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忆常喜书老师  

2017-06-04 15:29:22|  分类: 师恩永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4班 陈洪卓

       

忆常喜书老师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一晃常老师离开我们十三年了,他那带有些许自谦的微笑,时常榮縈在心头……。

        初知常老师曾被定为右派,同情之心油然而生。我孩提时最要好的同学马玲的爸爸就是在反右倾时被打成了右派,马叔叔是我最喜欢的长辈,他是我爸爸的朋友,同事,又都是民盟成员,过从甚密。马叔叔性格开朗,幽默健谈,时常拿小孩子当开心果,被打成右派后,他们全家都被下放到农村去了。偶尔马叔叔进城时还会到我家来,不过仿佛是换了一个人,再也听不到他那爽朗的笑声,和摸着我的头叫我大妞时的亲切样子了。我看到的只是马叔叔那带有谦卑的微笑,这使我想起了一句谚语:夾着尾巴做人。因此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固执的认为被打成右派的人都是好人。可能基于这个原因,我总觉得常老师也如同马叔叔一样,微笑中时常也带有微微的谦卑,而这是否只是心里阴影所产生的错觉呢?

        常老师讲课如行云流水,看似平淡,慢条斯理,却耐人回味。记不得是讲那篇文章时,常老师很幽默地加了一句:鸡蛋吃多了和鸡屎一个味,同学们都笑了,而我却很不以为然。那年代鸡蛋可是好东西,只有过生日时,妈妈才会给煮两个鸡蛋吃,吃的舔嘴巴舌的,香味还品不过来呢,怎么能吃出鸡屎味呢?后来生话好了,鸡蛋也不稀罕了,吃多了,还真如老师所说有股子鸡屎味……哈哈!

         常老师初教我语文时,曾给我的一篇作文批了60分,我比较爱好文学,也比较爱看书,自诩作文不错,却被批了个及格,颇有些不服,我暗暗较劲,想写一篇好文章证明自已。一次常老师给同学们布置了一道作文题[我的家],我搜肠刮肚地很是下了一番功夫,才完成了这篇作文。常老师对此文大加赞赏,並将此文做为范文拿到外班去点评,我不免有些得意。常老师还当众夸奖我作文进步快,我暗自想:岂是进步快,原本就是不错嘛!这想法可没敢流露出来。回想起来,我写作水平的提高,真的是应该感激常老师的鼓励!

        我从三年三班休学后,常老师仍很关心我,当得知我要休转到二年四斑时,鼓励我说:以你的学习成绩,继续跟读三年三班没问题。可我有自已的小算盘,多念一年也无妨,因为家庭出身不好,想考上重点大学,学习成绩要比别人更优异才行。

        离校后虽然也曾与常老师见过两次面,却都是匆匆即别,没有详谈,直至常老师病逝,再也没有见面,想起来真是悔不当初!

        常老师离我们而去了,他滿腑诗书却命运坎坷;他为人清高而生活窘迫;他博学多识直近晚年才得以施展。

 

         喜书气自华,

         长空无羁绊。

         乘风抖清袖,

         对酒当歌酣。

 

    遥祝恩师别来无恙,快乐永远

 

题头照片:1988年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师生离校30周年67届4班与会同学与部分老师合影,前排右数第8人为常喜书老师,左数第4人为本文作者陈洪卓。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