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们来自保二同一个班(上)  

2016-04-08 21:26:37|  分类: 高中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2班  陆  力

我们来自保二同一个班(上)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54年9月1日,又一个新学年开始了。一群天真活泼的新生满怀求知的渴望涌进锦州市古塔区保二小学一年级乙班的教室,开始了愉快的学习生活。就在同一时刻,我走进了黑龙江省绥化县师范附属小学一年一班。紫荆山下的锦州与松花江北的绥化,相距900公里,何其遥远!我不会想到,1959年9月,我也走进了保二小学六年二班——五年前的一年级乙班;我更不会想到,就是这个班级,后来竟有19名同学考入被誉为辽西“小清华”的锦州一高中。

19名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学生来自保二小学的同一个班级,这在锦州市的教育史上也是少有的。过去,我曾在多个场合颇为自豪地提及这个优秀的班级。近年来,我与66届1班石景凌同学在博文中互评,几次提到这个班级。后来,他在一次回复我的评论中写道:“你评论杨丽娟的博文提到,这是小学同班同学,由此想到,小学这个班真的非常优秀,考到一高中的就十四人,加上曾就读这班的我和李小冬,在全市也恐怕找不出第二个班有这样的成绩。而且,这些人中,三.一班竟达五人,三.二班有二人,更是突出。其它班同学也在一高中有知名度。看不少同学写小学的事,你应该尽你所知,写写这个优秀的小学班级,介绍进入一高中的同学。”(《高三一班的标志》)

石景凌同学的建议促使我静下心来思考着一个问题:一个从小学到初中持续了9年没有解散的班级,为什么能够延续良好的学风,把一批优秀的学子送进辽西的重点高中?我的确应该尽我所知,写一写这个班级,写一写来自同一个班级的一高中老三届学友……

时间追溯到1959年秋天。因为父亲工作调动,我们举家迁至锦州。父亲母亲迅速地给我办理转学手续,我走进了保二小学六年二班,这是我小学时期的第三个班级。面对着几十名陌生的同学,我悄悄观察,很少言语。

很快,我发现这个班级十分活跃。上课的时候,许多同学大胆接话,甚至不举手就抢答问题。这令我很不适应。我就读的前两所学校,很少发生学生在课堂上接话的现象。我觉得,这个班级的课堂秩序有点乱。然而没有多久,我发现这倒锻炼了同学们的思考能力,催促你必须跟上思路,否则就会陷入被动听课的状态。自习课上,我们认真地写作业,开始还很肃静,不一会就乱了,前前后后的同学对起了答案。如果答案不一样,就会争论。每当这时,杨丽娟、张玉琴、赵长春等几名班干部就会示意大家肃静。同学们在学习中互相帮助,倘若有好的答案,共同分享。有一次,语文作业中要求用“果然”一词造句,我写了“预报今天有雨,果然下了一场大雨”一句,很快被同学们认可。

保二小学的校园生活丰富多彩,我发现班级文体人才很多。杨丽娟、段兴武、罗棣等同学擅长歌唱表演,经常参演节目;胡振源、韩芳萍等同学擅长朗诵,在一次推广普通话的中队会上,他们担任领诵,受到好评。段兴武、韩芳萍还是运动员,在体育比赛中为班级赢得荣誉。

在与同学们的交往中,我经常听到大家提到一个名字:李小冬。同学告诉我,她是市委领导的女儿,学习很好,已经转学了。我素来佩服学习优异的同学,就牢牢记住了这个名字。

我来班级不久,刘崇慧、闫秀清先后从外校转来,几名班干部对我们这些新同学都很关心,渐渐地,我们都融入了这个新班级。

1960年7月,正值小学毕业前夕,上级指示保二小学实施教改,办初中部。小学升学考试后,一部分同学升入保二初中部。还有一部分同学升入其它学校,其中就有赵光正同学。与此同时,罗台子小学部分同学考进了保二初中部,刘会琴同学就是这时候来到了我们班。原来六年级的六个班经过升学考试的分流及调整后变成了初一的四个班。

或许,保二小学办初中的想法不错,但师资和学生管理都存在很大的问题。我们仍然留在小学的校园,心理上也停留在小学阶段,由于感受不到初中的学习氛围,不能迅速地完成从小学生到初中生的转变。一位小学老师担任语文课,新调入保二的田老师、周老师担任我们代数课和俄语课。刚刚学代数、俄语,我们听不懂,课堂纪律越来越乱。代数课堂上,有的同学和老师争论起“为什么‘a+b不等于ab’”这样幼稚的问题,弄得老师很无奈。就在大多数同学还不能从算术转向代数思维、面对满是字母的代数题一筹莫展时,张华昌表现出良好的数学天赋。

我们在保二小学的初中学习仅仅维持了一个学期。1961年3月,初一下学期开学时,上级指令保二小学初中停办,当场宣布:现有的四个班级,一二班去二中,三四班去四中,即刻报到!刘会琴同学需要住宿,去了六中,她来班级虽然只有半年,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那一手流利漂亮的钢笔字,令我羡慕不已。和她相比,我写的字显得太稚气了!于是,我从初一下学期开始近似疯狂地练习钢笔字,不到一年,基本“脱去”了稚气,改变了字体,这是后话。

我们班整体转到了二中,编为一年七班,学校专门为我们补课,学习逐渐走上了正轨。慢慢地,同学们的学习成绩拉开了距离。杨丽娟、韩芳萍、张玉琴、赵长春、胡振源等几名班干部成绩优秀,闫秀清、刘崇慧各科都有实力,罗棣、刘治政、刘启文、刘忠仁暗暗地用功,成绩提高很快。这种形势越是临近中考就越明显。文体突出的段兴武虽然不怎么用功,名次却不低;张华昌虽然排名在我们几个女同学之后,但理科非常突出。

升入初三,一中转到二中六个班,学校把他们排在前面。对于原有的八个班,学校把两个男生班拆开分到各班变为六个班。这样,二中的初三多达12个班,我们班编为三年十一班,与来自保二的另一个班(三年十二班)在四楼教室上课。虽然班级拨来了十几名新同学,但主体还是保二原班同学。大家卯足了劲,准备冲刺中考。那时候,我们保二的原班同学求学欲望非常强烈,多数同学把目标锁定在锦州一高中。

大约在中考前的几个月,市有关部门决定在初三学生中举办锦州市中学生数学竞赛。学校通过几次考试层层选拔,最后在初三12个班级中选出20名学生参赛,我和张华昌入选。竞赛分两张试卷,第一张卷我勉强应答,第二张卷却感觉无从下手,头脑一片空白。不久,召开了数学竞赛表彰大会,张华昌荣获三等奖,他是二中参赛同学中唯一的获奖者。后来,几何老师在课堂上讲“反证法”的时候说:“在锦州市中学生数学竞赛中,有一道题要求用反证法证明,张华昌在全市参赛同学中答得最好,有的同学却没有答好……”我听到后脸上热辣辣的,深感自己辜负了学校和老师的希望。

这次数学竞赛使我看到了自身的差距,感到自己在解题思路、逻辑推理方面存在着弱点。这引起了我的警醒。一些男同学看起来并不是科科领先,但他们头脑灵活,思维敏捷,颇有潜力。我想,这些同学在关键时刻一定能够脱颖而出。

果然,这些同学在中考时表现出较强的爆发力,全班共14名同学(7男7女)考上了锦州一高中,全都是保二小学的原班同学。1963年8月24日,我们走进了锦州一高中。刘启文、刘忠仁和我分在66届1班,张华昌、韩芳萍分在66届2班,闫秀清分在66届3班,刘崇慧、刘治政分在66届4班,赵长春、 段兴武、胡振源分在66届5班,张玉琴 、罗棣分在66届7班,杨丽娟分在66届8班。报到的时候,我遇到了分在66届5班的刘会琴,她是从六中考入的。

当时,学校对66届学生的教学进行了精心安排,1班和2班为俄语快班。我所在的66届1班藏龙卧虎,有多人在锦州市中学生数学竞赛中获一二等奖,而且,女同学的学习成绩相对突出些。尤使我高兴的是,我遇到了从保二原班转出的李小冬,这个从未谋面、而且多次被大家提及的同学成了我的同班。

初见李小冬,我深深被她的气质所打动。她衣着朴素,待人诚恳,不但文理兼优,而且文体才艺突出,综合素质很高。66届1班的女篮、女排、乐队,李小冬都是主力队员。我喜欢她的朴实真诚,我休学前后,曾经得到过她的热情鼓励和安慰。

高二刚刚开学的时候,我的身体出现了问题,坚持到高二上学期期末考试后被迫休学。我很不愿意休学。其一,经过三个学期的学习,我的学习状态调整得比较好,休学前这次期末考试,我所有学科的成绩都在90分以上,一旦休学再复学,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其二,我眷恋这个团结和谐、不事张扬、实力雄厚、学风优良的班级,更舍不得班里那些聪慧灵气的女同学。因此,在离开班级的时候,我情绪低沉,潸然泪下。这时,李小冬拿出转到北京的林向国同学(入学时担任66届1班团支部书记)写来的信,有一段是专门写给我的,鼓励我要“像奥斯特洛夫斯基那样坚强地面对疾病”,我知道,这一定是李小冬告诉她的。休学后,李小冬还特意去过我家,我们进行了长时间的交谈。

我虽然没有在保二这个班级结识李小冬,但我能够在一高中时与她同班就读,而且从她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真是缘分啊!

1965年秋天,我休学已经半年了,身体尚在康复中。一天,我路遇石景凌同学,他特意下车问我:“回学校上课了吗?”我说:“还没有。”望着他远去的背影,我再一次想起曾经的班级,想起那些优秀的同学。石景凌是男同学中的佼佼者,文理各科实力强劲。几十年之后,通过博文交流,我才知道,他也是保二小学这个班级的同学,是在讲《小铁锤》一课时转走的。我和石景凌在小学这个班级是错时学习,在高中成为同班同学,也是缘分啊!

66届3班的王菊兰同学在小学时转入这个班,后来又转出。菊兰于小学一年级下学期转到保二小学乙班,在保二加入少先队。三年级转到铁路二校。我和菊兰在保二这个班虽然是错时学习,但在一高中时我们就很熟悉。菊兰多才多艺,和这样优秀的同学结识,而且曾经在小学同一个班级学习,同样是缘分啊!

我于1966年3月复学到67届2班。有一天,忽然听到一位男同学喊我的名字,我定睛一看,只见他面带微笑地站在我的面前,而我却想不起他的名字了。“我是赵光正,在二年八班。”我暗暗吃了一惊。当年他没有和我们一起升入保二初中部,去了外校,没有想到能够在一高中的校园相遇。至于他这几年有什么经历,为什么低了一个年级,我不得而知。但我确信,他一定是经过努力奋斗才能够走进这所名校。他那充满自信的微笑就是最好的证明。

19名来自小学同一个班级的同学走进了锦州一高中校园,这真是一个奇迹!50多年后的今天,回顾我们的班集体,回眸我们的青葱岁月,我感到这个班级所取得的成绩绝非偶然。走进这个班级之后,我越来越感到班级许多同学兴趣广泛,素质优秀,德智体全面发展。就考入一高中的同学而言,有的思想活跃,有的多才多艺,有的头脑聪慧,有的勤勉刻苦。思想活跃开阔了思维,多才多艺提高了素质,头脑聪慧挖掘了潜能,勤勉刻苦打造了毅力。大家互帮互助、互学互补,既有助于提高班级的整体实力,也使每个同学从中受益。可以说,在那个年代里,我们受到了真正的素质教育,有这样的基础,自然会取得不俗的成绩。后来的事实证明,我们19名同学在一高中校园,在社会这个广阔的舞台上,都能够脚踏实地、尽职尽责地工作,为自己的人生交了一份合格的考卷……

(未完待续)

 

 篇头照片说明:这是锦州二中三年十一班的毕业照,摄于1963年7月,由66届8班杨丽娟同学提供。

前数第一排:左一刘治政,左三刘忠仁,右三张华昌;

前数第三排:左六赵长春,右五段兴武,右六胡振源;

后排(女生):左三韩芳萍,左五罗棣,右一陆力,右三张玉琴,右四刘崇慧,右五闫秀清,右七杨丽娟。

 笔者说明:

         博文发表后,为了使远方的同学看到此文,我将此文转发到微信的朋友圈、一高中女同学群和同学群。66届3班王菊兰同学读后在朋友圈留言,我方得知菊兰也是曾经在这个班级学习过,十分惊喜!故对文章的内容作了补充。

 

 

 

 

.

 

  评论这张
 
阅读(1039)|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