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父亲  

2017-03-09 15:20:05|  分类: 亲情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1班  刘铁利

      我的父亲离开我们已经四十七年了,我亦成为一位古稀老人,可是思父之情萦绕心头,时时袭来……

      家境殷实,生活富裕的祖辈。在河北滦河之畔,有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刘姓家族是这里的大户。父亲是家中长子,兄弟姐妹七人,爷爷掌管家业,家有良田若干,车马齐全,房舍宽敞,院落讲究,农忙僱工,或有长工。家人亦终日劳作,.男人耕田务农,料理大事,女眷织衣做饭,打理家务。农家生活,井井有条,年复一年在这块沃土上繁衍生存。

       我的父亲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离家出走,关外打工。一九三九年的一天,父亲趁家人不备牵走一条驴卖掉,做盘缠钱,只身登上火车,来到举目无亲的关外锦州,求职做工。个中原因略知一二。管理一个大家庭也滿费心思的,爷爷想早点让父亲接班,管理家业,而父亲不从,或是不愿操心,或是厌烦农村生活,或是心有梦想……父亲年幼读过几年私塾,虽学八股,之乎者耶,但心灵之窗也透进一缕阳光,那时父亲二十多岁,时有接触外界,滦县城,唐山府,外面的世界很精彩,才俊读书,青年做工,少壮当兵,车水马龙,好不热闹,正应了自已名中的那个“梦”字,怀揣梦想的心躁动了,出去闯一闯,见见世面,不枉活一生。可是家妻儿女,怎可放心,大家之长怎能放行,好在不是独门单过,妻儿老小有人管。听说关外好找事,父亲横下一条心,说走就走,闯出去!那正是一方寻人无果,“火”已上房。一方直奔关外,人到锦州。

锦州是关外大城,举目无亲,一片迷茫,那里去找工做?只能是看告示,串街巷,嘴甜腿勤,第一天无果,其尴尬,无奈可想而知,第二天继续沿路求职,当口干舌燥去站前一个院落(那个地段叫四十八所,老锦州都知道。)讨水时,天洒雨露,喜遇贵人。大院主人竞是一位河北老妪,慈眉善目,菩萨再世,对小老乡的寻梦深表同情,立施恩泽:此事由我老头帮你办,他是铁路工程师,你今晚就住我家听信。此院二层小楼为他家所有,儿女均在北京做事,房屋多有闲置,真是天飘祥云,地绕紫气,竞有如此好事,梦幻奇迹,难以置信。一顺百顺,第三天就求职成功,当上了铁路水道工人。

        站稳脚跟,打造一片新天地。父亲能被二位陌生老人信任,自有他的为人之道,面相善,有人缘,话诚恳,事不虚。安顿下来以后,马上给家发信,速报平安,一块石头落地。经过二年的打拼,在城市可以养家糊口了,一九四二年举家迁锦,那年大姐十岁,哥哥三岁。当时正是日本人统治时期,之后铁路地方合为一个水道厂。父亲从挖沟力工干起,用汗水成就了资历,是锦州最早期水道工人,是最熟悉锦州早期地下水网的一线元老,后来父亲就可以带工领班了。父亲性挌刚烈,为人仗义,结兄拜把,广交朋友,一次由于被污告,惨遭日本人毒打,大腿留下终身伤痕。此仇不报非君子,抗战胜利后,水道厂日本人被驱出国境,父亲选准机会在火车站堵住那个日本仇人,暴打一顿,令其皮开肉绽,毫无还手之力,解了心头之恨,父亲最恨的就是日本鬼子。解放后,工人当家做主,父亲憎爱分明,揚眉吐气,进工人干校学习。五0年光荣入党,后来当上自来水公司营业股长,工程股长,六二年被调任朝阳市自来水公司经理。以浑身使不完的劲奋战在水道事业上。吃水不望挖井人,知恩图报,没齿不忘。父亲及我们全家与有知遇之恩的二位老人一家拜结干亲,交往甚密,二老去世后,父亲代他们儿女经管房产出租修善等事谊,直至卖掉,我和哥哥也为此出过力。为了弥补对家父的欠疚,父亲每年冬天都把我爷爷接来,以尽孝心,爷爷的晚年安稳无忧,尽享清福。(奶奶去世太早,不曾谋面。由于我家迁移锦州,祖籍家产一分为五,土改定为中农,历次运动祖辈未被伤及。)随着城市的发展,我家的生活也越来越好,衣食无忧,其乐融融。

在父母的呵护中,我也不断进步,读书,下乡,参軍……,一路阳光普照。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我入伍 半年,1970年6月19日,天塌地陷,恶耗传来,父亲不幸因公殉职,享年59岁。一个令我不能接受的事实瞬间击垮了我,一座大山倒了,一路托举我的那个人走了。二十出头 的我呼天天不应,喊地地不语,陷入极大的悲痛之中,久久不能自拔。

       我的父亲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父亲是我身后的一座大山。父亲既严历又慈祥,对我更是厚爰有佳。想起一幕幕往事,想起沉甸甸的父爱,至今仍是老泪沾襟,思念不已。

      那是小学四年的秋季,学校要求交柴禾,生炉取暖。我想当一把男子汉,下午没课,自已带上绳镐到士英洞北边的地里刨茬子,经过一阵忙活,弄了30来根茬子,用蝇子捆好背上肩,往家走的时候已是5点多了,由于不会捆绑,一边走茬子一边丟,天色渐暗,心焦情急,正在我束手无策,垂头丧气的时候,父亲骑车已到眼前,是下班后接我来了,顿时我脸一红,心一热。红的是我太狼狈了,半天的劳动成果所剩无几。热的是父亲象一座山站在面前,我不怕了。父亲爱怜的说,你还小干不了这活,明天我带你来刨,隔天周日休息,父亲带我刨了大大的一捆送到学校,我心里暖暖的,挺有成就感。那时生活节俭,周日半大孩子都去合成(六厂)捡煤焦,而父亲从不让我去,怕出危险。到了中学又要求学生交喂马草,父亲又带着我上山割草,每次我交的草又多又好,老师经常表揚我。一高中离家远,父亲带我去车市挑来挑去,花60元买了白山牌自行车,当时也算大钱了,开学第一天我就骑上了车,不少同学还是步行呢。体育课练刺杀需备木枪,父亲又及时动手给我制作,选用好料,精心打磨,我觉得我的木枪是全班最好的。转眼到了下乡时节,父亲给我买了个大柳条包,刷上亮油,也挺实用的,陪伴我渡过了农村的那段日子。父亲唯一的一次发火是因为我参加一次武斗,父亲竟如此严厉,令我惊吓不已。到了做父亲的时候,我彻底懂了充满父爱的那把“火”。我应征入伍,父亲高兴极了,及时来到青年点,感谢那里的父老乡亲,大队还开了座谈会,公社领导还安排了吃饭,父亲用他质朴的语言深深的道了一声谢谢!在告别家乡之际,父亲抚摸着我的头说,到部队好好干,争取入党,年底我到部队去看你……不曾想这是见父亲的最后一面,是与父亲的永久分别。后来得知,我光荣入伍也给父亲解开了不曾与人说的一个心结:船厂招工我是班级侯选人,而外调后被拿下来了,是父亲单位一个莫须有的问题材料,政审沒通过,因为自已的“问题”让孩子到农村受苦,很对不起孩子,心中痛苦极了,一段时间,寝食不安,夜间满街游走,以排解自己郁闷的心情。而我少年不识愁滋味,哪知道这些事情,乐乐呵呵的下乡了。我应征入伍,父亲从心底里笑了,那个心结解开了。

        我的父亲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父亲匆匆的走了,但是我身后的那座山没倒,那座山让我受用终生。父亲是一个太普通的工人,或叫农转工,但他的人品有过人之处。父亲进城,令乡亲羡慕,苟富贵,勿相忘,在解放初期父亲先后帮助十余名乡亲进城到水道厂做工,包括水道厂(自来水公司)的一把手总支书记。我父亲名梦阳,随之,梦月,梦贵,梦和,梦云,梦久,梦毕等族中家人一路跟来,以至我家的表叔数不清,都在锦州安营扎寨,安居乐业了。把十人之多由关里农村调人关外工厂,谈何容易,但父亲做到了,大家自然感恩不尽,在厂里形成了刘姓家族圈,以至文革被炮轰刘家天下。为人仗义豪爽,那时实行结拜兄弟,我父亲领衔“组阁”竞有二十来人,其中有领导,有工程师,都尊我父亲为大哥,结义互肋,施恩行善,直到文革前。父亲热心肠,待人亲,邻里之间也是倾情帮助,每月开工资必先借给左邻若干,每当有好吃的必先送给右舍偿偿,一个大院,和谐祥瑞,谁家有难事都找父亲当主心骨,父亲竞有这样的胸怀和亲和力管百家事,想必前世修来。节假日父亲也好喝两盅,酒入心头话语多,常给我们讲他的闯荡人生,圆梦历程。告诫我们要与人为善,要成人之美,要先人后已……父亲的嘱咐太多太多,父亲的牵挂也太多太多,牵挂我的进步,牵挂我的入党,牵挂青年点的二姐,牵挂朋友的困难……父亲带着那么多不舍走了,天不遗老,可是父亲还不老,父亲是挺身而出,不幸殉职的,单位召开了空前隆重的追悼会,以纪念把一生献给水道事业的父亲。而我可以告慰父亲的是我入伍半年就入党了,我的一生也认真的按着父亲的嘱咐去做了,与人为善,成人之美,帮人之难。我们的下一代也在如此一步一个脚印,继续前行。

       子欲孝,而亲不待。父亲没饮过我的一杯茶,沒喝过我的一盅酒,大山一样的父爱无以回报,令我遗憾终生。父亲不恋家财,胸怀梦想,敢于闯荡,令我敬仰终生。父亲刚 直不阿,乐于助人,品德高尚,令我学习终生。点点滴滴,父爱如山,把父亲的故事写出来,以慰思念,以示后人,传承下去,做一个好人!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