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那并不遥远的往事  

2016-04-24 07:59:48|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小学生活记忆

 66届5班  李舫菊

那并不遥远的往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近日看到了陆力和石景凌两位同学对保二小学生活回忆的文章,一方面钦佩羡慕他们那样优秀的学校,卓越的班集体和他们那些出类拔萃的学子;另一方面也激起了对我的小学生活回忆的涟漪,这涟漪化作朵朵浪花,拍打我的思绪,唤醒了沉睡在我脑海里的那并不遥远的往事的重现。

 儿时我就羡慕生活在儿童公园对面那一片的家庭,因为那里有市委大院、电业局、市医院等家属住宅,那房子有的是独楼,有的是联排新瓦房,有的是二三层高的住宅楼。在我儿时的眼里那不是普通人生活区,而是“贵族”,是我眼中的“上流社会”。因为当时我生活在老城区——鼓楼的南街,当然我就读的小学只能是附近的老旧学校——南二小学。

南二小学,虽然它名不见经传,但却是我整整生活学习过六年的地方,那里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老师,校长的身影,那里有我众多的儿时的玩伴学友,那里给了我完整的基础知识教育和善良勤奋、谨慎诚实做人的真谛,那里更给了我一双观察社会世态的眼睛,在那里的四年后,让我懂得了人生起伏与社会的政治变化密切相关。

由一九五四年到一九六0年,六年的小学生活,我认识熟悉了六位班主任,一名大队辅导员和老校长。

我的一年级启蒙教师姓齐,中年女教师,现在回想起来,她是类似“妈妈似的老师”。对刚上学的我们关怀备至,很有耐心,性格很好,教我们汉语拼音(旧新对照式的学法)很有办法,所以使我的汉语拼音基础打得很牢。不足的是她压不住一些男同学的课堂嬉闹,时而使课堂乱糟糟的,让爱学习的我心里很烦。不过齐老师很喜欢我,因为我上学时穿的是妈妈亲手给我缝制的带大襟的镶着滚式黑边的小格子上衣,背着紫色的绣着和平鸽叼着橄榄枝的图案,并配有四个白字“热爱和平”的书包。这样的打扮显得我十分干净整洁,齐老师一眼就注意到了我,摸摸我的衣服,看看我的书包,说了一句什么记不清了。齐老师只教了我们一年,就调走了。后来听说她是随丈夫调到外省了。

我的第二任班主任是吴健老师,也是一位中年女教师(比齐老师略年轻些)。她的执教风格与齐老师截然不同。人很干练,说话办事麻利爽快,对学生要求很严格。是在吴老师的严格要求下,我写字从不马虎,总是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做班干部、搞大扫除、当值日生、参加班级的任何活动都是积极上进,一丝不苟,也就是在那时萌生了“将来我长大了也当一名像吴老师那样的老师”的儿时梦想。吴老师教我们的两年是我们班风最好的两年,流动红旗,差不多在我们班扎根了。正是在吴老师的影响下,养成了我勤奋上进认真负责的好品质。

那并不遥远的往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到了四年级我们又换了一位中年女教师,她叫王树德。她中等个头,白胖的脸型梳理两条不粗的辫子,体型也略微发胖,原来我们以为王老师一定是起码两个以上孩子的妈妈,后来我们才知道,她竟是独身女性。这无疑更增加了我们对王老师的好奇感。她是另一种类型的老师,平时不苟言笑,除了上课和学生接触的不多,即便我们学生干部,她也是有事说事,没事也不多和我们说什么。但她的课讲得很认真,比较吸引我们。让我有一种感觉,王老师书本以外的东西知道很多,但却点到为止,不多说。她和我们感情不深,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甚至说不可磨灭的印象,因为就在四年级下学期的那个暑假,王老师被打成了“右派分子”了。还清楚的记得那个暑假,我参加护校值日,我们几个学生在校门口教室廊檐下坐着,突然听到离我们只有几十米之隔的二楼会议室里传出一片喊声,“揪出大右派王树德”,“王树德是我校头号大右派,打倒她!”当时我就吓懵了,怎么王老师成了右派了,什么是右派呀!……带着一连串的问号,晚上回家问爸爸,爸爸只告诉我,这是阶级斗争,反右运动。恐怕王老师不能再教你们了,你不要多问。我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从此以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到王老师的身影。后来听说王老师被劳动改造去了,去了哪里,后来的命运如何,一切都不得而知。这件事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埋下了一颗隐痛的种子,让我一下子长大了不少,让我原本也是很开朗乐观的女孩谨慎内敛了许多。我一直在想王老师没枪没弹的,成了阶级敌人,那一定是祸从口出吧!再有就是听说她是地主家庭出身。

到了五年级,迎来了在我们儿时印象里最年轻最漂亮最具魅力的刘占凤老师。她那一身素雅高洁的打扮(穿着总是那样得体,大方,秋冬季总是有一条质感很好的红色小围脖围在脖颈上)她那一口标准的普通话和声情并茂的课文朗读,她那标准的楷书板书都给我们这些老城区里平民的孩子留下了不同于世俗,不同于一般人的高贵印象。刘老师并不发威,可那些男孩子都乖乖的听她的话,我们女孩子就更加膜拜刘老师了,学老师穿带裤线的裤子,学老师举手投足的优雅动作。正是在刘老师说普通话,会朗诵的影响下,我热爱了语文课并开始了课外阅读。因而对诗歌产生了粗浅认识,就在当时宣传救火英雄向秀丽的事迹时,我竟不知天高地厚的写了一首诗“向秀丽,向你致敬”,并被大队委员会刊登在板报上。然而正当我们沉浸在优秀老师羽翼下成长不到一年,五年级还没有结束时,刘老师病了,得的是“肺结核”,需长期休息治疗。我们只好又迎来了第五任教师——刘老师。她是一位代课教师,刚刚毕业不久,虽然只教了我们三个来月,却和我们同学打成了一片。正因为如此,与她分别时,我们班的学生干部和她合影留念,留下了一张极其宝贵的老照片。那并不遥远的往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在南二小学的最后一年,是一位男性刘老师,当我们的班主任。他进入学校的时间并不长,大概也不是像前几位女教师那样都是师范科班出身,因此平时对学生的要求没有那么多清规戒律,教育方式有点开放式。能不能好好学,学得如何,多数靠自己了。但刘老师最大的特点是头脑反映快、灵活,因而数学教得不错,解题能力很强,而且愿和我们在课后探讨难题,这对即将升入初中的我们也是很有益的,因为从他那里我们多少了解了“代数”的含义。刘老师也是一个很随和的人,后来他也是一位很不错的把关老师,在小学里能遇上这样一位男教师也是很难得的机缘啊!

在小学的六年级生活中除了这些班主任的点点滴滴融入了我们成长的因子里外,还有就是我校当年的大队辅导员林慧声老师和黄漱泉老校长。

林老师是在我入学不到三年时进入南二小学的,她高高的个子,梳两条长辫,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却极有气质和风度,据说,林老师是当时我市评剧团已名声鹊起的年轻演员林慧馨的姐姐。再看林老师那能歌善舞的一身艺术人的“范”,更加让我们骄傲:我们学校来了这样一位优秀的大队辅导员。她的到来给我们学校带来了活力,带来了生机,给我们带来了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也给我们带来了欢乐幸福的美好时光。

她组织了学校的腰鼓队,让我们学会了打六节的花样腰鼓,当时在市运动会上获得好评,她组织了我们三四年级部分女同学的伞舞队,进行行进中的表演,每人一把漂亮的小洋伞在林老师的指导指挥下变幻着各种姿态,各种造型,至今令人难忘。为此,我们还参加了去火车站站台迎接入朝作战的志愿军归国的欢迎大会。林老师在暑假组织全校学生干部去海边孙家湾夏令营活动,到大海中学游泳,在海边开篝火晚会,至今还记得在海里遇到成群的海蜇围攻我们,吓得我们都喊:老师,快救我们啊……

是林老师的多才多艺抚育培养了我们这些平民孩子对艺术的美好追求,对美的事物的渴望。在五八年大跃进的年代,是她和其他几位男教师在黄校长的亲力亲为下组织大炼钢铁活动,学校也砌起了小高炉:学生们捡来废钢铁送到小锅炉里炼。我拣不到废铁,竟把家里的一只铁锅拿到学校,为博得一声表扬!火热的年代孕育了一颗傻乎乎火热的心。感谢林老师让我现在回忆起这些往事还美滋滋的,快乐无比。

我们南二小学的老校长——黄漱泉,是我永远不会忘记的一位长者,一位教育界的老前辈。他是我最值得尊敬与怀念的人。一个普通的小学生怎么能和一校之长关联在一起呢?这得从那时的勤工俭学说起。五年级的暑期开始,一场席卷各校的勤工俭学运动开始了,那阵子,除了增加了学生各种学工学农的劳动外,就是号召各校办什么养猪养鸡场,农场之类。在这种形势下,我校办起了养鸡场。我和同班的王瑞云(后来也考入我们一高中三年六班)被挑选成为饲养员。一切从零开始,黄校长腾出了他那不足十平方米的校长室,做为我们饲养第一批鸡雏的鸡舍,我俩哪里会养鸡,从来没有接触过的事,是在黄校长的亲自带领指导下,逐步学会了控制什么样的室温,喂多少小米加蛋黄给小鸡,一天给多少水,清理几次粪便等等。正是在这样的亲密接触下,我俩与黄校长朝夕相处,每天只要是下课的空闲时间,甚至周日都来到饲养室和那些小鸡雏在一起,和黄校长在一起,黄校长就像老父亲一样指导我们把小鸡雏一天一天养成长出翅膀的小鸡,又一天一天把黄色小鸡养成了白白的“来杭鸡。在我们共同的精心呵护下,百只小雏鸡竟然长成了四十几只大母鸡和十几只公鸡,校长室的鸡舍是放不下了,黄校长又在校园的一个角落圈了一块地方,带领男教师建了个鸡场加简易鸡房。把这些慢慢的长大的半大鸡送到真正的鸡场里,我俩每日三次去备饲料喂鸡。这样辛劳的工作,换来了第二年开春后母鸡下蛋;公鸡出售的巨大收获,也换来了黄校长对我俩的无比信任和高度赞扬,年少的我们有什么比这样的赞赏更可贵,更欣慰呢?那段时光我们一边紧张的学习参加各种学校活动,一边从没忘记过小小饲养员的职责,每天过得快乐,过得充实,因而也锻炼了我们的意志,培养了我们的爱心和信心。

每每想起这样的往事就会感到是那样朴实无华的年代,是那样不讲索取,只知奉献的年代,是那样如火如荼的火热年代,造就了我们这样老少一体的为实现某种目标而忘我追求的普通人,这是时代的真实的记录。

就是这样一位执着的校长,就是这样一群普通的人民教师,就是这样一些古老锦城平民的后代,在这样一所普通的小学校六年毕业后,走向初中,迈入高中,我们那一个班级后来也居然考入锦州一高中的有6人,考入二高中的4人,考入师范卫校,等省市中专的8人,还有其它技校的多人。

那并不遥远的往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人的一生有犹一片绿叶,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变得枯黄,但它的叶脉还是那么清晰可见。小学阶段,人生的少年时期,就是那绿叶的叶脉,因为我们生活在那纯真的美好时代。 

0一六年 四月廿日


 

照片说明:

1.母亲(右1)、姥姥、舅母与我们孩子的合影;

2.和归国的志愿军叔叔合影;

3.和刘老师的合影(后排左1一高中三·八班李桂荣。左2一高中三·六班王瑞云。右1作者本人。中排右2一高中三·八班孟桂芹);

4.作者和小学的两个好朋友(崔素芬、高德霞);

 

  评论这张
 
阅读(49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