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岳父亲——高剑华  

2016-12-23 07:58:36|  分类: 亲情友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8 潘森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师生联谊会的举办,使我心潮难平。日久弥新的一高中情结深深感动了我,我深为一高中有全国一流的老师,接受他们传授的知识而庆幸。也深为多年来一高中教育所结出的累累硕果而倍感骄傲与自豪。

在人才济济的一高中老师队伍之中,曾经有过一位教师,他不是教过我们老三届的教师,可他确实是一高中教师队伍中的一个成员。1961年之前在锦州一高中工作过的老师们,他们都记得,曾经有一位遭政治运动迫害,而又锒铛入狱的教师,他就是我的岳父,一高中的历史教师,担任过锦州一高中工会主席的高剑华。

高老师是一位老革命者,抗日战争时期就是我党的秘密联络员。他当时的公开身份是凌原县山嘴子小学的校长,曾与后来担任过辽西省副省长的仇友文、锦州市委书记的李雪、锦州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杜良等同志出生入死,共同革命,为党、为人民做了大量工作。

建国后,在当时的辽西省公安厅工作。后来由于身体状况不佳,不适合做公安工作。经省委组织部安排,到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进修,毕业后分配到阜新市第二中学,后调入锦州一高中。

高老师在一高中的教学工作中,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可就在反右斗争扩大化运动中,被划为右派,遭受残酷迫害,乃至于一九六一年春天被捕入狱,离开了他可爱的学生和他所钟爱的教育事业。

父亲入狱,母亲又无正式工作,家中尚有三女一子,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真好似天塌下来一般。为了维持一家人的最低生活,正在读初中二年级的大女儿,高蕴秀被迫辍学,与母亲一起没日没夜的做小工来养家糊口,勉强度日。

一九六五年,大女儿看到家中的窘境,觉得长期做小工也不是个办法,还得有个正式的工作才能有生活保障。当时上高中、读大学,家庭条件不允许,只好选择并考取了锦州市技工学校,可是不到一年,就和我们一样,赶上了那场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当一名工人的愿望化为泡影,与广大知识青年一样上山下乡,来到了绥中县宽帮公社大房身大队,成为一名普通的知识青年。

一九六八年春,高老师刑满出狱,大女儿为其办理了手续。当狱方征求家属意见是留在监狱就业还是回到街道做点工作时,大女儿考虑父亲的身体情况,怕在监狱工作无人照应,便同意回街道予以安排。

一九六九年春,正值“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口号喊得最响的时候,广大干部下放农村走“五·七”道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高老师这样一个刑满释放之人,当然也是下放对象之一。于一九六九年五月,高老师夫妇,在绥中县宽帮公社大房身大队下乡的大女儿高蕴秀,在锦西县稻池公社下乡的二女儿高莉秀,连同在校学习的小妹与小弟一同下放到黑山县半拉门公社种子场大队被管制生产,监督劳动。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我便认识了高老师一家,在相互接触中,与其大女儿高蕴秀产生了爱情,并于一九七0年终结婚。婚后,爱人多次向我倾诉她为父亲的冤案所做的努力,竞无有结果,并恨自己非男儿之身,若是男儿,一定为父亲洗清冤情。我尽管多方劝导,好言抚慰,也难以熨平她心中的伤痕。

一九六八年我回乡后,便成为学校的民办教师,但因为娶了一个“四类分子”的女儿做老婆而受到牵连。于一九七一年九月便失去了当人民教师的资格,而回到生产队劳动。当时公社主管教育工作的耿某,得知我是锦州一高中的学生,也很钦佩我的知识水平,不到三个月,我又回到学校上班。是母校一高中的威名使我重新登上讲坛,我真感谢我的母校——锦州一高中。

高老师在农村接受监督改造,孩子们当然都成了“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尽管他们在劳动中拼命苦干,样样活动走在前面,积极的表现,虽赢得广大贫下中农的好评,但什么招工、上学都没有他们的份。一九七五年招收工农兵学员,听说公社下达给一个“可以教育好子女”的名额,二女儿高莉秀为得到这个名额,与男社员一道起五更爬半夜地干了一个冬春,结果仍落个榜上无名。

大女儿高蕴秀,由于为父亲鸣冤不成,又染上重病,于一九七五年六月二十二日病逝于锦州附属医院,年仅二十八岁,这给予高老师与我们两家以无比的悲痛。高老师的精神崩溃了,身体也难以支持。我当时写了两首悼亡诗来表达我的悲痛之情。

第一首:

 

         悼蕴秀

晴空霹雳暗云垂,秀去黄泉夜忘归。

夫子公婆悲切切,爹妈弟妹小霏霏。

夙心未偿升天去,病患无情化纸灰。

历尽坎坷多苦难,一腔碧血筑丰碑。

第二首:

鹧鸪天

         悼蕴秀

重入锦城万事悲,夫妻同来不同归,

回首以往历磨难,痛彻心脾泪纷飞。

百花落,云暗垂,结发伴侣化骨灰,

鸳鸯共巢难为久,恰似擎天玉柱摧。

 

海洋宽,终有岸,寒冬过后是春天。邓小平同志主持工作以来,开始了全面整顿工作。一九七七年又恢复了高考,我与高老师的儿子,我的内弟高旭都参加了高考。内弟但因其父亲尚未平反,仍然受到株连,不予录取,我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锦州师专。

一九七八年,中央发出了为在历次运动中受到迫害的同志平反的通知,在全国范围内展开了为“四类分子”摘帽的活动。锦州一高中在高伯东校长的安排下,委派主管落实政策的李向贤老师,多方查找“失踪”的高剑华老师。经过李老师等人的不懈努力,历时一年多的时间,终于在一九七九年三月,在黑山县半拉门公社种子场大队找到了离开讲坛,深受残害十八年的高老师。根据党的政策,给高老师平了反,恢复了名誉,补发了十八年的工资,共计两万元余元,并派人专程把高老师全家接回到锦州一高中。当时感动的高老师老泪纵横,连连高呼共产党万岁,万分感激一高中的领导和老师们。

政策落实了,父亲平反了。我爱人的心愿实现了,我想倘若蕴秀地下有知也该瞑目了。于是我当即写下了“父遭残害十八年,子女前程亦黯然,今朝平反传佳讯,含恨蕴秀笑九泉”的诗句来表达我们两家的激动心情。

由于多年来的繁重劳动,加上心情郁闷,摧残了高老师的身体,回校后已病入膏肓。落实政策不到三年,于一九八二年便与世长辞了,年仅六十一岁。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