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众里寻他 此情可待  

2016-06-04 05:43:26|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1班 李凤歧

众里寻他  此情可待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2015年10月回锦州,多年暌违,我去拜访他和她。她跟我说,好久没见我写文章了。我自知生性疏懒,又拙于文笔,便无言以对。但细思之,觉得确应动动笔,写写他与她。况且,我们都已入古稀之年,大可随心所欲,百无禁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索性挥墨续写这人世悲欢,苦乐年华,乃至啼笑因缘罢。

他和她,历尽劫波,终成眷属,终成配偶,这“配”,是绝配;这“偶”,是佳偶!

我与他们结识于高中“本科”的五年学习生活中:三年文化课,两年“文革”,又共渡了近十年的人生苦旅——下乡。也算看着他们长大的吧!

六三年,他和她分别从石油中学和锦州四中考入一高中,同在一年一班。她曾在市中学生数学竞赛中荣获第一名而声名大著,入校后屡任班级干部,是乃师的私淑弟子、得意门生;他虽名不见经传,却常以优异成绩而成为老师的高足,尤为同学所称许、折服,且立下鸿愿:非北大地球物理系不考……其书生意气、正茂风华,表现俱足。

其后三年,高考在即,“文革”骤降!且长达十年!它剥夺了一代人读书的权力!继而不是上学,而是上山,是下乡!若说十年是人生的一部分,对青春来讲,却是全部!咳,“文革”!

他和她分到同一青年点。同一屋檐下,同吃同劳动,同出同入,从事繁重的农耕劳动,过艰苦的青年点生活。

在生产队,除了日复一日的劳动外,最恼人的是轮班做饭。青年点的做饭,对初来农村的知青来说,真可谓一项系统工程,柴米油盐酱醋茶,需样样兼顾,百般调理。每当轮到她做饭,唯有他来帮忙,担水、劈柴、点火、烹调……尤其晚上,当知青们收工,拖着一身疲惫,纷纷扑向大炕,一枕横陈,等待饭熟。当大家南柯梦断,开饭了,而她,则已如卖炭翁一样——满脸灰尘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自然,他的细心,有心,拉近了他们心的距离,而且都是从小事做起!啊,细节决定成败,功夫不负有心人,你懂得的。

由此,我想到了“文革”初的全国大串联。那时我们一行六人,三男三女,包括他俩,在天津转车南下,我与三名女生竟被挤下,而他却挤上车门,捷足先登了。孰料于茫茫人海中,于偌大南京城里,隔日竟奇迹般相遇!然后,我与他俩共同行动,南京而上海,上海而北京,北京而锦州,迢迢几千里,三人行,必有他俩在。两人相视而笑,莫逆于心!人家是应了有缘千里来相会,而我,竟做了几千里的灯泡,太伤自尊了!可以说,南京的奇遇,千里情牵,正是他们的奇缘。

在生产队,他因家庭之累,曾无端地备受生产队长的歧视、迫害、打压,其他同学为求自保,无人敢为他主持公道,更无人仗义执言。他的自尊受到粗暴的践踏,人格受到侮辱。在极“左”的淫威下,他身陷重围而不能自拔。这让他痛不欲生,自味此生不足惜,决意以死抗争。然而,危难见真情。次晨,乘人不备,她塞给他一张纸条。他展读之顷,只见寥寥数语,一种不平之鸣,铿锵作响;一番开导鼓励的话语,跃然纸上;一种关爱体贴之情,充盈其间。他心灵为之震撼……她拉回了决意赴死的他。这岂止是一张纸条,那是女性的柔情,是审时度势的睿智,是同样受家庭之累的她的侠骨,是琴心剑胆!

既然如此,他就别指望知青回城的任何机会。越三年,他无奈地投奔了走“五七”而下乡的父亲。这也许是一个契机!他一如渭水之滨垂钓的姜太公,一竿下去,竟收获大丰,一条大鱼果然上钩——她来了!她从那令人黯然神伤的青年点随后走来,从山重水复中走来。走进他的家庭,走进他的生活,走进他的怀抱!而他,也张开了猿臂,再也没有放开她,直到今天!众里寻他(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猿臂深深处!此前,他们本是同林鸟,如今,夫妻双双把家还,他们终成情投意合的一丘之貉!

所谓 “家庭之累”,是我等家庭出身不好、家庭成分高的人讳莫如深的遁词。中国社会是历来讲出身和株连的。看四大名著即可见一斑。看“西游”,出身不好,想成佛是有难度的;看“红楼”,出身不好,想嫁人是有难度的;看“水浒”,出身不好,想当官是有难度的;看“三国”,出身不好,想创业是有难度的。这是自古而然,于斯为烈的现象:出身不好,想回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在“千万不要忘记”,并且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的年代!以致人家有背景,而我们只有背影。既然下乡,就势必永远下乡,永远成为留下的守望者。当一个个同学陆续回城,只有眼空血泪,梦断关山,为之徒唤奈何而已。

至于他,是如何俘获芳心的?窃以为,既非缠绵缱绻,卿卿我我,亦非花前月下,眉目传情……靠的是心的召唤!只有在那些心灵最深处看守自己痛苦的人,才可以获得一种神奇的力量。而当那种力量和爱情相遇时,又是多么强有力地支配着生活,安慰着他们的心灵。有道是: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我难忘当年在生产队学大寨修梯田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当社员从山腰撬动石头,再向下翻动时,意外发生了:那大石如阪上走丸,如脱缰的野马,向山下干活的人飞来,向毫无察觉的她飞来,山腰的人惊呆了,而他,本能地,扯破嗓子连声呐喊,吼她的名字……这一声吼,她惊回首,说时迟,那时快,她急速地一个躲闪——不知是她躲开了大石,还是冥冥中大石躲开了她——与其说大石与她擦肩而过,毋宁说她与死神擦肩而过!如果说,她的一张纸条拉回了决意赴死的他,那么,他的一声呐喊,便是救了她,使她逃离了死神的眷顾!这是她们的生死缘,这叫死生契阔!

至于她,在滚滚红尘、茫茫人海中,邂逅了他,属意于他,靠的是智慧与胆识。他颜值不高,属于“但有气质”之类。她惺惜于他的聪明、善良,钟意于他的人品,明白他是值得信赖并托付终身的人。在知识无用,甚至“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她的胆识超前而难能可贵。

颇饶佳趣的是,二人同庚、皆属狗。他颇内向,言谈时,常嗫嚅木讷,满脸通红,状类产卵之鸡,同学们总以“老鸡”之诨号戏呼之。而她初生时,前额有三道印记,乃兄便直呼其“芦花鸡”(不足为外人道也)。如此这般,两诨号何其相似乃尔!正应了同声相应、同气相求之义——这是他们的宿缘!对于属狗的二“鸡”的结合,于是有人以“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相调侃,以为是天造地设,天作之合。也有人颇生杞忧,唯恐日后会鸡犬不宁,甚至鸡飞狗跳。殊不知,几十年来,二人的日子过得竟是鸡犬相闻,鸡(吉)祥如意,其琴瑟相调,令人称羡不置。

新婚燕尔,仍有喜忧参半的事。喜的是她被转正为公办教师,谋得了“铁饭碗”;忧的是必须在乡下工作。鱼与熊掌不可兼得,今后只能作“织女”,与他两地遥隔,两情相牵。一年后,待他们共享“弄璋之乐”——生男孩后,她仍要独自带着孩子,与他歧路沾巾!那时,我常见深秋三五之夜,待学生退去,她伴着幼子,独步空寂的校园,举头望明月,低头思老公!反思之,其老公毕竟是幸福的。二人虽天各一方,但有心爱的人在思念,这让我想起了杜甫的《月夜》:“今夜鄜州月,闺中自独看”,心下竟无限感慨。年近而立尚属王老五的自己,对夫妻之情纯属画饼,顾影自怜,形单影只,竟乏人思念,心中颇感凄凉,且深秋之夜,身上也凉凉的。细思之,人家是望穿秋水,自己呢?则是忘穿秋裤!噫,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四凶既翦,她甫调回城,在明亮的教室里,面朝学生背朝黑板之时,他则在如火的骄阳下,面朝黄土背朝天,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这光景几近十年,直到七七年高考恢复。

高考恢复,他们同时报考,榜发日,她如愿考取,而他因十年田间稼穑、学业荒疏,以致榜上无名!当他亚历山大之时,又是她使出浑身解数,再振女汉子雄风,决意伴夫再战高考。于是夫人亲自督战,大有运筹帷幄,决胜千里之概。谁敢说她手无缚鸡之力,如今她一定要让“老鸡”来个鸡飞狗跳,他“老鸡”岂敢不冲锋陷阵,杀出一条血路!以至那悬梁刺股,三更灯火五更鸡自不在话下。打紧处,甚至让他半夜“鸡”叫!苦心人,天不负。果然翌年他榜上有名,夙愿得偿,夫人之力也。这个女人不寻常,第一是聪明,第二是绝顶聪明。知识就是力量,她开发了他,让他们凭借知识而改变了命运,从而过幸福的生活!

步入耳顺之年(60岁),他患冠心病,她不仅呵护备至,关爱有加,还把妻管严发挥到极致:只许他老老实实,不许他乱走乱动,生怕有个闪失。如今孙儿绕膝承欢,儿子侍药床前,那份夫妻恩爱,那份乐叙天伦,直令我等同学无不羡慕嫉妒恨!有道是姜子牙八十遇文王——老年交了好运!

众里寻他  此情可待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莎士比亚说:“当智慧与命运作战时,若智慧有胆识敢作敢为,命运就没有机会动摇它。”窃以为莎氏之言不尽然。其前提不应缺少环境。命运应是环境与智慧的函数。改革开放后的大好政策环境,给我们提供了《共产党宣言》中所倡导的“人的自由发展”的机遇和命运。每个人都离不开生活环境的影响。在美国那样的平民区内可以诞生篮球明星,但产生不了科学家。当年的知青既然置身于接受农民再教育的最底层,改变农村面貌何不是侈谈,而今天农村的巨变,何不是政策环境使然!

众里寻他  此情可待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今天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走过了慢慢修远的人生蜀道,跋山涉水,风雨兼程,他们两手相挽,有爱相伴,留下的是刻骨铭心的爱的回忆……这不啻一道绝美的风景:万水千山总是情!我只想说,有一种感情叫做一见钟情,有一种缘分叫做妙不可言!

他们姓甚名谁?容我为他们报家门:孙锋杰及其内当家徐玲是也。

                                                 二〇一六年五月十八日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