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踏上科研的基石  

2016-12-05 06:31:13|  分类: 岗位建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6届3班 金铁英
踏上科研的基石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已经出版了10多本书——是在许多同学热情辛勤工作之下得以完成的,这热情还在继续。这不,又有了三年三班每位同学都写点回忆的动议,这筹划当然又是那些热心的同学张罗的。

许多同学写了几篇甚至是几十篇回忆录。我只写过一篇《逝者如斯》的短文。比较之下,略觉形秽,提起写回忆录或自传,内心总是不自觉地生出作者究竟想表达一种什么心理的想法?此时此刻我也正在写踏上科研的基石,那么我怎样回答这样的问题呢?我也说不清。

对于难以忘却的记忆,只举一例,每个学期都要填写一份履历和社会关系的表格,社会关系一栏包括爷、奶叔父甚至是母系亲友的舅父、姨母的成分也要填写,而他们的成分非地主既富农。每填这样的表格我就仓惶逃回家里,免去别人撇扫的眼光,填完颤抖地交上了事,五味杂陈的心情是难以用文字来表达的。其实别的同学可能根本不在意,可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我的心理可就很不是滋味了!这些记忆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不宣传正能量。写苦难当然有让人同情的一面,但不能给人以向上的力量。

前些日,我读了贾平凹的新作《初中毕业后》的回忆文章,感动我的同时也勾起我心中的不畅,所以我想还是不写负面的内容,那么就写阳光一些的记忆吧——当然别人读来可能感到我是吹嘘或是沾沾自喜。

言归正传,82年毕业留校,我被分配到方程教研室任助教。自知不是当领导的料,因此就只能走业务这条路。那时,正是打倒四人帮国家需要人才之时,教育部就责成有专长的学校办助教班。当时华中师大(以下简称华师)办常微助教班,复旦大学办偏微助教班,当然还有许多其他学科的助教班。由于我是方程教研室的,学校就推荐我到华师的助教班——彼时正是1984年暑期的开学。

虽然我已数学本科毕业,现在回想起来,毕业时也就知道数学最基础的知识,至于更深的专业则是一无所知。使我欣慰的是:大学四年培养了我独立学习,认真思考的能力,这种能力使我在学新知识时有很强的信心,现在我明白了,大学培养的就是这种能力。即使现在毕业的大学生所学知识相当新,但到工作岗位上,仍赶不上日新月异的科技发展的需求,但他们有能力思考和研究这些新知识。

在华师,可以称为导师的主要有廖晓昕和梁肇军两位。廖老师主要研究的是方程稳定性。他在这方面的建树曾在中央台播放过,并受到当时科委主任宋健的亲笔贺信。而梁肇军是当时数学系主任,主要研究微分方程定性理论,其论文多次在国内一流杂质上发表。由于应用领域的差异,不能比较这两门学科哪个更重要。

稳定性理论已深入到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比如航天轨道的设计,要求它具有相当高的稳定性。你看发射卫星时,酒泉、西安、北京、青岛以及黄海的军舰上都有廖晓昕带领的博士生团队时时监测卫星的轨道。

对定性理论说起来,我自己都感到要信口开河了,海王星的发现,最初并非是用望远镜观测到的,而是对偏微分方程的计算中,科学家发现当时已知的六大行星的轨道都有一点偏差,这使得科学家猜测,在某个方位应有一颗尚未发现的行星,后来更先进的望远镜观测到这颗海王星。这猜测被证实至今仍是科学上最辉煌的成果,或者也可以说定性理论就是爱因斯坦及霍金所研究天体科学的工具。

助教班方程类开设的课程有三门:稳定性理论、定性理论和偏微分方程。还开设了所谓的新三高:拓扑学、泛函分析和逝世代数。

导师是国内一流学者和课程是世界前沿科学,我们只有好好学习,因为感到机遇难得。稳定性理论课本采用的是前苏联吉米多维奇的著作,学数学的人都知道其大名,该书由武汉大学和华师的教授们共同翻译的厚厚的,油印的精装两大本,至今仍摆放在我的书架上,散发着书香,这可能也算是爱书的情节吧。

我认为自己很愚钝,因为我听不懂老师的课。但好在大学四年使我具备了读书和思考的能力。我每晚都自己研读。夏天闷热的武汉,冬季却奇冷,晚上寝室的最低温度可到-4℃左右。看书时血液都流到头上去了,当腿脚感觉冰冷难耐时就用热水烫脚,热水是读书前就已准备好的,烫一次可以再坚持一个多小时,大约看到午夜左右,须得就寝。第二天,对晚上看不懂或理解得不太好的地方则专注于老师如何讲解——这种学习方法效果很有效。

称为新三高之一的《泛函分析》很难读,她具有极高的抽象性及概括性。课后的习题几乎都做不上,每一道习题都曾经是历史上的小论文。好在可以搞到习题解,我就先思考,然后看题解,多想多看受益匪浅。我在锦师院借的两大本《泛函分析》写的批注及心得,填满了每页的空白处。结业时,我舍不得归还,被图书馆罚了两倍的价钱,心理还挺满意的,因为这批注永久地定格在1984-1985的时间段。回到单位,学生看到我批注的《泛函分析》要以10倍的价钱收购,我当然不会卖,算是小花絮吧。

在华师可以经常参加各种国际研讨会,重点大学这种交流研讨是很平常的事。期间,我们还听到了吴雁泽的独唱专场音乐会;看到了姚雪艮读自己右派的历史及《李自成传》的创作及发表时的坎坷,最后是邓小平点头才得以付梓。

星期六的华师舞会挺多,由于不喜欢,故没踏进舞场一步。不过篮球是每天要玩的,因为导师廖晓昕也喜欢打篮球,午后三点一个电话打给老师,师生则同场竞技。

华师的校园也相当幽美,晚饭后我们结伴徜徉在美丽的校园,天南海北地聊天或者到对过更美的武汉大学珞珈山或东湖边去散步。星期天,经常跑书店买导师们推荐的书籍。

回校后,教课之余全部是读方程方面的专业书和国内外各种杂志中的相关论文,虽说困难重重,但可以一点点写些小论文。我的《对V函数的认识》一文外审中得到华南理工大学刘永清博导的高度评价,说读我的论文改一个字都很困难。

90年我被“微分方程与控制论”国际会议邀请在大会宣读论《奇异三次系统的拓扑分类》主要凭借此论文晋升为副教授。

1998~1999又在武汉大学作为国内高级访问学者师从博导曾宪武5人研究“微分动力系统”也留下美好的回忆,以有时间再忆。

题头照片:前排左六为本文作者。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