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我和小芳的故事  

2016-12-22 08:45:04|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2班 杜希祥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每当我听到这首歌或哼唱起这首歌,就会回忆起我和小芳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那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故事。

      我和小芳的故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1968年我下乡到绥中县明水公社上平诃子村插队,小芳就是这个村的一位还乡青年,她是绥中县高中68届毕业生。1970年秋季,第一次青年招工回城,我们青年点一个也没有摊上。也不知道哪块云彩带来的雨?10月的一天,大队通知我,到公社的中学报到,说是让我去乡中学教书。那时候,小芳已经是中学民办教师了。我们俩在一个屯住,又都在中学教书,每逢星期礼拜节假日,她要回家,我要回青年点,要走10多里旱路,起早贪黑的,又要走山路,绕近道,一个人走路挺孤单的,我们俩就结伴而行,开始走进屯里遇见干活的的村里人,就听见他们喊:“教书的回来啦”,过些日子就听人家这样喊:“俩人回来了”。听到老乡语气的变化,我开始感到有些纳闷。因为下乡时我爸就特意嘱咐我,到乡下别搞对象,更不能搞农村对象,那样就回不来了。我是压根没有跟小芳搞对象的意思,这老乡是不是硬往一块拴呢?其实,我心里倒是挺喜欢小芳的,人长得挺漂亮,真的是一双大眼睛,两条大辫子,教书教的好,班带的也好,挺能吃苦的,上山扛柴禾,男同志都比不过她。她自己的工资补贴舍不得花,但是给她父亲看病买药可以倾其所有,他父亲胃口不好,每次周末 都要从明水塘门买几个热乎乎的糖馒头带回去给老父亲吃。尽管对她很佩服,的确没有搞对象的意思。现在想来,这也是我们从“相知”到“相恋”的感情基础。

     1971年的春天到了,漫山遍野都是盛开的梨花,人的心情也格外的爽朗。中学团支部决定发展我成为共青团员,这是我梦寐以求的。读初中时,我是校里的学生干部,可以说是品学兼优,但是入团外调时出了问题,说我们家的成份不合格,一下子就宣判我政治上没有前途了。到了高中更不用说了,我仅能做个课代表啥的。入团就没门了,加上文革又是“糟字派”,总感到政治上受压抑似的。可到了广阔天地,这里的贫下中农不看那个,只要你工作好,就能看上你。我当时既教课又当班主任,干得很出色。入团得有介绍人,在学校的办公室,我和小芳坐对桌,我就请她做了我的入团介绍人。这些都被周围的老师包括校领导看在眼里,他们考虑若把我培养起来留在明水中学,该是一把好手,加上小芳,俩人岂不是明水中学的台柱子吗!从这天开始,几位女老师就从中攒拢,穿针引线。最后是学校党支部书记孙琳诊老姑(她是一位年轻教师的老姑,大家都跟着叫)出面,正式和我谈话:说我若是和小芳搞对象,是我一生的福份。这下子可把我难住了。那时候可不像现在,懂得爱情至上。论年龄谈婚论嫁也是时候,但当时考虑的都是现实问题,什么回不了城、两地分居等等。老姑跟我说:咱校有辽师大的,有錦师院的,不都是两口子在这儿教书吗?将来批块地,盖两间房,出家门进校门多方便啊,再养几只鸡,生活不成问题。说得我真动了心,但父命难违,我就推说,还得请示一下父母再定夺。

         

我和小芳的故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一晃,就到了1971年的秋天,第二次招工又开始了。这次招工村里开会推荐我回城,可到了公社情况有变,听说要把我留在中学,就地转正留校任教。这个好事又把我难住了,好不容易能回锦州了,又叫学校卡住了。我明确地和学校说,我是铁了心要回城,如果学校不放我就辞职,上大庆油田找工作去,当时我二哥在大庆工作,他们那儿缺人,正在招家属工。其实留我在中学,校方也是想成全小芳,怕我走了,小芳的婚事就成不了,学校找小芳谈话,问她放不放我走?这么大的事,小芳回答的很干脆“不能因为我耽误人家一辈子的前程,将来成与不成在他。”当时将我留校几乎已成定局,这回小芳又急忙为我找熟人放我走。就在办事人员登上去县城的班车,车已启动的紧急关头,小芳追上汽车,拉住公社知青助理的手含着泪说:“放他走。”可能这就是爱情,虽然没有花前月下,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海誓山盟, 没有卿卿我我,但是在这决定前途命运的关键时刻,她宁可放弃个人的幸福,在成全另一半, “放他走”三个字的潜台词,就是“我爱他”,这是何等的高尚,我认定了,她就是我心中的小芳。

       197110月,我分配到锦州石英玻璃厂当学徒工。而小芳考到锦州师专上学。这是命运的安排,让有情人又走到一起了。我学了三年徒,她读了三年书。每逢节假日,小芳都到我们家,帮助我妈妈干这干那,做鞋补袜子她啥都会,我妈妈也很喜欢她。但是,天有不测风云,眼看要结婚了,小芳得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是因为生活清苦,缺乏营养,惦记这个惦记那个,她思虑过多,得了很重的妇女病,失血过多,贫血严重。据医生讲可能会影响生育。

    这个现实的问题挺吓人的摆上了日程。为此,我们家专门开了一个家庭会议,多数人的意见是,这门亲不能做,不能眼瞅着“绝后”啊。很多熟人都来劝我,因为有病,这婚事黄了也不怨咱,小芳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她会理解的。但是他们也都表示,最后的决定权在我自己。

       我和小芳的故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考验我的时候到了, 已经违背父命一次了,看来还得再一次违背父命。我反复在想,我不能做负心人。小芳对我是有恩的。小芳的父亲----生产队的饲养员,一次与中学校长闲谈中说我读报读得好,相当有才,我才得以到中学教书,他是我的伯乐啊,尤其那时候我和小芳还没有这种关系呢?小芳是我的入团介绍人,相当于革命的引路人。小芳在关键时刻,怕影响我的 前程,高喊“放他走”,我才得以回城。小芳大专毕业是教师,是人类灵魂工程师,是国家干部,而我才是个刚出徒的工人,只有她嫌弃我的资格,没有我放弃她的理由。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我觉得人应该懂得感恩,要知恩图报。我决定宁可婚后无子女,我不可没有小芳。这样我们又高高兴兴地走到一起了。

        我出徒不久提了干,她毕业后也顺利的留在锦州。197575,我们喜结连理,终成眷属了。说来也巧,好人有好报,小芳的病,也没经过什么大医院名医生的治疗,不知不觉中就好了。这可能就是爱情的力量,创造了生命的奇迹。19768月我们喜得千金,19788月我们又添一丁,儿女双全,岂不美哉!

     我和小芳的故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这就是我和小芳从1968年到1978年,10年间的相知相恋,这是互敬互爱的10年。如今,我们从乡村到城市,从黎明到黄昏,从贫穷到富有,从疾病到健康......已经相扶相携走过了近半个世纪,我们共同乘坐的爱情列车,没有终点,只有永远。我爱小芳这首歌,更爱我的爱人小芳----奚瑞云。


                                

照片:1,当年的小芳;

      2,我们的4口之家;

      3,我们回绥中探亲访友;

      4,我们的夕阳之旅,摄于巴厘岛。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