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五月槐花依然香  

2016-12-17 07:31:10|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月槐花依然香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原一高中教师 徐玉洁

每逢春天,老一高中校园里,黄色的迎春花、粉红的桃花、白色紫色的丁香花争奇斗艳、竞相开放,春满校园,只有通往家属院路边的槐树,到了五月才被春风唤醒,开出一串串乳白色淡雅的小花,孩子们站在树下品尝着槐花的香甜……每当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就想起老家大门前的槐树。

我的老家在义县最西部刘龙台镇全善堡村,地处与朝阳交界处。六十多户人家被群山环抱着,解放前和外界联系很少,生活贫穷、思想落后。这里土层很薄,山上草木稀疏,只有在河边和村里才有大树,而且树木品种较少,就是小叶杨、榆树和柳树;有的人家也有几棵果树。解放后,特别是五十年代,上级号召种树,就是在山坡上挖鱼鳞坑栽树。父亲早就喜欢栽树,在自家的田边地头、房前屋后都栽上了树,常听父亲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多栽树,给子孙后代留点念想。

有一年,县里的放映队下乡放电影《天仙配》,其中有槐树精,父亲就想,真的槐树长什么样呢?从此对槐树产生了兴趣。说来也巧,某年的春天,父亲赶着小毛驴车到二十五里路远的亲戚家帮着拉土盖房,回来时真的带回来两棵小槐树,父亲很高兴,如获至宝,可是往哪儿栽呢?看来看去就决定栽在烟地里。父亲会抽旱烟,大门前这块地是专门栽烟秧子的,我们叫它烟地。邻居们也来看这稀有的树,于是大家动手,挖了两个又大又深的坑,还垫了农家肥,精心的、隆重的栽下了这两棵树。冬天来临之前,父亲用谷草立着把树干捆起来,周围还用一捆一捆的玉米秸把树围住,说是为树挡风防寒,父亲认为这树一定娇贵,需要精心呵护。

一年一年过得真快,树长高了,也开花了。夏天闲暇时,邻居们在树下唠嗑、做手工活,小孩子们就在树下玩耍。每当五月,我回老家赶上树开花时,父亲就拿一条捆柴用的绳子,一头绑在身上爬上树去,我把小筐梁子挂在绳子另一头的木钩上,只见父亲左手往上一提,右手再一提,几下子,绳上的筐就到了父亲身边,一会儿就摘满了半筐。我取下筐,小孩子们立刻围拢过来,一人抓一把,揪下几朵就往嘴里填,父亲看了就笑起来,之后还把剩下的槐花给我做槐花饼吃。

几年后,多年未见面的表哥来了,他在某个林业部门工作,在唠家常时,父亲津津有味的讲起他对槐树的栽培和管理,表哥笑了,说,槐树不需要肥沃的土壤,也不用特意为它遮风挡寒,它的木质非常坚硬,如果说他有性格的话,那他的性格是坚强的,能靠自己的能力抗风雪冰霜,即使遇到恶劣的环境气候也能自己扛过去。听了这番话,我惊叹之余,突然想到,父亲的性格和槐树的性格是多么相似啊!

五月槐花依然香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说起父亲的刚强性格,有三件事我仍记得。

1947年冬天,共产党派来的土改工作队来到了我们村子,负责十几个小村的土改工作,打土豪分田地、闹翻身求解放,深受穷苦大众的欢迎。我家在村中间位置,工作队就住在我们家了。父亲让我们全家人挤在破厢房里住,正房留给工作队住,也作办公室用,工作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跑到县城里的地主老财们恨之入骨,就纠结在一起组成了还乡团,这是地主武装,老百姓叫他们红眼队。快过春节了,突然有一天红眼队来了,枪声从南边传来,老百姓随工作队一起向北转移。红眼队有几辆大马车,还有骑马的、背抢的,闯入了村子,重点是我家,抢走了口粮和准备过年穿的新衣服、被褥……还开枪打死了贫农协会孙主席,我父亲等五个人没来得及跑,就被他们抓住绑了起来,直到从村子北方传来枪声,红眼队才仓皇逃窜。可是家里什么都没有了,一家老小咋活呀?父亲蹲在地上抽着烟,心里七上八下的。后来父亲积极想办法,东奔西走、投亲靠友,才总算度过了难关。这场大难,就这样被父亲扛过去了。

第二件事是解放战争时期,在上级领导下,妇女们做军鞋支援前线,大姐聪明能干,还念过四年小学,被任命为大村的妇救会主任。一九四八年,家乡解放后,各区都选派几名村干部到县工农干校学习,大姐也被选去了,后来区长给大姐介绍对象,是县长,父亲说,咱是农民,这门亲事不合适吧。村里一些爱管闲事的老人听到了风,就对父亲说,不能做这门亲戚呀,人在世上、花在地上,是好,可是不当县长了,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咋养家糊口?还是嫁给农民好,长远。可是大姐同意了这门亲事,区长就来做父亲的思想工作。咋办呢?父亲又蹲在地上抽起了烟,想来想去,就说不管了。可是这群老人中有的是亲戚,就再给父亲增加压力、大造舆论。最后父亲还是顶住了重压,没有干涉大姐的婚事。

第三件事。1952年,我考上了高小,去离家十五里地远的学校读五、六年级,山路崎岖,还经常有狼出没,因此上学就只能住校,可是那时候没有女孩子住在外地念书,况且每个月还得从家里拿出三十斤高粱米、三元钱菜金,这又会给家里增加经济负担。村里的这几个老人、亲戚又来了,对父亲说,这么大的丫头应当在家学针线活、学纺线织布;也有的说,念什么书,没有用,早晚是要嫁人的;还有的说,念书吃饭,不念书也吃饭……父亲听着他们诚恳的劝告,依旧没有吱声,蹲在地上大口大口的抽着旱烟。我知道这事后,大哭大闹,还骂人家是老腐朽,父亲也没有说我什么;后来,大姐大姐夫出面了,说必须让我读书。父亲就又送我上学了。

父亲是普普通通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身材不高,可是在我心里他的形象却是高大的,村里人也都尊重他。谁家老人去世了,都找他帮忙料理后事;谁家遇到了难事,都要和父亲说说,让他帮忙拿个主意;春天谁家小孩出疹子,我父亲就用土法帮着治疗……后来听说在父亲的带动下,村里栽槐树的人多了,女孩子念书的也多了。

五月槐花依然香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父亲年纪大了,多病,我常会老家看他,回来时家人送我到村口等汽车,父亲就站在大门口的槐树下,拄着拐棍目送我,我回头看时,他说走吧走吧,别惦着,我知道,他嘴上这么说,可心里是舍不得我走的。父亲82岁那年因病去世了,全家人都很悲痛,村里人也很怀念他。第二年的五月,我又回老家住了几天。回来时,家人还是送我到汽车站等车,走出大门,我习惯性的回头看看,槐树下却空空的,不见了父亲的身影,我鼻子一酸眼泪涌了出来。

父亲不在了,真的不在了,可他亲手栽下的槐树却枝繁叶茂、郁郁葱葱、花香四溢,弥漫着整个小山村。

五月槐花依然香。

                                            201612

本文照片:1、上世纪80年代的父母亲;

                  2、和父亲合影。

                 (题图照片“五月槐花香”为编辑所加)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