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一次掉链子的事儿  

2017-12-05 08:30:39|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68届6班  刘玉章
        人的一生中都会遇到几件难以忘却的事,我和孙丹林同学共同经历的一件事,可以称之为惊心动魄,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这件事发生在49年前,我们临近毕业的时候。可能有的人心里会想,到底发生了什么,时隔半个世纪,现在还会提起,有这么“惊心动魄"吗?别忙,容我慢慢向你道来。
       一次掉链子的事儿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说起这件事的原由,还得从上半年我们部分同学的一次聚会谈起。时值今日同学们毕业离校快50年了,在锦州居住的同学不时还能见见面,定期小聚一下,可是有些在外地居住或长期在外地定居在子女家生活的同学,见面的机会就相对少了。这次聚会就是由长期在上海孩子家居住的宋立平同学回锦探亲,在既将返回上海之前,邀请部分同学聚一聚。受邀的同学10多位,其中就有铁光大哥命名的我们的国嘴孙丹林、校嘴杨学谦等同学,丹林因经常外出讲学,学谦又大都在北京儿子家,所以大家彼此相聚的机会自然就会少很多。
        受邀的同学到齐后,小酒开喝,话题就多了起来。天南海北,古往今来,侃侃而谈,席间学谦同学也讲述了我们班在北京孩子家居住几个同学的情况,他们在北京也偶有小聚,并用手机转发了几张他们聚餐时的拍照,有一张引起了我的注意,在餐馆门前他们合影,我看照片中的吴玉林同学一只手还柱着个拐棍,我就问学谦,几年未见,玉林同学咋还柱拐了呢?没等学谦回答,坐在我旁边的丹林立马答道,玉章,你咋不知道呢?玉林不早就柱拐了吗?腿摔骨折治好后,就一直靠柱拐走路。我“啊”了一声,几年不见人的变化不小啊!丹林又接着说,你看,我也柱拐了,我说,你竟开玩笑,你柱什么拐?丹林说,你不信?随手去墙边还真拿来一只拐杖让我看,我一看是只很考究的拐杖,我说你柱拐杖是文化学者的象征,和玉林柱拐的意义完全不同,丹林回答我,不是,我的膝盖确实疼。丹林的话音还没落,我大脑中马上浮现出一个影子,神精质似的立刻问一句,"和那次有关吗?""无关,和那次一点关系没有。"我这没头没脑的问话,以及丹林这没头没脑的答话,旁人听来根本听不明白我俩在说啥,只有我和丹林心照不宣,可见这件事在我们两人的脑海中烙印太深了。这就是我要讲述的49多前发生在我们二人身上一件事,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一问一答,让我们立马能共同联想到49年前这件事,可想而知这件事一直縈绕在我们心中挥之不去。
    一次掉链子的事儿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68年秋季,临近离校了,这时已经有了上山下乡到农村插队落户的信儿了,同学们早已结束了在外漂泊的日子,回校复课闹革命,等待上山下乡。
        我和丹林因家住市内又离的不远,所以每天就结伴去学校,我们俩都骑辆旧自行车,我记得他骑的是长白山牌的手闸车,而我骑的小金鹿脚闸车,因为是刚入校时买的,骑了几年也不咋新了。有一天,我又骑车到他家找他上学,到他家后,他说他自行车坏了还没去修。我说,那我俩骑一辆车我带你吧,就这样,我俩骑一辆自行车高高兴兴的来到了学校,大家都经历过那段日子,每天到校也没什么正事,文化课肯定是不学了,一般是上午各班组织学学毛选或毛主席语录,再念念一些材料或文件,上午活动结束后下午走读的同学回家后就不来了。 这天,我和丹林像往常一样,中午就开始回家了,因为我们是骑一辆车来校的,回家照例我还骑车带他回去。出了校门,从马家洼子往南烈士陵园方向是个大上坡,因为我们是俩人上坡骑也费劲,就推着走,到了坡顶再往南就是个大下坡,前面就是现在的湖北路,公交车112路的站点,原来铁路印刷厂的位置。我骑上自行车喊丹林上来,我们坐定后,就急驰而下,本来就是个大下坡,加再上我们二人一车,重力加速度,所以车速越来快,惯性越来越大,虽然是盛夏季节,不时也会有一丝丝凉风拂面而来,这是由于我们的车速快而带来的一缕微风,我们俩坐在车上好不惬意。正当我们洋洋自得的时候,突然出现了我们压根就想象不到的险情:那个年代的道路以沙土路为多,而且路面大都不大平整,不时有坑洼的地方,可能是骑行的过程中遇到了一个坑,由于颠簸车身震动,自行车又有些陈旧,才造成险情的出现。不好,我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丹林大喊一声,自行车掉链子了,脚闸自行车一旦车链子掉了就完全失去控制,本来应该还有个手闸控制前车轮的,前段时间坏了我就给拆掉了,当时心想没前闸也好,省得下坡用前手闸还容易翻车,这回可好,前后闸都没了,车速没减反到越下越快,当时真是脑袋一片空白,惊慌失色不知所措。丹林坐在后面他还感觉不到情况的紧急,危险即将发生,我对丹林喊,咋办?下不来车子,这时丹林似乎也察觉到了情况的严重,离坡底还有二三十米的距离,湖北路道南边还一条东西走向的排水沟,情况太紧急了,我当时手扶车把直视前方,想方设法排除险情,但是无计可施……正在这危急时刻,只听见“刷“的一声,丹林从后车座上下来了。大家不难想象,车速下行速度那么快,而且是大下坡,他跳下来是个什么后果,他脚刚一着地,还没等站稳,倾刻就被自行车拽倒,因为他的一只手还死死地攥着自行车的后衣架。随着下行的自行车下滑了有二十多米,他的身体完全着地和地面擦蹭,由于他摔倒拽着自行车加之他身体和地面摩擦产生的阻力,车速降了下来,给我下车创造了条件,车停下来后,我立住自行车把丹林从地面扶起。
       他起身拍拍身上的土,我一看丹林的腿膝盖处和胳膊肘都被地面擦伤,直往外渗血筋,惨不忍睹。说的严重点儿,我们与死神擦肩而过,那是一次生死的考验啊。就是这件事过去了这么多年,虽然都不曾提起,但是对于我们二人,那是一段不堪回首,永生难忘的经历,丹林临危不惧,想方设法的精神值得我学习,他是我一生比较器重的哥们、同学,是我的好朋友。
        这件事是发生在那个年代,受客观条件的限制,路面是沙土路比较松软,对人体的伤害相对差一点,最主要的是那个年代大街小巷车辆非常少,行人也不是很多,我们在出现危险的一瞬间,路面上几乎没碰到一辆汽车或其它车辆,时间是正午,就连骑自行车和在路上行走的人也没碰到几个。除了丹林舍身为了我们二人的自救,自己受到一些外伤,值得庆幸的是外界没伤到我们一根毫毛,我们也没伤到别人。设想当时那个情况如果发生在今天会是什么后果,不容我多说,大家都能想象到。如果那次事故出现了难以想象到的后果,哪儿还有我们今天的小聚?哪里还有我讲过去事的机会?锦州可能就会少一位著名文化学者,央视百家讲坛就会缺少一个名嘴......
        时间流逝,岁月更替,我们从年轻到成熟,到走进古稀。改变的是我们处世为人的方法,不会再干那些“掉链子的事儿,发达的城市交通,飞速穿梭的各式机动车,改变了通行方式,但是,不变的是我们的同学情,我们的兄弟情,情定一生,值得珍惜,令我骄傲!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高兴健康的活着,珍惜每一天吧!
图片说明:一,右1孙丹林、右2刘玉章、右3薄兰亭、右4薛九令在锦铁二剧场门前;
                   二,孙丹林和刘玉章在作者家小院玩乐器。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