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GACHA精选

乡下两年的那些事  

2017-12-06 13:42:28|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5  韩桂茹(天津)

       乡下两年的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我家祖辈几代生活在锦州北郊大薛村,父亲那辈他最小,常言道老小辈份大,我也沾父亲的光,因为我在父辈兄弟几

个家的孩子们排行老六家族及乡亲中,年龄比我大好多的都叫我六姑、六姨,长辈都喊我韩老六

 (附《我在大薛村的照片》)。

19689月,结束了五年的高中生活选择了回乡,在生我养我的这片故土上,和我的父老乡亲战天斗地整整两年,在这里写下我记忆深刻的几段往事。

       一、出工第一天,当上了“官”

 我随着铛铛的生产队出工的钟声(挂着的一根旧铁轨)来到生产一队队部,几十人聚集在场子上等待队长派工,威信很高的王队长站在高台上,洪亮宽厚的大嗓门说:“今天派工前我宣布一个队部的决定,任命老韩六妹子为咱一队妇女队长,上几年高中,因国家暂停考大学,回乡和大家共同劳动,从小,六妹子能干活学习好,脑瓜够用,相信她会当好这个妇女队长,希望大家在工作中给予支持”。队长让我讲几句,我受宠若惊地说:“叔叔大伯们、兄弟姐妹们、侄男侄女们,每天和大家一起劳动,我很高兴,请大家多多帮助。我要尽心竭力带领姑娘们,为把咱一队搞得更红火多出力”(大队共4个小队,我们一队的分值最高)。在一片掌声中我“走马上任”了。队长告诉我女劳力有几种活,我迅速分配完,和一群小丫头们有说有笑直奔田地。

我成了这群小姑娘们的“大姐大”。每天六姑、六姨、六姐地喊着我,劳累而快乐着和她们度过两年的春夏秋冬。二十多个姑娘们干活猛,没有一个偷懒耍滑的,队长常夸,这帮丫头真能干,在咱一队,妇女真撑起半边天了。至今,那些壮观的劳动画面,时常展现在我的眼前------

 初春重活是散粪堆,两个人抬200来斤的大抬筐跑着干,悠到空中倒扣成圆锥形的小粪堆,远望犹如一片错落有致的小山包。夏锄两个队长左右两侧打头,错开形成v字形向前进,像天上的雁群。金色的秋天,挥镰收割,每人拿七垅高粱甩开胳膊一揽,刷刷割倒一片,抽根“绕子”,脚登紧手绕圈再一別,捆得结结实实的高粱有序放倒,后面有专人竖成大攒,回头望,集结在攒顶上火红的高粱穗仰天而立,景色好美。

       二、歇崩“烧烤”,失职扣分

前面说过一队的姑娘们干活很猛,还有个特点饭量大。每到歇崩时,大多都饿了,干活的地离家近的,就跑回家吃块大饼子垫吧垫吧。有一天在离家最远的那块地割玉米,歇崩时,又高又壮的大桂芝躺在地头的草片子上,喊着:六姐,让我回家吃点饭儿吧,太饿了。往返89里地哪能来不及?看她饿的那样,还挺心疼,我观察一下周围,地一旁有一条一米多深的大沟,挨着的黄豆地,都拉完了,即将开圈(地里庄稼拉完入场,队上通知捡地),侧面还有一条水沟子,那时有水就有鱼。我灵机一动想起去大沟里,大伙儿烧点儿东西吃吧,她们高兴极了。风风火火地忙起来,我叫几个人到割的玉米铺中找嫩的瞎玉米(送到场园也打不出实粒的那种),有的去捡黄豆枝,有的去河沟摸小鱼,劈玉米秸皮把鱼穿成串儿,有的去捡干玉米叶、杆,不一会功夫,沟里燃起一堆大火,黄豆枝、嫩玉米加上新捕的小鱼儿往上一放,随着黄豆夹炸开的噼噼啪啪的声音,顿时,黄豆的糊香、烤鱼的鲜香、嫩玉米的甜香,一股脑儿散发出来,好诱人的味道。我用一个青粗的长玉米杆,不停挑着火,姑娘们蹲在地上津津有味地吃着。

大伙儿正吃得津津有味,突然没有了动静。我抬头一看沟顶上站着一个人,原来是王队长,我告诉她们快点吃,赶忙爬上沟。队长满脸郑重的说“看这边冒好大的烟,怕着火把一年的收成给烧了”。只听丫头们喊着,我们烧的是瞎嫩玉米,捡的豆枝,没烧队上的好玉米。六姐都是为我们,她可一口没吃啊。

队长没有过多的责怪,但不管怎么说,这事儿是我领头干的,我和队长说,是我失职,扣我今天的工分吧。我告诉丫头们以后去远地干活,爱饿的揣上块大饼子,歇崩时捡点干柴叶烤烤就行了,之后就形成了这个习惯。

         三、擦肩而过的专职通讯员

       我们大薛是公社的所在地,我是公社的业余通讯员,经常向公社、区广播站投稿。我们大队宣传报道工作得到了上级的好评。一天中午公社主管宣传的女社长和广播站的负责人来家找我,说郊区要从四个公社各抽一名优秀通讯报道员集中培训两个月后,留用区里做专职通讯报道员。咱公社推荐你去。

       第二天,北郊公社小刘,钟屯公社小董,西郊公社小邓,我们四人来到区宣传部报到,部里的专业人员,为我们进行二十天的理论知识学习培训,白天认真上课,广泛阅读宣传报道的资料,晚上有时和小妹们出去玩儿,快乐开心,也曾爆出笑料。一天晚上,我和十七岁的小邓在区大院前公路上散步,迎面一位大叔骑着三轮车,车厢装满满晶莹剔透,里面有细细血丝的粉红色肉球,小邓问大叔这是什么东西啊?挺好看的。大叔笑着说:小姑娘家的问这个干啥,车子径直从我们身边而过。天真活泼的小邓好奇心很强,转身跑去追问,大叔停车说:“你这小姑娘一根筋啊,非逼着我说出口,告诉你得了那是羊脔子”。小邓涨红着脸跑回来说今天出丑了,我们两个蹲在地上哈哈笑了一大阵

        理论培训结束后,派我们到区蹲点的金厂堡大队调查实习,住老乡家,吃派饭,饭后放饭桌上半斤粮票,两角钱。白天和社员们一起参加劳动,收集资料,晚上整理稿子,有时也参加队上开会。

        最难忘的是和区工作队参加王胡沟大队山上植树造林大会战,工作队的都自带自行车,大队干部给我们四个人从社员家借的自行车。通往王胡沟基本都是马车土路,在两个车道沟中间那窄条地上骑,我的骑车技术不佳,紧握车把,目不转睛,庆幸一直骑到山坡下,没摔跤。我们四人栽一会儿树,就跟着工作队的负责同志满山坡地跑着,对会战的进展情况实地调查记录。跑了一天山路,下午骑车回来,腿发僵,看到路边有个水坑,一紧张,身子和车把一起歪,连人带车跌进水坑,爬出来满身的泥水继续骑。回到住处房东于大娘见我这惨像,开玩笑逗我说:“去时穿的单衣,回来怎么换套呢子服啊”!待我换好衣服,走向水井那一瞬间,看到于大娘已把泥衣服洗干净晾在铁线上,真是母亲一样的温暖,感动的我热泪盈眶。

       乡下两年的那些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两个月的培训班结束,我们每人交上一份文稿,就算我们的结业“论文”吧。有关负责同志告诉我们回去等通知。几日之后,公社的负责同志告知,由于区里编制上的问题,暂不录用。就这样,专职通讯员与我擦肩而过。可我也不觉遗憾,两个月的培训学习受益匪浅,同时,也收获了我们四人难忘的友情,这里留下仅有的一张我和天真活泼小邓妹妹的合影。(附照片:我和一起培训学习的小邓妹妹的合影)

失而复得的招工指标

      我在一队一心朴实地干着妇女队长,年底又担任大队团书记工作(不脱产),白天劳动,晚上组织团员们开展各种活动,我不擅长文艺,就发挥有才艺爱唱爱玩的姑娘、小伙子们,发动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排些社员们喜闻乐见的小节目,如三句半、小相声、山东柳琴、天津快板、东北大秧歌,节日冬闲到各队演出,团支部活动搞得红红火火。大队的文字材料多数我帮整理成文稿,又像是一个不脱产的秘书,因此我的工作得到了群众、领导的信任与好评。

       19709月,第一次招工开始了,给我们大队2个名额,乡亲们预测说,这回老六能走了,干得挺好,又是高中毕业。没过两天传到我耳边的是:招工指标全被两个大队委员瓜分给家里人了,大队主要领导耐着面子不好说。一天,书记把我叫到大队部说:“六妹子,这次招工没走成,有些遗憾,明年有指标,一定让你先走”。我平静地说:“我很理解,您别为难,我还要一如既往地好好干。”

        我从大队出来的路上巧遇下班回家的公社社长,论乡里乡亲我称他二舅(没有亲属关系),对我从小到大都很了解。再加这两年,我在大队的工作上面挂了号,公社开大会我也常发言,这些社长都有所闻。这次就直言问我:老六你高中毕业,回来干得不错,这次招工你能走了吧?我无奈地说,招工指标让大队委员承包了,耐心等待明年吧。社长是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的老革命,为人耿直正义,秉公办事,威望很高。他说,明天我过问一下情况。过了两天公社负责招工的助理通知我到公社去添招工表,我心知肚明,感激之情无以言表。助理特意告诉我,社会关系中,把你姑父畏罪自杀写上,别留下隐瞒社会关系的后患,以免节外生枝(姑父是乡工厂手艺精湛的木工,为人忠厚老实,只因上学时加入过三青团,被极左派专政,难忍逼供,跳井自杀),正是因为这个社会关系,我没能和公社其他被招工人员分到当时视为保密的东风电子管厂,而和公社中学特招工的学生一起分到锦州铁合金厂。从而,结束了两年农村劳动生活,开启了新的征程。

   回首往事,空谷足音,岁月留痕。那里留下了我的欢笑与泪水,至今品味它的苦辣与酸甜;那里有我日思夜想的父老乡亲,至今能感受到他们的抚爱与提携;那里封存了我青春的坚实脚步,至今还能让我体味到人生的况味与思考……。

                          

        2017123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