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浅浅的脚印  

2017-03-02 19:52:30|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1班  刘铁利
        转年,就是七十岁了,不经意间,已成为一个老人。回望七十年的人生经历,也想写上几笔,留点痕迹,怎奈一生淡如清水,静静流淌,不曾建树,默默无闻。留下的只是浅浅的脚印……
        伴隨共和国成立的礼炮声,父母把我带到这个世界。1949年11月22日的锦绣之州,一片艳阳天,我这个微小的生命成为这个社会的一员。父亲是水道厂工人,母亲操持家务,儿女齐全,虽是粗茶淡饭,倒也其乐融融。在祥和温暖的日子里,渡过了无忧无虑的童年。那时,蓝天白云,市井清静,邻里和睦,童心满满……至今还有着丝丝的记忆,很怀念那个自已还不懂的年代。
      
       在”让我们荡起双浆”的歌声中,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的日子里,成为一名小学生。老实,听话,学习好是被老师喜欢的理由,观摩教学常常充当主角,第一批入了队,之后当上中队长,大队委员。三道杠,足以满足一个小孩的虚荣心。
多次被评为区、校的三好学生、优秀少先队员。可惜那些五颜六色的奖状,已是下落不明的文物了。
       满怀小学生的那种优越感,又开始了初中的学习生活,是父亲利用收水费的关系把我从效区六中调入离家很近的四中,使我免去了三年的长途跋涉之苦,看来求人办事之风早己有之,只是十几岁的孩子对社会上的事朦朦眬胧,之后也听说右派、四清等等,但这些没有走进我的学习生活,在一个师生全新的环境里,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中规中矩,到了初三又当上了班长,给老师跑腿学舌,还好,没影响学习,中考志愿只报一高中,其他全划掉,竟一箭中的,榜上有名。看来,那时也是滿滿的自信啊。
       
  
浅浅的脚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锦州一高中,是个需要仰视的学校,有人说一高中在马家洼子,不对,一高中在亮甲山上。那是高中生的一个制高点,也是自已人生的第一个制高点。可惜天不随愿,在这里只读了不到一年的书就参加了“革命”。我先是被派到校警卫排,后又派到市进京串联指挥部,接着是徒步串联,参加战斗队,革命意志看似很坚决。谁知在参加一次武斗后就被家规管制了。那天夜未归宿,丟了自行车,险些受伤,天明才回家,父亲已忍无可忍了,在吼叫中给我定了三条:绝不许参加武斗;绝不许参加活动;送回关里老家避风。家规大于天,次日我就乘火车第一次到了河北滦县这个陌生的老家,闲居一个月。后来武斗趋缓后,我还是偷偷的到“据点”私会那些曾经的战友,但不敢久留。日复一日,我就成了一个逍遥派了。世事纷乱终有止,息武、联合、返校,不久就进入了上山下乡准备阶段,我由于是班干部,又被抽到宣传队,动员说服下乡有阻力的学生和家长,开始家访工作,好在说话挺有分寸,没令同学和家长那么讨厌。不久,我们就上山下乡了。
浅浅的脚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浅浅的脚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半年有余,天赐机缘,公社的清队彻查工作要选调人员,幸运的我被选中了,即当干部又拿补贴,似在梦里。离开青年点,我是第一人。又过数月,好事成双,征兵工作开始了,我又进入应征入伍程序,下乡一周年的那个冬天,我兴奋的穿上军装,登上军列,成为全大队唯一的知青新兵。农村的那种苦累、等待、攀比、煎熬都离我远去了。
         到了部队,也是顺风顺水,第一年入党,第二年班长,被送技校学习,本想雄心勃勃在部队干下去,不料家父在我入伍半年后不幸因公殉职,为了照顾母亲,服役四年后复员回家了。
       
  解甲归厂,我被分配一个工厂当倒班工人,这是一个新成立的军工车间,设备新,管理严,上班月余,又当上了班长,领导五六个人。勤奋的工作又迎来了机会,工厂举办了一个培养青年干部脱产学习班,全厂选十五名青工,我是其中之一,师范学院马列教研室老师授课,当时工厂办这样的学习班不多,在市内颇有影响,我的又一次转机也随之而来,学习半年后,市革委会工交组到这个学习班选人,我又被选中了,又象似在梦里,我是学习班里笫一个选送机关工作的,由此,我的人生轨迹发生重大改变,开始了“仕途”之路。不堪设想,如没有这个转变,处境会是另一番情景,大小厂长该当如何,何况一名小工人。
       25岁,年轻气盛,在市委机关开始了我新的人生之旅。那是1974年的12月。
      
浅浅的脚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市革委会工交组是全市工业交通企业的领导机关,曾易名工交办、经委、经济工作部,而我的工作岗位一直在组织干部科(处)。在被领导下,日复一日的进行班子考核,干部审查,研究企业领导的表现,提拔,调正等。这份工作一干就是八年,修行八年,终成正果。我的表现,被领导认可,到机关不久就被选任机关党支部副书记,1983年在全市县级班子換届期间,我又幸运的被提任凌河区委常委组织部长,机关的同龄人中我第一个走上了领导岗位,生来拙嘴笨腮,性挌内向,不会搞关系,竟有如此机遇,有点没有准备,个中缘由,或是风清气正?或是遇到贵人?或是近水楼台?或是一高中老三届的光环?或是自已那点潜质?怀着忐忑的心情走马上任了。
       
 
       城区工作,居委大妈,管天管地,事无巨细,无所不抓。悠悠岁月,漫漫十年,历任组织部长,常务副区长,下基层,干实事,收获了口碑,收获了高票,收获了砺炼。
       铁打衙门流水官,多年媳妇熬成婆。一个不善梦想,没有自我设计的我又先后被提任市技术监督局长,市贸易局(商业局)局长。高处不胜寒,一把手岗位的八年感受到了官场的凉气。
       矛盾多,工作难,一把手先要菅住自已,手莫伸,自身硬,打生铁,敢碰硬。带班子,管队伍,不藏奸,不耍猾,掌握主线,把控全局。我认真按教课书说的的去求做,效果明显,成绩突出。技术监督局整顿治乱,规范执法,后进变先进,省局发奖杯,市政府授予我廉洁奉公先进个人称号,是全市局长中的唯一。商贸工作更是风风雨雨。国企改制,人心惶惶,一团乱麻,矛盾重重,极端事件,时有发生。即要平息矛盾,推进改革,又要驱蚊蝇,除干扰,或许还要与上峰过招。还好,在局班子和机关干部的支持下,全局工作克难而进,成果不断展现,机关建设也呈现空前好局面。2000年国家人事部,国家内贸部的奖励是自已所有付出的印证,比照省级劳摸,全省商业局长仅此一人。
        
浅浅的脚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当我踌躇满志,还在苦苦筹谋眼下的工作时,一纸文件,又调我任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一次突然的调动,一次不正常的调动,令我反思,职场效力,言听计从,稍有辩意,请你出局。一次边缘化的调动,让你成为冷棋闲子。如此调动,激怒同事。无可奈何,含泪送别。不舍之情,令我动容。风雨同舟,商贸五年,同事们送了一个大大的口碑。平生足矣。
       说到官场,少有暖流,多是冷气,那不是芳草地,那是角斗场,云云众生:孺子牛,领头羊,苍蝇,蚊子,或老虎同在,你不小心驱蚊蝇,它找机会叮你血。这些教科书之外的知识也是要学的啊。曾几何时,雾霾笼罩,乌烟障气,奸臣当道,贪官得势。试问看官,您所在的城市如走马灯似的主官,有几位德高望重?有几位令人念颂?有几位青史留名?
        
  浅浅的脚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不消沉,重头来。凡事要做就做好,是我秉承的理念。我也请圣者指点迷津,我属的牛是田中之牛,一生劳作,不干哪行。在政法委我终于可以有了维稳办、综治办的具体工作了。两办三十余人,比起二百多人的技术监督局,三万多人的商业局,这是个小单位,但要协调指导全市这方面的工作,我不敢解怠,健全机构,加快节奏,瞄准目标,争先创优,功夫不负有心人,工作很快走在全省前列,2006年被国家人事部,中央政法委授予二等功,所写工作论文被省社科院,省反邪教协会评为一等奖。5年的政法工作为自己职场生涯划上了圆满句号。开始了闲云野鹤,超然世外,静心养生退休生活。
        浅浅的脚印似超市购物的流水单,尽是油盐醋,米面豆,沒有贵重物,无奈没有诗一样的生活,更无诗一样的文字,回望七十年的印迹,有努力,有进取,有机遇,有碰撞,机遇大于碰撞,也算五味杂陈一步步走过来,至今离开那个喧闹的职场已经十年了,闭门思过,浓缩七十年的人生总结,以示后人,可归为一句话: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如果必须引用名人的话,著名哲学家培根说:“只有愚者等待机会,而知者创造机会”。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