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永远的一高中,难忘的三年七  

2016-12-10 21:25:37|  分类: 老照片里的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关治国的《我咋能忘掉这个班》随想

66届7班 王友竹(北京)

       

永远的一高中,难忘的三年七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曾经说过自己是一个不愿回首往事的人,可自从读了关治国同学的回忆录《我咋能忘掉这个班》后,却一度陷入了往事的漩涡中,浮想联翩,无以自拔。

    真佩服治国同学超强的记忆力,过去五十多年的往事,竟能写得如此清晰、明确、生动、感人;一桩桩、一件件如数家珍般地娓娓道来,像小溪流水,清澈鲜亮,舒缓自然。

    治国同学在文中几次提到我,并冠以“好学生”的美称,实在令我汗颜。

    教育方针规定学生要德智体全面发展,可是我的“体”,却似马尾穿豆腐,怎么也提不起来,

    记忆犹新的是一次体育课前滚翻测试,男女生分成两组,排成队,先男生队后女生队,一个接一个地练习,再一个接一个地测试。我在队伍中忐忑不安,快轮到我时,就往后蹭,最后就剩我一个,无处可躲了,只好勉为其难地蹲到垫子上。心突突地跳,两只手心全是汗,说什么也不敢滚。快下课了,我只好咬了咬牙,滚了起来,非但没过去,还把右手的拇指挫伤了,当时就肿了起来。看着我红肿的右手,钟老师又疼又气地用手戳着我的脑门:“你咋就这么.......(我知道省略的是笨字,为了给我留面子,没有说出口)唉!真拿你没办法,给你不及格吧,你别的科又那么优秀,实在不忍心;给你高分吧,又实在违心。也罢,看在你伤手的份上,下去好好练习,等手好了,再给你一次补考的机会。”

 我满眼噙着泪水,不知是手痛还是心痛。苦练吧,别无它法。

 苍天不负有心人,补考的时候,我终于翻过去了,不过钟老师说动作不特别标准,给我一个五分减(?5-)。

还记得军训的时候,操场的东南侧,砌起了一道水泥墙,南北走向,非常光滑,估计得有二米多高。人从二三十米远处向墙跑去,凭着助跑的力量,跃过高墙。杨玉兰、刘贵宁、张文清。陈洪芝等人都轻松地过去了。我不知练了多少遍,跑到墙根,就是不敢上,最终也没有跃过去。我只有调侃自己:过不去就过不去吧,反正也不是我一个人;再说了这一生都不会担心自己会成为一个飞檐走壁、翻墙入室的歹人,这也不是一件坏事。

难怪不愿回首往事,这种糗事,不提也罢。不过,既然治国同学抛出了美玉,我这块尘封了五十多年的朽砖,也就终于被情不自禁地引了出来,见了天日。

从内心深处真的很感谢《我咋能忘掉这个班》,是他把我带回了那个最原始的三年七班。28名男生,22名女生,这些同学的身影像电影镜头似的从脑海中一一闪过,最后定格为一帧帧黑白照片:青春、青涩、纯粹、纯真。

永远的一高中,难忘的三年七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开朗豪爽的班长杨玉兰、温柔体贴的学生会干部胡秀兰、像大姐姐一样关心别人的刘玉璠、聪明好学成绩优秀的刘贵宁、热情开朗整洁漂亮的张文清、具有喜剧表演潜质学啥像啥的佟荃茹、朴实大方善解人意的尹庆兰、劳动能手乐于助人的李亚男、说话不疾不徐从不生气的张玉琴、雷厉风行说干就干的陈洪芝、小巧玲珑不笑不说话的李素贤、嘻嘻哈哈近乎透明的杨鹤清、理性实足有条不紊的姜静茹、天真活泼声音比个子还高的肖达三、号称小百灵的郑淑清........都珍藏在我的记忆深处,挥之不去。那时在女同学中,数我最胆小,不爱说话,就是有个好人缘,跟谁都合得来,从没跟任何人发生过龃龉。饭量小,总剩窝头......

      还有一件事,我至今都无法释怀。记得是某个星期天,大家约好了去看电影,我因为有事,晚走了一步,就骑自行车去了。路上车太多,我小心翼翼地靠边儿骑。结果把居民放在路旁的煤丕给压碎了,我赶忙下车,过来一位老婆婆,微笑着说:“没事,没事,看把你吓的,你有事去忙吧,我一会就弄好了。”

     我悻悻地走了,再不敢骑车,只好推着。没走几步,听到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位男生,我从未见过,他胸前佩戴着一高中的校徽。我很不好意思,心想方才的窘态他一定是看见了。没等我说话,他竟自接过我手中的自行车,然后说:“坐上来,我带你吧。”他把我带到站前电影院,存好了自行车,就办事去了。直到看完了电影,我才想起来没有对他说声 “谢谢”,不过,来日方长,以后在校园见到他,我会补上的。可是事与愿违,再没有见过他,所以这声“谢谢”就一直拖到现在,无法兑现。在这里,我对那位不知姓名的同学真诚地道一声:“谢谢”,权当是偿还这欠了半个多世纪的人情债吧!

 ......

 还想对治国同学说几句话:知道你抱病写作,甚是钦佩;不过一定要注意休息,治病很重要,养病更重要。凭着你那执着的追求,顽强的毅力,一定会战胜疾病,恢复健康的,到时再回锦州参加同学聚会。上次聚会,你说我是最后一个到,那是因为当时我还在锦州教育网站上班,身不由己;下次聚会我来做东,一定第一个到,以弥补上次晚到的不恭。

衷心祝愿治国同学早日康复!

如果说锦州一高中老三届是历史上空前绝后的,那么,老三届的每个班就都是绝无仅有的。

所以我要说:独一无二的三年七班,难忘的三年七班——我爱你!举世无双的一高中,永远的一高中——我爱你!

                                  2016.12.10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