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2017-10-09 10:20:07|  分类: 山水寄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才  满

今年,国庆和中秋赶在一起,有了一个大长假。

女儿带着外孙女九月三十日下午,从沈阳回到葫芦岛。

儿子说,咱就在附近玩一玩,不和别人凑热闹。

先后去了生态园,博物馆,兴城红海滩栈道,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绥中西北沟,兴城首山。

去年的十月六日,我们也是爬首山,今年的十月七日,仍然是原班人马,但有了大不同。七岁的小朋友“六六”,全程跟进,表现了顽强的意志。因为无人需要看守,身兼“奶奶”.“姥姥”两个头衔的老夫人,竟也围着首山转了一大圈。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精华游还是绥中西北沟。

中秋那天,上午九点,两台车出发了。高速上的车真多,多得跑不起来。从绥中开始的西北沟,倒是车辆稀少。高台卜,高甸子,大王庙,黄家,到了明水。在前年赏梨花的地方,我们停了下来。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沿路边,树挂满青青的梨,近前一看,是花盖梨等待最后的成熟。沿着林间小径往里,则看到树已没梨,偶见嫩黄的白梨挂在梢头。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儿子攀树摘了几个,细看都有残缺。树下则有不少落地梨,带着孩子拣了一大兜子。

回到车旁,我指着对面的大山,对孩子们说,过了眼前的这条小河,这边是黄晓勤奶奶们呆过的小杨树沟,那边是已故王泽元爷爷曾呆过的小烟窑。苍山依旧,河已变细,恍然间,已将近五十年,不觉有些伤感。

继续前行,在秋子沟的路边小河,和孩子们在潺潺流淌的小河里,用溪流洗净落地梨,在河间的岩石上,啃梨戏水,看几只鸭子安详的立于滩头,竟是一派田园.小溪.恬静。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车子再前行,来到了加碑岩。下乡时,我没到过这里。现虽公路修得很好,但感到了山势的巍峨,真的是大山深处,三五人家。但看得出,缺水,林木并不茂密。

在加碑岩最高的那座山顶,找了一块平一点的岩石,铺开地垫,摆上带来的热水.月饼.面包.酱牛肉和各种小食品,来了一顿山头野餐。虽山风吹拂,倒也充满野趣。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餐后,车子向下盘旋。在一块较大的平展地,写着“王台”,那是离去卢绍城曾教过书的学校。下到山底的“大城子”,已是河北地界,看到的是山上截然不同的翠绿。

儿子的车顺右手而去,跑了几公里,觉得不对,一打听,才知是去秦皇岛。掉头回来,重新左转,才是修通的去永安的路。河北管辖的山路,还是很险的,窄得很难会车,且临涧一面,没有护栏,只是高高的草丛。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在永安的大山中迂回,跑到了野长城。在一个叫西沟的地方,我们停了下来。

儿子说,咱们“小河口”.“锥子山”的野长城都攀爬过,今天,咱爬爬西沟这段。

一条好像能走大车的路,据说,能到最近的烽火台。

但儿子说,咱走小路,奔远一点的烽火台。

走在一条黄草覆盖着的似有似无的小路上,我感觉好像没有多少人迹,心敲起了鼓。

 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半个小时后,来到了古废长城脚下。

开始一段,还算坡缓,越向上,越陡峭,一米左右宽青砖阶梯,破碎不堪,有的地方,高差竟有半米多,我已是手脚并用。更要命的,儿子拽着九岁的孙子“瓜瓜”,女儿推着七岁的外孙女“六六”,我的心真的始终在提着,一脚不慎,后果实在不可想象。

 

   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穷游七天乐  惊险也快乐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我们浑身已被汗水湿透,艰难得只想呼救。

战战兢兢中,来到了烽火台。

回望爬上来的路,一阵阵胆寒,感觉不可能下去了。

儿子说,我往前探一探。

我和女儿,两个小朋友,手牵着手,站在高低错落的地方。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儿子回来,说,前边也不太好下。

怎么办?商量一阵,决定顺着山坡,拽着小树的枝条,荆棵的细枝,一点一点往下蹭。数不尽的艰难,手脚并用,蹲着,坐着,互相牵拉着,一个多小时后,总算挪到山底。

在回程的小路上,孙子说,这个野长城也太野了,我再也不来了。

我则满心愧疚,儿子可能年轻气盛,我这个七旬的“爷爷”.“姥爷”,也太不靠谱了,悔死了。

开车就已经眼乌了,到家已经快晚上八点,圆圆的中秋月已挂在天际,我想,它绝不是在赞赏那个年纪已经不小的人,抑或是鄙视,但惊险中的发奋,可能也是一种快乐,或许会牢牢地扎根在孩子的心底。

这个长假,如果说有些特别,就是天天都在玩,除了几箱汽油,没花一块门票钱。

 

 


  评论这张
 
阅读(234)|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