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心中的梨花  

2016-05-13 15:14:09|  分类: 散文新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才满(葫芦岛)

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儿子对我说,大礼拜拉你去绥中西北沟看梨花吧。

    我说,好啊,我愿意去。

    头一天下过雨,蓝天白云,心情很爽。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从绥中明水招工回城后,我曾三次重返明水。

    第一次是1978年。当年我是开解放卡车的驾驶员,卢绍城工作在锦西知青办。

    凑到一起闲聊,唠到了下乡时光,他来了感情,对我说,还挺想那的,咱俩去看看?

    我说行啊,咋去呀?

    核计了半天,我出主意,你不是给我们的队长孩子办过事吗,咱来个公车私用吧,你以县知青办的名义要我的车,不是名正言顺吗?

    我俩踏上了重返第二故乡的路。

    几年过去,沿途看到的是熟悉的风光。那山,那水,虽然略显荒凉,但很真实,亲切。

    高台堡,高甸子,大王庙,黄家。一过坡口,看见了笔架山,心里念着,我们又来了,明水。

    晚间,睡在老队长陆纯阁家的热乎炕上,唠了很多嗑,真像是分别了多年的亲人。

    第二天吃过早饭,我俩去看曾经熟悉并流过汗的山山水水。正是梨果飘香的季节,在“南天”那棵能下100多包梨的“梨王”树下,一人吃了一个梨。

    回到场院,人们正在选梨装包。

    我们四间坊的白梨,是绥中出口梨的主要产地,那梨黄澄澄,干净。

    我和绍城说,买两包,回去让同事们嚐嚐咱四间房的梨。旁边陪着的几个队长听到,笑了,你俩来还买梨,给装几包。

    社员七手八脚就装梨,转眼间,就上车了十多包。我一看,赶紧阻止,人们才住手,虽然是没挑选的散包,但那是一片情啊!

    第二次回明水是1993年。那时,王泽元在厂职工医院当副院长,他下乡那个村“大烟窑”的村民,经常来找他看病,临走总说,“回去看看吧”。

    他动了心思,和我说,休息日咱俩去看看?

    我开车,拉着他和我的妻..女,直奔“烟窑”。山里人是朴实的,看到王泽元那是真的亲热,小山村本没多少人,大家都从家里跑出来,握手言欢。

    最后被一个王姓大哥拽回家,杀了一个小鸡,宰了一只兔子。为了显示规格,不但把队长找来,还把当小学校长的本村人也请了来。

    那酒喝得热乎,谈天说地。我看校长穿着一身洗得掉了色的中山装,感觉他同样不富裕。

    山村的猪是进屋的,妻,儿子,女儿,看到进屋溜溜达达的猪,几乎没吃几口就撂筷了。

    第三次回明水,是下乡三十周年的纪念日,公社来电话,邀请去开座谈会。

    那时,事业有了一点前进,当了碧海公司的头头。我核计,应该给带俩钱去。

    想来想去,不好意思对领导张这个嘴。

    在登记后,自己给扔了一千块钱,惭愧呀!

    吃饭后,本想回四间坊看一眼,但又一想,两手空空,羞见江东父老,就直接回了。

    这回是第四次,路真的变了,到明水的路竟这么好,一个多小时,就跑到了那个坡口。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翻过坡口,就看到了熟悉在心中的笔架山。

    我让儿子停车,拿卡片机照了起来。

    妻对孩子说,看他兴奋的,老胳膊老腿好像都活泛了。

    是啊,这一生走了好多路,确实也看过了不少好山好水,但那只是看在了眼里,或许有些也留存在了记忆中。但和这片只待了两年的土地是完全不同的,因为它是刻在心中的。

    佛说:“人生苦乐,取决于心”。

    心是真实的。有的时候,并不光是快乐,才留存于心。

    同样的,这片并不出色的土地,是因为我们的青春曾经在这里有过纠结而魂牵梦绕。

    在这里,我们的初心遭遇了第一次洗练,像初恋,激动,憧憬,微甜又苦涩,迟疑中伴随拼搏。

    也可能,当多年后,我读到非马的诗:

         树林与树林间

         最短的距离

         任何有轻盈翅膀的小鸟

         都会叽叽喳喳告诉你

         不是直线------

    才似乎明白了这段山乡历练隐含着的意义。

    过了魏杖子,看到一片开得正艳的梨花,我们下了车,三代人进入梨花丛。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到了这里,总觉得有一肚子话想倾诉,和儿子.儿媳说,觉得颜面有碍。

    于是,对孙子说,“来一回,看了梨花,总得弄明白点啥”。

    孙子看着我,一头雾水?

    我说:“梨花是什么模样啊?”

    孙子细细看了一会,说:“梨花是五个花瓣”。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我笑着说:“看啥都得琢磨琢磨,啥事走心,才能快快长大”。

    掉头折回,找到通往四间坊前队的路,来到前队的路旁,,下车端详生活过的那个屯子,似熟悉,又有些陌生,房子已都不是原来模样。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当年熟的人,或已富养天年,或已老态龙钟。假如进到村里,可能“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罢了,就不进去了。

    我对孙子讲起了在这生活的往事。

    冬天,只有炕是热的,晚上洗脚没倒掉的脸盆中水,冻成梆梆硬的冰。夜里冻得脑壳疼,只好蒙头睡觉;夏天,天热,支起大窗棂的窗户睡,蚊子咬得脚生疼,只好穿着袜子睡;三九天起牲口圈的粪,一镐下去一个白印,嘣起的带冰粪渣,嘣进嘴里-----

    孙子问我,“那非得在这干啥?到别的地方去呗。”

    我知道,那些陈年旧事,以他的年龄,是说不清楚的。

    可以选择吗?是绝无可能的。

    他听到看到的,是可以选择自己喜欢呆的地方,做自己爱做的事。但那是四十八年前,和现在毕竟已经太遥远了。

    不能让孩子心里留下的都是难和苦,也应该留下一些当年的快乐往事。

    于是,我指着山上那些当年治山治水垒的坝墙子,对他说,这个地方是梨果之乡,梨花一谢,,就有“谢花甜”.“六大瓣”这样的梨吃。进了伏天,在山上耪地歇嘣时,摘几个青硬的“五里香”.“八里香”,把坝墙子的石头抽下来一块,铺上一些青蒿子,再用石头堵上,几天后再来,抽下石头,那带着青蒿子香气的梨,发得软软乎乎,一咬,,那叫一个甜。

    又讲起了夜里去郭家岭偷苹果的往事。

    你知道吗?爷爷当年在黄元帅树下,一口气吃了八个大黄元帅,吃得直漾酸汤。真的吃不下去了,才把背心前后都塞满,拿回去给女生吃。

    孙子问我,“人家不说你吗?”

    我对他说,在这,果成熟时,把梨树枝压得弯到地上,连猪都上山吃梨。

    苦涩而甜蜜的记忆,因为青春,而刻骨铭心。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

 

    在回程的路上,我仍在思想。

    一个人,如果对一座城市牵肠挂肚,那是因为深深的爱;如果你对一块生活过的土地,魂牵梦绕,那是因为这块土地在你的心留下了刀刻一样的痕迹。

    遥远的时间,就一定会思念吗?不一定!

    这么多年,我们经历了很多平平仄仄,生活也教会了什么是声母韵母。

    岁月再长,掩埋不了心的牵绊。

    而西北沟的那朵梨花,在我的心底,永远不会风干!

心中的梨花 - 柴草 - 小学生的博客(题头照片:才满夫妇与孙子在当年任课的明水中学校门前留影)


  评论这张
 
阅读(66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