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文革中下厂的日子  

2016-12-18 11:29:51|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8届1班 陆铁山
        文革中下厂的日子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四年前,我们班冯玉生同学,把几名同学文革期间下厂劳动的老照片从原4寸扩洗为6寸,有关同学每人一张,齐玉玉师傅也很高兴接到这张照片。我接过这张照片,凝视着这些熟悉的雅稚的面孔,和冯玉生共同开怀,唠起了那段最有意义的往事。事后细想,扩洗一举是对少年快乐时光怎样的一种追忆呢?是啊!至今许多难忘的镜头尤在眼前
       那是1966年11月下旬,党中央通知全国各大中专院校的学生停止串联返回原地。震惊于世的无产阶级文化革命大串联,立即停了下来。我和本班的冯玉生、冯国栋、张志新4名同学马上从杭州返回锦州。回到学校,看到去外地串联的同学也正在陆续返校。
       当时学校要求学生面向社会,深入基层,协助、促进企业把文化大革命推向纵深。且被协助单位不得拒之,要支持红卫兵小将们的革命行动。根据这一精神,我和冯玉生同学商量到工厂去,这个提议立即得到同班邢志国、潘玉龙、常国强、沈朝明、景长祥等5名同学的响应,经过民主讨论,大家一致认为暂不学车钳铆电焊技术,去餐饮业学习。方向选定后,同学们推选我做组长,一个由7名同学组成的下厂小组就这样诞生了。我到学校开了介绍信,我们先去锦州食品厂参观,该厂以职工多为由而被拒绝。我们随后启用第二方案,直接去“益发和”茶食店,一到那里就得到了茶食店白某某负责同志的热情接待。我们的心情由阴转晴,都在为顺利被“益发和”接收而高兴。紧接着他向我们介绍了企业概况。锦州人对“益发和”清真茶食店很熟悉,该店由回民王雨臣前辈1911年创建,在锦州糕点业享有百年老店“三巨头”(三合立、人和美、益发和)的美名。店址坐落在解放路与汉口街路口的东南侧,占地面积200多平方米,供机关和营业门市使用。职工40多人,回民职工、女职工均超半数以上。其主要产品有:红皮月饼、芙蓉糕、萨其马等30多个品种。企业以产促销,良性循环、稳步发展。这里不仅是回民专享的美食天地,汉民也同分享。当时买这里糕点拜年,那是最高档最珍贵的食品礼物。
       第二天白某某负责同志就带我们到糕点生产车间参观。车间另有地址,在原锦州保安副食商店北面,一个小院东开门,有十多间正平房,南西两侧还有几间偏平房,占地500多平方米。一进院我们就闻到了月饼扑鼻的香味,好几筐月饼、青丝玫瑰都在靠近西偏房一边摆放着,显然是中秋节生产过剩。参观后,车间刘班长发给每人一件棉布白大褂和一顶白布工作帽,将7名同学分成早晚两班倒,均8小时工作制。每人没有固定师傅和具体岗位,每天上班现派任务,大多是体力活。跟我们联系最多的是前面提到的齐师傅,他20岁出头,勤快机灵,负责我们的协调工作,分派任务,成了我们自然的班长。时间长了,师傅有事时一般工序我们也能顶岗作业。技术是不教的,尤其糕点配方绝对保密。无论怎样,对我们而言一切都很新鲜,大家都很高兴。都认为自己好像从红卫兵转身为学徒工了。
       劳动中我们时时遵守劳动纪律,处处留心生产工艺,很快了解了蛋糕的生产流程:即蛋糕模具放油——备料(面粉、鸡蛋、白糖、大苏打、水)——搅拌原料——原料倒入模具——半成品推入炭火烤炉—―计时出炉。香喷喷的蛋糕垂涎啊!
       转眼春节到了,三天假期结束后,车间开始备战元宵节。作为糕点生产企业,每逢中秋节和元宵节职工都要加班加点的赶做月饼和元宵。这是饮食文化、民族传统,刚性一般的百姓需求。还有春节糕点销量比平时要高出几倍甚至数十倍。还接着说元宵加工,其技术含量并不高,但摇元宵一定是个力气活儿。师傅耐心指导我们元宵加工的操作,我们象在学校听课 一样认真,按分工边干边学,很快掌握了操作要领。元宵加工工序相对复杂一些:同是配料(面粉、白糖、青丝玫瑰、水)。原料搅拌。第三步,用铁滚或大擀面杖把搅拌后的原料檊成饼状,用刀具将饼切成条状,再切成方块(即元宵馅)。第四步,将方块定时储放。第五步,将方块放水里马上捞出,随后放到江米面里反复摇,喷上少许水再摇,直到摇出成品元宵。果然不出所料,7名同学都被派到摇元宵岗位,全部成了摇主力。记得当时车间有两个长约1.2米、宽约0.8米柳条编的长方形大笸箩,早晚班各用一个。过水的方块馅200个(比现在小)放到盛有适量江米面的笸箩里,笸箩置于齐腰高的大案板上,笸箩贴近人体一端的宽边为A边,对面的宽边为B边。以案板边缘做支点,操作人员双手快速压下笸箩的A边,与案板形成45度或以上夹角,压时产生的贯力使元宵腾空划弧下落快速滚向A边;双手再逆向用力迅速抬起(加腹部顶力)笸箩,使之重回案板台面,元宵又跟着快速滚向B边。这一个回合结束就称为摇元宵。这是我的亲身体会和总结,更是工人师傅教练的结果。车间还有直径约0.8米柳条编的圆形笸箩,相比之下小了很多,这就成了年龄小点同学的摇元宵工具。在同学中我个子较高身体较壮,带头勇挑重担义不容辞,我摇的当算最多。一次正想着要打破手摇纪录时 ,就顺口要了300个元宵馅装入笸箩,勇气加急劲楞是摇了起来,其实心里有种憋闷的感觉,什么时候能返校读书啊?勇气源于老师十年德育教导的积蓄,急劲是来自内心深处无声的铿锵!发泄吧!随着摇频率的加快尽情发泄吧!当然还有理想,一个18岁少年最美好的理想化成最活跃的分子,随着火热的劳动气氛飘向远方。我眼睛发湿,人也有点发呆,头上的汗珠淌了下来,我连忙擦去汗水,机灵的同学们帮我拣出了一大笸箩元宵。师傅怕我累坏,更担心元宵质量,下一笸箩仍然发我200个馅。就这样周而复始的添面上馅拣元宵,就这样循环往复的摇啊摇,一天下来胳膊疼肩甲也疼,好在睡一夜就恢复了,第二天照常上岗。凭着责任,凭着热情,凭着力气,凭着技巧,我们7名同学刻苦努力,任劳任怨,始终如一的协助车间刷新了元宵加工任务的最高纪录,极大地满足了市场供应。我们同学被车间领导认定为“贡献最大”,同时受到师傅的一致好评。再通俗一点说,7名高一男生的无私奉献,对于人手紧张的“益发和”来说真是太解渴了。我们为自己的学校锦州一高中增添了光彩,感到无比的高兴、快乐、欣慰。
       我很赞赏那里糕点加工过程的清洁干净,生产环境也好。加工时用的全是上等的好豆油,没有任何食品添加剂,完全是绿色食品。但让常人想不到的是:少数师傅患有职业病——气管儿炎,是烟熏火燎所导致。
       关于茶食店文革战况,当然与锦州运动大方向一致,中心是批判、打倒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益发和”茶食店的当权派就是孙某主任,他个子不高,稳重干练、诚挚老实、一心为公,群众都很拥护他。每当上级单位锦州烟酒公司工作队来店里检查工作时,店里就组织职工开大会批判孙某主任,主要问题是只抓生产不问政治。我们7名同学因不了解情况很少发言,但全场喊口号时还是都喊的。上级工作队不来时,车间和门市就利用工余时间分头学习报刊。实际孙某主任家庭对他有些影响,可用现在流行的话称他为实干企业家不过分。文革结束后多年,他仍然是“益发和”茶食店的负责人。
       当“上海一月风暴”刮遍锦城时,“益发和”茶食店生产井然有序,职工安岗乐业。谁能说这不是社会发展、百姓需要的幸福生活呢?!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我们协助师傅全面完成了1967年春节糕点加工任务,市场供应极其丰富,心里倍觉成就感。正为之欣喜时,又接到学校通知,党中央指示全国各大中专院校学生回校复课闹革命,我心中一阵惊喜,几名同学激动的奔走相告。
       写到这里应该提几句关于食欲问题吧,对于糕点数十个品种,我们多数同学对多数糕点没见过,还有糕点叫不上名称,更没食用过。(当时粮食实行供应制,按人月定量,粮票珍贵,瓜菜代较普遍。)当糕点出炉时满车间的香味啊!谁不想品尝品尝呢?可有纪律肯定的回答:不可以。车间女共产党员刘班长是全店职工皆知的榜样,从未动食过糕点。刚开始我们都严守纪律,谁都不敢吃,后来和师傅们慢慢熟悉了,上夜班人少时就悄悄的尝一尝,香极了,饱口福,偏得呀。在以后的生活中,特别是现在物资极大丰富,对糕点反倒不感兴趣。尤其是不买面包,因为一小羹匙的发面就能做个很大的面包,不划算。
       说到分手,我们和师傅们恋恋不舍,青年师傅们请我们几个到照相馆拍了合照,齐师傅为照片题字“欢送下厂学生回校复课闹革命留影”。师徒间的深情定格在那幸福一刻,成了最美好的回忆。在同学少年,书生意气,高中一年级的时候,谁能想到,我们在车间认认真真做了一回合格的实习生呢。从社会科学角度讲,我们学到了比较原始的面点加工技术,更学到了工人师傅刻苦勤奋的高尚品质和一心为公的奉献精神,对以后做人做事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那一段往事已经铭记在心。对应的是, 离店后的若干年齐师傅与我们来往不断。近几年天暖时,他总来布摊看看。
       如今”益发和“原址早已被"锦一顺"取代,但工商2001年11月注册的企业名称仍沿用“益发和”这一历史闻名字号,即“锦州益发和茶食有限责任公司”。随着经济改革步伐的加快,企业采用了多种经营并进的方式,增加了“锦一顺婚礼城”、“锦一顺宾馆”,那里环境清雅,收费合理,极大的方便了锦城的老百姓及广大游客。
       ”锦一顺“商店离我家很近,每次经过那里都会多看两眼,总有挥之不去的情怀。往事并不如烟,那里留下了我们初涉社会的足迹,那里曾撒下我们辛勤劳动的汗水,那里还传出过我们最快乐的笑声。
本文照片:回校前留影
    前排左数1是常国强、2是陆铁山、3是齐师傅、4是冯玉生、后排左数1是邢志国、2是沈朝明、3是潘玉龙、4是景长祥、中排是三名女师傅。
                                                                         
                                                                                                一年一班       陆铁山
                                                                                                                                 2016.12.17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