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把出好《老照片的故事》当成一个系统工程抓好  

2016-05-28 14:51:33|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把出好《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当成一个系统工程抓好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66届3班  杨铁光

  由赵有提议的编辑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图文版回忆录《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已出两卷。两年来,这两卷大书获得了较好的社会反响,与《难忘岁月》相比,不仅是在图文并茂上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同时,文章的覆盖面更广了,故事挖掘的更深了,动笔的人更多了,社会意义更重了。

    《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是回忆录、随想录,贴近现实很养眼。它不仅流布于今世,还能流传于后世。它对于书写共和国同龄人的奋斗史创业史,对于涵养辽西书香城市,都具有开拓性建设性的现实意义和抢救文化遗产的历史意义。这套书在社会上很有读者,尤其是我们老三届捧起来放不下。我们第一卷印刷750本,现在所剩无多。还有的同学和校外的朋友也来联系,求购求赠,我们也在严格控制。

    《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是启示录、教科书,陶冶情操很养心,让人纯洁,激人上进。它是经过半个多世纪的沧桑岁月的共和国同龄人独特视角的深情回眸,淡泊心态的平实述说,返璞归真的生命感悟。它既是一代人之间的亲密交流,也是一代人对后来人的薪火相传。有的同学说:“我看还不够,还要让我的儿孙们看,让他们知道前辈是怎样一路走来的。”

    《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是保健品、养生堂,它使人看开而放下,豁达而轻松。往事如烟,花开花落,拈花一笑,九九归一。一位身患重病的老同学说:“这部书比保健品对我还有好处。”什么好处?我理解,就是滋养心灵,调理性情,延年益寿。

    成立锦州一高中老三届联谊会的初衷就是要大家聚在一起,把我们独特的历史记录下来,第一个实质性工作就是邱士先同学提出的编撰锦州一高中老三届校史回忆录,先是有了《难忘岁月》系列丛书,既而有了《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第一第二卷。

    社会效果证明这件事是成功的,是得人心的。这次开会,我们又要启动又要动员,赵有让我们编辑都说说,我也有点想法,借此机会与大家交流一下。

    我们老三届们写一点回忆性文章,出《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不仅是个好事,还是个创举。对于它的必要性,我曽说了四点理由,如时代的需要,我们锦州一高中的需要,我们老三届自己的需要,我们的文化传承的需要,等等。其实理由太多了。那次许馥出书《宝宝日记》,让侯长顺写几句感言,长顺不愿动笔,我作为帮助策划者,对长顺说,可不能小瞧你的几百字的小文章,对于你是感言,对于孩子们那是“家书”,是一代人向下一代的寄语与嘱咐,是座右铭与传家宝,是形成一个家族家风的核心价值观的初始形态。我说的很重。其实,我们给后人留下一些伴随我们成长的史料和历经沧桑中的思考,意义之深远,怎么估计都不会过分。

    关于必要性我就不再唠叨。我还想说一下出好《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的具体的建设性意见。

    我认为,我们这个举动,即出版《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是一个系统工程。

    说是系统工程是不是有一点夸大其词,不是。所谓系统工程,我理解有二:一是这个事物,这项工作整个看来比较庞大、比较复杂;二是要做好这项工作,必须对与此相关的诸多方面、诸多因素进行总体协调、控制、组织、管理、把握等。

     如是看,我们锦州一高中这些与共和国同龄的老三届编辑出版《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是个大事,是个大活儿,要做好,真得动真格的,下一番力量,才能达到预期目标。

    怎么才能把这项系统工程抓好,这里提三点建议:

    第一、纵向调控:宏观抓长度,微观抓刻度,管好纵坐标。

    所谓纵向调控,就是在时间上要有全面考虑,长计划短安排。有人说不就是出本书吗?用得着动那么大干戈?其实不然,因为这套书籍是老三届的集体记忆,是共和国历史的组成部分,是峥嵘岁月的珍贵资料,是不能淡漠不能忘记的文化遗产。每一卷书的编辑出版都有一个动员、撰写、推荐、筛选、编辑、出版、发行的过程,每一个环节都是不能马虎从事的。要有一个时间表,施工图,抓刻度,倒计时。这两年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所以效果较好。

    这里需要强调一下“宏观抓长度”。原来,我们设想的《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只是出一本,但一出来就受到热烈欢迎、强烈反应、爱不释手、寄予期待。有人诙谐地说:“我们不能‘只生一个’,要放开。”于是就有了第二卷,现在我们正在启动的是第三卷,稿子陆续上(好多文章成为了我们博客的热点、亮点),资金提前到位,各项工作紧锣密鼓。

    是不是出到第三辑就刹车了?原来我们还真有这种想法,现在看,这个车刹不住了。原因有三:一是《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这套书名本身的内涵决定的;二是《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面世的社会效果决定的;三是我们老三届同学的期待与愿望决定的。这次我到美国,见到董大为,我们是不期而遇,其实也有牵线搭桥的,就是我们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博客,原来中国与美国东西半球,竟然只是“一篇博文(一首诗)的距离”。这是一高中情结使然。我们谈了很多,他特别关心《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的编辑出版事宜,认为此事功德无量,他举双手支持(道义上的、经济上的)。他说我们这一茬人的经历太复杂了,趁着脑瓜子还好用,整理梳理一下,给历史给后人留下珍贵的记忆。他说,出一二卷不行,三四卷也不多,起码要出它十卷,能出到二十卷才好呢!我们应该有这个信心。我听了他的话,真的有一种激情燃烧与豁然开朗的感觉。这就是资深的世界冠军的心气,这就是大家的高瞻远瞩。回来我一琢磨,还真是这么回事,既然出这套书有必要、有可能,老三届同学们也有要求也有积极性,我们为什么不能因势利导,乘势而上呢?!

    出《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本身就是个创举,好事要做到底,好书要出下去,三卷四卷五卷,出到十卷,2020年以后,那时咱们平均年龄70岁多岁,正是写回忆录的最佳年龄段。我们还可以写下去,写到80多岁,出到20卷。这样工程浩大的系列丛书,没用政府拿一分钱,却在为社会源源不断地提供正能量,那可是“史无前例”,在全国的老三届中可能也是放一个文化卫星。这不是不可以的,因为我们有这个基础、这个实力、这个信心、这个能力。我们何乐而不为?!

    第二,横向布局:各个班都有指标,重点人还要出精品,管好横坐标。

    头两卷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们一高中24个班,桃红李白,各有精彩,藏龙卧虎,身手不凡。众人拾柴火焰高,24个班都铆劲了,事情就好出了。我们编委心里有个底限,一个班不少于二篇,如果再前进一步,达到三篇,那稿子就更丰饶了,数量是质量的保证,二选一与三选一就是不一样。

    我还考虑,在搞好大合唱的同时,是不是可以搞点小合唱,甚至是独唱?我在编辑中就发现各个班级不平衡,比如我们三年三班大家的积极性非常高,动笔的28人占了64%,但上《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又受到数量限制,那么我们班是不是可以自己搞一个小册子呢?这件事好几个人都有考虑,我们准备向我们的老班长蔺宜章汇报,建议开班会专题研究。还有个人,我们哪一年都有个人出书的,能不能把他们也纳入我们的《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系列中啊?

    另外,重点人还要拿出精品力作。所谓“重点人”,一个是重大事件的当事人,一个是我们的博客的重点作者,博客和丛书撰写的积极者佼佼者。在重点人上还要多做工作,提前做工作。有些人多年不动笔,但肚子里有货,请他们打开尘封的记忆,我们也可以指派专人为之“捉刀代笔”?比如,王志强肚子里货多,黄晓勤是不是帮着往外“淘一淘”?赵有低调不愿意写自己,是不是可以让我们的二代“秀才”赵越帮帮忙啊?

    第三,深度挖掘:紧扣老三届特点,扭住时间的节点,把握好精神向度。

    第一说的是时间的长度,第二说的是空间的广度,这里说的是精神或者说是思想的深度。

    我们这个民族所经受的苦难太多了,这激励着我们的民族励精图治,“多难兴邦”,振兴崛起,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也就是中国梦;我们老三届所经历的太坎坷了,这也是我们磨刀石,使我们警醒、奋发、坚韧、历练、担当。在共和国的历史上,有的事我们话语权不多,如新中国成立后的十几年,我们缺少重大事情的社会记忆。但后来,我们经受的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改革开放等等,我们基本上是当事人、主力军,我们做过拼搏、奋斗、贡献与牺牲,我们也有过失落、彷徨、忧郁与思索,我们亲力亲为,最有发言权。

    我感觉,在写什么的问题上,应该以文化大革命、上山下乡、改革开放等重大历史时期个人的遭际为重点,这是我们的优势。特别是文化大革命(到如今整整是50周年),我们的角色太特殊了,我们先是红卫兵,唱着造反有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继而矫枉过正让最高统帅很失望,认为思想还是资产阶级范畴,需要接受再教育,于是被驱离城市上山下乡。文化大革命这十年里,我们经过了波澜壮阔,经过了触及灵魂,经过了脱胎换骨,有的还经过了生离死别,可以说我们的思想、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主要是在这十年里形成的。我们的故事太多了,我们的故事太惊心动魄了,我们的故事所包含的社会意义太丰富了。我们的身份,我们的“角色”,给了我们得天独厚的话语权,我们不说(讲述自己的故事)谁说?!我们不写(撰写回忆录)谁写?!

    有人说,这个太敏感,不好写。是的,关于这个话题就是在当下也有各种声音,是不是会挑起争论啊。我理解,不会。那些发乎于两个极端的声音多数是当今的“愤青”,他们的语言有太多的烟火气,好像五十年前的我们。这样的话语作为过来人的老三届很少,因为我们亲身感受到了我们民族经受的磨难和折腾,我们尝过了生活的酸甜苦辣,我们比较中和、比较客观、比较看开、比较兼容,这是我们的优势。当然,在写作中也可能涉及到某些人和事,容易对号入座,引起猜忌和矛盾,那就做一下技术处,模糊、淡化与剪裁。我在纪检委工作时,有些案件不好定性,就采取“写实”的方法,事情说透就可以了,不加褒贬,不予评说。其实,我们的回忆录就需要这样的写实。

    上次出《难忘岁月》时我们也遇到了这个问题,那是出版社编辑提出的,我们尊重了他们的意见,把这一部分文章变成了“内部版”处理。我们的《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系列就是“内部版”。这也有好处,既省经费,又可以放开些,就像我们看的《参考消息》类似。

    当然,我们写实,不是鸡毛蒜皮想起什么写什么,要有所选择,选取有“意思”的故事。意思写出来了,“意义”也就出来了。比如,我在《岁月留痕》第二卷“编辑寄语”中提到几个写的很有时代特色——

    李继英《三度惊鸿》的青纱帐故事中的“绿色的突围”,它含有的象征意义,就是老三届们到农村落地生根到返回城市的艰难曲折悲欢离合的故事;

    张宝林的“光头党”叙述,寓庄于谐,城市知青一夜变成了“大王庙”的“和尚”,不仅仅是“恶搞”,也是心灵中压抑与困惑的宣泄……

    他们写的事情大吗?不大。但包含的意义很大,这样的事情我们的大脑里不少,我们都应该深入挖掘,精致表述。

    总之,只有我们重视起来,把这项工作当成一个系统工程,戮力同心、不急不躁、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每一年出一部《岁月留痕·老照片的故事》,不仅是可以的,而且会是轻松愉快的。让这套书像心灵鸡汤,像绿色的滋养品伴着我们这些共和国的同龄人夕阳岁月静好,梦里青山不老。

 

  评论这张
 
阅读(66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