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小 事 几 则  

2017-10-08 18:21:37|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1班  邵志成
小 事 几 则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于1964年秋走进锦州一高中校园,回想在一高中的学习生活四年,大事小事无数,有几件小事虽不惊天动地,但却使我至今不忘,以至于影响了我后来的生活和工作。

      (一)     润物无声

 我班学习委员高锴是校长的儿子,入学很久大家才知道。高锴人如其名,各方面都是我们的楷模。他为人忠厚、坦诚,生活简朴、助人为乐。他又是个才子,上高中就会微积分,我佩服极了。

我和他都住校,同宿舍、同一张桌吃饭,朝夕相处连值日也分在一组。六十年代住校条件和现在相比差得很远。男厕的小便池不是水刷的,不但骚气冲天,还经常堵。有一次,轮到我们值日,正赶上小便池堵塞,我用小棍儿捅了半天不通。高锴过来捅了一会儿,也不通。这时,只见他把手伸进便池中,从地漏内掏出很多碎玻璃和线头儿,便池一下子通了。我站在他身后,真像文章写的那样“心头一震”。这就是差距!高锴的这一小小举动深深感动了我,正所谓“润物细无声”。

事后我写了一篇长长的日记,努力寻找与高锴的差距。经常以此事教育、鞭策自己。不久我入了团。这件事不仅影响了我的高中生活,至今我常以高锴为镜,行善事做好人。做事不为名,不以善事小而不为之。正是这些生活中的小善事,如同阶梯,能让我们的灵魂升华到更高的境界。事情虽小,却影响了我的一生。

 

                                           (二)  批评无痕

 老一高中的食堂是会议室、食堂兼用,前面是舞台,平时不用,下面是长五十米宽三十米的大厅,是学生就餐的地方,后面是厨房,是做饭和洗涮的地方,中间一道大门,冬天用棉门帘隔开。

学生用餐时,每两张桌,宽一米长二米,男女生各一桌,没有櫈,大家站着用餐。同学们戏说这样下饭快。分饭、打扫卫生也要轮流值日。值日生早来一会儿,分好饭菜,同学来了就吃,不用等。饭后值日生将碗筷拿到后面洗好,以备下顿再用。

冬天,一次轮到我值日,洗涮完毕手油渍渍的,没有抹布擦,走到门帘附近见左右无人,把手在门帘上狠狠蹭了几下,这一动作被食堂主任看到了。当时的一高中各方面要求是非常 严格的,管理也很严。我等候着暴风骤雨式的训斥,也等着交班级处理,更怕交检讨书…… 嘿!竟发生了意想不到的事。老主任非但没批评我,反而笑着说:“同学,这样好吗?”非但没批评我,连班级姓名都没问。这种不严厉批评更震动了我。此时无声胜有声,无痕的批评更让我无地自容,使我永志不忘。这种批评使人不丢面子不伤自尊。批评无痕却有超常的力量,虽然无声却滴滴入心。

这件事不仅让我铭刻在心,甚至影响了我以后从事教育的观念。回城后我当了教师,我将老主任的教育观念教育方法运用自己的教育实践中。善待学生,诱导学生,使学生“于无声处听惊雷”。我在教育教学过程中从未打骂讽刺挖苦学生,这与老主任的善育不无关系。正所谓“春入千林处处花”。小事指引了我的教育生涯。

 

                                     (三) 真情无阻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一条古训道破了师生之间的真挚情感。我与辛光老师之师生情谊就是这样。真情无阻,是我们师生情谊的写照。

辛老师是二年三班班主任,教我班数学。他知识渊博,数学功底深厚,教学风格独特。用现在的观点看是教改的先行者。他当年的很多做法正是现在提倡的。六十年代,他主张综合讲综合练,即现在的整合思想;他讲练结合,充分挖掘学生的潜能,即现在的尝试法;他倡导研究学法,注意探究、发现,即现在的发现法;他讲究师生、学生间互动,即现在的团队精神。这些都具有很强的超前意识。他豪爽、耿直、不拘小节。他热爱学生,受到学生的敬佩和爱戴。我是数学课代表,与辛老师的感情自然更近一层。

一九六六年的那场动乱中,教育界首当其冲。教学秩序被打乱,课停了老师挨斗了。辛老师也很快快被冲击到。一天早上刚到教学楼,一条大标语横挂眼前“揪出反革命老狐狸——辛光!”。费解!太令人费解!一个年轻的教师怎么会是反革命?一个为人坦诚热情豪放喜形于色的人怎么会是“老狐狸”!我的不理解招来一条“呼吁”,“以邵志成为首的二年一班同学赶快站出来揭发批判反革命老狐狸——辛光”的标语贴在我班的门上。迫于压力我们班也成立了“辛光专案组”,组长当然是我。大家在一起只想到辛老师的优点还能谈什么,又揭发什么呢?“专案组”挺了几天,就自消自灭了。

不久,辛老师被打成“黑帮”。这些所谓“牛鬼蛇神”,剃着光头,每天站队去校园劳动,有红卫兵看押。一天,我坐在二楼教室窗台上,远远看见辛老师随队走过来。我的心立刻沉重起来。当队伍走到窗下,辛老师略微抬起头来,用余光瞅了我一眼,当四目相对时,我差点流出眼泪。我马上向辛老师点了点头,辛老师也轻轻点了点头。随着队伍的远去,我的泪落下来。当时的我能为辛老师做点儿什么呢?只能偷看几眼,点几下头,暗中落泪。为老师祈祷。师生之情谁能阻挡!在沉默中相存,也在沉默中迸发。

在那样的年代,人的真实情感是不敢也不能真实外露的。我与辛老师的相互点头也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是无可阻挡的传达。多年后相聚,辛老师谈及次事,他激动地说:“这件事我一直记着。你的点头对我是最大的支持,最大的安慰。你胆子够大的。当时只有你敢这么做。”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