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淡淡的回眸  

2017-02-06 08:06:19|  分类: 我和我的祖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才满淡淡的回眸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这一生,走了许多路。

一走就走了七十年。

在回忆里,满是闪着光芒的细沙,虽岁月反复淘洗,细沙总是鲜明,醒目,耀眼,像变幻莫测的多棱镜,放散着夺人的光华。

来日那天,我的眼里,全是求真,好奇,五彩云霞。

童年有多好,只有老了才知道。

一大群人围着你,你则像婴儿嫩嫩的臀,亲一口,都怕喷出水的浪花。

童年的美好,在于不知道什么为忧愁。

    淡淡的回眸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及至豆蔻,满眼则是鲜花盛开,美好,美好,全是美好,不知邪恶为何物。

弱冠之年,虽不曾行成人礼,但因为我们这一拨人挨过饿,见证了那场狂风暴雨,有些“早熟”,开始思考许多和年龄并不相称的问题。

也就在那一年,我在西海口的海边,扔下了一个漂流瓶,里边塞了一个纸团,那张纸上,没有字,只画了一个大大的“?”。

人生的路怎么走?那时,我是迷茫的。

二十岁之前,问题是一个一个来的。二十岁以后呢,是一堆接着一堆。

有时总想,拿一块没有泪水的海绵,把所有的记忆彻底抹掉,但试了一生,感觉是徒劳。

比如那段山乡知青岁月,凭心而论,我下乡的时间不算长,不像有些兄弟姐妹,呆了七.八年,也算不上吃了很多苦。

但刚下乡,我真的以为,会永远呆在那里,默默地度过一生。我曾设想,盖几间小屋,养两头猪,几只会打鸣下蛋的鸡-----

虽然最终不是这样,但这些想法,却牢牢地锁在了那个心中暗藏的小盒子里,即便不打开,也常常在眼前浮现。

我想来想去,人生,总是要走的,愿不愿意,也得走。

其实,人生也像婚姻一样,也是一座围城。尽管你不断上下求索,左冲右突,幻想冲出去,但根本找不到缝隙,只是转来转去。

招工返城,进了那家工厂,一干就是将近四十年。

学徒时,师傅是个认真而严厉的人,他稟奉的就是老一套那种师徒关系,常常一个小小的过错,把我能损得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但他的严谨,也让我受益,最起码,十年的驾驶员生涯,平平安安地走了过来。

时光会带来很多生涩,,但这生涩,恰恰会让我们觉悟。

厂子要办报纸,有关领导找到我,“别开车了,去办报吧”。

我想,我已体验了底层工人的苦乐,换一种活法,也算换换经历。

参与了创刊,很快主管了这张报纸,并将其办成周二刊。淡淡的回眸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我信奉勤恳。印刷厂归我们管,从铸铅字,捡铅字,做照片铅板,大刀切纸,到画版样,排版印刷,不敢说精,但谁也糊弄不了我。


淡淡的回眸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你去兼管电视台吧,领导一句话,又进入了一个新领域。厂子资金是充裕的,很快,我们的摄像设备,连新建的市台都自叹弗如。

带着一路奔波的风尘,不知不觉中,已经慢慢走向中年。那天光云影,像一颗幸福的子弹,在我的心中炸裂。

但我清楚,尽管在人生的路上不断的搗掣自己,,比如我,天生单眼皮,即便加工割成双眼皮,你不还是你吗!

一次的偶然,北京总部纪检组借我去帮忙。大机关,除了办一些案子,就是一些文案工作。

我还算细心踏实,干活一板一眼,尽力而不逾矩。要求的文字材料,,一个通宵,万八千字,观点,逻辑,阐述,结论,领导认可。

三个月借调期满,总部纪检组的刘副组长诚恳地对我说:“小伙子,留下吧,我们需要你。”

我说:“我征求一下厂里的意见,再和家人商量一下。”

他笑了,说:“厂子的意见无所谓,我们想要,他得服从,家里倒是应该商量一下,一个人,这样的机遇不多呀!”

也可能,如果当年留在总部,我的人生可能会是另一种境况,路径可能是另一种走法。但遗憾的是,回来后,我电话婉言谢绝了他的一片美意。

也可能,我当时才三十多岁,还年轻;也可能,我怕那高处不胜寒。

 

由于运输的压力,厂子决定开拓水路,我受命筹备。

葫芦岛的天然深港得天独厚,但和船厂谈了两年多,进展不大。

锦州获知后,政府承诺了白给三百亩土地和一些优惠政策,我们开始进军锦州港。

时任市长关XX,常务副市长褚XX在市政府会议室,把各部委办局一把手全喊了过来。把图纸挂在版面上,我做了项目说明。市长的讲话就是一个意思,这是市里引进的几个亿的大项目,要全力支持,绿灯全开。

由一名副厂长挂帅,成立了海输工程指挥部。

也可能对筹备工作我的表现满意,竟任命我为指挥部的常务指挥。

许多熟悉我的人,表示了担心,更有人惊愕,也不乏想看我笑话的人。因为我从无工程建设的经历,不怕丢人,我连施工图都看不大明白。

但我明白,这是组织对我人的认可。我虽是带着“白帽子”的文弱书生,但我就不信我干不了。

那些施工队的头头,来自全国各地,都是走南闯北的“英雄”,没有“善茬子”。

我昼思夜想,图我看不好,但活咋干我得整明白。

我从厂里要来一名号称“铁板干部”的工程师,这是个“一根筋”的人,不按规矩出牌,就是亲爹也不行。

我对他说,,施工组织设计,你把关,我是“白帽子”,成绩是你的,出毛病也是你的。

我想,尽管千军万马,大方案定好,就出不了大乱子。

另一个大头,就是预算,钱一定少花。

预算我看其实和市场卖菜一样,别看有本本规定,你做可能一块,他做可能一块二。

我对咱的同学,号称厂预算一把手的张斌说,老同学,你同意,我就盖章。你对得起我就行,能经得起国家审计署的审计就是好。

前后把住,剩下就是干活了,那么多的施工员.监理员把现场盯紧就行了。

施工开始了,几十支队伍进来了。几千人的大军布满了三十多公里的管路战线;而锦州港的金殿山,则炮声隆隆,劈山填海。

我知道,看似很强大的施工队伍,它们的命门是挣钱。不管谁招进来的,只要挑出毛病,让它少挣或撵出去,他就害怕。

一家队伍,因违规,在现场施工调度会被我批评。

第二天,那家的头头,喝得脸通红,来到海边的指挥部,爆骂了我半个小时,指着我的鼻子,“你算个啥?我在厂里都平蹚,我坐着你们厂小车队的车来骂你。”

那是能把厂务会搅黄的主,但我下了决心,这股脓,我还就要操刀,不管谁不乐意,大不了我不干了。

我的命令发布了,停止他们施工。但没奏效,第二天我到山上的现场,看到几十台大翻斗,还在风风火火的干着。

在现场,我喊来了施工部长,“怎么回事,我的话是风吗?”

施工部长尴尬得满脸通红,当着我的面,高喊,“停,停”。

无数的求情电话,连大领导都说:“行啊!老才,你敢停他,不简单”。我说,“你要看我不行,你把我免了”。

身兼总指挥的副厂长对我说,“我让他认个错,过去吧。那么多设备,那么大的队伍,呆一天丢几万块钱哪。”

我说,“我应该给你面子,但它有毛病,还来骂我,我的爹妈是他骂的吗?不行,我就要把他撵出去,要不然我不干了。”

一个星期,这家就挺不住了。他站在我的办公桌前,“才指挥,你骂我一顿,你打我-----

我不吃谁,不喝谁,不拿谁,我怕谁!

两年时间,花了四个多亿,工程基本建成。

厂长说,你留下吧,你熟悉锦州港,开发区,锦州部门。

我又在哪个公司工作了近十年,干上了生产,每年几百万吨的进出油品,近亿元的财务收入-----

我清楚,在富和贵的路上,我根本不会走多远,不咋样的一个人,还不想低下那颗头颅,还怕心受委屈。不过也好,晚上睡觉是安宁的。

 

退下来,我每天步行锻炼,有朋友问,咋不买个车,钱留着发毛啊?

我只微微一笑。

我见过钱,见过不少钱,我不能说身无分文,但真的没有钱。可能在熟悉我的人心里,我的曾经好像应该有些钱。

我放眼望去,几十年,我们锦州一高中老三届们,大多都是这样的人,只想踏踏实实干点事,证明“我还行“。而把其他,看得风淡云清,这可能应该是那段人品素质培养的后发之力。

怀揣着那碗心灵鸡汤,跌跌撞撞地走着,尽管往事历历,但好像没有多余的潇洒。

朱颜辞镜,鬓添秋丝。走着走着,就进了夕阳,开始为那扯蛋的落叶悲伤。

也许,我们在不自觉中喜欢了那杯曼特宁,“苦中带点甜,甜中带点酸“。

或许,那就是我们人生的美好。那种美好,是你的心和经历的一切融为一体。就像我站在西双版纳的那丛凤尾竹下,听委婉,悠扬,绮旎的《月光下的凤尾竹》。那是用葫芦丝吹出的,也可能,只有葫芦丝才能吹出那种天籁。那种美好,只有用每个人的内心,才能品味。

又过年了,我是从不在饭店吃年夜饭的,不是掏不起那顿饭钱,只是固执地认为,除夕的年夜饭,应该是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点起火锅,整几个拿手菜,那才叫家的团年饭;不管多少人反对放爆竹,花上千元,也要弄出点动静“接神”;大家动手包点酸菜和三鲜水饺,更换新桃符,那才是老俗令的“中国年”。

对和不对,我都执着的年复一年。

老了,就是喜欢怀旧。回眸,那不过是回不去的记忆,也是永远也走不出的记忆。

别人怎么想,我不知道。反正我就喜欢这样想,没办法,真的改不了。

  评论这张
 
阅读(978)| 评论(4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