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忘不了那年那事儿  

2017-02-27 19:17:59|  分类: 岗位建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5班  刘 志

我曾经开办过一个小工厂,为了降低生产成本,不仅产、供、销,以及工艺技术等所有职能范畴的工作都由我一人承担,本人还兼做了机械与电气维修等所有杂七杂八的工作,可想而知,压在我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了。然而,像我这样摸爬滚打集一身的万能工绝非我一人,多数私营小工厂的业主也都会这么干的。因为,若配齐了七梁八柱,那税后利润可就所剩无几了。然而有些个别职能部门的工作人员却对我们办厂人的艰辛付出视而不见,总是用另一种眼神窥视我们,动不动就巧立名目,到厂子刮刮“旋风”,不过动静都不大,只要适当意思意思也就打发了。然而有那么一次,竟然让我碰上个狮子大开口的横主,来者横挑鼻子竖挑眼,甚至扬言要罚我个倾家荡产,而理由更是生拉硬扯、牵强附会,简直不可理喻,搅得我心烦意乱好一阵子。说到这也许有人会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咋还吞吞吐吐的?干脆就直说了吧。其实这件事憋在我心里已有十几个年头了早就想说,可每当拿起笔的时候又老是觉得不合时宜,故又默默地放下了。现在好了,随着我党防腐倡廉、从严治党战略决策的深入落实,如今的社会风气已有了明显的改善,各种不正之风已经得到了有效的抑制,所以今天再谈论这件事不但不会引起非议,反而还可以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有利于相关在职人员防微杜渐、洁身自律,不再重蹈覆辙。那好,既然这样就让我将此事的来龙去脉慢慢道来吧。

2001年秋季的一天,我正在开发区办事,忽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我们厂子的电话号,我就脱口而出:“有事吗?”不曾想对方的口气更硬:“有事!没事找你干啥?你不就是刘志吗?你赶紧回到厂子来!”对方几乎是用命令式的口吻向我低声吼道。那一刻我真的有点蒙了,心想:这是谁呀,说话这么冲?我赶忙调整一下情绪,不紧不慢的问道:“你究竟是哪一位?我好像不认识你呀?”“我是锦州市xx局联合执法队的”,耳机里传过来这么一句让我莫名其妙的回话。瞬间我有点不知所措了。xx局?我这个老实本分的人怎么和它扯在一起了?简直是不可思议呀!但转念一想还是立马回去吧,反正咱“没做亏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门”,于是我就急忙乘坐线车赶回了我的小厂子。

一进厂大门,就看见两个陌生的面孔在向我张望,我琢磨着就是他们在找我,于是我走到他们近前:“你们是?”只见其中一人似乎已猜到了我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于是从兜里摸出了一个证件对我说:“我叫xxx,是市局联合执法队的成员。”没等我开口询问都是哪些部门在联合执法,他就急不可待的开口道:“你们厂子的产品包装袋怎么没有任何标志?这可是严重违背计量标准规定的,属于违法行为,按照相关规定要惩款1—5万元,你要是态度好,我们就从轻处罚你,按下限执行,你要是拒不配合执意不交罚金,那可就不客气了,弄不好我要罚你个倾家荡产,你信不信?”面对着那位口出狂言的“执法者”,我不但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却更加镇定自若了,因为我心里十分清楚,他借口惩罚我的理由不就是包装袋没有任何标志吗,这与他的职责范围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呀,不消说包装袋没有问题,即便真的有问题,也该由技术质量监督局进行处罚,关乎你什么事?这不分明是仗势欺人、巧取豪夺吗!那一刻真的让我又气又恼,但我还是压住了火气,不慌不忙的开口道:“关于包装袋那是无可非议的,我们的产品没有流向市场,用户仅仅只有一家,而且我们供需双方又是有协议的,供货方倘若存在产品质量或者缺斤少两问题,是要包退、包换,承担一切责任的,由此来看,我们还有必要印制标志吗?”随即我就找出了那份供货协议书递给了他。他接过协议书看了看一时无语,我就趁机试探着问他:“技术质量监督局咋没人和你们一起来呀?要不打个电话让我的老同学王局派个人来,你们再商量一下该如何处理这码事?”此刻他似乎明白了我的话是一语双关,只见他脸色一沉,片刻才说了一句:“我不和你啰嗦了,明天早8点你就带一万元现金到我们局3xx号房去交罚款吧。”

第二天,我准时来到了那个房间,一个干部模样的人见到我进去就满脸不悦地开口道:“你是刘志吧?罚款带来了吗?”“没带来,厂子效益不好,没有钱。”我不假思索的回答道,语气中夹杂着一股不服的怨气。“那你还想不想交了?我告诉你,你要是拒不交罚金这事儿可没个完,我们有的是办法对付你,你自己掂量着办吧。”他显得有些不耐烦地回应我一句。此刻我仍旧站在那里没人给让座,在别人看来,我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违法乱纪分子在接受惩罚,这不是在羞辱我的人格吗?我越想越来气,于是,我薅把椅子就坐了下来,而且一言不发,看你究竟能把我怎的?这样僵持了十来分钟,他似乎看透了我要与他死磕到底的劲头,因而也就不那么咄咄逼人了,转而心平气和地对我说:“看来你们厂子的效益也不太好,这样吧,你就象征性地交出2000元得了,一个厂子还在乎这俩钱吗?你交了让我们也好有个交待。听他这么一说我也琢磨着不就是2000元吗,为了息事宁人,尽早摆脱他们的纠缠给了算了,不过我可没有当即表态,只是说再回家商量商量。见我当场没有答应他的要求,他赶紧补充一句:“你明天再来时要把‘营业执照’、‘税务登记’、‘环保证明’等证件都带来。”听他这么一说,我立即意识到这其中暗藏着玄机,其实质就是“环保证明”。xxx曾去过我的办公室,也必然留意过挂在墙上的各种经营许可证,只是未见到有关环保的批件,而车间里化学药剂的味道又提醒他我厂必然是个环保单位,如果我拿不出环保批件来,那可就惹了大麻烦了,他们势必会借机狠狠地敲我一竹杠,这就叫“逮着蛤蟆攥出尿”,不让你就范誓不罢休。在这件事情上他们已全然忘掉了自己是吃哪碗饭的,不该他们管的也要生拉硬扯的抢过来加以干预,真是岂有此理!按理说既然是联合执法,也该由环保、技术质量监督等主管部门抻头,而人家连个人影都没来,你又为何单打独斗,难道就不怕社会舆论的谴责吗?

回到家我跟老伴儿汇报了见面情况,当我提议拿出2000元息事宁人时,她立马火冒三丈,怒气冲冲地说:什么?你个软骨头就这样认输了?这次你给了钱,下回他就会得寸进尺,凭什么给他钱?咱家办厂子遵纪守法、按章纳税,怕他干什么?不行明天我去,我看他能把我这个老太婆咋地!第二天她拿着全部材料准时敲开了那扇房门,此刻忽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坐在隔壁的房间里,此人就是我们大院里另一家工厂的朱老板,不用问他也是来接受罚款的。见有人进来,屋里那个人略微抬抬头开口道:“你找谁?”我老伴儿不慌不忙的回答说:“我是刘志家属,你们不是让他送这些东西吗?”说着就把那几本册子递给了他。“刘志咋没来?我们找的是企业法人。”“他心眼儿小,郁闷了,来不了,所以我来了。”“钱带来了吗?”“没带,我们是无辜的,这钱我不能交。”我老伴满脸不悦的应声答道。看来在关键时刻女人出马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果然,那个人见我老伴不好惹乎就软了下来,并竟然对她说:“你不想交钱也行,可你也得找找人啊,你看看人家朱老板,连市领导xxx都熟悉,他都把xxx家的座机号和手机号让我看了,你说我能不关照关照人家吗?可你认识谁呀?你能找个替你说上话的人吗?”听到这儿没把我老伴气个倒仰,心想你这个人也太势利眼了,还国家干部呢,太悲哀了!于是转头就走了。

回到家,只见她默不作声,我问她怎的了,她突然大声冲我说:“老刘,都说你们一高中老三届人才济济,这其中有没有你熟悉的重量级的要好同学,要是有,咱也动动他替咱说句公道话,让那些势利小人别再狗眼看人低,不然我这口窝囊气是咽不下去了。”看到她的情绪极不稳定,我深知咋劝说都是徒劳的,只有答应她的要求才是唯一的选择。于是我对她说:“那好吧,我试试看。”就这样,我拨通了一个电话号,恰巧这个同学正在家里,当他听了我的简单叙述之后赶忙安慰我不要着急,并说明天咱俩一起找他们领导沟通这件事,你就放心吧。次日我和老伴儿如约来到了市委后院,见到了这位在市委礼堂开会的同学。之后我们打的一同前往他的办公驻地。途中,他问我有手机吗?我说有,他说好,现在我就联系。不巧,第一个要找的人正在外地,于是又拨打了另一个号码,接通后,他和对方说“我有一个老同学是个老实厚道人,为了养家糊口老两口开了个小工厂,挺不容易的,各种手续齐备,没有半点违法乱纪的行为,可前天你手下的人竟然以联合执法的名义挑他的毛病,硬说产品包装袋没有印制标志是违法行为,还要对他进行处罚,把老两口弄得实在没招了才找到我,我经过认真询问人家确实是冤枉的,老弟你看这事儿该咋办啊?”之后对方是怎么答复的我就不得而知了,但从他的表情即可判断此事已经搞定。果然,撂下手机他就冲我微微一笑:’说好了,明天你就到4xx号房间,那里有人接待你。”

第二天早8点刚过,我老伴儿就到了约定房间,一名姓关的领导面带微笑地接待了她,并说:“情况我已调查清楚了,对不起,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领导也是有责任的,让你们受委屈了。”那会儿他们还趁机闲聊几句,当提到一高中学子时,他尤为赞赏,还提到了几个他熟悉同学的名字。离开时,他还一直把我老伴儿送到楼下。离开三楼办公室,我老伴儿拿出200元钱对xxx,(曾扬言罚我个倾家荡产那位)说:打了几次交道咱们也认识了,不管咋说这也是缘分,这俩钱实在拿不出手,可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还是拿去买条烟吧。xxx赶忙客气的说:不、不、这可不行。我老伴儿见他执意不收也就不再坚持,于是和他摆摆手就下楼了。至此,这场闹剧就圆满的收场了。说到这儿,也许有人会问那个朱老板咋样了?他不是炫耀认识市领导吗?好吧,那我就告诉你:是的,免于处罚的面子是给他了,从表面上看还真挺风光,可他为此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听他亲口对我说的,用于请吃送烟就让他足足破费了2000多元,这岂不是弄巧成拙、得不偿失吗?真可谓“死要面子活受罪”,实在太滑稽、太可笑了。与他相比,我的情况则截然不同,由于老同学亲自出面鼎力相助,我没花费分文就平息了那场袭扰我厂的旋风,让我们老两口长长出了这口窝囊气,掀掉了压在我们心中的那块沉重的石头,为此,我要在这里再次向这位重情重义、平易近人、深受同学们敬重的老同学道一声:谢谢了——我的好学友、好兄弟!

说到这儿,我还要强调几句,在处理这件事情上,无论是告知方还是受理人,都是本着实事求是的原则认真对待的,其中没有掺杂丝毫违背党性原则的不良因素。另外,借此机会我也希望全社会都来关心和爱护私营企业,不要给他们添乱,要留给企业足够宽松的生产环境,使之更好的完成生产任务,力争为国家多纳税、多做贡献,为强国富民,早日实现中国梦而心情舒畅地努力奋斗!

 

         2017年2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467)|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