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十次搬家  

2017-12-15 07:33: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5班  佟桂姝

        人到了婚配的年龄就应该成家。成家后的若干年内,随着生活环境的变化、工作区域的变迁以及经济条件的改善是要适时搬家的。从成家、搬家这一角度也能勾勒出一个人的人生经历和她所处的社会背景,我就从这个话题说开去。

       安家

       到1974年,我和未婚夫陆景安已在绥中县明水公社生活、劳动和工作了7个年头。那年明水中学放暑假,时任该校教师的我俩回到了锦州。在看不到一丝回城工作的光亮、且俩人的年龄渐大、闯过我母亲对这桩婚事强硬态度这道关后,决定在当年的国庆节完婚,并算照了订婚照。

        我俩一辈子都要感谢他唯一的当木匠的哥哥。他为我们安个好家,完全利用业余时间,于期限内在锦州打出一套取材用心、质量上乘、款式新颖、经济实用的家俱。

        9月27日开始,当地中学放农忙假,我们俩回锦州完婚。

        那天清早,在没有放鞭炮、没有结婚仪式、甚至没有外人的祝福,他用他哥哥的自行车将我及结婚的衣物从小凌街58号的我家接到北二街95号的他家。随后,我的父母及家人到齐,几句寒暄后开饭,炕上、炕下两桌十多个人,这门亲事就这样简单地做成了。

       10月2日那天,我俩和哥哥一起将结婚的家俱及一些生活用品打包后用手推车推到铁路货场托运,随后我俩返回明水中学。

       之前,为在明水中学安家利用业余时间做了一些准备:学校腾出一间仓库为我俩做新房,我俩动手脱坯、搭炕、搭炉子、闸墙、打小窗,房虽小,但看着挺顺眼。

       家俱是公社出的拖拉机从绥中县城拉回来的,安顿好后,老师们到新家观看并赞不绝口。同志们吃着喜糖、抽着喜烟说:“咱们是不是也得表示一下呀?”我连忙说:“千万不用,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之后的这段日子是新鲜的、幸福的、快乐的,也是平静的。

       第一次搬家十次搬家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75年9月儿子降生,给家增添了欢乐,同时也带来了麻烦。年已70岁的婆母从锦州赶来为我俩带孩子,4口人挤在一间炕稍还放着一对箱子、箱座的小火炕上;遇到南风天,炉子还倒烟,烟熏火燎的对孩子的健康不利,这时就开始考虑搬家。学校实在是没有多余的房子,我俩是知道的。于是就想到搬至学校后院的当地老乡骆中山家。

老骆家五间大房子,玻璃窗,清堂瓦舍的,东屋的两间半房空着。我俩和人家一说意图,两现成,没问题,搬。1976年5月1日,我们搬到这处住房。至此,在学校安家的新房我俩只住了一年半。

搬家后,两家关系处得很好。人家高低不收家租,当然,咱是挣工资的人,处事不能小气。

不巧,那年7月唐山大地震,在那院内搭个地震棚,两三个月内大好的房子没得好住,那是件没有办法的事。

        第二次搬家

        在老骆家只住了8个月。1976年12月23日,同校任教的一对教师因特殊原因搬回沈阳。他们住的学校的一间半东偏房腾空后,经学校同意,我们搬到那里居住。

       住学校的房子硬气,免得欠情和格外地小心谨慎。学校还为外地在当地成家老师每家划出一块菜地。我俩还养了一头猪、几只鸡,日子过得紧张有序而舒心。

       女儿于1977年6月随着学校刚安装上电灯后,在这屋的土炕上降生。

        第三次搬家

       回锦州工作和生活的念头,我们从来没有打消过。我俩在明水已生活、劳动和工作11个年头后的1978年暑期,我们正式向组织提出回锦工作的申请。1979年3月,组织上将他调至绥中县教育局工作,暂住单身宿舍。我俩知道,这是组织对他的器重的信任。我和两个孩子仍在明水生活,我既教两个班的数学课,又担任毕业班的班主任;既正常上班,还参加高师函授学习;还要对两个孩子及家务照料,紧张程度可想而知。

        那个阶段,要求进城的教师特别多,调转暂停。直至1980年暑期绥中二高中成立,我和两个孩子才从明水拔出腿。

       那年的8月24日,明水中学教师暑假后已返校上班,公社出的“辽老大”为我们搬家,老师和一些老乡为我们装车。公社领导、同校教师、当地的“碉垒户”、个别学生和家长几十人为我们送行。我被感动得一路流泪。

       对县里为我俩安排的公房,我俩特别满意。

       这房是县一高中校长刘清怀原来住的三间公房,宽敞明亮,水泥地。我俩动手搭煤棚、夹木杖;为了冬季保暖,买来阜新洗块煤,安装上土暖气,打上双层玻璃窗,又吊顶糊棚。

        这是个温馨的家,日子过得挺舒心,我们整个处于兴奋之中,在县城的这个房子住了4年。

        第四次搬家

        1980年10月,在我们家搬到县城的2个月后,还没来得及通过干好工作以报答县教育局组织的关怀,他就调到刚刚成立的绥中县人大常委会机关工作,后来他当上了其内设机构科教办主持工作的副主任。

        1984年初,机构改革后的锦州市人大常委会因增加编制,将他调去。当然是组织的关怀,好心人的帮助。其中同学黄晓勤对该事的促成起到了“催化剂”的作用。

       不论做什么工作都行,总算回到锦州了!

       搬家前,一些事他已安排妥当:住的房子,我的工作接收单位,两个孩子的就学。1984年7月13日,由绥中县政府出的“大解放”把我们家从锦州搬到绥中乡下的家俱和一些不值钱的东西统统搬回锦州。至此,我俩结束了在绥中整整16年的生活。

        我们住的房子很可心。房子的地点在市老干部局附近,距我俩上班和孩子上学都不远;房子宽敞明亮,独门独院,5间大平房住西边的两间半;房主是曾下乡到明水的老乡,其子为明水中学毕业生、这时已在市保险公司工作。人家有恩于咱,咱当然要领情,两家处得很和睦。

       我把婆母在第一时间接到我家生活,再不让她为我们在绥中乡下的日子流泪。

       那些日子,我们骑着自行车上班,心情格外舒畅。感觉:路平、天蓝、树绿、人善。

      可好景不长,在我家搬回锦州两个月后,婆母在我家突发脑血栓,一病不起长达7年之久,工作、生活和学习的压力又同时袭来,压得我们几乎喘不过气,刚回城工作那股高兴劲儿荡然无存。

        第五次搬家

       1986年初,就在农历1985年腊月卅那天,房东杨大叔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俩:“我家的房子已卖给市产权监理处,正月十五前你们必须搬家”。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冰天雪地,又逢春节,到哪去找合适的房子?

       几经周折,无奈托人找到古塔区南街大炮胡同一处大杂院的一间半东偏房。在杨大叔家暂住一年半后,1986年正月初五又一次搬家。

        事先,这处家没有收拾,不仅因搬家时间紧迫,更因房子阴暗狭小,距大人孩子上班上学远,不知能住多长时间。

      十次搬家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第六次搬家

       两个孩子春季开学了,每周三半天上课,这可难为了我俩:孩子放学后的半天,到我俩工作单位来,不行;回家,也不行。只好另想它法儿。

        一天早上,他送俩个孩子上学后,在三角地的一家早餐店喝粥,无意中碰到他20年未见面的初中同学陈铁山,两人见面格外亲热。当他唠到现在为没有合适的住房而发愁时,陈轻松而爽快地说:“我家有闲房,赶快搬来!”“那你得和你媳妇商量一下呗!”他连忙说。陈说:“还商量啥!就我说了算。”显示出大男子主义的样子。

       说搬就搬,在南街只住了两个月后的1986年4月就搬到陈铁山家。

        陈家的房子在市六职高路东,是市矿山机械厂的家属房,三间房两家住,离大人孩子上班上学都近。

        陈铁山是个苦命人:从小丧母;其父曾任矿山机械厂的党委书记,“文革”时因不堪忍受批斗而自尽;他初中毕业就下乡,受尽磨难;为落实政策,多次上访艰难回城;他和爱人小张在三角地开个小饭馆度日为生;两个男孩虽长得水灵,但因遗传双双患先天性眼疾而失明。人家陈铁山夫妻照顾我们,我俩也得照顾两个残疾的孩子。他的两个孩子很懂事,一口一个“大爷”、“大妈”地叫着。看着两个孩子,我俩的心都在颤抖。

        陈铁山的媳妇小张更是个好心人,吃苦耐劳、任劳任怨、与人为善。我俩在他家住了7个月,两家始终吃的一锅饭。做菜时放些肉,盛菜时她把肉放在菜盆下面,上面盖些菜先给我家端来。我俩整天处于感动之中。

       好人没长寿。陈铁山在40岁那年,因心脏病突发病逝。是陆为其穿的装老衣服,主持的遗体告别仪式并代表陈家与厂方交涉。

       十次搬家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第七次搬家

        那时,单位实行福利分房。在我俩搬回锦城的两年后的1986年10月,他的工作单位市人大机关按排号顺序终于给我家分得一套“辽筑一”图纸的60平方米的小三室第五层楼房,地点在龙南小区。我们高兴极了!屋子里只刷了一遍涂料后,我们火速搬家。“串房沿”居无定所的日子总算结束了。在此居住期间,为改善条件也曾努力过:镶瓷砖、安淋浴、封阳台、加暖气片等。截止到1998年初,这房一住就是12年。

        第八次搬家

        那时,他已是机关的正县级干部,按规定住房可调至105平方米。在单位的帮助下,给我们家的住房调至古塔区人民街南四小学路东“微利粗粮馆”后院,面积为80多平方米的二室四层楼房。住后觉得住房面积虽有增加,但受附近饭店和歌厅的干扰,住得不安宁,只好另寻它处。这房于1998年5月搬入,仅住了两年就搬出。

        

十次搬家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第九次搬家

        那时,政府已颁布新政取消福利分房,欲改善条件得自己掏钱。我俩根据自身经济条件,卖掉已办产权的原有住房又加些钱,在大凌里的“碧波园”内买了一处114平方米的二室四层新楼,于2000年5月在简单装修后搬入新居。

        从来没住过这么好的房子,房子住得很舒适,一直住到今年的8月份共17年。

       十次搬家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第十次搬家

        这也是我俩一生中的最后一次搬家。

         从今年夏天起,我觉得走路、特别是上楼梯腿疼,去医院做些检查,大夫说我的膝盖和骨股头都有些问题,知青老矣!我对老伴说出了“若能住个电梯房该有多好”的想法。就这么一句不经意的话,竟然引起他的共鸣。这事儿几乎没有酝酿过程:几天后从南大坝他的聊友口中得知“万通公寓”内有一处二手楼要卖,当天晚上就约好几位老同学一起帮助看房。当即看中房、讲好价,第二天上午交定金、写协议,人家还当场主动交给咱钥匙。咱在约定期限内将原有住房卖掉再加些钱将买房款给人家凑齐。2017年8月4日搬到现住房。

        搬到现住房,从根本上解决了我上楼腿疼的问题。这房虽是二室二手房,但面积110平方米俩人够住,又不用再装修;楼高眼亮,能看到小凌河的桥和水;楼的质量好,剪力墙的;室内设计合理;供暖效果好;小区内有食堂、超市、24小时供热水等功能齐全;小区全封闭,昼夜有物业、有保安,有多处监控探头,单元开门有对讲机。住起来觉得安全、方便、快捷、舒适。70岁了还搬一回家,不易呀!这个家就是我俩老年的归宿了。

        以上说的是我俩除安家外,10次搬家的全过程。这绝没有丝毫的炫耀,而是说:随着党和国家好、人们的生活水平的提高、我家的居住条件也得到明显改善;我俩曾经年轻过,挣扎打拼过;到了老年,我俩依然上进和努力。

    图片说明:1,在明水中学安家后的照片;

                        2,我住在陈铁山家时的照片;

                        3,我在龙南居住时与儿子、女儿在一起;

                        4,在碧波园家留影;

                        ,5,女儿在万通公寓家中给我俩拍的合影。

 

                                                                                                                                      

  评论这张
 
阅读(503)|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