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四十五年不了情  

2016-12-12 18:13:26|  分类: 心灵驿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4班  马长忠
四十五年不了情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这是一张迟到了39年印着照片的结婚证书。我和王玉华本来在1971年十月一日在公社领的只是两张小硬纸片儿似的结婚证,后来几次搬家找不到了。2015年由于要投靠沈阳的长子落户口才由西台而荒地而绥中而葫芦岛费尽周折地补办了它,也算是珍贵的纪念物吧!照片中的我与她都已是花甲之年,老伴儿虽然相貌平平,却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和温柔的性情。

      1970年夏天我因知青点清苦的生活、政治上的近视、对个人工作和生活前途的误判等,头脑一冲动就由青年点归户回了荒地西台老家。这下倒好,不但自己与知青回城大潮失之交臂,而且给家里带回了新的难题。因为家里已经有两个年近三十的哥哥未婚,所以家里一下子增加到三个光棍儿。显然,母亲本来满脸的愁云更浓了。回到老家,有些乡亲优先给25岁的我提过几个像样的姑娘,一来我家住房紧张,二来上面还有两个大龄的光棍儿哥哥,都摇

四十五年不了情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头拒绝了,人家才不管你是什么辽西名校锦州一高的学子呢!只有这位初中毕业的淳朴的王玉华算是“识货”,竟然托熟人上门提亲。这天上掉下来的美事儿大大出乎我的预料,也使我很是感动。对呀,想起来来我们小时候曾经住过一个院儿,说起来也算是穿兜肚儿玩做一块儿的两小无猜的青梅竹马呢!再说王玉华尽管不漂亮,但胖乎乎地耐看、怜人。我大喜过望,一锤定音:“就是她了!”

现在回想起来,什么清苦啊,近视啊,误判啊,那是冥冥中一种力量在神差鬼使,这种力量就是缘分吧?

说起来也挺遗憾,我与王玉华定婚后的恋爱像是公事公办,很少有卿卿我我的浪漫,只是走形式似地随随便便地见过几次面。记得有一次晚上出去散步,我们一前一后地走在一片高粱地的小道儿上,她忽然问我:“你晚饭吃的是什么?”我小声地嗫嚅道“苞米疙瘩汤。”她猛一转身,扔下一句话,“你等着,我给你去取吃货儿!”不一会儿,她颠颠儿地跑来了,二话不说,把一个小纸包儿塞进我的手里。我借着月光一看是几块儿槽子糕,便不客气地大快朵颐起来。临了,把剩的一块递给她,“别磨叽,快都吃了吧!别让人看见。”也凑巧,邻居大爷刚好路过小道儿,看是我俩儿,善意地“嘿嘿”笑了两声。等不见了大爷的背影儿,我忘情地一下子把她揽进了怀里。

     四十五年不了情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还记得,有一天晚饭后,王玉华梳着两条粗细匀称的齐肩小辫儿 ,穿着整齐,手里拿着用手绢包着的一双布鞋,满面春风地来到我家。进屋还没坐稳就把东西递给我说:“给你做的!”“你怎么想起给我做鞋来了?”“看你成天穿一双农田鞋,多捂脚,多烧脚啊!”我心里一热,忙不迭地打开手绢一看,哇,好俊的鞋呀!白布沿边儿,密密麻麻的针脚整齐地排在鞋底上,青礼服呢的鞋面…… “傻看啥呀?还不穿上试试!”我一穿,大小肥瘦正合适。我暗暗佩服她心思的缜密和出色的女红。我诚恳地谢她,她笑笑说:“好针线活儿还在后面呢!”我由此真地对王玉华另眼相看了!

   结婚后,我们的小农家日子过得虽清苦,也还算是和和美美,幸福快乐。种地,莳弄菜园,养猪,养鸡鸭,拾柴火,玉华都干在头里。平时过日子,她十分节省,恨不得一分钱掰作两半儿花。记得当年我在锦州师院读中文系的时候,为了不让我缺零用钱,她把五元钱装进信封然后揣到上衣兜里,风风火火地赶往乡邮局寄给我,结果在路上弄丢了,最后两手空空哭着回了家。等我放暑假回家,她给我说这事儿时还眼泪汪汪的呢!我黯然长叹一声,“真是贫贱夫妻百事哀呀!”

 我在外面读书的时候,玉华养育两个儿子,十分地尽心尽力。她经常耳提面命地跟两个上学不久的儿子苦口婆心地说,你们要以大伯父和爸爸为榜样,好好用功念书,将来都要上大学,念大书,做大事儿!在她的谆谆教导下,孩子从小就树立了远大的人生目标。

    后来我大学毕业当了教师挣了工资,生活渐渐有了起色。我们仍然一如既往地兢兢业业,省吃俭用,把两个儿子供出了大学,现在大儿子在省国税局中层,二儿子在市国税局分局也是中层干部。大儿子建立了他们的小家,孩子正读初三,老师评价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二儿子还在过着优哉游哉的单身贵族生活。我和玉华也算是功德圆满了。

      四十五年不了情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接着前面的话题,2010年投靠大儿子后,我把孙子几乎由小学一年级一直接送到初中,我俩儿也都老了。由于年轻时家里队里的活计一个人独自承担,有过堆秫秸垛摔伤了腰,有过喂猪不慎探身伤了腰间盘,得过风湿和类风湿,总之由于积劳成疾,玉华的腰身已经挺不起来了,虽然生活能够自理,但平时在家里只能干些坐在凳子上熬熬粥之类的轻活儿,外出只能以轮椅代步了。两个儿子都很孝顺,假日的时候,长子开车载着我俩儿去北陵、南湖、故宫、五里河等公园游览风景,个个周末也会提着水果和点心来探望,还经常在一起聚餐。次子年节或休假,必来沈看望。

平日里的好天气,我经常推着轮椅载着玉华去铁西兴华公园、劳动公园、森林公园等处散步,有时晚间也推着她去生日城广场看秧歌舞。日子过得安适平和。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玉华于今年4月24日因患晚期胃癌不治身亡。四十五年不了情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玉华去世前常和我说笑,“没想到和小马五儿(我小时的昵称)共同生活了45年!”我笑着问她“那你给我这个老头儿是三七开还是四六开?!”玉华嗔笑地打了我一拳,“给你一九开!满意了吧?!”没想到,这个“共同生活了45年” 竟然一语成谶!1971——2016,可不正是45年!

 伊人已去,吾心随之,呜呼!我可怜的老伴儿,我可敬的玉华!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