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一张老照片所想到的  

2017-12-03 13:16:07|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1班  曹素杰

       一张老照片所想到的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闲暇时翻翻影集,看看老照片,回忆一下过去时光里的美好、温馨,是非常惬意之事。翻着翻着,我的目光一下子停在了一张老照片上。这是一张五人合影照。我抱着女儿和老伴坐在前排,后边站着的是两个小姑妹。

        看着眼前的照片,我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42年前的1975年。当时奚元才在部队服役,大女儿不足四个月,两个妹妹一个16岁、一个12岁。这张照片是我们在部队的俱乐部照的。

        记得那年腊月廿四阳历二月四日晚7点半左右,距离我们很近的海城发生了强烈地震。当时锦州震感也挺厉害。那天晚上我在八一剧场看电影(快过年了,部队招待地方相关单位),上演不长时间,就觉得椅子晃了一下,接着就听见“隆隆”声音,舞台两侧的墙壁往下掉大块墙皮。灯亮了,散场了。我急急忙忙赶到家,家里人也知道地震了,看到大人和孩子都挺好,悬着的心放了下来。随后的几天,人们还是心有余悸,加上得知海城有关伤亡的消息,对地震更是恐慌。

       一张老照片所想到的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一天,公婆和我商量(我们都在一起生活),让我带着女儿和两个妹妹去奚元才的部队住些日子,一是躲躲地震,二是看望儿子。父母之命,我欣然应允了。当时正好是假期,有时间。公爹说,你们走后,我拍封电报给部队,告诉他你们什么时候到、在哪站下车,好让他接你们。我们准备停当,阴历廿九出发,结果火车人满为患,没挤上车,第二天晚上才登上了西去的列车。

        车上的乘客就是多。车到了锦西站,呼呼啦啦又上了许多人,大包小裹地往里拥。车厢里有不少站客。一位40多岁的女人抱着大包袱,光顾着看行李架,不顾脚下,“咣”,一下子把我们带的暖水瓶踢倒了,碎了,水洒了一地。这可是准备给女儿冲奶粉用的水呀,就怕一路上找不到热水。这可怎么办?经过协商,她说到北京站后买一个。闲聊中得知,好多人也是躲地震才远走他乡的。

        290次列车到北京站是清晨6点来钟,这个时候只有一家商店开门,还没有暖水瓶。我好着急呀,女儿全靠喝奶粉啊。后来我们买了火车票,在候车室找到了开水,女儿吃饱了奶,就不闹了。初一的晚上,我们登上了北京开往重庆的9次特快列车。这趟列车的乘客极少,我们这车厢就七个人,我们四人和一对年轻夫妇带一个宝宝。一路上唠唠磕,看看风景。二妹是个勤快的孩子,给侄女冲奶粉,给侄女烤褯子。阴历初二的中午,火车到了阳平关车站。

        我们下了车,我背着女儿,妹妹拿着行囊,在出站口等待着前来接站的奚元才。趁这功夫,我们四处观望着。简陋的小火车站孤零零地坐落在山坡上,山坡下有几处民房。远处,崇山峻岭,峰峰相连。山坡下走过来两个人,“哥”!小妹眼尖,认出是哥哥,就大声喊了起来。只见元才和他的战友走来,接过行李,没顾上说几句话,领着我们直奔大解放牌交通车。两个妹妹坐在大箱上,驾驶室里,战友开车,元才坐中间,我抱着孩子坐在右侧。我想,元才一定很高兴的急着看女儿,看看孩子长什么样,是胖啊是瘦啊,突然间四个月大的孩子在眼前,还不乐得屁颠屁颠的,可他纹丝不动,目不转睛。什么意思呢?太腼腆了吧,我瞄他一眼,看他脸上绯红。都是当爹的人啦,还那么不好意思,至于吗。我把孩子放在他腿上,他才仔细端详着,微笑挂在了脸上,又亲了一口。这才像个当爹的样儿。女儿第一次看见爸爸,先是楞了一下,尔后小嘴微微动了一下,好像在问候爸爸。多可爱的女儿!

        天快黑了,我们到了部队仓库所在地——柳林铺。我们只能在这休息啦。饭后,跟战士们一起观看露天电影《火山奇观》。山区的晚上,还是挺冷的。我没看上几眼,旅途的劳累,让我恹恹欲睡。

        第二天,吃过早饭,又开始赶路了。昨天才走完160公里,今天还有240公里等待我们去丈量,去征服。而且路况不好,都是便道。砂石路,山路,胳膊肘弯儿,就在脚下,还要翻几座大山。以往,他们就是在这样的路上,开着大货车拉施工用料,水泥、木材、工具等等,源源不断地从柳林铺仓库拉到毛坝施工场地。在这样的路上,汽车想快跑是不可能的,只能是30、40迈,今天要8、9个小时才能到目的地。

        跟元才接站的战友是山东兵——曹宪远,外号“曹大胡子”,瘦削的脸庞胡须浓密,岁数不大。他开车技术极好。方向盘在他手里,像玩具似的。拐弯、转向、提速、减速、刹车,太熟练了,车好像在柏油路上跑。也许是因为对这一带路太熟的缘故吧,坐他的车就是一种享受。

        汽车行驶在山路上,大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头顶上,浓雾蒙蒙,触手可及,“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脚下,峭壁深谷,万丈深渊。我提心吊胆不敢看了,眼晕,害怕,同时为司机捏一把汗,闭上眼,心里默默为他祈祷。翻过几座大山,天已黑了,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毛坝。

        吃过晚饭,才有时间唠唠磕儿。我问他:“你什么时候接到的电报?”他说:“我没接到电报,接到的是通讯班战友转告我的信儿。”“说是电话从渔渡坝打过来的,打电话的人叫程保胜。”“这我才知道你们几个初二中午到阳平关。”我问:“程保胜?咱同学?哪班的?我一点印象没有。”虽说没有一点印象,但程保胜的名字记于心了。接着他说:“我接到信儿已经是初一下午了,离你们到站就剩十几个小时。大过年的,部队通勤车都停了。我急忙到司令部管理科,向首长说明了情况。答应我开一辆解放交通车,找个伴一起去。”“我俩开夜车跑了二百多公里,实在太困太乏了,就在仓库睡了一小觉,天一亮,又急忙赶路,正好你们下车了我们也到了。”他又补充了一句,“我们要是赶不到,你们肯定着急,那个地方找个小旅馆都难,想找个人打听打听都找不到。”听他这么一说,我真有些后怕。平时一点路遥的概念都没有,以为下了火车再走不远也就到了。此时此刻,我庆幸自己是个幸运人的同时,也非常感动。感谢传信儿的同学、战友,感谢给予关照的部队的首长,感谢不辞辛苦开车接我们的兄弟。

   一张老照片所想到的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们住的活动房旁边是部队的俱乐部,过年了,部队的娱乐活动也不少。演节目,放电影,自娱自乐的节目也有。一天,宣传干事给家属照像,因此就留下了这张珍贵的照片。

        如今,我们姐妹几个相聚时谈起去部队的事儿,回想在部队近一个月里发生的有趣的故事,还津津乐道,谈笑风生,相约有机会要旧地重游,再看看当年我们走过的路,翻过的山,住的帐篷,逛过的小街。

       




    一张老照片所想到的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2009年12月31日,周文元从西安来锦,我班于晓程为其接风,欢迎晚宴上,我有幸认识了程保胜。现在我们相约“星期二”,更加深了对他的了解。他热心助人,说话幽默、风趣。他是二班的快乐宝贝。有一次,我问保胜,当年你是怎么知道我要去部队呢?他说:“是那次我去渔渡坝看到电报了。那个时候,我们连队在重庆,我很少去渔渡坝。看到电报后我就往毛坝总机打电话,我让他(她)传达。其实那个时候我也想看看元才,一想,离的太远了,要翻两座大山呐。我只能打电话了,怕耽误事儿。”真是贵人啊!更是有缘人啊!我深鞠一躬,对他表示由衷地感谢。是他当年鸿雁传音,我们几个才能顺利到达目的地。

        

一张老照片所想到的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人生总是经历的太快,此事一晃已过去42年了。感悟人生,总觉得当下应该学会珍惜,珍惜亲情、爱情、友情、同事情、同学情、战友情,珍惜眼前与你相遇的人。人生最美是相遇啊。一旦擦肩而过,将永不邂逅。我总是想当面谢谢“曹家兄弟”,但是永远不可能了。听战友说他几年前就去世了。我很痛心,这成了我终生憾事。只有心里祈愿他在天堂安好。

        这段难忘的往事,让我记忆犹新。如今,我们每周相聚一次,畅叙以往,谈天说地,歌声、笑声萦绕耳畔。老了,身边有知心朋友、同学、战友陪伴,多么幸福啊!同学情、战友情,情缘无限,将永续下去。

这是一张多么有纪念意义的老照片。

  评论这张
 
阅读(417)|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