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  

2016-12-27 15:20:23|  分类: 追忆师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忆恩师柳明

66届2班  陈贵春

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你静静地离去,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我最爱听满文军演唱的《懂你》,尤其是步入老年,常忆往事的时候。因为这首歌寄托了我心中永不磨灭的情思,既是对我早逝的母亲,也对我高中时的班主任柳明——我慈母般的良师。

“是不是春花秋月无情,春去秋来你的爱已无声?”柳明老师给我们知识,给我们慈母般的爱。尽管岁月流逝,我们终身难忘。


酿得百花成蜜后 为谁辛苦为谁甜 


人都说教师说像蜡烛,照亮了别人燃烧了自己。她,是真的,实实在在地做到了!

由于中途变故,她只教了我们两年。但这两年,则是我学习生涯中最得益的时光。

柳明老师讲课吐字清晰,语言简练,条理清楚,还常常带着微笑,叫人听得舒服;分析课文如同抽丝剥茧,细致明晰,循序渐进,叫人听后印象深刻。她教课如同其人,绝不哗众取宠,而是引导我们扎扎实实,一步一步地夯实基本功。

同班学妹李继英在《远去的伊典园——我梦中的一高中》这篇回忆录中,把柳明和葛少亮这两位语文老师的教学风格做了惟妙惟肖的比较:“说句实在话,柳明的文学功底不如一高中教研室一位号称文学泰斗的老师葛少亮。葛少亮老师解放曾做过上海大同报的主笔,知道的东西不少,但上课时经常天南地北地聊侃,内容偏离课本。似乎没有好好备课。柳明则不然,她是化力气认真备课的。柳明教语文的重点,一是让学生好好理解课本范文的文意,二是训练学生的作文的能力。”对此,我和班里其他同学都有同样感受。

高中前两年,我们都乐于柳明的教学方式。第三年换了葛少亮老师,大家对葛老师的教学方式有些不习惯,有时甚至有点抵触情绪。其实,葛少亮是个才华横溢的又怀才不遇的文人。他一生写了2000多首好诗,连常喜书老师也称自己是葛少亮的学生。他知道的东西确实很多,但只有离开课本,他才能尽情地发挥出他的优势。

如果说柳明是一位优秀的高中语文老师,那么葛少亮就应该是能胜任的大学文学教授。你能指望一位大学教授或诗人,能把所谓中心思想、段落大意或“主谓宾补状”之类去认真讲清楚?   

听柳明的的课,有如体验山间清洌的甘泉;听葛少亮的课,有如感受大海激情的浪花。风格不同,但同样受益。对我而言,高中三年,在柳明的教诲下,我夯实了语文的基本功,提高了作文的写作能力。在葛少亮的熏陶下,我拓宽了视野,增强了文学的欣赏能力。同样,他(她)都是我的良师。

柳明老师不仅在课堂上那么敬业,更注重利用她多年教学经验,采取多种形式全面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比如,时常找学习成绩差的学生个别谈话,查找原因,有针对性地加以解决;组织成绩好的学生交流经验;开展“一帮一”活动;坚持家访,取得家长的配合,等等。班里宋顺雁母亲长期生病卧床,家务负担重,严重影响学习。柳明老师号召大家利用周日到家中帮助他。我是住校生,两年中,没有拿过柳明家的扫帚,却多次和同学一起去宋顺雁家,帮助打扫卫,给他补课。在老师的关怀和同学帮助下,宋顺雁的学习逐渐赶了上来,没有掉队。恢复高考时由于底子好,也考上了大学,后在渤海大学附中教书。

柳明老师并不是“卖什么吆喝什么”,而是强调各科齐头并进。为此,她特别注意加强对其他科任老师的沟通与默契配合。她的原则是一个人都不能掉队,每个人的每一科都不能偏废。

柳明老师并不是鼓励只专不红,而是教书又育人。我们班有个特点,家庭出身成分较高的相对多些,有些学生思想负担重。柳明老师常用自己的经历,讲出身不能选择,重在表现的道理。她坚持组织同学每周讲时事政治,还要求团支部多做学生的思想工作,多发展团员,一时间班里的政治空气很浓。

柳明老师还提倡:“我们班不仅要成为学习的尖子班,也要成为文体活动的尖子班。”在她的支持下,我们班的文体活动很活跃。在体育上,男篮男乒在学校有名次,男子接力破校记录,王少武、杨晓强、林运鸿、宿素琴等人代表学校去市省参加比赛,为学校争了光。文娱活动也有声有色,有的节目曾代表学校去市参加汇演。

最令人难忘的,柳明老师心里只装着她的学生,没有自己,有些做法似乎不近情理。我是住校生,看得清楚,现在回忆起来有些心酸。

她丈夫去世刚几年,她带着两个未成年的男孩,还有老妈,住在校内的平房。住宅和教学楼一个院,她的家庭情况,完全在可以不上课时抽空回家看看孩子,但她非常自觉,不下班不离教学楼。在我记忆中,我们住校生每天晚上可以自由活动,但她却时常过来督促和辅导我们晚自习。那时候只休周日,她又忙着家访。学校离市区远,交通又不方便,她骑着自行车,40名学生的家,得几个周日才能走完?住校同学们都想帮她干点家务活,可她从来不允许。她的母亲体弱多病,帮她带孩子做家务,忙不过来。农村老家的妹妹准备考大学,吃住在她家,也帮忙照料。

人们说:柳明老师是尽职尽责的人。但我看,这话不完全。她确实对教师工作尽职,但尽了可以不尽的职;她只对学生尽责,但对母亲、孩子、姐妹并没有尽责。她是个好老师,但她可能是不够称职的女儿,是不够称职的妈妈,是不够称职的姐姐。

她家两个男孩都小,需要妈妈照顾,需要妈妈辅导学习,更需要妈妈的爱抚,尤其孩子爸爸去世了,更需要妈妈更多的爱抚。可她每天早出晚归,晚上辅导住校生,周日又去家访,留给孩子的时间有多少?柳明是个合格的教育工作者,难道她不懂学习对孩子的重要?不懂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意味着什么?不懂失去父亲又缺少母爱,对儿童的心理成长意味着什么?

她的母亲60多岁了,体弱多病,到女儿家理应是享清福来了。可柳明老师经常从早到晚不着家,家务活特别是照管两个孩子的事多由老人来干,难道她不体会母亲的辛苦?不懂母亲养育之恩?

自己的妹妹为了考大学,从农村老家找到她,是指望她能帮忙辅导功课,结果被姐姐安排帮带孩子,干家务活,以便自己能腾出工夫来辅导自己的学生。难道她不懂妹妹考大学,对她摆脱农村贫困和受压抑(地主家庭)环境的重要意义吗?

其实她懂,比谁都懂,但她更懂另一个道理。一次鄢徳国和杨宝森两位班干部去她家串门,正赶上母亲埋怨柳明老师不管孩子。柳明老师说:“学校把40名学生交给我,责任更大呀!”

五代的罗隐有一首《蜂》:“酿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这就是我们的柳明老师!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柳明老师既给予我们知识,也给予我们慈母一样的爱.李继英在回忆录中写过:“当时十六七的住校生都感受到几分母亲般的关怀”。对此我感受尤深。五十多年了,大脑细胞的老化了,她给我们讲课的场景多已淡忘了,但她关心学生的一些场景我记忆犹新。

柳明老师爱整洁,注意修饰,但从不以衣帽取人,更谈不上歧视工农的子女。她对学生一视同仁.如果有差别,我观察,她见到学习好的学生笑容多一些,对家庭困难的学生问得多一些。如是而已。

我来自义县,家庭条件不好,甚至显得有点寒酸。有一次,可能是我的作文也贴在大厅了,佟筌茹和钟丽华想看看陈贵春何等人也,自习时来到我们班,柳明老师正站在教室门口。佟荃茹问:“柳老师,谁是陈贵春?”柳明老师笑了,叫我从座位上站起来……我当时并不知道是咋回事。几年前,佟荃茹和我讲起这件事,笑谈说:当时我们失望了。回忆起来,我本来人不出众,又穿着土布的棉袄,还是母亲自己手工做的,难怪人家“见了不如不见”。然而 柳明老师对我样的穷学生,却又多了几分关爱。

我基本不到她家串门,没帮她干过活,她不让,尽管她家没有能干力气活的成年男人,送礼更谈不上。我生来腼腆,从不会说奉承话,再说我还从来也没向她过要求,她就向学校给我争取了每月7元的助学金,我都感到突然。当时住校伙食费每月7元5角,有这笔钱,高中三年我基本不用家里再掏钱了。

李继英在回忆录中谈到这样一件事:1964年4月,我们去锦州南山植树。天下雨了,不少同学都淋湿了。大家回到学校,柳明老师急急忙忙地跑回家,拿来一大包衣服,催促我们快点换上,嘱咐我们注意别感冒。在那时候,类似这样的事是常见的。我记最清楚的的一件事:我上衣掉了一颗纽扣,柳明老师看了,啥也没说,回家找来针线,亲手给我一针针地缝好。我是那种“谁我好,心有不会说”的人,连个“谢”字也没说,但勾起了一段回忆:周日我回家,半夜睡觉醒了,看见昏暗的灯光下,妈妈带着花镜,在给我缝着扣子……“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我手笨,这样的事,通常是周末回家由母亲完成的。

鄢徳国和杨宝森在《春华逐梦》中写了“永恒的回忆——柳明老师二、三事”,其中有个感人的故事:在1964年学校春季运动会上,我们班男生400米接力破了校记录,柳明老师高兴万分,连忙回家烙了白面饼给运动员吃,谁不吃不行,硬往手塞:“快吃,一会凉了”。那年代,城镇每人每月只二斤白面,她家可“上有老下有小”啊!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有这样的班主任,班里同学能不人人斗志昂扬、奋发向上吗!

 

零落成泥辗作尘 只有香如故

 

1964年开展的“四清”(城乡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教育界也受了波及。在我们学校,柳明老师是首当其冲的。

高二下学期末的一天,学校一位领导突然召集我班的几名学生开座谈会,我一看都是所谓工人和贫下中农的子女。这位领导讲的我们班一些现象.谈了柳明老师的一些问题,回忆起来好象有“独立王国”、“歧视工农的子女”等。当时我听了心里真替老师打抱不平。

 第二天晚自习后,柳明老师把我单独留下来,问学校领导找我们开会说了什么。面对慈母般的老师,我没有犹豫,一五一十地都说了。

次日下午,那位学校领导把我单独叫到办公室,对我进行了批评。原来,原来,柳明老师知道了情况后,就带着气去找学校领导去争辩。一名地主出身的普通女教师,公然对抗党支部,当然不会胜利的。在学校领导的严厉批评下,她服软了,痛哭流涕地承认了错误。学校领导后来追问:这事是谁告诉你的?柳明老师就说是陈贵春。

事出来了,我任凭学校领导批评,没有申辩,也没检讨,整个过程我一声没吭,好在学校领导批评一通就让我走了。他的批评只能说是严肃而已,谈不上太严厉,学校领导还是掌握分寸的。即便如此,我也有些后害了。晚上回到宿舍,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学校领导没说那么严重,我却杞人忧天,把“丧失立场”、“通风报信”、“背叛党组织”之类的帽子都往自己的头上扣,担心学校处分我,那我一辈子就完了。但我不埋怨柳明老师,她在党组织面前是无力抗拒的。

伍子胥过关一夜愁白头,我有体会了。几天后就发现有了根根白发,后来就有点花白了。整天提心吊胆,不知道学校处分什么时候下来。战战兢兢,熬了半个月,却什么事也没发生,连检讨都没写。庸人自扰了!到高三我还当上了班里的学习委员。我真的感谢这位学校领导对我的爱护。不过,班里的团支书和班长却被都换了,我有点莫名其妙。

平心而论,柳明老师受到真正的挫伤,还是文化大革命开始。在“四清”中虽然受到了点伤害,还是雨过地皮湿,她既没受批判,也没行政处分。她只是不当班主任了,仍然教高二的语文,只是由二班改教三班。在我的记忆中,学校有点“偏心眼”,对三班配备的教课老师都很“硬”,多是教研组长。语文课是常喜书老师打的底。柳明老师能接替常喜书老师,可见学校领导是认可她的教学水平的。汤会波在博文回忆: 柳明老师教他们三班时,采取“敬业精神和甘当人梯,授业解惑的工作态度”、“严谨的教学态度,启发式的教学方法和一丝不苟认真批改作文的敬业精神”,还教育同学“要感知妈妈的辛苦,要用好的成绩来回报父母的三春恩。”等等,这些和教我们班时的作法如出一辙。这既是证明柳明老师没有闹情绪“破罐子破摔“,,也说明学校没对她有大的伤害。

到了1966年,“文革”开始。在那个疯狂的年代,柳明老师家庭出身地主,又有“前科”,在劫难逃啊!

我最后一次遇见柳明老师,中午在学校操场上。一队所谓“牛鬼蛇神”端着饭碗,排队从教学楼走向食堂,有“红卫兵”跟着。当时我离他们大约有三十米远,突然楞住了,因为我看清了,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柳明老师。她剃了“鬼头”,但看去,她腰不弯,头未低,神态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她若无其事,始终目视前方,稳步向前走。她可能没看见我,我原地没动,目送他们进了食堂。我亠次遇见被剃“鬼头”的,竟然是我的恩师,当时心好象被剃头刀刺拉划了一下似的。因为我回家多呆了几天,对学校的变故不清楚,没精神准备,这一场面对我刺激不小,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中,我挥之不去,因为是刀刻下的。以后我和和老同学谈及柳明,都会提起这件事,难免和他们一起感叹唏嘘。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她在学校口碑好,可以想象出,不管她对“文革”有大多怨恨,但她爱她的学生,尽职尽责,这是她的本性。痴心不改!

如今在商品经济条件下,柳明这样敬业的老师有多少?人们都在担忧“教育腐败”,我们期待着柳明这种精神的回归。

回首往事,中途变故,柳老师只教了我们两年。十年动乱,她没给留下一张与我们合影照片做为纪念,连一高中教师名录也没有她的照片。前些年还没当回事,但步入老年,我把这事看得特别重,虽说是“此事古难全”,但无法挽回了,非常遗憾。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师恩难报,一生憾事。

李继英在《春华逐梦》回忆柳明的文章写道:“人性的良知告诉我们,大家对不起她。”读了后我感慨万千。她传授我们以知识,让我们有立身之本,能创造出自己精彩世界;她也给予我们慈母一样的爱,让我这样的远离故乡求学的学子能体会母亲的温暖。

来而不往非礼也后。她给我们需要的很多,我们给了她什么?半点也好,微不足道也好!

教我们的两年中,她默默地无私奉献,我们何曾道过一声谢谢?

在她落难的日子,无辜无奈又无助,我们更何曾说过一句安慰?

她为找回自己的尊严,奔走呼号,“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时候,我们又何曾寻找过她的踪迹?

当然,现在一切都已太迟了。

我们唯一能做到的,说声:老师,我欠您一声谢谢!欠您一声对不起!

敬爱的老师,无论您能否听得见,您的学生,懂你,爱您,永远记着您!

让我唱给您听:

“你静静地离去,
一步一步孤独的背影。
把爱全给了我,把世界给了我,
从此不知你心中苦与乐。

多想靠近你,
告诉你我其实一直都懂你”

 

 

  评论这张
 
阅读(804)|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