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岁月静好 淡馨幽香  

2017-09-11 16:22:59|  分类: 学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 2班     才 满

岁月静好 淡馨幽香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晚,接到黄晓勤的电话,她说,王德庆来锦州,想见见你。

翌日,我坐到王志强.黄晓勤设宴的酒桌上。

席间,王志强拿出了这张小黑白照片,德庆感慨地说了一句,“五十年了”!

是啊!一个转身,就是五十年。

我的思绪一下子穿越回五十年前,一章章,一幕幕,像老黑白电影,虽有些模糊,但没有断片。也就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我们三人,留下了这张富有时代特征的照片。

佛说: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一次的擦肩而遇。

人和人,不是那么容易有缘轻轻相遇的。

照片中的三人,则从此在五十年岁月中,或远或近,心如朗月连天静,情似绵山逶迤行。

还在不平静的岁月,志强参军了,去了四川的大山深处。

之后,毕业了,我和德庆还有同学们,心中只留下那座白楼的记忆,到了绥中那片天地。

人都是有历史局限性的,我们注定是受影响最深的一代人。好像怎么也冲不出那个框,像鲁迅说过的那样,“像一根箭射到了大海里”,只能拼命地遨游。

梦骑着一个又一个云朵,尽管有些高,但总在不懈。

志强的部队岁月,并不顺利。一封又一封信,把他埋住了,埋得他不得脱身,迈不开前进的脚步,只好转业,从头再来。

从工人干起,也可能恢复高考的春风,让他这颗裹在麻袋中的钉子,露头了。

扎扎实实,一步一个脚印,他脱颖而出了。

德庆则因在化工机械厂,选择了化工专业去读书。

读书回来,睿智的头脑,使他势不可挡,坐在了那个别人看着很高的椅子上。

恢复高考时,我还抱着方向盘,今天虹螺岘,明天台集屯,后天北京,乐此不疲。

也动过心,找来了些书,翻开一看,才发现,学过的,有些都就饭吃了。也是底子薄,满打满算,就读了个高一。车队的领导还有话,不能不干活复习。想了一想,我本胸无大志,不是什么志在山顶的人,就打了退堂鼓。

开车开到十年头,才发现,我已经被人落下了不知几里地。

到机关后,电大招生了,我醒过腔,不是当工人了,没文凭哪行啊,得学习。那个大潮没赶上,小潮头也得赶哪,就报了名。

    一次,在走廊上遇到老书记,他关心的问了一句,上电大了,我说,这不是没文凭嘛!他笑了笑,才满,那比没有强,但能和上学校念书的比吗?

全日制大学,是我一生遗憾的最大一件事。

虽然扔了我不知几里地,但我视德庆.志强为亲哥哥,他俩也把我当成知己。

炼油厂是不让吸烟的。在机关,我经常忙里偷闲,到德庆的办公室抽几颗烟,唠点儿知心嗑。赶上他有客人,像模像样地跟着蹭顿饭。

岁月静好 淡馨幽香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有一次,我到他的办公室看他正和一个人在说话,看我进来,就介绍说,这是我弟弟的朋友,是天津做泥陶的,最后一道工序要用蜡打光,正好你来了,能帮他弄点吗?我找到厂经营厂长,说明用途,经营厂长问用多少?我告诉一吨,他瞥了我一眼,“你从不找我,就要一吨啊!”我是从不碰厂产品的,不愿担“倒油”之嫌。

        志强离得稍远,到锦州办事,回程有时特意告诉司机,拐个小弯走女儿河,见个面,唠唠嗑,说说心里话。

他和我也不客气,带客户到笔架山游览,打电话给我,中午到你那吃饭。我的职工食堂小餐厅就洋溢着情谊的笑声。岁月静好 淡馨幽香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这两个人虽然后来都算上位之人,但让我佩服的,都不是一阔脸就变的人,总是以一个普通同学的身份,参加学校的每一次活动。他们都懂得,人在红尘,情义无价,又岂能“太上而忘情”。

记得那年我们班的杨xx同学从锦州跑来找我,对我讲了一件事,希望我能帮一帮。

他的姐姐下乡稻池青年农场,和一个还乡青年结了婚,生了三个孩子,但因病去世了。眼看着青年一批一批都走了,他姐夫却无路可去,他急了,让我想想办法。他对我说,姐夫不能安排,姐姐的三个孩子户口可咋办。

我很同情,但自知身微言轻,这人的事,我真办不了。

在一次和德庆闲聊时,我提起这件事,诉说心里感觉过意不去的心情,并试探地说出想让他帮帮的想法,德庆听后,问了一句,是咱的同学呀,那我看看吧。

三个月后,他告诉我,你找我们厂劳服公司的x书记吧,我和他商量了。

同学的姐夫落籍后,对我说,三个孩子的户口都落下了,我太感激了,你看,我给买台自行车?

我看着这个搓着双手,言语笨拙的农村汉子,只回了他一句,“你拉倒吧”。

后来我对德庆提起此事,他只是笑了笑说,我认识他吗?还不是看兄弟你吗!

回望走过的路,细想想,每个人,可能都在不自觉的写书,好与不好,全在运笔。你心气不稳,内敛不足,可能就写花了;有的人则可能神清气爽,聪慧融于笔端,巡到了燕子在空中呢喃的天籁梵音。那是因为他们选择了把向上作为生命的支架,并为此而苦苦努力。哪有那么多的不期而遇,机遇是会有的,但往往是留给有心人的。

德庆和志强走到事业巅峰时,都远在沈阳,但我们仍密切往来,纯情依旧。

我永远忘不了这件事。我的女儿在警校和同学恋爱了,但因为是定向招生,定向分配,毕业分回了葫芦岛,而那位同学则分回了沈阳。

妻是坚决不同意的,抛开其它不说,单是两地,就是难题,我们的思想还是守旧的,能抛弃公务员身份,仅仅为了在一起而去打一份工吗?我也是犹疑的,但更多是有私心,舍不得“小棉袄”离我太远。但恋爱中的年轻人,有时是很任性的,根本听不进和她的想法不同的意见,只想“在天愿作比翼鸟”,我的心,也很郁闷。

正是此时,我接到葫芦岛辽建公司经理吴希有的电话,(海输工程时,我们相熟)

他说,我的上司省建设集团董事长王志强来了,点名要见你。

我沉思了一会,给黄晓勤打了电话,得知她在锦州,便告诉她,我去接你。

在车上,我对她说起女儿的情况,恳请巧舌如簧的她,帮我说服女儿。

尽管她佛光普照,口吐莲花,但无心向佛的女儿,愣是不舍心中的许仙。

我其实不是为私心拆散女儿美好愿望的人,无奈,给素未谋面的亲家公打了电话。我对他讲,现今情况,你咋想啊?他说,孩子的事,我也无能为力。我说,那你把儿子放给我,葫芦岛的事我办。他想了一会,低声说,也不是不行,只是我们家到他这是三代单传----

我无语!头真的大了。

我说,那你想办法,把女儿弄过去吧,只是还要在公安系统。

他急了,大哥,这道题对我来说就是哥德巴赫猜想,我想上天,上不去呀!

咋办?我想到了德庆。但内心是徘徊的,他也得找别人不是,真的不想添这个乱,但有啥法子呢?咋的都闹心。

没办法,我开口了。

几个月后,德庆给我回了电话,我和xxx长说了,你记下他秘书的电话。

我连线秘书,他说,这个事你找公安局长的大秘吧。

那段时间,前后我跑了十多次沈阳,终于拿到了商调函,落到了沈阳市公安局进出境管理处。(女儿原在葫市就是此单位)

事毕,我带女儿见德庆,我对女儿说,好好谢谢王大爷吧,德庆笑了,“谁让咱是兄弟呢!”。

德庆,志强和我,是有许多岁月怀念的,我一直觉得,我们就像照片那样,三小无猜,情同手足。

五十年了,丝竹弦曲,比不上一声衷肠,虽然淡淡的,但感觉挺好。

在这个淳朴的农民都玩起了科技,把葡萄伺弄得比乒乓球都大的薄情世界,我们却一直这么深情地活着。

一个人的一生不管有多么不平凡,到头来总会还身布衣,归于平静。看惯了千帆竞逐,其实,更容易淡泊。

岁月静好 淡馨幽香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退休后,我们偶尔相聚,或悠闲的喝酒,或细细的品茗,更多的是聊那永恒的话题——情路人生。

静好的岁月,情谊,可能正像原始森林的流淌泉水,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心的坎上。

  

我们相携一路走来,散发的是淡馨幽香。到今天,虽已是晚霞夕照,但相信未来,更会一片彩云飞扬。

  评论这张
 
阅读(481)|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