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大家 无距 爱无声  

2017-02-09 18:29:52|  分类: 散文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陈光(陆力之子)

        过了这么久才蘸着夜色留下这些不知所云的文字,不是因感怀太多而担心落笔草草,而是需要在仪式感渐渐褪色的日子里还原一份心情去剪辑在那个楹红深处留下的一瞬美好。娑婆世界,喜悦感和仪式感无疑都会把时间当成坐骑,不约而来又无法挽留。怀念本不需要太多笔墨点缀,多了同样会成为执念,哪怕是相聚,更没有人知道无常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临,又会带走什么……

       这些文字带着点高冷的温热,带着不善言表的初衷,带着面无表情的起伏,也带着点岁月斑斑的执念,但更多的是想说,且行且珍惜。这句话本身就是心灵的修行,坚定中绵延着淡定,不念过去,不惧未来。   

流逝和唏嘘,都在不断告诉我们什么叫正当时”……

      几杯酒,

      几个菜,

      几声欢笑,

      几语当年。

       一个辽西小城里的一扇平凡的窗户,这个叫做二姑家的地方,不知不觉扩大了一个字的外延,当大宅门成为古风和民国般怀旧的词汇,家族一词再次被人珍视。

中国年讲究家族,这也必然突破了略显狭隘的乡土范畴。

乡土很广阔。

       比乡土还广阔的叫血脉。

       血脉在酒的助推下鲜活。

       酒。

       好酒。

       车钥匙是一个想不爱你不容易的名词,爱它就不能爱酒,所以除了自己,所有人都喝了,多年不见,酒是最能凝聚心灵的液体。

       眼前朦胧了,往事却在微醺里清晰,就如当初一般。

最清晰的人一定是喝的最多的人。

       喝的越多言语就越多。

      老叔醉了,醉到妙语连珠。

      滔滔不绝与沉默寡言,世上没有哪种良药能让这两种性格迥异的人能够无障碍的沟通,更别说在酒精蔓延的前提下。

但血脉可以做到。

      老爸话不多。

      身边坐着话不断的老叔。

      话不多不代表不会唱。换句话说,一句唱词,一段年华。那个年代,照片是灰白色,照上一张比熊猫都要珍贵,朴素的色彩,朴素的年代,又何妨言多言少?这是不是那个年代的父辈人特有的默契呢?

      或许答案只有他们老哥俩知道。

      多少年,从乡村走到城市,从霞光走到暮霭,从青丝走到白发,不变的就是这少言与歌声。

      歌声里有欢乐。

      歌声外有沉默。

      二姑与二姑父在歌声里沉默,坐在沙发上,犹如平常。

      没有被酒精洗涤的眼睛定格在那里,曾几何时,这两位老人的话语是团聚中的焦点,哪次言语中的欢乐少得了他们?二姑的歌声,随口而来的歌声,唱到兴起时就直接跳上一段;二姑父的二胡,年味里别样的风景,记得那年春节,二姑父拿起二胡,与老爸弹奏的电子琴合奏,如今想来,颇有些笑傲江湖的味道。

琴声萧然,胡弦喑哑。

       一切都无从寻觅。

       味道还在。

       诚然,再能歌善舞的人若遇见了一种叫做阿尔茨海默的病,歌声与笑声都会被无情地夺走,留下的只有沉默和凝神。

       其实,他们是其乐融融中孤独的人。

       岁近耄耋,一生虽不戎马,也如西风长烈。为何此时独坐角落,沉默无言?

       为何饭桌前还有我们的笑脸?

       言语并不能解释一切,谎言可以是善意的,笑脸也是如此。

       笑容必须在脸上。

       哪怕是做给他们看。

       这是当下最充满人情的含义。

       也许能做的,只有这么多。

       佳肴过后,话语依依。

       茶暖人谈,何妨寒舍?

       寒舍。

        一个老叔自嘲的名词,也是他和老婶一直居住的地方,是多年不曾搬过的家,这几十平方米就是岁岁年年。

楼体是新涂的颜料,用最光鲜的外表迎接新春,也用踉踉跄跄的脚步告诉我们这里在跟随时代的步伐,毕竟,没有哪个地方愿意被时代遗忘。

       屋内的陈设定格在小楼建起的年代,就像与这里初见时一样。

       人生若只如初见。

       初见与再见,一念之差,又是几个春天?

       初见这里,同样是个春节。

       电视里演的是《封神榜》,小品是《我想有个家》……

       陈年是什么味道?就如提起这些时微微一叹,这一叹,又几个十年?

       几缕清冷的阳光照进屋里,如同穿越般。

       这不是穿越。

       老叔身上的制服不见了,头上带着国徽的警帽不见了,能见到的就是多出来的几条皱纹,续写着退休后的岁岁年年。

       离开了,并没有一路绝尘。

       没有体会离开时的心情,后视镜里渐渐远去的城市,渐渐缩小的身影,千丝万缕已经不再是心情。

       或许是停笔的时候了,这碎片般的文字已经没有必要再延续。

       可笔还在手上。

       不写非无字,平仄本无声。一次相聚,一次离别,一次无常,加上点执念,便成了感悟。

        对着昨天说一句安好,一世泰然。

        且行且珍惜。

        编后话:这篇文章写于春节朝阳省亲之后,婉如和绚晨光,照射意远禅房,心无距,情无限,一个让我激情奔放的八O后,把我带到诗和远方,情到深处笔生花,情至深处爱无涯!一高中老三届的子弟的文章,我愿意荐读。 黄晓勤

  评论这张
 
阅读(720)|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