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秋 收 卫 士  

2017-01-04 20:28:13|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3班  李  智

秋 收 卫 士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69年,绥中县风调雨顺,是个丰收年。马上就要秋收大忙了,叶家公社叶家大队成立了“民兵护秋队”,全副武装的民兵在大队的各村头、主要道路、路口不分昼夜地巡逻、检查,一年一度的护秋保卫工作开始了。  

        我们所在的第六生产队也成立了护秋队,与往年不同的是,那年的护秋队由我们六名男知青组成。往年,每到选拔护秋队员时,队里的意见总是不统一,社员们更是忧心忡忡。有的担心护秋人员监守自盗;有的担心他们内外勾结行窃;有的担心他们责任心不强,使生产队蒙受损失;还有的担心他们对家族内的人睁眼闭眼,放任盗窃的发生……其实,这些担心也是不无道理的,那些情况以前年年都有发生。
        知青们接受任务后暗下决心,决不辜负队里和乡亲们的厚望,要做到认真负责,不怕辛苦,交出一份让乡亲们满意的答卷。
        大多数社员对队里的决定拍手称快,纷纷向知青们献计献策。有的向我们传授护秋的经验,如:窃贼们“偷风不偷雨”、“偷近不偷远”、“偷夜不偷昼”、“偷外不偷己”;有的向我们提供要重点防范的人员名单,历数他们的前科劣迹;有的向我们传授护秋的独门绝技:夜深时,在要重点防范户的门上拴一根细线,定时检查线是否断了,如果断了,在他家附近的暗处守株待兔,一抓一个准……
       有些经验是值得知青们借鉴的,大家从“偷”与“不偷”中找到了护秋工作的重点,风天、夜间、靠近人家和邻队的地块,都是防范的重点。至于一些有偏激、偏见倾向的建议,我们听后一笑了之。         
        那时,公社和大队对盗窃庄稼的人,始终采取了高压态势,对盗窃分子轻则批斗、游街,重则拘禁、法办,发生重大失窃事件时,实行挨家挨户的大搜查……即便如此,也阻挡不住窃贼违规、违法、犯罪的脚步。
        护秋队分成由蔡澄衷和谷永礼,鲁宝林和刘杰,邢春朗和我组成的三个组,轮换在三个区域执勤,一是河东紧挨七队西腰屯的一百五十余亩平地,二是南山紧邻桃树大队桃树沟屯的二百多亩丘陵地,三是分布在本队周围各处的一百来亩零散地块。
        为了加强防范,便于执勤,生产队采纳了知青的建议,在靠近西腰屯的玉米地搭建了两个高架窝棚,在临近桃树沟屯的花生地搭建了两个矮窝棚,在场院里搭建了一个小窝棚(秋收的庄稼要在地里经过长短不等时间的晾晒,达到标准时,就要存放在场院里进一步加工处理。农作物运进场院后,由负责零散地块的护秋组负责)。窝棚一来可以在暗处便于观察,二来可以迷惑窃贼,三可以挡风、避雨、御寒。
        在护秋的日子里,知青们白天轮流吃饭、休息,夜间全都在岗,白天是动态化执勤,晚间是动静结合式执勤,其辛苦程度可想而知。执勤时天再冷,风再大,我们也不怕,最怕的是下雨。虽说是“偷风不偷雨”,可下雨给执勤带来了不便和烦恼,这“平安雨”还是不下为好,再说“不偷雨”只是经验之谈,我们哪能放松警惕呢?更何况还有防不胜防的贼——猪!它可不管什么“风雨”、“昼夜”、“己邻”、“远近”,这记吃不记打的家伙随时会被主人放出或逃出来,享用平时只能“鼻闻目睹”的美食。
        按照公社和大队的规定,各家的猪在非散养期间(从春种开始——秋收结束),白天由专人放牧,晚间各家要加强管束,严禁将猪放出,如有违反,要包赔损失、接受处罚,发生死伤的后果自负。为了不给集体和个人的财产造成损失,绝大多数社员都会严格遵守规定。他们采取加固圈门、增高圈墙、及时起圈(将圈内的粪土挖出)以提高圈墙的相对高度,确保万无一失。可是,总有极少数人为了一己之利肆意妄为,他们在秋收期间的深夜将猪故意放出,占生产队的便宜。
     

秋 收 卫 士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一个风雨交加的深夜,我和邢春朗巡查了一遍所负责的地块,回到南山花生地窝棚里避雨休息。不久,雨终于渐渐的停了,天上的星星逐渐的多了起来——天晴了。
        窃贼们之所以“偷风,不偷雨”,原因是害怕作案后留下足迹。雨虽然是停了,可是泥泞的庄稼地和道路,足以让窃贼望而却步。因为我们不仅防贼人,还要防贼猪,所以我们丝毫不敢懈怠,两个人轮流观察外面的动静。
        突然,邢春朗对我说:“快看,有情况!”
       我连忙通过瞭望孔向外望去,只见朦胧中有两个黑影渐渐向花生地靠近,速度越来越快。
      “不好!是猪来了!”邢春朗喊道:“快打!”
        说时迟那时快,我们俩手提垛叉(一种长约一米五、六,前端有两根钢叉,装卸成捆农作物的农具),拿起石块追了过去。那两头猪还没等尝到美食,被突然出现的人惊到了,连忙调头逃窜,我们穷追不舍,随手用力将石块向猪打去。我们哪能跑得过这四条腿的“贼”啊!情急之中我们决定抄近路在山坡处埋伏,准备好石块伏击它,待到两头猪靠近时,遭到了我俩用石块的迎头痛击。从猪发出一声声的嚎叫声中判断,两头猪都被击中了,随着嚎叫声越来越小,双双消失在夜幕中。
        也许有人会问,你们不是有垛叉吗?为什么不用呢?原因是我们有过约定,垛叉是用来防身和自卫的,虽说护秋规定对偷食庄稼的猪可以格杀勿论,可是,如果猪不是故意放出的,而是跑出来的,我们把猪被打死了,社员岂不是蒙受了很大损失?一年多的农村生活,使我们深知一头猪对社员家庭的重要性。自从发生了那次“贼猪”受伤的事情以后,一直到秋收结束,再也没有猪祸害庄稼事情的发生。事实证明,加强巡查,不将猪置于死地,照样可以起到警示的作用,避免集体财产遭受损失。
       

秋 收 卫 士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秋收期间,除了发生几次丢失几穗玉米、被盗几颗花生外,没有大的失盗现象发生。经过社员们二十多天的紧张奋战,地里的庄稼全部集中在了生产队的场院里。护秋队只留下我和邢春朗负责场院的守护。等到农作物颗粒归仓,知青们的护秋工作也就胜利结束了。
        知青们的护秋工作得到了队里和乡亲们的高度称赞,他们说,这是生产队有史以来护秋工作做得最好的一年,以后的护秋工作还要让知青去做。
       

秋 收 卫 士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乡亲们的称赞令我们欣慰,我们深深的体会到,我们虽然做出了不懈努力,但是,离开乡亲们的支持,没有公社、大队护秋指挥部做坚强后盾,我们将一事无成。
       下乡一年多以来,生产队和乡亲们对知青在政治上关怀,在生产上帮助,在生活上照顾,令我们十分的感激。做好护秋工作,就是知青们用实际行动报答了乡亲们的深情厚意吧!

 

 

 

 照片说明:

       照片(一):1969年夏,作者与蔡澄衷同学(站立者)在本文提到的生产队南山花生地合影。

       照片(二):1969年5月1 日,作者与邢春朗同学(右)在回锦州探家时合影。

       照片(三):2016年5月9日,蔡澄衷同学召集二年三班原六队知青在许家食府相聚合影。左起鲁宝林、薄海臣、 孙丽华、李智、李燕敏、蔡澄衷、谷永礼、孙得斌。

       照片(四):2016年6月26日,作者召集二年三班同学在许家食府相聚,站立讲话者为作者,右为刘杰,左为崔振久。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