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大塔和小塔(上)  

2017-04-09 16:03:35|  分类: 辽西史话拾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辽西走廊史话拾零(再续)

68届7班   王  碧

大塔和小塔(上)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凡锦州人,大人小孩都知道,老八景里有个卧观双塔。传说西门外有些人家躺在自家炕上,能同时欣赏到两座宝塔。哪两座宝塔呢?一个是大广济寺塔,另一个是佑国寺塔。

大广济寺塔高七十米出头,佑国寺塔高度不足十米。因此,人们管它们一个叫大塔,一个叫小塔。

在咱们中国,虽然多是先有寺院后有塔,但却是寺以塔而闻名遐迩,塔为寺增光添彩。人们都知道西安的大雁塔,但未必都知道大慈恩寺。都知道云南大理三塔,但未必都知道崇圣寺。都知道北镇有高耸的双塔,但未必都清楚双塔所在的寺庙叫崇兴寺。

寺与塔的故事,真的是很有意思。

那咱就先从大广济寺说起吧。话说隋炀帝大业七年,从南方来了个云游的大和尚,法名玄元,后来人们称他为玄元大师。玄元一路走来,看锦州这地方依山傍海,山川秀美,气象非凡,禁不住脱口说道:“真乃天赐我佛门之圣地也。”于是选择古城中心地段,修建了一座寺庙,命名普济寺。

锦州当时叫大兴,属营州管辖。营州就是今天的朝阳。普济寺建好后,引来不少僧人投奔,还有不少贫家子弟剃度出家。一时间八方来拜,香火鼎盛。老百姓对佛教的热情,鼓舞了玄元大师,后来他在寺中设坛,定期讲经说法,听者踊跃。内有一中年男子,格外引人注意。但见这人身穿圆领团花袍,腰系蓝色丝绦。脚蹬一双粉底皂靴,手摇一把撒金纸扇。白净面皮,瓜子脸,三绺黑髯,修剪得不长不短,不稀不密,恰到好处。眉宇间透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英气。嗨!那是要多潇洒有多潇洒,要多高贵有多高贵,总之一个字:帅!玄元大师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人,一来二去,两人竟成了挚友。这位是谁呀?此乃大兴城里有名的士绅,名叫李伯萧。李伯萧老家河北,他已经出关经商多年,积攒下了万贯家资,称得上是辽西首富。而且这个人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幼饱读诗书,满腹道德文章,是位名副其实的大儒商。他秉承孔圣人教诲,品行端正,思想传统,不赌不嫖不纳妾,因此口碑甚好。老天爷也是忒不公平,这么个大善人,却遭中年丧妻之不幸。而且膝下无儿无女,这在那个年代可是大事情。朋友们都劝李伯萧再续一房,李老爷感念夫人贤惠,眷恋二人的恩爱,坚持不娶。就凭这,老百姓没有不钦佩的。

丧妻之痛,无子之憾,让李伯萧终日里闷闷不乐,茶饭不思。他就是想不明白,尽做积德行善之事,为何还遭此厄运?想必是前生有孽债不成?唉,绵绵思绪,剪不断,理还乱。真个是红尘多烦扰,不如空门净啊。

一天,李老爷来普济寺找玄元大师下棋,一盘棋很快下完。玄元大师看出李伯萧心思根本不在棋上,于是放下棋子,品了一口香茶,凝神端详着满脸困惑的李伯萧,很认真地说道:“我在大兴肇建这座普济寺,是为了普济众生。你无儿无女,我断定你今生与佛有缘,何不也建座寺庙,以期修成正果呢。”

李伯萧沉吟片刻,虔诚地一拱手:“师傅所言极是,这件事弟子也曾想过,只是尚未下定决心。今儿既然师傅说了,弟子理当从命。”

接着,二人商议了新寺选址、设计、施工等问题,不一一细表。李伯萧最后问道:“大师您看,这新寺院取个啥名字方好呢?”

玄元大师捋髯微微一笑:“贫僧已琢磨多日了。你看,我建普济寺的意思是普渡众生,那你建的就叫佑国寺吧,这样一来,既有佑国,又有济民,那涵义就全面深刻了。”

李伯萧听罢,禁不住击掌叫好。肇建佑国寺的事儿就这么确定下来了。

李伯萧孤身一身,又没有啥亲戚,用不着商量,说干就干。先是变卖了山庄土地,牛羊车马,后变卖了房屋浮财,最后连家具也统统卖了,共计得银一千多两。咱们长话短说,不到三年功夫,在古城西门外东侧,佑国寺建设完工。庄严的山门,坐北朝南。紧邻凌河,绿水常流。钟鼓二楼,分立东西。晨钟暮鼓,云外禅音。大雄宝殿,巍峨肃穆。诵经礼佛,功德无量。山门上悬“佑国寺”巨匾,落款是“隋大业十年玄元题。”冷不丁一看,这座新寺庙与普济寺毫无二样,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但仔细观瞧,您会发现,围墙比普济寺矮了那么一点点。李伯萧一心向佛的虔诚,以及他对玄元大师的敬重之心,由此可见一斑。

大塔和小塔(上)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四月初八是佛主释迦摩尼的诞辰, 这一天,新落成的佑国寺香烟缭绕,经幡招展,法号长吟。阖城僧俗齐聚佑国寺山门前,观看玄元大师为新寺院揭匾。然后玄元在戒堂为李伯萧举行了隆重的受戒仪式,先行剃度,后赐法名济修。李伯萧从此算正式出家,遁入佛门,做起了佑国寺第一任住持。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山门外设了两个粥棚,每天一大早,熬好两大锅稀粥,施舍给乞丐和逃荒路过的流民。

光阴似箭,乾坤翻转。隋朝灭亡,大唐初立,不久,李世民登基,做了太宗皇帝,改元贞观。结束了宫廷争斗,天下一片太平景象。可有一件事让新皇帝心神不宁。啥事呢?问题出在辽东。辽河以东大片土地被高句丽霸占多年,隋炀帝几次御驾亲征,都无功而返。本当发兵征讨,可又不能不顾忌隋炀帝的前车之鉴。也是天赐良机,贞观十六年(公元642年),高句丽西部的泉盖苏文谋反篡位,并公开拒绝向大唐纳贡。趁着高句丽内乱,又恰逢师出有名,于是决定出兵东征。

李世民本是马上皇帝,能征善战。为了确保胜利,这一次是披挂上马,御驾亲征。此次东征分水陆两路大军,一路从山东烟台发500艘战船,一路发六万精兵走辽西走廊。对外,宣称皇上走水陆,实则秘密随陆路大军出发。正所谓兵不厌诈,诡道也。 咱们长话短说,传说这一天来到了营州大兴地界。前军一看大兴城,夯土的城墙不甚高大,城里倒也算得上繁华,有几处大宅子。可皇上有交待,为了隐秘,必须找清净之处驻跸。看土城四周,房屋低矮,道路不整,真没个合适的院落可选。一群将校从东门转过来,忽然发现西外的一处建筑,鹤立鸡群,气象不凡。近前一看,原来是一处禅院,名曰佑国寺。于是,找寺院住持号下了房子,做好了一应准备。

早春的辽西,冰雪渐消,但春寒未退。披着夕阳霞光,李世民率大队人马来到了大兴。佑国寺山门外,济修率众僧已经恭候多时了。见太宗李世民下马走来,济修趋步迎接,双手合十:“阿尼陀佛,贫僧接驾来迟,请陛下恕罪。”接着又补充了两句:“罪过呀,罪过。”

李世民不禁一愣:“法师何出此言,难道你认识朕?”

“哪里哪里,是陛下的龙颜、气度告诉贫僧的。天子神韵,岂能不灵光四射,普照苍生。”

“法师好眼力,看来朕与法师有缘那。”太宗说完爽朗一笑,随济修进了佑国寺。

当晚,一轮明月朗照,清风徐来。太宗心情不错,用过斋膳,与济修摆上围棋,对弈了一局。接着又品茗闲聊,看得出来,太宗很欣赏济修的品行学问。于是,诚心请教说:“朕今东征,不知征战之事凶吉如何,可否能马到成功,还请法师赐教。”

“陛下垂询,贫僧当如实上奏。陛下乃当今天子,君权神授。此一去剿灭乱臣贼子,是替天行道,必能一帆风顺,大获全胜。只是……”济修欲言又止。

“法师但讲无妨。”

“贫僧有一句话,望陛下深思。适可而止,方为千秋功业呀。”

“法师所言极善,朕谨记在心了。他日凯旋,定当重修此庙,请法师静候佳音。”

次日,太宗告别济修,率大军奔赴战场。皇帝御驾亲征,将士们拼死向前。大军一路攻城拔寨,一直把泉盖苏文赶过了鸭绿江。本当乘胜追击,这时太宗想起了济修的劝诫,适可而止,见好就收,传下旨意,班师回朝。

回到长安后,太宗又想起了济修。想当初隋炀帝是何等睿智英武,却因连年东征,加上修大运河,百姓负担过重而导致由怨生变。前朝覆辙不能再蹈,济修一语惊醒梦中人那。想到这儿,遂派出使者,前往营州大兴迎请济修到长安护国寺,也好早晚请教。不久,使者回奏,说济修法师已经圆寂了。太宗闻奏:“哎呀!可惜了,朕今生恐难再得此良师益友也。”

当即派出大将军尉迟功,前往营州大兴,奉旨监修佑国寺,并且还要为济修建造一座舍利塔,使其永沐皇恩,万世敬仰。当工程将近完工的时候,五十一岁的唐太宗李世民却过早地驾崩了。他儿子李治接班,史称高宗,改元永徽。说李治也许您不大熟悉,说他爱人您肯定知道,就是武媚娘武则天。这是题外话,按下不表。唐永徽元年(1649年),佑国寺重修和舍利塔建造工程顺利完工。佑国寺更加富丽堂皇自不必说,舍利塔塔高三丈,更是精美绝伦。因为塔身正面刻有“永徽”二字的匾额,所以人们就管它叫了永徽塔。自此,寺和塔交相辉映,人称佑国寺为营州第一宝刹,声望远胜普济寺。

大塔和小塔(上)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果用时运不济,命运多舛来形容佑国寺和永徽塔,那是再恰当不过了。,五代十国的时候,佑国寺遭雷击起火。木结构的建筑,加上火借风势,几袋烟功夫,诺大的寺庙就化为了灰烬。到了辽天显年间,海宁王耶律通奉旨重建了佑国寺。可到了元朝末年,一次发大水,愣是把山门和前殿给冲走了。大水过后,一片狼藉,连山门外的一对石狮子也不见了踪影。咋回事呢?原来锦城西门外一带,地势低洼,而小凌河又没有河堤防护,一遇洪水肯定遭殃。直到清朝时,文华殿大学士、兵部尚书尹继善尹阁老致仕还乡,拿出自己的银子修了小凌河防护堤,这才使水患大大减少。当然,这是几百年的后话了,不提也罢。小时候听大人们讲大塔时候,常听到这样一句话,说是“唐修塔,猪(朱)修圈。”意思是说,锦州的塔是唐朝修的,而城墙是明朝修的。猪与朱谐音,朱明王朝嘛。明朝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朝廷派指挥使史曹风负责重修锦州城。从辽代开始,大兴已经改称锦州了。这次重修,工程可是不小,拓展了城墙,把城墙加高加宽不说,还把夯土的城墙包上了青砖,这可是上了一个大档次。捎带着,也重修了佑国寺,但规模肯定是大不如前了。也是祸不单行,明弘治十五年(1503年),锦州发生了一次地震。几声滚雷似的巨响过后,永徽塔轰然倒塌。这可把住持大和尚法显急坏了。

永徽塔乃唐太宗李世民所敕建,地宫里安放着济修长老身后的舍利,是佑国寺得以存续千载的命脉所在呀,这可怎么得了哇。法显发动寺院全体僧人四出化缘,盼着有朝一日重修永徽塔。无奈杯水车薪,半年下来,所得银钱还不足所需的十分之一。也是应了世间万事,皆有定数。这一天法显化缘回来,刚走到山门,就听身后传来急切的呼喊声:“快救人那~有人落水啦!”法显二话没说,扔下破钵就往河沿跑。就见小凌河洪水刚刚落去一半,仍旧浪涌流急。离岸不远处,一个少年正在拼命挣扎,眼瞅着就要没了顶了。法显“扑通”一声跳进水里,用力抓住那少年的一只胳膊,三下两下就游到了岸边。这时围观的众人一起伸手帮忙,把少年拽了上来。法显用力拍打少年后背,不一时,只见那少年哇地吐出了几口混澄澄的河水,打了个大喷嚏,得救了。

不一会儿,少年家人赶来了。嗬,这时人们才知道,敢情落水的少年叫高镝,是锦州城参将高燕岚的大公子。那位要问了,参将是多大官呀?这么打个比方吧,军阶相当于今天的师长,官职就相当于是锦州军分区的司令员吧。高参将见公子得救,自然喜出望外,赶紧谢过恩公。他一看法显,还有他身边的几个僧人,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咋这么惨那。一个个衣衫褴褛,僧鞋都漏出了脚指头。这哪是僧人那,分明是一群要饭花子。原来法显和众僧人为了重修永徽塔,每天坚持节衣缩食,想着如何从牙缝里多挤出几钱银子,哪还敢添置僧衣鞋袜呀。高参将给法显深施一礼,说道:“下官惭愧,佑国寺遭水灾,官府理应救济。特别是永徽塔,更是必须重建。这么的,这事交给下官,一定了却法师宏愿。”

“阿尼陀佛,施主美意,功德无量。我佛慈悲,定能保佑施主,阖家安康,前程锦绣。”法显赶紧还礼致谢,一块心病就此烟消云散。

高燕岚为报答法显救子的恩情,也有感于佑国寺目前的窘境,发动全城商贾士绅捐款。也许是济修大师在天之灵的感召吧,募捐非常顺利。明正德元年(1505年)元月初一,永徽塔重建竣工,寺院也同时进行了维修,焕然一新。

大塔和小塔(上)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明朝末年,明清之间那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使辽西大地灾难降临,锦州城十室九空,佑国寺颓败当然不可避免。清康熙二十三年(1864年),孙成到锦州当知府。他一向尊崇佛教,对济修大师更是顶礼膜拜。于是,发动各界捐款,重修了佑国寺。可这时候,佑国寺实在是太寒酸了,殿宇僧舍损毁严重,所剩无几。山门多年前被大水冲走,牌匾早就不见了踪影。加上居民大都是外来户,已经很少有人知道它原来的名字了,看见庙里有塔,索性就叫了古塔寺。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据说又维修了一次,不过,寺院的规模肯定是越来越小,不比当年了。本来,佑国寺山门朝南,门前就是小凌河。到民国年间,由于寺院周边盖起了民房,把山门挤到了正东。此时的佑国寺,已是残庙破塔,彻底被边缘化了。解放后,破除迷信,佑国寺僧人走光,政府办了一家制钉厂。改革开放后,落实宗教政策,佑国寺得以重修,恢复了正常的佛事活动。不过,这次山门又变动了,改在了正北。

小塔的故事,基本上是民间传说。老百姓世代口口相传的故事,难免加入了自己的意象。美丑好恶,各有各的追求,各有各评判标准。因此,传说故事不一定都符合历史本来面目。但也有专家学者认为,西方对口述历史是持肯定态度的,认为也应看做是历史的一部分。因此,传说也应当具有一定的历史研究价值。关于小塔的建造年代,我市的文物专家和资深学者,认为小塔是明代才有的,叫永峰塔,而非永徽塔。他们的结论,应该是有充分根据的,我不能不信。但我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所以就把小塔的前世今生演义了一回。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