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对 门 屋  

2017-03-06 23:08:37|  分类: 亲情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5班  李 萍

       现在能拿起笔来写文章,得感谢我的对门小董大夫。去年正月我突然右手发麻,赶紧去了医院,住了半个月,大夫说“不好确诊”,因为我心脏有五个支架,不可以做核磁共振,出院观察。无奈,回家养着,越来越重,不仅手麻,脚也麻了,大拇指不听使唤拿不了笔。熬到八月份省内医疗一卡通实行,我就去了小董就职的医院,凭着她多年从医经验和科学论断,冒着一定风险,在控制电流的情况下给我做了核磁检查。报告单出来挺吓人,说是颈椎骨质增生已压迫神经五分之四,随时都有瘫痪的可能,九月份我做了手术,现在基本恢复。我特别感谢小董大夫,让我有了生活质量;让我再次体会到了对门的好处。

    对  门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对于“对门”的认识,还得原于我的童年,奶奶常对我说:“远亲不如近邻,近邻不如对门。”那时我家住平房,是三间正房,我们住一间,另一间租给于爷爷,中间的一间叫外屋,两家共用,每家一个大锅台,一个风匣,一口装水的缸和一个“碗架子”。他们家是五口人,于爷爷在铁路上班,于奶奶患有严重的风湿病和多种疾病,长年在家,他们的大儿子比我大,女儿比我小一岁,还有个小儿子,我那时大约七八岁吧。我们两家常在“外屋”吃饭就像一家人一样。谁有空就把水缸挑满,用土蓝子往外担垃圾,脏水也得往外挑,两家大人都抢着干,于爷爷年数不大,但与奶奶是同辈人,所以我要管他的孩子叫叔辈,因我们年岁相仿,当时又不懂事,就直呼他们的小名,大妖、小女、小妖,我们像亲兄妹一样,因他们的母亲多病,自然我家做饭的日子多,于爷爷在铁路上班,照顾家的时间有限,但他能天南地北地买来奇缺商品,给我们带来好吃的。我与“小女”亲如姐妹,我俩经常穿一样的衣服,因我家就我一个女孩,常常是给我做新衣服也有她一份,像似双胞胎。这样生活了几年,特别美好,在我幼小的心灵中认为对门就是不在一个屋里睡的一家人。

       我成家后,住在惠安街,第一个对门是郭大娘。在我怀第一个孩子时,一天早上五点,一起身就破了羊水,我就吓得喊起来,结果我爱人到外边去上厕所(那时室内没有卫生间)。郭大娘听见了,急忙跑过来说:“萍,别害怕,你可能要生了。”她赶紧去找回我爱人及时去了医院。

       郭大娘搬走后,又来了年轻的小毕夫妻,刚结婚,条件好,有个大电视,当时电视不普及,我儿子小总想看,小毕夫妇总是把我儿子抱过去,人家是新婚家庭,我很是过意不去。

        没多久,我家也分到了楼房,又搬到了菊元楼。对门是市总工会的,他儿子建卓比我儿子小两岁,两个小伙伴总是在一起。一到假期,小建卓就是“跟屁虫”,我儿子天天带着他,他妈妈时常拿点香肠物质奖励!小建卓不小心脚骨折了,打着石膏也闹着上我家来玩,怕伤着他,每次大人都要抱着他拐过几道门才能顺当到室内。两家人走动得又像一家人一样。

       住得时间最长的,最让我难忘的是86年搬到了铁东街的家属楼。我们在七楼,对门是三口之家,男的吉良当时正在沈阳学习,女的淑琴在铁路部门上班,有一个比我儿子小3岁的儿子冰冰。冰冰就管我儿子叫“小哥”,每天小哥俩去打牛奶,有一天冰冰不小心摔了一跤,牛奶洒了,吓哭了,我儿子主动把我家的奶给他倒了一半,回家跟我说,我表扬他做的对。冰冰的妈妈很感动,让冰冰向哥哥学习,两个孩子引线两家大人走的更近了。有一天我爱人打篮球腿受了伤,大夫说沈阳有家医院有一种药膏贴上好的快,吉良听说后连夜去了沈阳,第二天就把药买回来了。不久他在老家的父亲突然去世,我爱人拖着伤腿,我们俩一同赶到兴城老家。

        吉良学习回来后,工作调动了,由学校去了财政局,淑琴在企业上班,他们俩都忙,中午只能让上初中的冰冰自己热饭吃一口,边吃边看电视,然后赶回学校。我知道这情况后,虽然他们已搬家了,我决定每天中午让冰冰来我家吃饭.第一天,让他午睡,他说“习惯看电视了,睡不着”。我说“行,姨给你电视报看,你躺会儿,午后才能有精力,晚上才能坚持学习”,结果第二天看着就睡着了,我就给他看时间,每天午睡二十分钟去上学,他感到很受益。有一天上午我与同志去医院看病号,结果一出医院门我摔倒了,同志问我“咋地了”,我说“就觉得一股风吹来我就倒了”,他拉我又进了医院,一看,高压210,低压140,大夫说要进一步检查,我看表已经11点钟了,我说“大夫你别吓唬我,我家中还有吃午饭的学生”,我硬是说服了大夫,骑车就回家给孩子做饭,吃了点医生开的药,这事也没对孩子们说,坚持到中考结束。冰冰高考时,我就像陪伴自己的孩子一样,中午带去他喜欢吃的,他总是说“那顿饭是我记忆最深,是最好吃的”,我说“孩子,不是饭好吃,是你考完了,放松了,心情大好”。冰冰考上了中央民族大学,我高兴的不得了,他对我说“总想管您叫声妈妈”。

        有一天突然接到在大连上学儿子的电话,说他骨折了让我们开车把他接回来,放下电话,我一屁股就坐在了地板上。当时大雪封门,我不知怎么办。只有找吉良弟弟(一般遇上大事都找他),第二天休息日,借了一辆子弹头车夫妻俩陪我们去了大连。住在招待所。晚上又下了大雪,路况十分不好,我也傻眼了,不知所措,儿子还在学校宿舍里,吉良安慰我说:“别急,李姐,咱买个防滑链按上就可以开了,”可没买到,他决定与司机换着开,慢点开,硬是把车开回来了,我感动的热泪盈眶,终身难忘!

       我来大连定居后,虽然距离远了,但随着岁月的增加我们的心更近了,总是互相牵挂。我们总是报喜不报忧,怕对方不放心。可我这次手术还是让我说走嘴了,因我知道他们全家随冰冰在北京,所以八月十五淑琴来电话(这是我们的老规矩)问我“孩子们都回来过节了吧?”我想反正他们在北京就直说了吧,我在医院做了手术,孩子们都陪我在医院过中秋。没想到淑琴与冰冰夫妇及孩子一家四口,从北京赶到了大连。拉了一车我喜欢吃的土特产,连粘豆包都拉来了,后备箱满满一箱,像搬家一样,冰冰还给我一沓钱,他自己当老板啦!掏尽世界上所有感谢的语言都无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来连两天,淑琴陪我躺在床上唠了一整天,好像这几年分别后的话,要一口气说完。冰冰五岁的女儿与我七岁的孙女头一次见面,就成了形影不离的好朋友。吃饭要坐到一起,外出要坐同一辆车,分开时久久拥抱,难舍难分,冰冰说很奇怪,他的女儿与其他小朋友玩的时间长了,总会有摩擦,为什么两天与小姐姐一点小矛盾都没有发生过,我说是“遗传”,你与你小哥哥是好兄弟,你们的下一代也自然传承下来了,希望这种友谊一代一代传下去。

        都说大城市,高楼大厦,邻里之间几乎都素不相识,个过各的。可我来大连十年,经历了两户对门屋,他们都是父母在外地的年轻人,每到年节回家都把钥匙交给我。我深感这份信任的重量。我主动给他们养的花浇水,鱼缸换水、喂鱼食。每当他们回来的那天,我早早把窗户打开通通风,做好下车的饭,买好一天的菜,孩子们出去几天了,回来仍然要有家的温暖。这些年轻人也很懂事,尽量帮助我们,我在医院打点滴期间,小董大夫下班都要接我打车一起回家。这种感觉就像自己的儿女一样。每次复查,她会根据我的病情需要下医嘱,这样可以节省检查费,并且抽完血,取化验单就交给她了,下班带回来,省得我再去一趟。大家都在为对方着想,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比如,凡是与我住过对门的邻居,端午节肯定会吃到我亲手包的粽子,这是我几十年来唯一坚持的习惯。

        中国这么大,人口这么多,能住在一起是缘份。邻里和睦相处,生活就会很和谐很温馨。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心,明天会变得更美好。

        我充分享受了有对门的幸福,有对门真好!珍惜吧!


       注:1.因为没与对门沟通,所以在文中将于爷爷的孩子们用了“小名”,在铁东家属楼的邻居省去了“姓”望谅解!

               2.本文照片是作者(右二)与于氏兄妹。                         

                                                                                           

                                                                                                            2017年3月1日

  评论这张
 
阅读(247)|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