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2016-09-22 13:05:02|  分类: 《岁月留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才满

往事虽然陈旧,但有些却记忆犹新。

那年,我要结婚了,但没有房子。

我住的单身宿舍,一共四个人。其他三位,家都是外县的。一个是五八年入厂,另两个是六三年入厂的。

看到我为房子的事发愁,几个大哥说,“愁啥,我们到别的宿舍挤去”。

哥几个的退出,让我有了一个婚房。

厂子有个规定,登记结婚就能领到一个液化气罐。

能做饭,有地方睡觉,家的要件就解决了。

父亲说,“咱得办席“。

最要命的是没肉。

正好那阶段我连续跑北京,那时候,排一次队,只卖五块钱的肉,陆陆续续,买了二十多斤。一块一块地放在厂内压榨车间的冷却管上冻好。凑够了,办席的前两天,送回了锦州。

领导还是给面子的,结婚那天,派了两辆大客车,新亲.同事.小兄弟百十号人,浩浩荡荡杀向锦州。

没有婚纱,没有仪式,下车就开吃开喝。

弟兄们也真不见外,自己搬凳子就剪,顺带着把父亲的两大架葡萄,一扫而光。

那是四十二年前今天的事。

你三毛,他五毛,这个班买个铝锅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六八届二班  才满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那个年代的东西抗造啊,这个锅,现在还在效力,这么多年,不知蒸了多少馒头.饺子),那个班拿来个脸盆,不错的朋友,送对枕巾。最有品位的,就是这对花瓶(可惜碎了一个,只剩下它形单影只)。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六八届二班  才满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自认为,我们这拨人,当年我的结婚,那还是挺风光的。

随着单身宿舍的不断被占领,厂子感觉是个事,决定建几排母子宿舍。便在住宅的缝隙处,东一排,西一栋,建了几排母子间。

很简单,那时厂住宅取暖是气暖,一根大口径的铁管子,从这头穿到那头,上头钉上木板,就是炕,母子间嘛,就是几个平方。

一边拿出一间做厨房,八家共用一个,我记得,咱们同学田汝耕.李沛林,我们都是一个厨房的。

大夏天,小厨房大家一起做饭,你挤我,我挨你。

妻抱怨,你也不做饭,人家都是大老爷们,光个膀子-----

屋子有多小,不怕大家笑话,就怕来人,进门就是炕,没地方转身。

地震了,抱起孩子就从窗子跳了出去,等稳当下来,我自己都苦笑了,蹦它干啥,两边房子距离都不到三米。

现在的人,都管住的地方小叫“蜗居”。

今天回头想,我们当年住的那才是真正“什么居”

单身房,母子间,地震棚,对面屋,小单间----,今天,当我坐在宽敞的几十米大厅中看电视的时候,常常想想就感叹,日子不就是这么一点一点熬过来的吗?看似的苦和难,没有让我们变得烦躁和矫情,而是在磨难和变迁中,坦然应对,在心理的承受中,自然地走了一条健康的路。这也可能正是那句“艰辛会伴人成长”的诠释。

而那些口含金钥匙出生,无虑一生的人,可能恰恰是一点也嚼不出这生活味道的人。

生活如流水,会有弯有坎,走过弯,爬过坎,才是正常人生。人其实就是这样,由花样年华,一步一步走向充满生机的森林。

 

我爱玩,妻更爱玩。

但和现在的年轻人相比,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现在的年轻人,可以为做自己喜欢的事,甚至辞掉工作,义无反顾地走自己青春的路,无所顾忌。

我们那一代则不同,那个年代,别说做自己喜欢的事,就连工作都不能自主选择,不要说我们循规蹈矩,你不拿粮票,吃得上饭吗?不掏布票,能买布吗?不带介绍信,上哪住宿?

所以,我说的玩,只能是以工作为主轴生活轨迹的一点点补充。

每到夏季的星期天,基本雷打不动,到海上玩去。

妻是个说玩就高兴的人,从小就背着父母去游泳。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结婚后,我们是臭味相投。一说明天上海玩,妻头天晚上,就是忙乎到半夜,也得把家里的活都干利索。

第二天早晨,早早起来,蒸好两大饭盒大米饭,炒点土豆丝,买点黄瓜.西红柿。

十多里路,坡陡,就推车走。

来到海滩,把两辆自行车支好,用自制的铁钩,拴好桩脚,把捆在车梁上准备好的八根竹竿,深深地插在沙子里,用大床单扎成一个大凉棚。扒着一个汽车大内胎,在海水中一泡就是一天。女儿四个月,就被我们抱进海水。到现在都经常抱怨,从小你们就给我晒黑了,现在啥好面霜也缓不过来了。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游累了,就上岸打开饭盒,一口大米饭,一口土豆丝,吃得津津有味。咬条黄瓜,吃个西红柿,就当水果了。

虽然吃着最普通的饭菜,回来还有很多的东西要清洗,归拢,很累,但感觉快乐,这很简单的快乐,是由心底发出的。

多年后,儿女都成了家,有了他们的儿女,赶到夏季,开着车,拉着现代的帐篷,车上装着大包小包各种美味。

我和儿子在海水中游了一大圈,上岸坐在海滩上,点上一棵烟,边抽烟,儿子边感慨,“条件这么好了,多得吃不完的好东西,咋就没有小时候的大米饭.炒土豆丝吃得过瘾呢?”

是啊!人的幸福感,有时可能很怪异,最普通的快乐,可能比鲜衣亮马更深的留存在记忆里,正应了那句诗,“常泣东流无复水,慨然不见旧时波“。

 

孩子稍大点,我和妻就按奈不住了。我们请了几天假,准备带孩子到北京玩玩。

临行前,花了四块五毛钱,买了一只小鸡,宰杀褪毛后,妻把各种调料加好,煮个八分熟,捞出控干。

然后,在铁锅里放了几大勺白糖,稍加些水,横竖摆了几根筷子,将鸡放在上面,小火慢慢烧起来。

大约十多分钟后,,就听锅里刺啦刺啦地响了一阵,渐渐地,有烟冒出。熄火,又闷了一会。掀开锅盖一看,嘿,还真是上了色的“陈老太太烧鸡”。

那时候上北京,都是坐沈阳到北京的慢车,晚上八点多上车,第二天早晨六点多到。

上车都安顿好了之后,拿出自家做的小烧鸡,孩子们有滋有味地啃了一阵,大人打扫残肢剩尾。买不起卧铺,两个孩子睡着了,两个大人半拉屁股搭个边,凑合着迷糊一会,

经常跑北京,我知道前门里边的粮食店街.钱市胡同.廊坊头条,鲜鱼口一带,小旅馆便宜。

走了几家,挑一家八张床的大房间住下了,合适,一人搂一个孩子,一张床七块钱。

那时候人都爱逛商店,在西单商场,妻相中了一个床单,聚精会神地挑了起来,我抱着女儿在旁边帮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儿子不见了,吓得我们立刻出了一身冷汗。到处找,也找不到,妻急得哭了起来。

那个年代人好啊!过了一会,商场的广播响了,“那位顾客的小孩走丢了,到商场的办公室来认领”。

我们急忙跑到商场办公室,看到儿子哭的抽抽搭搭。一位中年女同志,把我没好拉歹地损了一顿,我是赔了一大通不是,人家是好心哪,咋也得感谢人家不是。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在天安门广场徜徉,北海公园的湖水中泛舟赏荷,颐和园一览胜景,八达岭长城攀爬-----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故宫是玩的时间最长的,那时只有“钟表馆”和“珍宝馆”另要钱,我对妻说,你起票带孩子进去吧。真没钱呐,多一张的票钱也舍不得花呀!

在北京的几天,早晨多数吃油饼,火烧,豆腐脑。中午则马马虎虎的对付一点。晚上,那是再不能糊弄了,咬咬牙,来个硬菜,木须肉,外加一个酸辣土豆丝。

一天的晚上,在大栅栏瞎逛,一个门脸正卖什锦杂碎,老远就能闻到香味,儿子使劲抽搭一下鼻子说,“真香啊”

我下了半天决心,“来一斤”!五块五毛钱哪,够奢侈的了。

奢侈就奢侈吧,全家来一回北京不容易,回家再仔细点。

提着个方匣子120海鸥相机,拍下了留存到今天的黑白照片,故宫,天坛,动物园,北海-----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开车的那些年,长年累月往外边跑,费钱哪。

 

 

 

记得那年去河南安阳,还差两天开支,家一共还有三十元钱。妻说,“你都拿走吧,道远,出门在外,没钱,遇着事咋办?”

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看了看妻子和孩子,心真的有些酸。家里粮食是有,但菜只剩下三个带缨子的水萝卜。这些年,日子过得真不宽裕,总是紧紧巴巴的。还好,没欠下公款,不少驾驶员都欠一屁股公款。咬咬牙,把三十块钱装进兜里。

多少年后,想起这件事,我的心,还一直愧疚。

贫贱的日子,就是这么一点一点过来的。在吕兰文章的跟帖中,我曾有感而发,“贫穷走过没觉得难过,粗茶淡饭养育了倔强性格,从不向艰难低头,这竟成为我辈的快乐。”

那些经历,只是让我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甜。人生的苦乐我都经受过,今天,才懂得珍惜和忍受。

这些支离破碎的旧事,其实,就是我人生岁月的一段痕迹。挺平淡,但现在回想起来,好像有些事还有些刻骨铭心,为什么呢?也可能因为它们已经过去了,绝版了。

我可能受旧思想影响,有些恋家。家在我的心里,不是会意字说的屋子里面有头猪,而是亲情和有苦有乐的生活。家就是孩子哭,老婆叫,没处说理的地方。儿孙满堂,乱乱乎乎,这就叫人气。有时候,把你气够呛,那也叫弄怡儿孙。我觉得,挺大个房子,寂静得连个声音都没有,哪来的天伦之乐?油盐柴米酱醋茶,磕磕绊绊,艰辛,快乐,温馨,五味杂陈,那就是家。每个家庭都是这样的,我不相信会只有一种味道的家庭。流淌岁月的瞎想  (之二)六八届二班  才满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所以,对现在年轻人推崇的“丁克”,我尊重他们的选择,但内心不愿苟同。

而像当代的洪秀柱.胡志明.莫迪,他们为了心中的理想和抱负而奋斗,选择了独身,我钦佩他们。他们可能很伟大,很优秀,但在家这种选择上,我对他们的做法,绝不向往。因为在我的人生哲学中,起码从进化论的观点,他们的人生,伟大但不一定算得上完整。

瞎说呗,这篇文章的标题不就叫“瞎想”吗!

  评论这张
 
阅读(353)|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