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我的父亲  

2016-05-23 17:49:04|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7班 刘贵宁
       我的父亲刘德忠,字兴汉,1909年5月生,辽宁锦县(现凌海)人。1927年参军入伍,在张学良沈阳东北军第三十三旅服役,1928年8月调第三十四方面军模范队。1929年进东北讲武堂黄埔军校陆军第十期步科班学习,毕业后便在国民革命军107师任排长连长上尉营长。1937年11月国民革命军107师参加松江战役,并作为先遣部队与日军谷寿夫师团相遇,父亲在这次战役中负重伤转后方治疗。伤愈后1938年5月——1942年先后任国民党军政部第二十补训处上尉营长,少校团副,和监察 主任等职。后又调任湖北荆宜补充兵团任上校团副,再调湖南醴陵师管区学兵大队任大队长等职。1943年后调国民党军政部荣军第十四教养院任少校队长,训育主任。1949年在广西柳州投诚起义和平解放。彻底结束戎马生涯的父亲携全家去了湖南郴州投奔我的外婆家。1954年初冬我们又随父亲回到了他阔别二十多年的家乡——东北辽宁锦县(现凌海)大凌河畔的一个小村庄。父亲1987年临终前写的这份简历,是最近我在哥哥家的书架里翻出来的,也是我第一次才了解他的历史概况。据说他写这份简历时已经不能说话,视力也已模糊,但思维还清醒。从他留下的歪歪扭扭的字迹上,看得出他一生所承受了怎样的劫难和痛苦。我和我的父亲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对于父亲,我过去只知道他是国民党军官,至于他在国民党部队都担任什么职务, 我从没问过,也不想知道。过去的那些年代,我特怕提他,提起他我就感到耻辱,羞愧,甚至汗颜.觉得低人一等!我永远不能忘记,因为父亲,我们全家在阶级斗争的风口浪尖中饱受的艰辛磨难。尤其是我在锦州一高中的五年虽已流逝半个世纪之久,却仍然不能抚平我心灵上的道道伤痕。每当我夜不能寐时,那尘封心底的坎坷人生总会如同老电影般一幕幕浮现在我的眼前。
        1962年大凌河河堤决口,无情的洪水吞噬了我的家。当时我在中学住宿还没放暑假,后来才知道父母没来得及转移差一点被大浪卷走,挺幸运被人救起。第一次洪水就让我本来贫穷的家一无所有,63年洪水再一次横行使我家更是雪上加霜。因为父亲,我们得不到和别人一样的救助。冬天大雪纷飞时,别人家都住进了新房子,我和没有棉衣的弟弟妹妹们仍然挤在村外树趟子下两领炕席搭就的窝铺里,我最小的妹妹才五岁啊。半夜里两只野狼在外边使劲地挠着炕席,发出凄厉瘆人的嚎叫,我们又冷又怕地抱在一起,胆战心惊瑟瑟发抖......
        那个夏天,锦县闫家中学给我送锦州一高中录取通知书的范广元老师,至今仍让我心存感激。当时洪水刚刚退去,到处是泥沙水坑暗流,我家的村庄经过两年的洪水洗礼,早已一片狼藉面目全非。当时我也没有了家,一家人随着村民已转移到离原住地十几里以外的一个高岗上的树林里。范广元老师冒着随时可能陷进深水坑的危险,趟着齐腰深的泥汤,艰难跋涉几十里历尽周折才在我们的新住所——大树趟子底下众多的席棚子中找到我。我接过录取通知书哭了,面对家里的现状,我不能继续上学了。范老师急了,动员我父母无论如何一定要让我去一高中读书,绝不能放弃!面对这样一位老师,浑身泥水疲惫不堪还为我的前程操心,父母被感动了,我也泣不成声。终于在报到的日子里,我迈进了锦州一高中的校门。
        入学时因为我来自灾区家里又是烈属(我有一个哥哥是志愿军烈士),享受一等助学金每月七元。当时的伙食费九元,我尽量节省开支还能勉强维持。刚升入高二,班级几个极左同学三番五次地去找校长告状,声称  “ 人民的助学金坚决不能给反革命的女儿 ” ,学校开始还考虑我的实际情况给我保留三元助学金。可那几位革命性极强的贫下中农子弟不依不饶继续上告,学校最后在她们的强烈要求下全部取消了我赖以求学的那几元助学金。为了能继续求学,我差一点就将终身许诺给一个陌生人,条件就是他家能供我完成学业。要不是好心的亲戚慷慨资助每月6元,我也许早就辍学了。亏欠亲戚家的情和债,涌泉相报我永远也还不上!
        后来我才知道,因为父亲,在我高考的档案里,学校意见一栏写着 “ 不予录取 ”。校人事室裴景堂老师通知我们时(我班有四人,当然都是狗崽子),说根据上边精神,那些个材料已经烧了。这时我才明白,无论我怎么努力,即使没有文化大革命,我也考不上大学的!
       还清晰地记得,文革开始不久中央发布关于应届高中生推迟半年毕业的文件,我班就有两人合谋诬陷我,说我听完传达文件走出教室使劲摔门并说 “ 纯粹是误人青春,误人子弟 ” !天哪!当时说这话那不是找死吗?我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般地度日,再说就我的水平,我哪有那么高的见识和胆略啊!当班主任齐正昌老师找我谈此事时,我委屈得泣不成声,泪水湿透衣襟。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还真得感谢齐老师压下此事而救了我,否则三年八班何玉学同学的悲惨遭遇就是我的下场啊。
        我不曾忘记,66年秋天我回到家已是太阳西斜,父亲被专政,母亲刚被放回来。看着她浑身被皮带抽打的纵横交错黑紫色的条条印痕,我心如刀绞泪如雨下。母亲怕我也受到造反派的伤害,要我马上回学校立刻就走!我脚跟没站稳滴水未进就匆匆离开家,等我赶到十几里地外的汽车站时早已没有了班车。有家难回无处可去的我,望着万家灯火悲伤欲绝!值班的师父看我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孤独无助泪流满面实在可怜,就破例让我在汽车站售票的小屋里呆了一宿。又冷又饿的我在漆黑的小屋里熬过了那长长的不眠之夜!
       我不曾忘记, 67年的一天我从学校回到郊区金屯临时寄住的堂姐家,堂姐告诉我说,你们学校的红卫兵来过了,他们逼我把你的东西交出来检查,也没翻出什么来。我默默无语,这种事已不是第一次,文革刚开始我班红卫兵就趁我不在宿舍时,抄我的床上下翻了个遍,书本都一页一页地仔细看过,最终也没能找到一点反动的证据。虽然两次 “ 抄家 ” 倒证明了我的清白无辜,可这只有罪犯才能享受的待遇,在我心里留下的创伤永久不能愈合。
我和我的父亲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在红卫兵扬眉吐气的初期,看到同学们穿着黄军装带着红袖标精神抖擞飒爽英姿,我羡慕死了,只可叹自己不配。当红卫兵成两大派时,我不明白锦州二八社论到底是好还是糟,出于自我保护意识觉得应该站在军队支持的那一派。我曾不知深浅地向联合兵团的同学提出申请,当然是被不屑一顾地拒之门外。后来我班有几个中立的同学组织了一个战斗队,也同样拒绝了我多次诚恳地请求。好长时间我成了一个孤独的自由派,后又有同学放出风来说别看她现在消遥等着秋后算账!我又惊恐不安怕说我抵触文革不积极参与,便在别班同学介绍下加入了红三司,从宿舍楼搬进了教学楼,没想到从此我便远离了三年七班再也没回那个令我生畏的集体。这里的外班同学如王菊兰,孙秋菊,常慧琴,还有那些男生邱士先 ,蔺宜章等对我毫无半点歧视让我倍感温暖。和他们相处的这暂短几个月,是我在一高中五年里从没有过的较为快乐的日子。我满心欢喜地穿着黄上衣带着红袖标,还借了棉军帽和绿背包堂而皇之地跑到照像馆,照了一张梦寐以求的纪念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这张珍贵的照片成了我在一高中曾经享受过平等的唯一见证。
         68年初夏,同学们陆续返校军训,有迹象大家要离校了。我班某同学偷偷告诉我,一个班要抓一个学生反革命。听他们说本来你就是国民党军官的女儿,又是咱班唯一的女生 “ 糟字派 ” ,咱班就抓你,不让走留校办学习班。啊!还不放过我!我当时就吓哭了,魂飞魄散之后左思右想也没什么办法能逃过这一劫,我横下心来只能豁出去了,大不了就是一死吧。我不甘心去学校送死,让那些革命派们来抓我吧。我便胆大妄为地不辞而别,提前告别了一高中,再也没敢回到三年七班教室,再也没胆量迈进这个让我饱受歧视欺辱的一高中校园!
       无数的辛酸泪水浸透着我的学生时代,我的所有不幸都是因为父亲!高中生时的我,特别恨我的父亲!我曾质问他为什么要去为国民党卖命?为什么不参加革命队伍?尤其是1949年解放时为什么不像别人那样留在解放军部队?每次回到家中,我都不理父亲,不和他说一句话,受了委屈回家就和母亲哭诉。而此时父亲如同犯了大错的孩子什么都不说,只是万分愧疚地望着我似乎是在乞求我原谅他给我带来的种种不幸。我觉得有这样的父亲前途渺茫苦海无边,曾幼稚地想过要登报声明和父母断绝关系彻底划清界限,天真地以为那样自己就不是 “ 狗崽子 ” 了 ,就会被贫下中农子弟接纳了!
         1968年11月,因为有家难回,又心有余悸不愿跟同班同学一起下乡,我迫于无奈与曾经给予我同情的同班同学唐耀光结婚。他家是地主成分,我便是从尿窝挪到了屎窝。一无所有的我独自一人穿着在校时的一身旧衣服来到了这个新家。虽然远离了父亲,可我仍然摆脱不了他罩在我身上的阴影。整整十个春夏秋冬啊,脸朝黄土背朝天,泪水和着汗水,无奈又无望地在艰难贫困中煎熬着。我这个国民党军官的后裔,刚刚在胆战心惊中结束了高中的豆蔻年华,又作为地主的儿媳在农村消磨着一去不复返的青春岁月。虽然我也生儿育女做了母亲,可对父亲还是没有太深的感情, 很少回家也没脸回家。想起那十年过的贫穷压抑的日子,真的很悲伤而不能释怀。结婚后旧锅盖坏了,还是公公在外地给我们背回来的用炕席迷子编的锅盖 ; 孩子没奶吃只能喂点高粱米糊糊 ; 计划生育作为黑五类子女我差点被逼上手术台任人宰割 ; 孩子有病不能如贫下中农后代一样享受合作医疗 ;唐耀光有幸当了两年民办教师,赶上地震为了三个幼小的生命向学校借了几根树杆子搭地震棚,学校的那位唐书记知道了勃然大怒,命令唐耀光马上把杆子给送回去!......太多的辛酸往事不堪回首。我做错了什么?都是因为父亲,才使我的人生跌进了万丈深渊,从我记事起就是因为他的过去给我们全家带来了种种不幸和灾难!虽然我结婚了离开了他,但还是不能摆脱厄运,甚至连同我无辜的孩子都受到牵连。有这样一位曾当过国民党军官的父亲,我真的恨他怨他,因为他我活得没有尊严,活得没有人样啊!
      1977年的中国历史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大转折,结束了文革恢复了高考,我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彻底地改变。1978年7月份我参加了高考,接到了锦州工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时我激动地哭了,丈夫也上了师专,梦幻般的现实让我喜极而泣。虽然工学院机械专业并不是我少年时的理想,但能走出炼狱且圆了十年前的大学梦我已经是受宠若惊了。我终于能抬头挺胸做人了,也不再为提到父亲而胆怯羞愧。父亲得知我上大学的消息兴奋异常,平时沉默寡言的他见人就炫耀说:我家大妹考上大学了!
        
我和我的父亲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在工学院就读的四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和贫下中农子弟平起平坐,没有了歧视和迫害,并光明磊落地享受着学校给予的一等助学金每月22元!来自农村带着三个娃的母亲念大学,其艰难可想而知。生活依旧贫困,日子更加窘迫。在大学的四年里,我没买过新衣,丈夫的一件洗缩水了的人民服陪伴我一直到毕业。可我心情舒畅倍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遇,尽管困难重重依然勤奋努力成绩优秀。
        1979年父亲也得以解放重获自由并恢复了烈属待遇,享受民政局的抚恤金,可此时他已经是白发苍苍了。父亲感慨万千写诗
 重获自由有感
                    解除枷锁喜若狂,两行浊泪湿衣裳。
                    严冬漫漫春来迟,年逾古稀鬓染霜。
        父亲有生之年只来过我家一次仅吃了一顿饭,那是在我大学毕业不久住在市内三角地的时候。我们生活还没脱贫,一家五口挤在五中大墙边的一个小平房里。记得那天中午,我只给父亲就近买了三两白家锅烙,还怕孩子们看见他吃不下。我从没见过他那样高兴,连说好吃好吃!也许是他被女儿这少有的孝心所感动,看见他浑浊的眼里闪着泪光。我鼻子一酸眼睛也模糊了,我是个不孝的女儿!这么多年来我愧对生我养我的父亲,很少关心过他的冷暖温饱,对他不堪负重的劳动改造也不曾有过一丝同情,更没体谅过他被禁锢失去自由的痛苦。我是他的女儿,在外受了造反派的欺辱,回家却成了造反派!我那时真幼稚愚蠢自私,为了自己的前途还想要断绝父女关系!可父亲对我却从没有过一句怨言。父母的亲情,无论你走到天涯海角也是割不断的啊!面对历经沧桑骨瘦如柴的老父亲我羞愧自责难以言表。
        1982年父母移居义县前杨乡和弟弟住在一起,父亲更加日渐衰老体弱多病如风中残烛,可这迟来的自由让他倍感珍惜。他虽然行动困难视力下降,还每天还坚持看书看报关心国家大事,偶而还写几首诗表达自己的情感。我每年回家一两次看望父母,仍然难在父母身边尽孝。
        已是耄耋老人的父亲对他自己的过去写了几首诗摘抄如下:
                                                          忆往昔
                                                            其一
                                   戎马生涯半世尘,精忠报国投错门。
                                   民族抗战曾喋血,阶级斗争成罪人。
                                                            其二
                                   少小离家老大回,二十春秋志未酬。
                                   饱受磨难三十载,心灰意冷万事休。
                                                            其三
                                   喜逢盛世百废兴,可叹两鬓白发增。
                                   欲登高楼回首望,浊泪千行愧平生。
     
我和我的父亲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父亲写诗的水平并不高,可这简单的几句顺口溜是他对自己一生的概括总结。“ 其一” 看出来他心底的悔悟,想报效祖国却走错了路;“其二” 表达了他在外漂泊二十多年也没能实现自己的抱负,回东北老家近三十年饱受磨难的悲观失望的情绪;“其三” 诉说了他虽然重获自由赶上了好时代,却已是风烛残年对国家不能尽力了。回首自己走过的岁月,他倍感凄凉愧对人生。
        1988年1月25日,我的父亲,这个饱经风霜的老人走完了他七十八岁的坎坷人生,带着遗憾与世长辞,葬于义县前杨乡二虎桥村西山坡上。每年清明去扫墓,我都会在墓前久久站立, 心里充满忏悔。子欲孝而亲不待啊!我曾写了一幅对联,作为我对他的缅怀:
                                 世事难料何必遗憾恨千古
                                 苍天在上自有公论慰亡魂
                                               
        愿父亲 在九泉之下安息!
                  

  评论这张
 
阅读(71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