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圆梦记  

2017-02-21 17:58:50|  分类: 亲情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陆景安

  我曾于2014314日写了一篇叫《一张老照片》的文章,登载在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博客上。该文记叙了本人与儿时的伙伴、读北二小学时一、二年级时同班同学岳建华之间反映情谊的点滴小事,抒发了本人与其离别50多年的思念之情。因“这毕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份同学间最美好的情谊”,本人表示“在心灵深处珍惜、守护着这份情谊。”我至今仍保留着一张两人分别前的合影,因而“对他的思念始终定格于他儿提10来岁时的记忆。”最后呼唤:“岳建华,你在哪里?”我找到了儿时的伙伴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一些同学阅后给文章留言。一位同学说:“……照片中的故事还蛮感人的;不过看到最后还是有点酸楚,我倒希望你在结尾的时候能编出瞎话,侃成朝思暮想的小伙伴终于历经坎坷而见面了,那样才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啊!”

我理解这位同学追求完美的心情。在这里,我告诉大家,经多方努力,近60年没有音信的小伙伴终于找到了,梦想终于变成了现实。

别忙,请您听我细说。

其实,回忆往往是很美好的,但思念人的滋味是很痛苦的。有时钻进牛角尖儿,梦中相见,醒来竟然泪湿枕巾。四川这么个大省,9000万人口,茫茫人海,近60年未曾谋面,既便擦肩而过也不认得,到哪儿去寻找啊!这辈子想是见不到了。在这一事情上,我似乎有些绝望。

思念归思念,特别是近些年,总是没有断了寻找的念头,并做过一些努力:我曾给央视有关栏目和四川省公安户籍部门写过信求助,但石沉大海;打听过岳建华父亲过去所在单位锦州石油六厂的老同志及其家居寻找支援四川建设人员的去向,只是有些渺茫的线索;给泸州、内江、南充三市的114号电信查号台查询岳建华家的座机号,但并无结果。

201612月初,我从《锦州晚报》上得知,该报设立了“我要找到你”栏目,帮助读者及广大群众“寻亲”。这又给我带来了寻找儿时伙伴的希望。于是我拨通了陈涛记者的电话。热情的他将我提供的相关资料登载在20161229日的《锦州晚报》上。我明白记者的意思:请锦州知情者提供相关线索。二十几天过去了,没有音信。我与陈记者多次沟通,商量下步作法。


我找到了儿时的伙伴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29上午,惊喜骤然降临。陈记者打来电话:“你是否有智能手机?我给你转个资料,你看看照片是他不?”当记者把要寻找的人的户籍底卡及照片的复印资料转过来后,看了他的出生年头、籍贯和出生地与我想象相符,尽管1958年初分手近60年未见,我戴着老花镜,细细端祥,岳建华仍有小时候模样,我当即断定就是他。坐着的我不由自主地猛然站起来,拍手跳跃,激动得像个孩子。我兴奋极了,惊呼《锦州晚报》的热心负责和现代科技手段的神奇。

寻找的人确定了,有了准确的地址和所管辖的派出所,离通话只有一步之遥。报社人员按照他们的渠道和方式又在继续寻找其联系方式,当然我也应尽力,于是:

电话查询。我拿电话,拨通了锦州的114,查询成都的电话区域号028;再拨通成都的114,说出岳家的准确地址后询问其座机号,那头回答“私人信息保密,不能查询”后挂机。

向户籍部门求助,接着,我拨通了其户籍所管辖的派出所的电话。因为人们常说有困难找警察。我想要是负责任的片警肯帮忙,只是举手之劳,但在我电话中述说此事和请求帮助的过程中,那头的接话人只是偶尔用鼻子“嗯”一声,没有任何言语。当我最后说了一句:“请问警官您贵姓?”他说话了:“你问这个干啥?”“啪”电话撂了。

我预料,他们帮忙的可能性极小。我的预料是对的,至今没有他们的回音。

写信联系。又等了几天,看来别的渠道行不通,我和报社沟通,不如写信直接联系。于是,在211日(正月十五)到邮局按户籍的通信地址、以特快专递的方式寄出我的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同时信封内还装有《锦州晚报》寻找岳建华的资料、本人博文《一张老照片》复印件、本人身份证复印件及本人近期照片。邮局人说:“三四天便有回音。”215日,收到投递信息:“已妥投,其物业查收。”

等着吧!等待岳建华的回音。

请同学帮忙。到217日仍没有岳建华的回话,莫非他已搬家?或他本人及家里有什么特殊情况?等不及了,这时我想到了居住在成都的咱锦州一高中一年七班的王雷同学。

我和爱人与王雷虽是同届同学,但并不熟悉,只是听一些同学介绍:此人很好,热心、好客、真诚、靠谱。于是便拨通了王雷的电话,述说了此事,王雷满口应允。

第二天早上7点多钟,王雷再次从成都主动给我打来电话,用半四川口音半普通话说:“找人的信息资料已往我手机中输好,岳家的住址已从市内地图上找到,行车的路线已经确定,如不出意外,两个小时之内便有准确消息。”多年的梦想就要变成现实,我激动不已。

925分,王雷果然在岳建华家中给我打来电话:“岳建华找到了,他不在家,待下午回来后再与你通话,你先和他爱人说几句。”

当天下午2时许,岳建华从成都给我打来电话,我的心情无比激动。电话中互相寒喧几句后,叙说了几十年的思念之苦,共同回忆了60年前小时候的情形。他回忆说:“在北二小学读书,只记得两个同学,印象最深的就是你。”“咱们俩总在一起学习、一起玩;咱们住在同一个胡同,我每天上学都从你家门口走过,找你后一起走到学校。”“咱分别前你送给我的、你父亲做的高跷,我们搬家时带到重庆。”“每当我在四川看见东北人或听到东北口音就想起你来。”当时分别时,他才9周岁,难为他了,还有那么多的记忆,多真挚的感情。听到这些,我流泪了。

尽管他从小去了四川,但他的东北口音没有太大的变化。

两天内,我们通了4次电话。互相回顾了过去,叙说了各自的经历、家庭、身体等状况,但总觉得要说的话太多、说不完。

昨天,我儿子给我买了智能手机,还要给我安个电脑探头,准备和他视频聊天,看看对方现在的模样。

我和爱人商量好,请他们回锦州坐客,苦其爱人身体条件暂不允许,方便时我和爱人前往成都“探亲”。

在这里,我再次感谢《锦州晚报》为此事给予的无私帮助和所做的大量细微而卓有成效的工作;感谢王雷同学欣然应允、置身前往,帮助跑完“接力”中的最后一棒;感谢赵杰、黄晓勤、赵淑菊、王桂青同学,在与王雷同学联系中提供电话号码、转载手机中的有关资料、转达有关信息;感谢在我的《一张老照片》文章在网上登载后,雪莲、刘志、郭慧敏、海涛、才满、白志杰、念旧、王文有、李智、李桂芬、陆力、张宝林、高玉荣、闫绍森等情似兄弟姐妹般的同学给予文章的热情深刻点评,绍森同学还给寻找小伙伴出了可行的主意,感谢这几天玩扑克时得知此消息的罗望平、张群同学给予的足够关注。

我找到了儿时的伙伴的消息,登载在今天的《锦州晚报》的头版上。

人找到了,梦想变成了现实,近几天我沉浸在兴奋和欢乐之中,甚至晚上睡觉时难以入眠;但入眠后,睡得很深沉、很香甜。犹如参加了一次大考,考后并考出好成绩,了却了一桩心愿,心里特别踏实。

 2017221

附:博文:《一张老照片》(2014314

一 张 老 照 片  

2014-03-14 14:03:49|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陆景安  |字号 订阅

68届2班  陆景安

一 张 老 照 片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照片,往往能勾起人们对当时情景的回忆。这张老照片,它涉及的故事却萦绕在我一生的记忆中。

照片中的两个孩子是谁?除了作者本人(长像对不起观众)外,另一位就是我在读小学一、二年级时的老街坊、老同学岳建华。

关于照片中的故事,你听我细说。

我姥姥家姓岳,他也姓岳,我一入学,对他就有好感。

一 张 老 照 片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小的时候,家住在老城里的北二街。从北门口向南到鼓楼之间的路西侧,有三条象样的犹如三条垂直距离相等、长度相同的平行线的胡同,依次为:牌楼架、城隍庙、天后宫(此胡同就是现在“大润发”南门前那条街),又分别为北一、北二、北三街。我和岳建华的家住在同一条胡同。

一 张 老 照 片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家住在这条胡同中段清真寺大槐树下大水井西侧的小角门里,他家住在进胡同口北侧的第三个大门里(第一个大门是市人民银行城内办事处的后门;第二个大门是“刘二帖子”后人居住,这家在锦州解放前开过钱庄,“文革”时被抄家。)两家距离不远。

我们俩入学同为北二小学的一年二班。该校校型很小,平行班只有两个。校址为解放前的“武庙”(关帝庙),教室在庙的西配殿。那时学生实行半日制,我们和二年级相对应的班为同一教室,分为上、下午上学。不上学的半天,就近组成学习小组进行活动,那时学习的时间很短,玩儿的时间却很充裕,我和岳建华在同一学习小组。

一 张 老 照 片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学习小组的地点在我家,只为我家人口少(4口人),较清静。冬天在炕上、夏天在地上放上饭桌,摆上几个小板凳,团团围坐,大家学习都很自觉。孩提时本来喜欢追逐打闹,但因我母管教很严,孩子的活泼天性淋漓尽致地发挥受限,故大家玩耍在他家居多。

到他家玩儿,除他家屋子大(共三间房)、和他家一起居住的他姥姥不怎么管孩子外,还与他家有一个很大的后院,那里夏天种很多花草和蔬菜,墙角还有一棵大枣树有关。孩子们活动内容很充实。

那时学生玩儿时兴攒糖纸和刻影人,我们俩的兴趣相同。

在那个年代,小孩儿能吃到一块儿糖,是件很不容易的事,平常人家很少让孩子花钱买糖吃。为了攒糖纸,我和岳建华利用课余时间常去北门口的“益发和”、“保安副食品商店”、东街的“人和美”去捡糖纸。若能捡到,如获至宝。回到家,将它抻平,并在其上面铺上湿布,用烧热的烙铁烫平后,夹在书里收藏。

偶尔,妈妈也会赏我一、二分钱,我和岳建华在捡糖纸的途中,到北街或北门口的小人书店,看上一两本小人书,感到是那么的惬意。有时还会趁人多、小人书店的老板不注意,两人偷偷地把自己所看的小人书交换一下,好象占了多大的便宜。若被老板发现,是绝对不允许的。

刻影人好象是我的强项。刀要锋利,免得影人有“毛茬”。我爸是木匠,我会磨刀,把我和他刻影人的小刀磨得尖而锋利。刻影人时,纸底下不能垫平纹木板,那样,刀会随着木纹走,刻的影人质量受影响,而要垫上象菜板那样的“竖茬”平面光滑的木墩。描影人时不要挪动、要认真,不走样。用纸要厚,力求坚挺。那时都叫“驴皮影”,哪有驴皮呀!4分钱一张的大图画纸,还是央求妈妈多次才给钱买的,刻后自然达不到理想的坚挺效果。一般要涂上颜色,再涂上桐油。可咱,那是不可能的。哪有条件哪!岳建华的姥姥却主动出主意:把涂上颜色的影人在鸡蛋清里快速地蘸一下,也能达到类似的效果。我们在她老人家的帮助下认真地做了,果然很好。

我们俩的影人实为两套:他有的,我都有;我有的,他也有。

他帮助过我。一年级下学期的开学初(1957年三四月份),学校要求每个学生要为国家献油料、做贡献。具体地说,每个学生到秋季都要向学校交两盘葵花籽和25粒蓖麻籽。这可难坏我了,我家小院“五正三厢”的房子,居住六户人家,我家小栏里除了一个煤棚子,哪有种向日葵和蓖麻的地方呀!

岳建华说:“不怕!在我家后院咱俩种。”整个过程我与他一起自然少不了春种、浇水、施肥、铲草、秋收,这其中有许多乐趣。晚秋时节,我如数向学校上交了在他家后院收获的向日葵和蓖麻籽,我的名字自然在班主任王老师的表扬名单之列。

1958年初,天很冷,人们还穿着棉袄棉裤。从岳建华的嘴里得知,因他爸爸是锦州石油六厂工程师,被抽调到四川支援新炼油厂的建设,过些天他要随家西迁而转学。闻听后,我的心情很沮丧。她妈妈说:“你们俩照张像片留个纪念吧!”于是在北街古塔照像馆拍下了这张人家花2角8分钱照的2寸照片。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张照片。就是这张照片,留下了我永恒的记忆。

临分别的那天,我执意把他送到火车站。一路上随着他们家人,俩人手拉手,没有多少话。到了火车站后,不大一会儿,广播开始检票,我一直将他送到栅栏门,拉手,分别。这时我早已泪流满面,模糊的视力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在回家的路上,我整整哭了一道。我想,好同学、好朋友岳建华再也见不到了……五十多年过去了,果真如此。

五十多年的分别,却没有断了对他的思念。我至今仍很后悔,分手时为什么没问一下去四川的什么地方?为什么没有保持通信联系?这些年,我多次在梦里遇见他。也曾试图找到他:听说锦西石油五厂同期去四川支援建设的有关人员去了四川省内江市,我曾给内江的114号查号台打电话,询问岳建华家的电话号码,因不能说明其住址,人家拒绝查号;曾给四川省公安厅的户籍部门写信,说明此事,却音信皆无。

这毕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份同学间最美好的情谊,我在心灵深处珍惜、守护着这份情谊。我对岳建华的思念始终定格于他儿提10来岁时的记忆。

岳建华,你在哪里?

                                                                                                      2014年3月14日

       (作者注:图4为锦州文庙,解放后为北一小学校址,作者小学3、4、5、6年级曾在此就读。)                  言路

一张老照片引发了这么多故事,这就是老照片的魅力。我也非常喜欢老照片(黑白),有一种沧桑感,穿越感,给你留下很多的联想空间。你儿时的发小只要宏观地址是对的,可以通过公安网查到。

   同学

五十多年前的事记得如此清晰,看来作者是重情重义之人,同学间的第一份情感最真挚,值得珍惜。

      X星云Y

你珍藏的几张老照片太珍贵了。看到老照片勾起我许多当年的回忆。我看到古城北街那张照片,我就想起了有一天妈妈让我领着弟弟去北街取纺的麻绳,做鞋用的,我当时十岁多,取回后就把麻绳放在古塔北街那张照片缩进去那座房子外边的窗台上了,然后带弟弟去买零食吃,便走边吃回家了,把麻绳忘拿了,回来再找没有了,挨了妈妈一顿打

。我小学和陆景安同班,他总是干干净净的带着红领巾和两道杠,就是照片那个样。

 黄土兮

回忆童年如此的清晰亲切足见景安是重情重意的有心人。童年的爱好我们何其相似,是不是那个年代家庭经济条件限制都只能爱好这些?我的糖纸烟盒是沿铁道线捡的,东过百股西过桃园,每次归来都灰头土脸的,可惜这些收藏下乡后都被家里人给扫地出门了;我参加了少年官的皮影班,周六下午把真皮影描到自备的纸上回来刻、刻完着色、打腊,为的是透明坚挺;刻刀是用废钟表的发条做的,刀尖锐薄而钢口又好;刻纸技艺在文革中得以发挥:高三停课在家逍遥.刻起了忠字窗花、主席像、还有列宁鲁迅白求恩像......随刻完随被同学们分掉了。
   景安的文章篇篇朴实亲切感人,就是接地气!期待渎下-篇、下下篇我找到了儿时的伙伴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戮力同心
    一张老照片,记录了一段珍贵的友情,也反映了当时社会生活的真实面貌。老照片里的故事,洋溢着质朴和纯真,孩提时代的勤奋好学、积极向上、珍视友情,足以影响后来的人生道路。
    景安以深情的笔墨,回忆老照片里的故事,其情可感,多么希望你能够找到童年的伙伴!

 l骆驼草

     邻班的兄弟:你讲的那几段小故事——刻小人儿、攒糖纸、种蓖麻、拉手告别......清晰动人,极具时代感。你对儿时的小朋友如此眷念,确是一个念旧忠义的性情中人。
      祝校友身体早日康复!祝好人一生平安!

            锦州老城区的照片,珍贵!收藏了。

   向幸福出发

儿时的记忆是美好的,你的讲述动听、感人。相信你的同学也忘不了你,愿你们友谊的心永远相连。
欣赏佳作
逍遥客
现在和你儿时的照片相比模样基本未变,只是有了点儿沧桑感。对发小的苦寻和思念始终如一。可见学友的一片赤诚之心。实为珍惜友谊,义薄云天之人。
小水珠
文中的照片——北一小学漂亮的拱桥,勾起的我的美好记忆,小学1——3年我在那里度过,那个拱桥是冬天滑冰的好地方,只是我不去玩,经常和小伙伴踢足球。谢谢老同学保留了这珍贵的照片,
柴草
超常的记忆力,潺潺流水似的文笔,牵动了我们已经朦胧的童年记忆。那里没有高山巍峨,大河奔流,但却是我们心灵的芳草地。赞了!
赞同逍遥客称景安为义薄云天之人的评价。因你已把友情上升到亲情、爱情的层面,令人敬佩感动!
清水
背诵古诗口若悬河,儿时的故事记忆犹新。真佩服你的记忆力!你收藏的老照片勾起了童年美好的回忆。我也有小学二年级同学的照片,但却写不出如你文章中诸多的故事,不是没有,只是记忆力太差呀!惭愧!
1/665
这张老照片确实很珍贵,因为不仅历史久远,而且照片中的故事还蛮感人的。不过看到最后还有点酸楚的感觉, 我倒希望你在结尾的时候能编个瞎话,侃成朝思梦想的小伙伴终于历经坎坷而见面了,那样才是一个完美的结局啊!
小水珠
到北街或北门口的小人书店,看上一两本小人书,感到是那么的惬意。有时还会趁人多、小人书店的老板不注意,两人偷偷地把自己所看的小人书交换一下,好象占了多大的便宜。若被老板发现,是绝对不允许的。看了你的文,写的很深刻,看后觉得你,真是挺鬼道,从小爱看书,那是没办法。好个陆景安,好像变模样,从小那模样,越变越好看!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