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尊师而重道 抗流更反俗——韩愈《师说》  

2016-03-22 16:37:26|  分类: 作品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唐代古文名篇鉴赏之四

67届6班 景明

韩愈(768824),字退之,河阳(河南孟县)人。因韩氏是昌黎(河北昌黎)的望族,又称韩昌黎,谥号韩文公。自幼刻苦攻读,尽通六经百家之学。唐德宗贞元八年(792)进士,曾任监察御史,因关中旱灾,上疏“请宽免民徭而免田租”,触怒当权者,被贬为阳山(广东阳山)令。后迁刑部侍郎,因上疏《论佛骨表》又触怒唐宪宗,几处死,因裴度等人力争,被贬为潮州(广东潮安)刺史。穆宗时官至吏部侍郎。在政治上韩愈反对藩镇割据,排斥佛老,崇尚儒家正统。

他是唐代著名文学家。他的诗雄健壮丽,追求艺术风格的创新。他是古文运动的领导者,反对尚骈丽、病纤弱的文风,主张继承先秦两汉散文传统。他才如渊海,奥衍宏深,为文朴实流畅,说理透辟,逻辑严密,风格刚健宏伟,堪称一代大师。主张为文要“词必己出”、“唯陈言之务去”等,奠定了散文发展的基础,并对散文的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著有《昌黎先生集》行世。

这篇文章选自《朱文公校昌黎先生集》。该文是一篇论述师道的论文。说,是议论文之一种。全文共分四段,现论析如下。先看第一段:

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

第一段正面论述师道的重要性,先给师者下一个定义。“学者”,求学的人。不是指学有成就的人。“传道”,指儒家学说。“受业”,传授儒家学业。受,同“授”。“解惑”,解释疑难。“生而知之者”,生下来就懂得道理的人。《论语·述而》:“子曰:我非生而知之者,好古,敏以求之者也。”这几句意谓,古代求学的人肯定要有老师。老师就是传授道理、指导专业、解答疑难的人。人不是生下来就能懂得道理的,谁能没有疑难的问题呢?有了疑难的问题而不请教老师,那疑难的问题就始终得不到解决。这一层说明求师之重要,然后进一步论述“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道理。“闻道”,指懂得圣人之道。闻,有理解意。《论语·里仁》:“朝闻道,夕死可矣。”“固”,确实。“吾师道”,我所学的是道。师,这里作动词。“庸知”,岂知,哪管。这几句意谓,年龄比我大的人,他懂得的道理本来就该比我早,我自然应以他为师,向他学习;年龄比我小的人,他懂得的道理也比我早,我自然应以他为师,向他学习。我向老师学习的是道理,哪管他们年龄比我大还是比我小呢?因此,无论地位是高是低,无论年龄是大是小,凡是道理存在的地方,那里就有老师的存在呀!本段从正反两个方面证明,凡先闻道者皆可为师。下面是第二段:

嗟乎!师道之不传者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是故圣益圣,愚益愚。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爱其子,择师而教之,于其身也,则耻师焉,惑矣!彼童子之师,授之书而习其句读者也,非吾所谓传其道解其惑者也。句读之不知,惑之不解,或师焉,或不焉,小学而大遗,吾未见其明也。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士大夫之族,曰师曰弟子云者,则群聚而笑之。问之,则曰:“彼与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呜呼!师道之不复可知矣!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

第二段主要是作者慨叹师道之不传,并举三例以证之。先用圣人与愚人从师态度明显不同,来批评世俗不从师之弊端。“师道”,指从师学道的风尚。作者认为儒家道统“轲之死,不得其传焉”(《原道》)。“出”,超过。“下”,低于。“益”,愈、更。“其”,大概。“出于此”,由于这个。这几句意谓:唉!不重视从师求学的风气已是很长时间了!想使人没有疑惑就一定很困难了!古代的圣人,超过一般人很远很远,尚且拜师而学习;现在的普通人,低下圣人很远很远,反而耻于从师求教。所以,圣人更加圣明,愚人更加愚昧。圣人之所以成为圣人,愚人之所以成为愚人,大概原因都出在这里吧!这一层说古之圣人犹且从师,而今之众人则耻于求师,所以圣愈圣,愚益愚。接着从“小学而大遗”的态度上批评世俗不从师之误。“句读(dòu逗)”,诵读时语意未尽需略作停顿叫读,语意尽了的地方叫句。所以句读是指文字诵读的停顿、断句。“小学而大遗”,小的问题(句读)从师学习,大的问题(道业)不从师学习。“遗”,放弃。这几句意谓,人们爱自己的孩子,选择老师教他们,而自己却耻于从师,真是糊涂啊!孩子老师,是教孩子读书和学习断句的,不是我所说的传授道理、解答疑难的老师啊!读书不会断句,有疑难问题不能解决,前者去学习,后者却不去学习呀。小的问题去从师学习,大的事情却放弃从师学习,我看不出来这种人是明白事理的人啊!这一层是说一般人只知为子择师,而自己则耻于从师。接着又从百工之人不耻从师与士大夫之族耻于相师的对比中,批评世俗不从师之害。“不耻相师”,感到互相学习不是耻辱。“年相若”,年纪相近。“道相似”,懂得的道理差不多。“足羞”,向地位比自己低的人学习感到耻辱。“近谀”,向地位比自己高的人学习近于奉承。“不复”,求师风尚不能恢复。“不齿”,不屑与之同列,羞于与之为伍。齿,原意按年龄大小排列先后,引申为排列、并列。“乃”,竟。这几句意谓,巫医、乐师和各种工匠,并不把互相拜师当做可耻的事情。而士大夫一类人中,如果一提到老师、学生这些称呼,就聚在一起笑话讥刺。问他笑什么,就说:“他们年纪相近,懂得的道理也差不多呀。拜地位低的人为师实在可耻,拜地位高的人为师又似阿谀。”唉!从师风尚不能恢复,从这里就可以明白了!巫医、乐师和各种工匠,士大夫是不屑与他们同列的。现在看来他们的智慧还赶不上这些巫医、乐师和各种工匠,这可真叫人很奇怪呀!这一层是说巫医、乐师和百工之人不耻相师,而士大夫则不知有师道的存在。本段通过三例指出世俗不能尊师重道之原因。下面是第三段:

人无常师,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孔子曰:“三人行,则必有我师。”是故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

第三段主要论圣人无常师的道理,启示人们应该向一切有专长的人学习。“无常师”,无固定的老师,随时随地向他人学习。《论语·子张》:“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郯(tán谈)子”,春秋时郯国的国君,子是其爵名。据《左传》载,孔子曾向他请教过少皞时代的官职名称。“苌弘”,周敬王时大夫,据《孔子家语》载,孔子曾问乐于苌弘。“师襄”,春秋时鲁国乐师。据《史记》载,“孔子学鼓琴师襄子”。“老聃”,即老子李耳。据《史记》载,鲁君赠孔子一乘车、两马、一竖子,“俱适周问礼,盖见老子云。辞去,而老子送之”。“三人行”,《论语·述而》:“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专攻”,专门研究。这几句意谓,圣人没有固定的老师。孔子就曾经向郯子、苌弘、师襄和老子学习过。像郯子一类人,他们的品德和才能都不如孔子。孔子说:“三个人一齐走,其中肯定有做我老师的。”所以学生不一定不如老师,老师也不一定都比学生高明。懂得道理有先有后,在学业上各有专门研究。老师和学生的差别不过如此罢了。本段说明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表现了作者对师生关系的新认识。下面是第四段:

李氏子蟠,年十七,好古文,六艺经传,皆能习之,不拘于时,学于余。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

第四段交代作此文之缘由。李蟠,贞元十九年(803)进士。“六艺”,即六经。“经传”,六经的正文和解释。“行古道”,施行古人求师的正道。“贻”,赠送。这几句意谓,李家的一个名叫蟠的孩子,今年十七岁,喜欢古文,六经的经文和传文全都学习过了。不受耻于从师的时俗的影响,来向我求教。我赞赏他能按古人从师的正道行事,所以写这篇《师说》送给他。本段是说写本文送给李蟠。

韩愈的《师说》,主要论述“师者传道受业解惑”的师道观,批驳当时“惑之不解”而又“耻师”的不良风气,具有着强烈的针对性,强调“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的从师的重要性,以及“道之所存,师之所存”的从师的必要性。同时,也明确指出“弟子不必不如师,师不必贤于弟子”新的师生观。可以看出韩愈为了建立新的师道观而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从大的方面廓清人们对从师的误解,具有批驳错误观点,反抗流俗歪风和不怕世俗耻笑的大无畏的勇气和反潮流精神。他为了推进古文运动,曾公开招收后学以传授古文创作,这一行动遭到世俗之辈的攻击,本文也可以说是他组织古文写作队伍的一个宣言。所以柳宗元在许多篇文章都曾提到《师说》,其中在《答韦中立论师道书》中有很高的评价:“今之世不闻有师。有辄哗笑之,以为狂人。独韩愈奋不顾流俗,犯笑侮,收召后学,作《师说》,因抗颜而为师。世果群怪聚骂,指目牵引,而增与为言辞,愈以是得狂名。”从这段话中可见本文的写作背景和它在当时的深远影响。可以说《师说》的价值是不朽的,它的一些主要观点不仅在当时具有进步意义,就是今天看来,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当然文中的道,是儒家的正统思想,所谓业也是儒家的经传,自然是其时代的局限性。

本文写得相当精彩,曾长期流传不衰,影响广泛深远。它在艺术表现方面的特点,主要有下列几点。

第一,说理有据,论理含情。文章主要论点是讲师道,为了说明论点的正确,作者就把当时人尊信圣人的话作为立论的根据。因为孔子曾说过“我非生而知之者”的话,故作者以此生发出“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惑而不从师,其为惑也终不解矣”,便证明解惑从师的必要性;孔子又说过“朝闻道,夕死可矣”,故作者就写“吾师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便证明传道从师的必要性。而当时的风气则是“耻于相师”,理由是“年相若”、“道相似”,其结果是“位卑则足羞,官盛则近谀”。于是作者慨叹“师道之不复可知矣”。接着便具体地用“孔子师郯子、苌弘、师襄、老聃”为例说明孔子尚且求师,又指出“郯子之徒,其贤不及孔子”,这就说明对于不如自己的人,只要有一技之长也是可以相师的。从而证明“古之学者必有师”是符合圣人之道、从师之道的,而今人认为从师可耻,自然是不符合圣人之道、从师之道的,便是极端错误的了。总之作者运用有力的论据去支持他的论点,运用时有的是明引,有时则是把它融化在文章里面。最终则极富有说服力量,使人不能不心折口服。另外,文章不光是说理,而在说理之中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如:“嗟呼!师道之不传也久矣,欲人之无惑也难矣。”“呜呼!师道之不复可知矣。”表现了对世俗的反抗和讽嘲。还如“圣人之所以为圣,愚人之所以为愚,其皆出于此乎?”“今其智乃反不能及,其可怪也欤?”这是疑问句表示对这种不合理现象的感叹。总之,全文用简洁流利的文笔,在精辟地论述的同时,反映了作者强烈的感情色彩,有力地表现了好恶爱憎的思想感情。

第二,首尾呼应,一气贯通。文章一开始便提出“古之学者必有师,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也”。这里提出了“古之学者”,是针对世俗以从师为耻而发的,而结尾则说“余嘉其能行古道,作《师说》以贻之”,结尾的“古道”,同开头的“古之学者”遥相呼应。这个开头一直贯穿全篇,并用文章中的论点相应,文章中提到的“吾师道也”,“师道之不传也久矣”,这两个“师道”,即“古之学者必有师”的从师之道。文章中提到“圣人无常师”及“三人行,则必有我师”就是“古之学者必有师”的从师之道,这个开头一直贯穿全篇,不仅首尾呼应,而且脉络贯通。始终以古代的师道为标准尺度,贯穿于整个文章之中。

第三,明显排偶,强烈对比。作者善于运用对比的手法来展开议论,连用三个对比去论证从师的重要性,一是用古圣人“从师而问”和今之众人“耻学于师”对比,结果是“圣益圣”、“愚益愚”;二是以童子习句读而“择师”和自己“惑之不解”而“耻师”对比,结果是“小学而大遗”;三是用巫医、乐师、百工之人“不耻相师”和士大夫之族闻相师“则群聚而笑之”对比,结果是“今其智乃反不能及”。这三层对比醒人耳目,说服力极强。至于孔子不耻相师和今之学者耻于相师的对比,也极富有说服力量。运用这些对比,当然会使世俗之流耻于相师的谬论不攻自破。与此同时还大量运用排比句式,如“生乎吾前,其闻道也固先乎吾,吾从而师之”与“生乎吾后,其闻道也亦先乎吾,吾从而师之”,这些都是排比句;如“古之圣人,其出人也远矣,犹且从师而问焉”与“今之众人,其下圣人也亦远矣,而耻学于师”,这些也是排比句。但它们之后便是散句,在这些散句之中,也有对偶句式。由于排比句式是对偶的,必然加强文章的气势,而接下的句子又都是散句。这样行文,便形成了错综的变化,使文章表现得很灵活,更富于表现力量。总之,对比和排偶的运用就构成了本文语言上的一大特色。

 

  评论这张
 
阅读(525)|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