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回忆我的援藏战友  

2017-06-27 19:04:55|  分类: 岗位建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5届校友韩庆和

之所以叫战友,是因为我们援藏教师选拔和考核比征兵还严格,必须做到三个好,即政治表现好、业务水平好、身体好。还规定象当兵一样进藏二年期间不许回家得一直坚持到底,最重要的是我们都经历了生死的考验,锦州队九名队员就有两名队员因公负伤,被鉴定为二等甲级残废。文章后边我要一一讲起,这不就是去当兵一样吗?所以我称我们援藏同志为战友

一九七八年七月我被市教育局选中到西藏支教,参加辽宁省第三批援藏教学队。锦州队由九名队员组成,队长是义县瓦子峪公社中学校长共产党员王荣周,市内是我和十七中语文组长闫丰润,北镇是沟帮子中学教导主任共产党员刘砚田,黑山县是大兴公社中学数学老师王国清,锦县是一中语文教师路春城,锦西是二中数学教师李德银,兴城是二高中语文教师金锡海,绥中是二高中数学教师梁正军。市局政治科干事李培忠(后任教育局局长)带队送我们到省城沈阳集中参加四天学习班,进行进藏前培训。主要内容是交待进藏支教的工作任务,有关注意事项,包括尊重藏族同胞的民族习惯、宗教信仰等,在业余时间给我们安排了丰富多彩的文艺活动。第一天让我们在沈阳体育馆欣赏了刚从大庆慰问石油工人归来的中国歌剧舞剧院郭兰英等艺术家的精彩演出,尤其是郭兰英唱的绣金匾,声情并茂地表达了她对毛主席、朱总司令、周恩来总理的热爱和怀念,唱得催人泪下,赢得观众热烈的掌声。第二天是在中华大剧场欣赏辽宁歌舞剧院的演出,第三天观看的是香港刚刚拍完的立体彩色宽银幕大片《屈原》,第四天是在三里河体育场观看中国对韩国的足球友谊赛。学习班结束后,省政府、省教育厅在辽宁大厦宴会厅为我们设宴送行,每张餐桌上摆的是两瓶茅台酒,地上放的是成箱的青岛啤酒,让我们这些人真是受宠若惊,开了眼界。餐后省政府张知远副省长,省教育厅肖文厅长等领导还和我们合影留念。当晚我们就在省厅人事处周心顺处长的带领下,乘沈阳——北京软卧,奔北京去和另外有援藏任务的北京、上海、天津、山东四个省市同志会合。我们住在教育部招待所,部长何东昌、副部长杨波海等领导亲切接见了我们,并在教育部餐厅为我们设宴送行。第二天安排我们去瞻仰刚刚落成的毛主席纪念堂,和到中国访问的澳大利亚总理希尔一起瞻仰毛主席遗容。当时北京部长级的官员还没轮完瞻仰,可见给我们援藏教师的接待礼遇和待遇是高规格的。第三天我们五个教学队乘北京到乌鲁木奇的专列开始进藏之旅,一路过河北、河南、山西、陕西到甘肃和新疆交界处的柳园车站下车。换乘汽车。

乘汽车,先经敦煌,我们游览了莫高窟(千佛洞)、月牙泉;又到了青海的格尔本(海拔3000米),休整两天;最后过当金山、羊卓雍湖、各兵驿站、唐古拉山,到达西藏首府拉萨。在拉萨,我们受到自治区教育厅多吉才旦厅长、李笑星副厅长等领导的亲切接见和热烈欢迎。在欢迎会上,我向辽宁带队的周处长说,我一路构思了一首《援藏教师之歌》,能否代表辽宁队发言,读读我的诗,周处长同意了。我上台先说了几句客套话,然后高声朗读向前!向前!向前!我们的队伍向西藏,我们心系着党的叮咛,肩负着辽宁人民的期望。我们意气风发、我们豪情万丈,我们充满信心,我们怀揣理想。我们将把科学知识的雨露阳光,拨洒在百万藏族同胞孩子们的心坎上……”读完赢得了热烈的掌声,《西藏日报》记者贡欧立刻要去了我的诗稿说要发表。这一下我受到日喀则地区文教局来接我们的白马央宗局长的青睐,她说把这个读诗的小伙子给我留在日喀则中学。于是锦州队长王荣周,锦师院化学系毕业的北镇刘砚田,辽师大数学系毕业的绥中梁正军和我四个人分在了日喀则中学;锦县锦师院中文系毕业的路春城和黑山县黑山二师毕业的王国清分在了编远的南木林县;锦西东北师大数学系毕业的李德银和兴城辽师大中文系毕业的金锡海分到了更偏僻的接近中印边界的萨迦县;闫丰润大哥因文字功夫好,岁数大,经验丰富,被留在地区文教局任局长助理。我庆幸我一个高中毕业生因为一首诗就被留在了日喀则市内,这就是机遇和幸运。

由于老闫大哥在局里,我的好运也接踵而来。第二年高考判卷只给日喀则一个语文科判卷名额,闫大哥就给我报上了。判卷地点在拉萨大学招待所,这是我终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参加高考判卷,不仅每天拿到判卷补助费,还改善了一个月的伙食,两全其美。这个秘密一直到援藏回来也无人知晓,今天才让我曝光。

我们四个人留在日喀则中学任教后,队长王荣周进了领导班子,当了副校长,刘砚田任理化组组长;梁正军任数学组组长;我任语文组组长兼初三一班班主任。学校领导对我们特别关照,给我们安排了最好的宿舍,每人发一床羊毛毡,铺在床上又暖和又舒服。给我们屋里安了一个带烟筒的铁炉子做饭,成袋的干牛粪和木材烧火用。我们自己起伙,小梁管钱、帐,我管采买,老王和老刘负责做饭烧菜,小日子过得挺红火。临来时我们拿市局介绍信到粮站起了扣豆油的全国粮票,没想到西藏一看啥票也不要,大米、白面、豆油敞开供应。由于全国支援西藏各种轻工产品应有尽有,我们几个每人买了一台立凤牌自行车,一块上海手表。后来我当了二年义务采购员,给二中同事邮回去许多便宜的毛线、黑兰呢子、上海手表、过滤嘴香烟等内地买不到的紧俏商品。由于吃喝不愁,没有后顾之忧,我们几个人甩开膀子大干起来,竸竸业业、任劳任怨,除了白天给学生上课,做好班主任工作以外,晚上我们几个无偿地给当地老师办起了辅导班。队长王荣周补政治、刘砚田补理化、小梁补数学、我补语文,每个星期每人二节课。有耕耘就有收获,经过两年的认真培训,他们业务水平得到了极大的提高,经地区支教局考核,80%达标。这一下子我们名声大振,我们几个都被文教局评为优秀援藏教师,在表彰大会上局长白马央宗同志亲自为我们发了奖状。我们把奖状寄回锦州,在锦州各校引起了巨大反响,以至于两年三次涨工资,一个2%,二个40%都榜上有名。

由于晚上上辅导课,一次意外让我们付出了血的代价。王荣周队长一天去上辅导课,上课地点在地区大院干训班大教室,离我们学校较远。老王那天就骑自行车去上课,下课后回来正赶上下雨,路滑、那时晚上还没有路灯、在经过我校门前一个小桥时,他一没注意连车子带人就摔到沟里,当时就摔晕过去。后来雨水把他浇醒,他挣扎着往外爬,并大声呼救,我们几个在家等他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心想一定出什么事了,就都出来接他,正赶上他呼救,马上把他救起来,用学校的手推车送到地区医院抢救。他身上多处摔伤,最严重的是下巴骨摔断、后来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地区医院医疗条件有限,文教局决定派专车送拉萨大医院。拉萨医生说得做手术修复下巴,他们也做不了,只好用飞机送到北京301总院,在北京做了二次手术最后用不锈钢安的假下巴,住了半年院才痊愈,被鉴定为二等甲级残废,病好了我们也快回来了。义县把老王留在了县教育局,任农民教育股股长,全家进城,给他盖了三间北京平,子女安排了工作,他也是因祸得福。他现在由于脑血栓成了植物人,已经躺在床上二年多了,生命垂危。和路春城分在南木林县的黑山王国清同志去年腊月也因心脏病不幸去世,这不能不说和在西藏条件限苦有关。因为高原缺氧,对身体有严重影响,科学家鉴定在西藏工作就相当在内地每天身上背40斤东西承受着的负荷,所以回来后国家下文件每年补助我们三千元的医疗补助费直接打在工资卡上,这也是对我们援藏教师的特殊照顾和安慰吧。

在老王走后,老刘、小梁我们三个人仍然一心扑在工作上,我们在边巴校长的大力支持下,搞起了教育教学改革,对教材进行大刀阔斧的修改。比如语文我精减了文言文,着重现代汉语的教学,作文的教学,加大朗读和写作的力度,在学生中搞起朗读比赛、作文比赛;小梁也搞起了数学竟赛,老刘加大了理化的实验和实际操作。我办起了学校《园丁与花朵》小报让老师和学生踊跃投稿,我当主编,经我修改后用腊纸刻印出来油印发给各班。这个小报办的红红火火,每两周出一期,老师和同学们都积极投稿,这样就大大的提高了老师和同学们的写作水平。我们又办了校广播站,每天午间让学生自己编稿读稿,象农村大喇叭那样响起来,几个男女播音员都由学生但任。除了学校的好人好事,小报上的文章以外还有插播当天的报纸新闻,我还在音乐老师白珍的支持下,成立了校文艺宣传队。我们几个写稿编节目,小品、相声、快板、男女声独唱,歌舞等节目,到部队、敬老院和街道上演出,既活跃了校园生活,又扩大了学校的知名度。我还亲自指挥排练了在大行山上”“山丹丹开花红艳艳大合唱,在全地区革命歌曲大赛中荣获一等奖。我建议校长拔款几万元买了上万本新书,把原来的图书室扩大为图书馆,专门培训两名老师做图书管理员,请木匠打了新书架,老 刘、小梁我们三个人帮助管理员把图书分成种类,分别摆放,让校长亲自动员老师学生都去图书馆看书。这样使师生增加了学识,扩大了眼界。一时间学校读书藯然成风。我在学校大影壁墙上,用红油漆写了一定要极大地提高全民族的科学文化水平几个大字标语,时刻提醒全校师生为祖国而学,为民族而学,为建设新西藏而学,为当好革命接班人而学。功夫不负有心人,当年我们学校的升学率就居全地区首位。因为我们的表现突出、业绩显著,我和小梁都光荣的入了党,最庆幸的是校长兼党总支书记边巴次仁同志和总支组织委员确巴同志亲自做我的入党介绍人,锦州队的另外五个人也入了党,我们还都被评为全地区优秀援藏教师。我还被评为学校的模范班主任。

从西藏回来后,我们都受到了组织上的重用。大哥老闫被任命为二高中校长;二哥王荣周任义县教育局农民教育股股长;三哥李德银任葫芦岛连山区党委宣传部部长;四哥刘砚田任命为北镇沟帮子中学副校长;五哥金锡海任命兴城二高中副校长;六哥路春城任命为凌海市广电局局长;七哥王国清任命为黑山地方戏剧团团长兼书记;我任命为二职专校长。九弟梁正军被任命为绥中县教育局副局长;现在,除了一死一病以外,其它七个都子孙满堂,过着幸福的晚年。

两年后援藏任务完成,当我们收拾行装准备返回内地时,老师同学们都难舍难分,他们纷纷送我们哈达、锦旗、青稞酒、酥油茶并合影留念,他们一致评价说我们是最好的一支教学队。边巴校长拉着我的手动情地说:真舍不得你们走,真想把你留下给我当助手,把学校办成西藏最好的中学,请你们保重吧!我也由衷地说:谢谢你两年来对我的培养和关照,你是我的入党介绍人,我这辈子也忘不了!一直看我们上车了,他们还向我们频频挥手示意,真是藏汉情意深,友谊赛黄金,海内存知已,天崖若比邻。

最后我还要提起的是在返回途中,一个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在路上出了车祸,锦州队全体队员险些葬身万丈深渊。开车的是唐师傅,是个经验比较丰富的老司机,有十几年的驾龄的四川老兵,转业后留在日喀则交通队开大客,一路上过唐古拉山,羊卓雍湖,各兵驿站都非常顺利,到了最后一座山,当金山(海拔4500米)下了山就到平地格尔木了,我们还看到了唐师傅下山前检查了车况,没发现什么问题。但他忽略了车底下的隐患,是个刹气筒,一个象小煤气罐那么大的东西,四个爪只连一个爪,下山一颠簸,那个爪颠掉了,刹气筒也颠掉了,唐师傅踩刹车咋踩也踩不住了,车象一匹脱了缰的野马,一路疯狂下滑,唐师傅提醒大家,刹车失灵了,请赶快抓住座位扶手(那时车上没有安全带)。他同时采取应急措施,用扳倒档减速。大家一听大惊失色,脑子一片空白,只是下意识地抓紧座位扶手,唐师傅看前边道边有一个大水沟,他果断地一打方向盘,让车突然横过来,重重地把车摔在了水沟里,车窗玻璃四溅,全部摔碎,我们这才捡了一条命。我是摔的最轻的,只是脑袋上撞了一个大包,还没出血,其余的人都轻重带伤。北镇的刘砚田最重,双臂骨折,我从车窗艰难的爬出来,出来一看,离悬崖边只差一米多远,悬崖下万丈深渊,一眼看不到底。我们真是有点后怕,真是福大、命大、造化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幸好后边的大连队的车到了,把我们才捎下山,离这里最近的格尔木交警支队,闻讯后在现场拍了照,我要了一张做纪念。我们下山后都到格尔木医院包扎治疗,别人都能回家,只有老刘还得住院治疗,送我们返锦的日喀则文教局周科长对我们说:老刘由我来护理,你们都走吧。我们这才和老刘告别。后来老刘又住了十几天才返回北镇,结果被鉴定为二等甲级残废,每年享受一万多元的医疗补助金。这就是锦州队九名队员出了二名二等甲级残废,我说我们象当兵的战友一点也不过份吧。

回锦一个月以后,日喀则文教局派达娃副局长和周科长特意来锦对我们慰问,由市教育局王绪伍局长、杨杰副局长等领导陪同,请我们到局里集中,每人发了200元慰问金,一张援藏光荣的大奖状,在局门前合影留念,并在锦州当时最好的酒店锦州饭店招待了我们。这次车祸就是我们援藏中最难忘、最惊心动魄的一段插曲。时隔37年了,我还记忆犹新。

写于2017626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