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绍城 我的兄弟  

2016-07-10 14:03:23|  分类: 学友情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才 满

    绍城 我的兄弟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看着这张照片,我暗自神伤。

    泽元走了,绍城也走了。

    人活在世上,有亲情,还有友情。

    我和绍城的友情,细一算,竟已五十一年了,那是半个世纪呀!

    进入锦州一高中,我们就在那个永远的一年二班。

    他勤奋好学,聪明中透出一丝自傲。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唱歌时,宽厚的音域,常令我痴迷。朗诵诗,声情并茂。连我们的外语老师刘赓仪都夸他是“喉舌因”。

    其实,贴点边,他也算个“官二代”

    他父亲卢雨庭,解放初,就是锦州法院院长张醒东的左膀右臂,司法底蕴深厚,他的一些司法专著,在中国的司法界,颇引好评。一手漂亮的毛笔字,也让我敬佩。

    在大串联的日子里,绍城,陈耕普和我,自成三人团。

    我们上车就直奔哈尔滨。那时,满脑子就是文化大革命,记忆中,就是到高校和省委看了大字报。

    看完大字报,我们三个人商量,咱得往南走。于是,过锦州家门而不入,直奔北京。

    在北京,碰到几个福州来的中学生,听他们讲福州,听着挺好。本来就没啥目标,就想上福州看一看。

    一问福州,没有车票,只有到三明的,三明就三明吧,反正往南走。

    一路走来,杭州下了车,游了西湖。然后,上海,福州,长沙,一路瞎走。

    回校后,校园冷冷清清,同学们都五湖四海去了。

    一商量,接着串吧。

    这回走北线,内蒙的呼和浩特,包头,陕西的西安,延安,甘肃兰州。而后,我与二人分手,奔银川看哥哥。

    绍城这人小聪明,干啥不吃亏。车票不好弄,他想法能搞定,而且,还得是靠窗子的座位,我和耕普都服气。

    下乡了,我和绍城.耕普又分到一个青年点,在一个炕上睡,一个锅里搅马勺,春播,夏锄,秋收。

    下乡一年后,绍城的父亲走“五七”,他和佟志纯投奔了父亲,去了加碑岩,而后,又随父亲到了高甸子。

岁月倥惚,这一分手,竟是六年没有相见。

    一九七六年,我接到了绍城的电话,他说,我来锦西了。

    那是他父亲落实政策,回到锦州司法局工作,他,则安排到了锦西知青办。

    我说,来我家吧。

    我刚从北京出车返回,拿出跺脚咬牙买的两盒“大前门”.“礼花”烟,促膝交谈,述说各自经历-----

    从那时起,我俩又密切往来。

    他那时居住在连山平房院落的一个对面屋的一间小房子里,很是简陋。

    我还清楚记得,第一次去,佟志纯用烀地瓜,素萝卜条子汤招待我,但我们吃得很香。

    那年月,也没钱,真没有啥好吃的。

    一次去他家,他说,我给你擀面条吧。用少许凉水和的面,揉起来像硬硬的石头疙瘩,擀它得使全身的劲,但煮好的面,真硬爽,一点也不软拉巴叽,好吃!

    我们胜似亲兄弟一样来往。

    那时孩子小,星期天,我和妻带着孩子去锦西只有几只猴子的公园,中午就到绍城那蹭饭吃,这时,他已分到面积不大的楼房。

    赶上他从海边的农村回来,拎了两条鱼,绍城吵吵喊喊,“趁新鲜,赶紧炖了”。热热闹闹地风卷残云。绍城 我的兄弟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有个星期天,不知从那拎回一只鸭.一只鹅,打电话,赶紧过来,咱鸭子炖大鹅。 那些想起来清晰又亲切的往事,常常让我陷于甜蜜的往事中-----绍城 我的兄弟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我们的友情,都是些干柴细米的微小小事,但就是纯纯的心无芥蒂,分享并不富足时的普通快乐。

    经过文革和许多事,也可能年岁的增长,绍城稳重了许多,工作热情和锐意进取心极大迸发。

    在知青办的岁月,,他准确抓住一些倾向性,有指导意义事物的苗头,加以宣传.推介.引导。

    那还是一九七九年,他把县知青办和他精心培育的典型,推荐给新华社,并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发表了《稲池青年农场艰苦创业越办越好》的文章,提出知识青年发展生产,增加积累,物质文化生活改善,走则留恋,留则安心的新路子,受到领导和各界好评。绍城 我的兄弟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在法院工作期间,配合当时的拨乱反正,从法律的角度,纠正了不少错案,让受不公正待遇的人,重获公平。绍城 我的兄弟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他经常在和我闲谈时,眉飞色舞地向我讲述那些案情。述说怎样做了大量调查研究,推倒那些原来的不实之词,还原事情的本来面目。

    听他的讲述,我感觉,他的内心,还是善良的,是实事求是的,法不容情,但法也是有情的。

 

    他调到锦州工作后,尽管各自有繁忙的工作,都要忙自己的生活,但一直不断来往。

    倒是从工作岗位退下来后,因为时间闲暇,往来日密,友情甚于从前。

    绍城和佟志纯有时来葫芦岛呆几天。

    我每天开着车,上午是周边小游,逛逛首山,游游兴城海滨,走走龙回头栈道------

    中午在外边吃点饭。那时,王泽元还健在,下午就麻将大战,那是绍城唯一喜欢的活动。

    早晨逛逛早市,几天换了几家粥店,喝粥,随意捡几样小吃,感觉真是闲情逸致,惬意。佟志纯曾发感慨,“女人几天不做饭,真好,我都乐不思蜀了”。

    我更是常去锦州,因为,绍城隔三差五就打电话,“三哥呀,我想你了,麻将啊!。

    我有时会想,一个到同学家就住,就吃,就玩,一点顾忌都没有的朋友,人生能有几个?最近几年,我连就在锦州的弟弟.妹妹家都不去,就赖在他家,似乎从来就没想过是不是有一丝过分。这是啥?这就是真情!五十年的真情啊!

    所以,我悲伤,我感慨。绍城,我的兄弟,偌大的锦州,尽管我有最亲的亲人,我有非常要好的同学,还有一些很不错的朋友,但我最想奔的是你,你却离去了。

    去年,绍城诊断出“溶血性贫血”,我上网查了后,知道这是说可以治疗,但没有希望的疾病,我的心一沉。

    年末,本就虚弱的他,因血栓而无力的那条腿,又无力地倒下,造成骨盆骨裂。

    我常去看他,他无力的躺在床上。我劝他,坚强点,早点下地。他说,大夫说,伤筋动骨得100天。我说,狗屁,大夫的话,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再说,你不过就是骨裂而已。

    第二次劝他下地,我有些急了。我说,你那骨裂没啥了不起的,赶快下地,不然,你还能起来吗?

    绍城是有性格的人,但偏偏这些年,我可粗声大气的训他,吼他,他也不反感。我们这样两个性情截然不同的人,就那么自然的相互包容着。

    没想到,我竟一语成纖,他再也没站起来。

    当七月七日下午两点多接到佟志纯的电话时,我正在买天然气票,佟志纯说,“他在等人,你来吧”!

    一个多小时后,我站在了他的病榻前,默默地看已经无意识的好兄弟。

       1658分,拆掉布满全身的仪器,最后,拔掉氧气,我看到他,脸,刷的一下白了,碗里的油,已经全熬尽了,无声无息地走了。

    站在那,我看着他,想了很多。我想,人与人,只有两点相同:那就是,都孕育于温暖的母腹,自己哭喊着来到这个世界;最后,都是在亲人的哀泣中,躺进那个冰冷的小匣子。

    至于人和人的不同,那是1000个人,1000个哈姆雷特。

    如果把一个人的一生,看成是一条河,那么,这条河,就是他的流动的道路。它可能带着你来到风景秀丽的地方,一片美好甜蜜;也可能带你遇到惊涛骇浪,昏天黑地;一切都顺利着,你应该庆幸这是河流对你的恩赐;但大部分人的河流,都会曲折迂回,让你饱尝磨难。

    河流的终点,有长有短,绍城的终点,急了些,没办法,小河说,你到了。所以,我的心很疼。

    绍城,你能在天国的高高云端,朝着人间大地,拈花一笑吗?

    我想,你会的,因为我想看到你的微笑!


  评论这张
 
阅读(1049)|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