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写在《难以忘怀的1977年高考》后面的话  

2017-06-09 06:13:35|  分类: 我与共和国同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3班  王必强

一、我为什么要写《难以忘怀的1977年高考》

2017年6月7日,是高考的第一天。每一年高考的时间段内我的心情都非常激动。就像革命现代京剧《海港》中的唱词:“一石激起千层浪,我的心好似那奔腾的黄浦江。”不光我是这样,原锦州一高中数学组组长、我们的恩师马逢伯老师就和我讲过,数学组老师们在每届高考后的第一时间都争先恐后地、不翻看任何参考资料独立地解答高考题。老人家在退休后,在八十几岁高龄,甚至在临终前的那年还不懈地坚持着。老人家这一习惯是一种什么精神呢?我说这是一种职业病。

正是因为这种职业病,我们非常敬重的小品演员赵丽蓉才能拖着身患癌症的病体在舞台上跌倒,跌倒后又爬起继续演出,把她的艺术美、心灵美奉献给观众。

正是因为这种职业病,在没有计算机的条件下,陈景润用笔算解答了“哥德巴赫猜想”这一数学难题,摘取了女皇王冠上绚丽的明珠。

正是因为这种职业病,我们的卫星才能上天,我们的飞船才能登月,我们的国家才能昌盛,我们的民族才能振兴。

我不是得了这种职业病,只是没有忘记马逢伯老师的教诲一一每届高考第一时间做高考题。去年高考后在群里我说了这件事,许多同学鼓励我写一写高考的经历。我当时说:我是有这想法,写《我和高考三部曲》。第一,我参加高考的前后(这部分写完了基本轮廓);第二,我在锦州中学教书时如何组织学生应战高考,以及从1980年一一1988年高考及高中物理教学改革;第三,我到教育学院工作的20年间高考的改革和变化。但是当时我孙子很小,我和小张二人到重庆的主攻方向是带好孙子。另外我手头没有任何资料。结果一拖再拖,直至前几天看到李舫菊写的《难忘的三次考试》,我们俩通电话时李航菊师姐鼓励我写,我口头答应了。结果还是拖到了6月6日。我不写不行了,第二天就是6月7日高考了。真是“临上轿现扎耳朵眼”,这一夜我几乎是彻夜未眠,把我写过的第一部分大加删减,完成了《难以忘怀的1977年高考》。

二、关于在文中提到的未曾谋面的师兄石景凌

在学生时代,在学习知识方面,我曾崇拜过两个偶像。一是在刚考入锦州一高中时,听说过65届师兄李大川。据说他学习非常好,但家庭出身不好,没有考上大学。但我钦佩他的智慧。二是66届1班的徐玲,在学校时我认识她,但她不认识我。在锦州四中读初中时,她在初三,我读初二。文革后我们不但认识,而且我们同在市教育学院工作,后来又同在高中教研部工作。她是锦州市初中生数学竞赛一等奖的获得者。我非常钦佩她的数学才能。

1977年高考石景凌以总分312分的成绩名居绥中县的第一名,我以总分308分的成绩名列第二。其实,直到现在我也不认识他。只听别人讲他在高考时是绥中二中的书记,后来被录取到长沙矿冶学院。我还知道他是我们锦州一高中高三的毕业生。那年高考,绥中县老三届学生也报名不少,但绥中县高考的桂冠能被我们锦州一高中的学生摘取,正说明我们的母校不愧是辽西的名校。

我在锦州中学当班主任时,经常把他们三个人的故事讲给学生们,让学生要脚踏实地而不是好高骛远地树立自已的榜样。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奋斗目标,用现在时髦的语言讲要有梦想一一中国梦。但是对我们来说梦想要切合实际,要力所能及。比如,我们下象棋就说要胜过许银川,打篮球就说要超过姚明,这就不切合实际,只能是睡着了在做梦。人有了近期目标,逐步实现了自已的目标,就是成功就是进步。

三、1977年高考中的不公平之处

我在网上查到:“1977年的辽宁高考招生简章中明确,具有高中毕业或相当于高中毕业的文化水平,凡是工人、农民、上山下乡和回乡(包括按政策留城尚未分配工作的)知识青年、复员军人、干部和应届高中毕业生,年龄二十岁左右,不超过二十五周岁的,只要未婚都可以自愿报名参加高考。

    对实践经验比较丰富并钻研有成绩或确有专长的,年龄可放宽到三十岁,婚否不限。对1966、1967两届高中毕业生报考年龄要求可再放宽一些,最多不超过一年。在校的九年级学生不属于招生对象,中学毕业生按政策规定下乡而本人没有下乡的不允许报名。”

1977年11月1日,辽宁省革命委员会批转了省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关于一九七七年高等学校、中等专业学校招生工作的补充意见》,对招生对象条件、报名考试办法等都作出了详细规定:此次考试既包括高校,又包括进修班和中专,考生可向所在单位申请报名,并按学校和专业填写三四个志愿。为了照顾大龄考生,对1966、1967两届高中毕业生担任民办教师报考中师的,将年龄特别放宽到三十周岁。

从上述两个文件看,结婚和未结婚,年龄大和年龄小的考生待遇是不一样的,结果体现在录取上当然也是不一样的。小年龄的考生150多分就能被录取到本科院校。大年龄的250分以上才能被录取,大部分去中专,少部分去本科。这是不公平的。1978年高考时,据说是通过集体上访,这种不公平得以纠正。

发录取通知书时才知道绥中荒地公社只考上两人,我和二年四班的马长忠。当时,我们二人都在荒地中学当民办教师,又都被录取到锦州师范学校(中专)。1978年3月入学,入学后1个多月,省里通知大学进行扩大招生,并且招收本科走读生,不报本科的由中专生变为大专生。我愿意读大专。因为我的家庭情况是上有二位老人,下有两个儿子。我上大学那年我儿子已上小学。我又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上本科需要四年漫长的时光,家庭生活太困难了。我愿意念专科,专科仅仅是二年好混。就这祥由中专生变为大专生,由原来学数学改为学物理。咱们锦州一高中一些家庭条件好的同学,如马长忠、隋力军、金铁英等同学都去锦州师范学院、锦州医学院、锦州工学院读本科了。

我继续留在锦州师范学校,但属于锦州师范学院物理系大专班的学生,毕业文凭的盖章是锦州师范学院。当年的物理和化学两个大专班就是现在的锦州师专的前身。锦州师专为锦州地区(包括葫芦岛地区)培养了大量师资,对锦州地区教育的复兴功不可没。

我虽然读了专科,但是在各个方面都没受到影响。1980年毕业时各学校师资力量缺乏,尤其是缺乏理化教师。我先分配到锦州中学,但是我想要套房子再给家属安排做临时工。工作的事好办,只是房子解决不了。这样高伯东校长就把我要到锦州一高中。并安排我做高一的重点班班主任。但好景不长,一年后撒销了一高中,又分配我到锦州中学。1982年锦州市教育局对全地区(包括葫芦岛地区)的高中教师进行了一次考试,内容是教哪个学科就考哪个学科。我刚刚教书二年,教材还没有吃透,又是锦州地区那么多的高手教师,甚至有我的老师辈的老师在一起参加物理科的考试。考试题的题量和难度比1977年的试题要超过10倍以上。我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依仗自己年轻,记性好反应又快,以86分的成绩荣获全地区第一名,受到锦州市教育局的通报表扬,为以后的工作和晋升职称奠定了良好的基础。这时本科生刚刚毕业,可以说他们没有这场较量的能力,是锦州师专造就了我。1982年东北师范大学招收文革后首届函授生,我报名参加并以优异的成绩被录取到东北师范大学物理系。1985年完成了本科的学习。

四、关于文中插入的照片

写在《难以忘怀的1977年高考》后面的话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这一张是1968年我们毕业下乡前,由当时的锦州市红旗照相馆著名摄影师李青年亲自拍摄,亲自放大冲印的6寸黑白照片(那时没有彩照)。李叔是我们班李托明的父亲。是由托明的母亲亲自着色的。在当年这一张照要比現在的一套婚纱照还要贵。是李叔送给我的。后来我爱人(准确说应该叫老伴)在白楼广场开《瑞儿数码摄影城》时,我自己用平面设计软件Photoshop更换的背景和稍加修饰的。

 

 

 

 

写在《难以忘怀的1977年高考》后面的话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另一张是我们“兰亭雅聚”微信群群主李智保存的,是同学聚会时由胡伟利的先生蔡杰兄拍摄的,我从网上得知蔡兄已经作古,悲痛不已,此照片成为永恒的纪念。

最后,我衷心地感谢陆力同学对我的拙文进行审阅和修改,并插入了照片,感谢李舫菊师姐对我的鼓励,感谢我们群主李智对我大力支持,感谢为我写的拙文发表评论的同学们,尤其感谢写评论的外班同学。

 

 

 

 

 

  评论这张
 
阅读(29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