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从局长到小贩  

2016-04-12 22:00:19|  分类: 亲情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5班  彭今杰
从局长到小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今年春节刚过,老同学孟淑英的一个电话,把我带进了久违的锦一高师生群。与50年前班主任王式凤老师的亲切视频,看着老同学黄晓勤快递邮寄的《岁月留痕》,我既兴奋,又感慨,仿佛又看到当年同学们风华正茂、意气风发的青春映象。如今我们都已步入老年,两鬓斑白,看到书中老同学们撰写的回忆往事的文章,不胜唏嘘。老同学也鼓励我写点什么,我呢,早就想说说老爸,分享他曾经的“辉煌”,也向老师和同学们交一份答卷。

 老爸是家中老大,下面有两弟三妹。当时家里人口多,生活不易,作为家中的老大,父亲只读到高小就回家务农,帮衬一家生计。祖父曾是十里八乡有名的私塾先生,写一手好字,为人热心,平时乡邻写书信、契约、对联,都来找他;而且还多才多艺,吹拉弹唱,样样都会。旧中国战乱频仍,老百姓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祖父目睹这一切,就用京东大鼓调写了一部《灾民泪》。父亲曾给我唱过,我到现在还记得其中有这么几句:六亿神州好家园,列强入侵苦不堪言。今说一段逃难史呀,苦如黄连你莫嫌……当时我虽然小,似懂非懂,却也听得直掉眼泪。

从局长到小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祖父虽然教过书,但思想还是老观念。他认为女孩子会做家务就行,用不着念书。所以1965年我考上了锦州一高时,他不同意我去上学。他说,女孩家,念多少书也是带到婆家,不如帮家里带孩子。我爸的观念则是无论男女,只要愿意学,考到哪供到哪。他说,三年困难时期挨饿提溜肚子都挺过来了,再咬咬牙吧。在父亲的坚持下,我才上了高中。可供我的艰辛岂止是咬咬牙,就差砸锅卖铁了。当时父亲每月只有50多元的工资,还要拿出15元给我交伙食费。家境好的同学一个月能有50元的自立费,而我只能靠3元助学金支撑生活。

我的求学之路虽然艰辛,但有父亲做后盾,我懂得了许多,成熟了许多。尤其在跟随爸读初中的三年里,爸的言传身带,使我受益匪浅。我上初中的第一站离家一百多里,在半拉门五中读了两年。爸那时任学校的教导主任。刚解放那会儿,爸是当地第一批小学老师。他承袭了祖父的聪慧好学,加上一手好字,很快就走上了领导岗位。虽是一个小小的台阶,爸却付出了辛苦。他说:“高峰无止境,起点总为零。”由于文化课学得少,他起早睡晚,自学为主,听课为辅。每天上午四节课挨班走,和学生一起听讲。一边学知识一边了解老师授课的构思技巧、语言表达方式和板书艺术。随时表扬有经验有才华的老师,与新手沟通交流,博采众长,互相观摩,切磋教学。就连期中期末的小考大考,爸也不马虎,把三个年级的试卷拿回办公室,有空就做,不懂就问。正是有爸这个特殊身份的学生,老师们教得来劲,学生们学得起劲,我和爸叫劲(比输赢)。爸的工作受到大家好评,成为市、县先进教育工作者。

我上初二的时候,继续住校。爸被县教育局临时抽调,接受公社党委的重托,拆建“农中”,那年爸可是拼命了。爸签下军令状,只有三句话:“安全第一、质量第一、不误工期。”通过几个月的筹划、准备,暑假把我送回家,他只住了两晚就返回学校。想趁学生放假赶紧“破旧立新”。爸搬出校舍,和请来的工友们吃住在工地临建房里,一笔一本一个大喇叭是爸的随身“武器”。天天召开“诸葛会”,晚上走家串户,了解房情,请教老师傅,记下了拆房要“先房盖,后撤椽子、檩子,再下大梁,敲窗打门适时进行,最后四框墙倒众人推”。那时拆房没有挖掘机,建房没有塔吊,全凭力气和双手,爸靠一张嘴一个大喇叭会上说,会下喊。当工友们站在房顶上一锹一锹地挖,一锹一锹地扔,底下随时观察,找薄弱地,和技术人员用绳子竿子棒子做支架,固定支撑点。生怕上面一人摔倒带倒一片。为了保证人身安全,人员一会儿集中,一会儿分散,不停地排兵布阵。爸的要求是:“出大力流大汗,多长眼睛四处看,不伤筋不动骨,要让青春有前途。”当领导来现场检查时总是说:“老彭啊,国家这么困难,人命伤不起呀,胳膊腿残不起,责任大呀!”听了这语重心长的嘱咐,爸深感重任在肩,绝不能辜负党的信任,他甘愿磨破嘴、跑断腿,恨不能长出三头六臂,每天和工友们捆绑在一起。为了躲开夏日的炎热,起五更挑夜干,身上的汗水尘土和成泥,有人编了顺口溜:“孙悟空神通大,捉妖拿怪全凭他。泥猴子显神通,吃苦受累建农中。”爸也来了激情,在宣传栏上写道:“两横一竖是个干,添上三点就是汗,要大干必流汗,流汗才能多贡献。”就这样不分昼夜,不出一个月,危房全部落架了。

落架后的活,零敲碎打,心不悬着了。可安全仍不能放松,防风防火防盗,人人记心中。就连睡觉,爸都是睁着一只眼,耳朵恨不能竖起来。每逢中午大家吃饭休息时,爸“管家婆”似的,四周走走看看,收拾东归拢西,砖瓦石块,工具木料,他都要搬搬拣拣,堆堆扫扫。赶上风雨天,一宿不合眼,捂这里盖那里,鸡零狗碎都得给个眼睛。我曾看过爸的工作总结,他说亲历亲为是最好的榜样,讲安全要掰开揉碎了说,要提溜耳根子讲。我不解,心想这不烦吗。直到工作后偶读唐朝诗人杜荀鹤的诗句:“径溪石险人谨慎,终年不闻倾覆人。却是平流无石处,时时闻说有沉沦。”才恍然大悟,理解了爸当年的良苦用心。

盖新房时,爸的分工更细了,尤其是搭跳板绑脚手架,与技术员一一摸触,强调稳当牢固。筛沙和泥,比例参配,扔砖递瓦,砌墙抹灰逐一叮嘱到位,绝不许马虎或偷工减料。安排顺了技工们得心应手,一天一个新面貌。每逢起柱上梁,爸又拿起大喇叭,叫号子喊安全,一点不含糊,就这样与工友们共拆除零散旧房七、八处,共一百多间。建起四栋七十间人字房,其中教室两栋,九个班;办公室和食堂一栋;学生宿舍一栋,一个小操场,共占地约15亩。当又一个新春来临,学生开学了,爸看着欢呼雀跃的孩子们,脸上绽出了欣慰的笑容。

一纸调令,我又随着爸去了第二站——常兴十一中,那里仍有繁重的拆建工作。爸说习惯了,有过一次经历,不那么紧张了。再说离家近了,也是组织上的照顾。

爸瘦了,眼睛显得更大,黑里透红的脸膛、端正的五官、挺拔的身材,更显出他的英俊潇洒。由于爸突出的工作表现,曾两次出席锦州教育战线的劳模群英会。而后被任命为黑山县教育局副局长。

从局长到小贩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文革后期,爸回到家乡当起了农村十三所小学、一所中学的大校长,一家人长期分离后终于团圆了。1983年,为了照顾双腿残疾的大弟弟,他让位给小弟弟,回家帮大弟弟办了小卖部和图书馆,既促进科学种田,又娱乐了农村的文化生活。爸的事迹还上了报纸,当时在锦州市委工作的老同学黄晓勤特意向我核实老爸的姓名——彭延辉。

1986年,父母经过再三考虑,终于同意来我的工作地点——山东聊城。他们把退休工资留下,用于维持大弟一家的生活,来聊城另谋生计。他们看到我的两个儿子经常不吃早饭上学,爸就走街串巷,调查询访,发现这种情况不少,于是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既可以还像以前一样为学生服务 ,又能赚点生活费。和家人商量一下,就拍板决定了。放下教育局副局长的架子,当起了小商贩。

妈用新白布做了四五个小棉垫子,爸准备了一个泡沫保洁箱。开业第一天很顺利,在四中学校门口,上午十多分钟的功夫,一百个烧饼一抢而空。第二天设在民主小学门口,这里位置好,行人多,生意更好。以后每天清晨四五点爸就骑着自行车到十几里处去批发,收获一天比一天可观。最高兴的还是我俩儿子,早上保证有饭吃。他俩还帮了不少忙,有意无意地带来不少客户,很多孩子们都随着我的两个儿子,喊他姥爷、姥爷”。

天有不测风云 。一天中午我下班回家,爸空着手蔫巴巴地回来了,我感到意外,问:“车坏了?”“没有。”两个儿子争着说:“我姥爷叫本地人欺负了,叫人来把车砸了,烧饼抢了,钱也拿跑了。”爸说他报案回来,现场只剩下辆破车子。小儿子说:“跑不了他,不少人认识他。姥爷你也太好说话了,五角一个烧饼,给你四角也卖,三角也卖,有的还赊帐,你卖得多,别人卖不出去,能不恨你吗?”我问爸:“你干嘛不和人一样一口价呢?”爸说:“孩子们一群小燕似的围着你,差一角两角能咋地?再说谁家的零钱也不那么方便,叫那真有意思吗?卖丢的时候是有,总归是好人多孬人少。咱以心换心,孩子们有的主动还,有的家长还,有时我记不住了,说不 要了,家长说,本来就是分角的利,孩子不懂事,大人可不能装憨。”

我听明白了,替爸写了近千言的申诉书,说明理由和经过,强调爸不能没有这份差事,派出所的民警很同情,说调查取证后给结果。三个月后,派出所交给我几封家长给爸的表扬信,还有几个小学生的纸条:要求东北口音的爷爷卖烧饼。父女俩泪崩,十分感动。派出所同志还说,烧饼钱不退了,对方赔给一台新“永久”,并安排我爸体检合格后发健康许可证。有了这个证,爸一直活动在两校之间,一干就是十多年。

爸来山东的第一件事,就是办理临时组织关系,还说“我不能没地方交党费”。我半开玩笑地说:“南北都不找你就算了吧。”“这啥话呢?谁愿做没娘的孩子呢!”爸回应。于是我立即跑组织部将此事办妥。后来爸的党小组长见面就夸,你爸真好,总是第一个交党费。《石化老年》杂志,老爸逐篇看,有时还写几句心得体会,发言讲话全指望他呢。我想,对党的赤诚与深情,已经融进了老爸的血液中。

妈比爸大三岁。到了晚年,一辈子没做过饭的老爸,七十多岁开始学蒸馒头,做的花卷赛过面包。因他用蜂蜜牛奶和面,又白又软又香甜。馋得儿孙们忍不住去讨要。爸妈用自己辛勤的汗水为自己积累了养老金,还自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这温馨的小家给过他们短暂的补偿,如今妈走了,爸一个人该是怎样的凄凉苦楚?做儿女的再怎么尽心也是挂一漏万,老爸,你要照顾好自己!我敲击键盘,写下了老爸人生中的点点滴滴。感谢校友们的督促鼓励,感谢老爸能在晚年的艰辛中分享女儿的这篇拙文。衷心祝愿爸快乐、健康、长寿!

 

                              

  评论这张
 
阅读(94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