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遥 望 高 岭  

2016-12-01 16:04:27|  分类: 下乡进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2班  陆 力
遥 望 高 岭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67届2班部分同学回乡省亲了!一条条信息见诸网络:顾宜虹同学在博客发表了长达6000字的精彩报道《回乡省亲记》,唐学斌同学把《67届2班回青年点探亲纪实》上传到博客“视频资源”中,还有几位同学把一张张回乡省亲的照片发在二年二班微信群。我虽然无缘参加这次活动,但看到这些信息仍然激动不已。尤其是看到这张带有铁路标识的高岭车站的照片,更是心生感慨。

车站,这个职能与情感交融的场所,演绎着人间的悲欢离合,凝聚着情感的苦辣酸甜。在知青岁月中,我无数次地“亲近”、穿越高岭车站,与她结下了深深的缘分。那一声声汽笛,就是望眼欲穿的期盼;那一阵阵轰鸣,就是青春理想的召唤。通过同学们发来的信息,我得知现在的高岭火车站,已停止客运,只用货运,但不管它如何变化,小站给我留下的记忆都是永恒的。这些天,我一次次地遥望高岭,一次次去追怀那逝去的往事……

1968年10月7日,我和同学们告别母校锦州一高中,乘上西去的列车,奔赴绥中的山乡。列车跨过六股河到达绥中车站之后,一批批同学陆续下车。继续前行的列车,把我们67届2班、7班、8班的几十名同学带到一个叫做“高岭”的小站。从这一天开始,高岭,这个原本陌生的站名闯进了我的生活,在长达七年的知青岁月中,她默默地注视着我成长,乃至逐渐地在我的心灵深处积淀成一种情结。

凡是下乡到这里的同学,都熟悉这个沈山线上的四等小站。高岭车站好比一个窗口,不但目睹了知识青年来去匆匆的身影,还见证了特殊年代发生的许许多多的故事。

最初,我和同学们一起在这个小站乘上火车,回锦州探望父母亲人,偶尔也到山海关登临万里长城,去北戴河海滨游赏风光……后来,同学们一批批地离开,留在高岭的一高中老三届同学越来越少;再后来,我担任了高岭公社的报道员,由于工作的需要,与这个小站有了更多“亲近”的机会。

1972年10月,我担任了公社报道员,从此就以车站为中心,奔走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我觉得在方圆60里的高岭大地上,车站不但是最为醒目的地标,还是我到铁道以南各大队采访的必经之处。高岭公社,共19个大队,南北跨度40里,铁路线横贯东西,把这些大队分开。其中贺家、老爷庙 、杏树、赵家、大蜊蝗、小蜊蝗、沙锅子、照山嘴、盐滩渔业队均在铁道以南。去这些大队的时候都要经由高岭车站,通过那个无人看管的道口。于是,每当南行的时候,我都要穿越高岭车站,迅速地跑过道口,再踏上了那条通往各个村屯的大道。我上任不久就是冬季,地里光秃秃的,只要走上那条大道,就可以看到那些村屯或近或远地横在大道的两旁。

那几年,我跑遍了19个大队,采访的许许多多人物和事件,大部分已经淡忘,但去离公社最远的盐滩渔业队的情景还记得清清楚楚。

1973年春天,盐滩渔业队即将参加锦州市的一个经验交流会,公社领导派我前往紧靠海边的盐滩渔业队与干部群众座谈,准备撰写事迹材料。此前,我专注于报道农事活动,对渔业生产比较陌生,接受任务时,颇感底气不足。那一天,我穿过高岭车站的道口,一路向南,走了20里路,才到达目的地。我在那里住了三宿,一边和大队的干部社员座谈,一边归纳整理素材,对于一些渔业生产术语一次次地询问,对于渔民们战天斗海的事迹一遍遍地核实。不知为什么,我心里总是觉得没有底。

即将离开的那个上午,一位大队干部告诉我,主管渔业的徐洪海副主任带着出海的渔民回来了。我急匆匆地来到海边,只见从渔船上走下十几个渔民,他们的眼睛周围红肿得很厉害。看着他们,我突然想起鲁迅小说《故乡》中关于中年闰土形象的一段描写:“……眼睛也像他父亲一样,周围都肿得通红,这我知道,在海边种地的人,终日吹着海风,大抵是这样的。”初中学这篇课文时,我有些不解,海风这么厉害吗,眼睛周围红肿是什么样子呢?这一次,我看到渔民穿着长靴,踏着海水上岸,想到他们在遥远的海域劈风斩浪撒网捕鱼,既危险又艰辛,不禁对这些渔民油然而生敬意。有了与渔民们的接触,增加了感性认识,心里也踏实了许多。

返回公社的时候,我走得很急,恨不得插翅飞回公社,因为我需要抓紧时间撰稿。我迅速地移动着脚步,一个个村屯被我甩在后面,当我看到远处的火车吐着浓烟驶过时,心中升腾起莫名的喜悦:高岭车站就在眼前!到了车站,离公社就很近了。以至后来我每逢到南边大队采访返回的时候,总是希望看到行驶的火车。

盐滩渔业队在锦州市介绍经验后,引起了绥中县广播站、绥中县报道组、锦州日报和锦州人民广播电台的关注。有一段时间,我经常陪同这些新闻单位的记者穿越高岭车站的道口,去盐滩渔业队采访。

一天,我接到绥中县报道组打来的电话,说锦州日报记者来高岭了。我急匆匆地赶回公社,不禁喜出望外,原来这位记者就是我在66届1班的老同学陈素月!多年未见,十分亲热,她看到我仍然留在农村,很是关切。此次,她也是来采写盐滩渔业队的事迹,见我在公社搞报道,便决定把撰稿的任务交给我,并约好了交稿的时间。

有上次采访的基础,我很快完成了一篇通讯,准时和陈素月在荒地公社见面,她看完稿子后,连说:“不错。”不久,经过陈素月的编辑,一篇题为“渔村大寨花”的通讯刊登在《锦州日报》头版下方的位置,大约有半个版面。这是我在《锦州日报》发表的一篇最长的通讯。

就这样,我下去采访,经常步履匆匆地路过高岭车站;此外,每个月,我都要几次从这里乘车去绥中县城,或去县里参加报道员会议,或去县宣传部、人武部、妇联、团委、文教组等单位撰写各类会议材料。每一次,都是这些部门和公社打招呼,我报到后就被安排在县招待所的一个单间,在那里“闭门造车”,两三天后交稿返回高岭。

我很不情愿去县里写这些与报道员工作毫不相干的材料。我的名分是报道员,很渴望在这项工作中有所发展。我总是想着如何寻找新颖的角度撰写新闻稿,连睡梦里都是写稿的事情。我们基层报道员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向上级新闻单位投稿,县报道组经常统计各公社报道员被上级新闻单位采用的稿件数量。我需要经常把稿件邮寄给上级新闻单位。开始,我是把复写的稿件通过邮箱寄出,但很快发现这样做往往不能够在“第一时间”到达新闻单位,影响了时效性。怎样才能把稿件更快一些地邮寄出去呢?

偶然间,我听到一位公社干部说,乡邮员老刘很辛苦,每天都要赶早车把邮件送上火车。听后我眼前一亮:何不直接把稿件送给老刘,让他在“第一时间”把稿件发走呢?

于是,我每次采访结束后,就抓紧时间撰稿,催促有关领导赶紧审查,在发稿签上加盖公章。然后在那间宿舍兼办公室的房间里连夜复写稿件,分装在几个信封内。一般情况是寄到县广播站、锦州日报、锦州电台三个单位,也有的需要寄到辽宁日报、辽宁电台。

我做好这些事情,常常忙到午夜。第二天早晨六点半,我就赶到高岭车站,等待乡邮员老刘,看着他把稿件装在那个白色帆布大口袋里,才放心地离开。没几天,我就收到了反馈的信息。最先采用稿件的是县广播站。接着,会听到电台的广播,收到电台的用稿信和报社邮来的采用稿件的报纸。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十分兴奋。

无论刮风下雨,还是漫天飘雪,只要有稿件需要寄出,我都要准时赶赴高岭车站。有一次,正值数九天,寒风凛冽,大雪纷飞。我唯恐道路不好走,特意提前了几分钟。天刚蒙蒙亮,我顶着风雪,走出了公社大院,赶到车站把稿件交给了老刘。老刘说:“这样的天气你还出来啊?”回到公社时,遇到几位公社干部,他们见我身上落满了雪花,一脸地惊讶:“你这是从哪回来呀?”我敷衍地回答说:“去车站办点事。”我从来不向别人诉说具体的细节,其中的辛苦只有自己知道。

高岭车站,刻录了我为实现理想而奔波的足迹;那东去的列车,承载着我对新闻报道工作的一片痴情。

经过努力,我被上级新闻单位采用的稿件越来越多,连续几年被评为锦州地区的优秀报道员,还荣幸地参加了锦州人民广播电台举办的骨干报道员学习班。

人们都说:“有耕耘就会有收获,有付出就有回报。”但命运却与我开了个玩笑。尽管我已经跋涉到了理想的岸边,但记者梦还是化为了泡影。我倾洒着泪水离开了高岭,也告别了我所热爱的新闻报道工作。我一遍遍地问自己:我所做努力和付出值得吗?

时间的长河奔流不息,岁月的年轮渐次厚重。回城之后,三年工厂,四年大学,我连续奋斗拼搏了七年。当蓝天下高扬起“机会均等”旗帜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成为一名大学教师。我远离了新闻报道工作,把这段经历珍藏在心底,甚至丢弃了电台的用稿信、刊登稿件的报纸,那篇《渔村大寨花》也未能保留……

遥望高岭,往事如昨;经年回眸,岁月留痕。几十年过去了,高岭,仍然是我心中永恒的记忆。生命本是一个不断求索、不断进取的过程,那些悄无声息的过往,那些饱含辛酸的磨难,已然演绎成静水深流的沧桑,点点滴滴,淌过灵魂,润泽生命。人生所有的过往,都是岁月的恩赐;人生所有的磨难,都是宝贵的历练。

感恩岁月!感恩高岭!

 

  评论这张
 
阅读(675)|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