好。万里长空,曾经有一方晴空属于过我们,尽管飞得不够高远,但能够在理想的蓝天中展示自我,此生无悔! (2017.09.16)

 

 

  评论这张
 
阅读(7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