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记忆中的三年一班  

2016-07-10 09:37:42|  分类: 学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2班  陆  力

我记忆中的三年一班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6月25早晨,我打开邮箱,发现收件箱里显示着一份“一石”寄来的“邀请函”。这是三年一班石景凌同学的邮件!我迅速点击,只见邮件中写道:霍庆祥将于七月十二日至七月十五日期间回锦州治疗,届时我也要回锦一次,召集三.一班部分同学聚会,祝贺庆祥康复。知道你暑期要回锦一段时间,如果能安排到这几天在锦州,邀请你来参加同学聚会,一起聚一聚,同学们也想见一见你……

读着这份“邀请函”,我思绪翻滚,感慨良多,几十年前的往事如潮水一般在心中涌动。我既为霍庆祥同学身体康复而高兴,又为石景凌同学深挚的情谊而感动。此时此刻,我仿佛回到了50多年前的青葱岁月,回到了我曾经学习了三个学期的三年一班……

我于1963年8月24日走进锦州一高中校园,被分配到三年一班(66届1班)。全班只有2名外县生,其余的同学分别来自实验中学(八中)、四中、二中和石油中学,所有的同学初中都学过俄语且成绩优秀,因此与三年二班同被编为“俄语快班”。更为突出的是,三年一班同学中考成绩普遍优异,多名同学是锦州市中学生数学竞赛一二三等奖的获得者。初中毕业前,我在中学生数学竞赛表彰总结会上听到的还是一个个获奖者的名字,如今,他们成了我的同窗学友。能够分在这样的优秀班级,和众多令我钦佩的同学在一起学习,我深感幸运。

常言道:与优秀者为伍,自己也会变得优秀。此话颇有道理。在这个藏龙卧虎、强手如林的班级,我悉心观察着这些优秀同学的一举一动,将他们视为自己的楷模。我努力学习他们勤勉刻苦的优良学风,学习他们敢于担当的责任意识,学习他们雷厉风行的工作精神,学习他们乐于助人的高尚品质。

陈素月、徐玲、王映心、李小冬、石景凌、霍庆祥、郭耀升、李伟等同学在班级出类拔萃,他们思想成熟,多才多艺,聪慧过人,文理兼优,始终是班委会、团支部的主要干部,在同学中享有很高的威信。这些同学的表率作用影响带动了全班同学,经过全班同学的齐心努力,很快形成了良好的班风。

三年一班荟萃了各科的学习尖子,在学习上具有强劲的优势,但同学们绝对不是只抠书本的“书呆子”。在这所辽西名校里,同学们不仅如饥似渴地饱吸知识的琼浆,而且积极参加社会活动,培养自己的责任意识。高一时,班级曾两次代表锦州一高中参加大型活动,为学校赢得了荣誉。

一次是入学后不久,学校抽出包括三年一班在内的三个班级排练大合唱,准备去工人文化宫演出。那段时间,我们多次利用课余时间参加排练,每个同学都很用心。合唱的最后一首歌是《团结就是力量》,为了唱出气势,决定四部轮唱。担任大合唱指挥的是高年级的一位学长,为了练好四部轮唱,指挥时不断地变换手势,我们演唱时全神贯注地看着指挥,情绪饱满,声音高亢。大合唱的导演是64届的李晓光学姐,每次排练都临场指挥,演出那天还给一些同学化妆。经过大家共同的努力,我们的大合唱在正式演出时获得成功。

另一次是在1964年4月底月召开的锦州市大中专学生春季运动会上,三年一班全体同学担任大会服务人员。全班四十多名同学活跃在锦州市体育场的田径比赛场地,恪尽职守,悉心服务,圆满完成大会布置的各项任务。那一次,我和徐玲同学担任竞赛项目的终点记录员。整整两天,我们坐在一张长条的学生课桌旁,按照终点掐表老师报出的成绩进行登记。竞赛项目是全场关注的热点,不管场内多么热闹,我们都牢记自己的责任,聚精会神地紧盯掐表老师,准确无误地记录成绩。徐玲同学当时担任团支部组织委员,我和她一起负责终点记录,亲身感受到她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一个品学兼优的同学,工作中如此严谨认真,这不正是青年时代应该培养的优良品质吗?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大,它使我懂得了什么是尽职尽责。后来,在漫漫的人生路上,每当我接受一项任务的时候,都会想起当年担任终点记录员的情景。

这次活动中,每个同学都表现得很好。虽然我在比赛终点记录没有机会了解更多的感人细节,但在比赛的间隙,我看到了同学们在各个比赛场地忙碌的身影,体会到他们的辛劳与付出。

运动会第二天上午,大会广播了一封表扬信,主要内容是:锦州一高中一年一班班主任于庆阁老师带领全班四十多名同学担任大会服务人员。他们坚守岗位,工作认真负责,大会提出表扬。这封表扬信是对我们这些只有十六七岁的高中生的最高奖赏。通过这次活动,我进一步了解了三年一班的同学不仅学习成绩优秀,而且很有责任感。在未来的岁月中,只要有机会找到合适的位置,每个同学都能够在社会上有所担当。

三年一班是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同学们相处融洽,气氛和谐。短短的三个学期里,我得到许多同学的关心和帮助,深切体会到班集体的温暖。高一上学期一次俄语课上,我因“特殊情况”引起剧烈腹痛,任课的龙佩林老师发现我脸色煞白,立即让我去医务室,这时,陈素月同学起身搀扶我到进医务室,她忙前忙后,耽误了多半节课,直到我的脸色恢复正常才返回教室。我担任班级的语文科代表,同学们非常支持我的工作。高一上学期期末,我准备办一个作文园地,同学们认真地抄写作文,帮助张贴。可是在白纸上张贴作文,显得很单调,李伟同学就拿起画笔为每一篇作文绘出漂亮的图案,为学习园地增辉生色。从高一上学期开始,我担任了校刊编委会的记者,需要报道班级的好人好事与活动动态,一些同学主动提供素材。高二上学期,我们在教学楼后的空地修靶场,班委会不让我参加劳动,专门负责报道工作。为了能够在劳动一开始就做到班级“广播有声”,我在家里提前写出几篇稿件,用这种方式默默地回报同学们的关怀。

1965年1月,高二上学期期末考试结束后,因为身体原因,我怀着恋恋不舍的心情离开了三年一班,极不情愿地中断了学习。这期间,许多同学关心我的治疗情况,并来家中探望,李小冬同学还带来了已经转到北京的林向国同学的问候。王谨功同学主动代我缴纳团费,休学一年间,我每个月都去她家,送去当月的团费。

1966年春节刚过,徐玲和秦彦博两位同学来到我家,关切地询问我复学后准备去哪个班级。在这之前,我隐隐约约听说有的班级实行教改,教学内容有一些调整,我担心复学后衔接不好,想探明情况再定。她俩就和我约定,一起去学校了解高二的教学进度。几天后,我们来到学校,徐玲、秦彦博两位同学向值班老师说明情况后,调来两个俄语快班的班务日记,我发现二年二班的教学进度比较合适,便决定去二年二班。

尽管我离开了三年一班,但浓浓的同窗之谊已经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尤其是班级的女同学,更让我始终心怀眷恋。刚入学时,全班18名女生,个个热情坦诚,谦和质朴,勤奋好学。才艺突出。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学习成绩总体优异的三年一班,女同学的学习成绩高于男同学,这种现象在高中阶段十分罕见。高一时,郭锦云、林向国两位同学因父母工作调动转学了,高二时我因病休学离开了班级,后来又转来了丁风云同学。到1968年10月离校时,三年一班有16名女同学。

石景凌同学曾在《永远的高三一》中写道:“三.一班的同学最引为骄傲与自豪的还是优秀的学习成绩,而且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女生成绩比男生还好。历史的差错已无法用高考升学率统一的标准把三.一班与其它班做横向比较,但历史也总会留下痕迹在我们的记忆中。”

由于高考中断,的确无法检验三年一班的整体实力,也无法检验这些在学习中一直领先的女同学的实力。然而,实力表明着一个人蕴蓄的内功,不会因岁月的流逝而减弱;实力体现着一个人的综合素质,不会因条件的艰苦而改变;实力凝聚着一个人的聪明才智,不会因处境的险恶而湮没。

实力是一把标尺,真正具有实力的人总会迎来展示自己价值的机会。即使流落于荒芜的山野,也会在贫瘠的土地上吮吸着甘甜的雨露;即使长期遭受冷遇被人歧视,也会抓住机遇在关键时刻迸发出生命的激情。1977年冬季,老三届学子终于迎来了恢复高考的时日,我与全国500多万考生走进考场。1月中旬,经过一个多月的等待,我接到了去凌河区医院参加体检的通知。在此之前,小龄考生已经体检完毕。

我准时来到了凌河区医院,迎面走来了王映心与王谨功两位同学,连同铁中的一名女生,一共4人。王映心说:“昨天听同学说凌河区参加体检的只有4名女生,看来这消息准确啊。”她又说:“古塔区只有李小冬一人参加体检。在郊区报考的徐玲一定能够考上。”这种情况很令我震惊。高考刚刚恢复,从接到允许报考的通知到走进考场只有一个月的时间,而且录取的政策对老三届考生十分苛刻,需要超过小龄考生一倍的高分才有资格参加体检。如果没有实力,仅靠一时的决心或发愤,是绝对不会从容应考的。三年一班的女生几乎包揽了锦州市三个行政区全部体检的名额!体检一个月之后,我们如愿地走进了大学校园。在中断了12年的高考之后,三年一班女生以骄人的成绩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石景凌同学在博文中写道:“下乡前,在一高中学习风气被破坏殆尽的校园里,军宣队、工宣队组织的最后活动是批判苏联凯洛夫修正主义教育学,三.一班被认为是“分槽飼养”的头槽,是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产物,于是全班被发配到锦州市最偏远的绥中县西北沟的最深处王家店。”(石景凌《永远的高三一》)

这段话使我想起离校之前,我与王映心同学相遇,谈到三年一班分配到王家店时,她颇感无奈。我随二年二班来到地处铁路沿线的高岭,无论如何也想象不了连公社所在地都没有通电的王家店是怎样地偏远与荒僻!我的同学就在那样艰苦的环境中磨砺自己,将知识和才华献给这片穷乡僻壤。每当想到这些,我都会对同学们产生由衷的敬佩。

我曾经为石景凌同学的博文写下评论:“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走过艰难的历程,迎来科学的春天。历经磨难的老三届学子终于凭着知识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恢复高考后,三年一班有12名同学考取了全日制高校。石景凌被中南矿冶学院(现为中南大学)录取,李小冬被东北工学院(现为东北大学)录取,这两所学校均为国家首批“211工程”和“985工程”重点建设的高校。徐玲同学考取了锦州师范学院(渤海大学),孙峰杰同学考取了锦州工学院(辽宁工业大学),夫妻双双圆梦大学校园,成为佳话。在王家店度过了十个春秋的李凤岐、金志伟、王德瑞三位同学凭着实力金榜题名,彻底改写了人生。在锦州师范学院校园内,我遇到许多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同学,交流最多的是徐玲、王映心、李凤岐、张素丽等三年一班的老同学,昔日的同窗再一次同校就读,难得的缘分啊!

我在锦州一高中生活四年,在三年一班学习的三个学期,是我青春时期最快乐的日子,我高中时的学业主要是在这三个学期中完成的。我的印象中,三年一班的同学勤奋好学,阳光友善。那时候,没有文革中的派性,没有下乡时的酸楚,没有失落后的孤寂,凭着自身的能力获得优异的成绩,内心充满了喜悦。虽然我后来离开了三年一班,但这个优秀班级给我留下的美好印象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

敲击了上述的文字,我再次收到了石景凌同学的邮件,他得知我不能够如期参加难得的班级聚会后,写道:“错过这次良机同学们都会感到遗憾,不过大家后会有期。”他表示一定转达我对同学们的问候。

夏日的暖风轻轻地抚摸着美丽的滨城,偶尔飘过阵阵的清爽;穿越了半个多世纪的往事冲撞着我的心扉,不时荡起层层的涟漪。在三年一班部分同学7月13日聚会之时,我愿奉上这篇小文,以表达我诚挚的祝愿。“少年辛苦真食蓼,老景清闲如啖蔗。”祝福饱经磨砺、历尽沧桑的同窗学友恬然地面对曾经的坎坷,用灿烂的微笑迎接每一个快乐的日子;祝愿老同学们在信息化的今天遨游网络的天地,在学校博客这片芳草地里畅叙友情,抒写生命的精彩!

2016年7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69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