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回乡省亲记  

2016-11-07 06:56:22|  分类: 再回第二故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67届2班   顾宜虹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转眼至晚秋,秋风凉,秋草黄。2016年10月26日,一股冷空气突袭华北、东北,气温骤降7、8度,锦州最高温度9度,感觉冬天要来了。天气的变化,并未改变67届2班几位同学的约定:去青年点省亲。

在这之前几天,马玉山与王文平、刘爱黎等同学商量,继2008年我们班20多名同学集体去青年点之后,转眼已有八年时间,很想再去看看。这个想法一拍即合,马玉山立即与村党支部书记李树恩联系,李书记非常欢迎我们去。这次去只是小范围,由王文平、邹仁宗驾私家车去,有马玉山、唐学斌、郭琦、汪战、茹学、顾宜虹,还有王文平的爱人和邹仁宗的朋友,总共10个人。老邹因眼神不大好,驾车技术不太熟练,特意请他的朋友帮忙。特别感谢辽宁工业大学后勤党委书记杨文学退休第二天就为我们当司机!

                在原杨总村

  26号早九点,我们在市交通局门前聚齐,分乘两辆轿车,奔赴第二故乡——绥中县高岭镇杨总村。我们从前卫出口,下了高速走102国道。走过沙河桥不远,就到了高岭镇地界儿。马玉山与李书记通电话告诉他我们快到了,李书记说,用不用派人到高岭镇路口去接?老马马上回绝:不用,我们路很熟!说话间,车已拐进了通往杨总村的乡间公路。这条路过去是一条只能走马车的土路,如今,这条不到4公里的宽敞的柏油路,要穿过京哈高速公路涵洞,还要穿过秦沈电气铁路涵洞,路西侧距离村不远处,高压线林立,一座国家电网变电所坐落在那里。这条路让我们感受到,改革开放后,国家经济建设的飞速发展,同时也给农村带来了实惠和发展机会。放眼路边的田野,空荡而枯黄,没见到一个干活的人,看来,秋收早已经结束。11点多,我们到了寂静的杨总村,在村部等待的一位村干部,把我们带到了李书记的家。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到了李书记家,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李书记一一叫着每个人的名字,亲切握手,李书记的老伴腰有毛病,坐在炕上,与我们打招呼,还让我们几个女同学上炕暖和暖和。李书记特意找来的两个女儿,正忙着做饭。马玉山递上从锦州带来的六条百花鱼说,这代表我们的一点心意,祝愿你们六六大顺,年年有余!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李书记在自己家准备了丰盛的午餐,特意杀了一只9斤重的大鹅,为我们做了鹅肉炖土豆。李书记还拿出两瓶好酒,一瓶国窖五粮液,一瓶正宗北京二锅头。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来了,李书记说,这些都是家常菜,但除了干豆腐是买的,其余都是自家产的,纯绿色,主食是大米豆干饭。李书记端起酒杯说,我们有七八年没见面了,很想念你们,欢迎你们!到家了,你们随便喝,随便吃!是呀,回到第二故乡,家的味道,家的感觉!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大家边吃边聊,聊到了村民生活的变化,李书记说,我们村500多户,有400多户都有机动车,干活基本实现机械化,全村已经没有几头毛驴、骡子了。现在村里不少年轻人都有轿车,去年全村人均年收入6700元。现在村民口粮地一般都种水稻,餐桌的主食也和城里一样,高粱米,地瓜,也不常吃。说起种水稻,村民们忘不了唐学斌当年在水稻试验田里干活的情景。那年,为了能在从未种过水稻的地里试验成功,唐学斌像一头老黄牛,几乎整天泡在水里插秧,初春的水,冰凉刺骨,他就天天吃辣椒。辛苦换来了成功,那年,全村每人分得30斤水稻。

吃完午饭,我们到村里转转,到山上看看。放眼片片葱绿的果树,没有了果实累累的壮观,只看到树下的落地果和用来给果树反射阳光的锡纸随风摇曳。富士、黄元帅苹果都已采摘结束,只有部分国光没摘。本想帮助村民干点活,但是没看到几个人,听说眼下,村里不少人去海边收萝卜、切萝卜了,这些萝卜出口,一个人每天能赚140元到180元。现在家里的农活,基本是上了年纪的人干,年轻人大部分外出打工。李书记告诉我一个数据,杨总村没与祝总村合并前,1970年,全村340户,1060口人,现在,353户,1072口人。人口基本没有增加。这里有年轻人观念的改变、流动人口的增加等因素,但主要还是计划生育的结果。过去计划生育的政策给农民带来生活水平的提高,同时也带来老龄化,人口增长失衡等负面影响。去年国家放开生育二胎政策,是利在当代,惠及子孙的大好事。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不知是谁家的果树地,只在路旁留下一棵树没摘果,果实累累满枝头,我们在此品尝起皮薄脆甜的富士苹果,家乡的苹果就是好吃!一边品尝,一边照相,一群古稀老人,在苹果树下,都变成了俊男靓女!在这棵树不远处,有一位60多岁的妇女,在地里捡花生,我们几个同学过去跟她攀谈,原来她是上庄的李淑珍。她认出了下乡在上庄的郭琦,郭琦也认出了她,在场的几个同学高兴地和她合影,分别时,她又是拿苹果,又是拿花生,不管怎么推脱,还是硬把多半桶刚捡的花生装袋子塞进了车的后备箱。多么淳朴可亲的老乡啊!

 

 

 

 

 

下山后,我们来到村民王殿香的家.。当年,我们班几位同学曾住在他父亲家的房子。一进门,我们就被他家的九间房子吸引了,家用电器应有尽有,卫生间带浴盆,不比城里楼房差。主人热情招待我们,他是汪战的学生,他笑着说,我本应叫你汪老师,可我还是想叫你“大喇叭”!屋子里笑声朗朗,回忆40多年前在这里一起生活,一起劳动的事情,每个人都很难忘。看到王殿香家的院子里的景象,哇塞!让人眼前一亮,堆满了两大囤子玉米棒子和那么多装满袋子的花生。王殿香家是个种粮大户,前些年他承包了100多亩荒山地,每年种植玉米和花生。今年产量不错,虽说玉米卖不上价儿,但加上花生,也能收入近20万元。此外,他家还有果树,他还帮助女儿打理两台勾机(挖掘机),估计收入也不菲。如今,国家对农村出台了不少富民政策,拓宽了村民的致富门路,城乡差距在缩小,杨总村一定会越来越富裕。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在原祝总村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晚上,因天气比较冷,李书记怕我们在村里休息不好,安排我们住在高岭镇的天相旅馆。我和王文平夫妇,没在此住宿,到原祝总村看望老乡。沿着熟悉的乡道村路,不一会功夫,王文平就把车一直开进了裴三婶老儿子裴宝文家的院子里!宝文两口子正他家前边盖起的新房中忙乎铺地砖呢。我们来到这儿参观,房子好气派呀,上下两层,四居室,看样子是要追赶城里的独栋别墅呀!这新房是在三婶老房子旧址盖的,三叔三婶相继去世后,破旧不堪的老房子作价一万元,宝文买下,分别给两个哥哥每家三千多元。老房扒掉后,宝文给自己儿子盖起了准备结婚用的新房。宝文说,多亏西气东输管道占用果树地,我们得到20万的补偿款,要不我们还真盖不起。这套房装修好后,真得花20来万。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和王文平又来到原祝总村老党支部书记陈福恩的家。当年我们在这里的时候,他是林业队队长,直到现在我们还称呼他陈队长,他是我的入党介绍人,八年前来祝总时,我曾看望过他。走进他家小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他那破旧不堪的老房子,顿觉心里酸楚楚的。老头一个人正在吃饭,83岁的他,耳聋比较厉害。他虽有儿女,但不想拖累他们,老伴去世后一直自己过。见到我们,一下子就喊出我们俩名字。提起房子,他说,我这属于危房了,村里给我拿两万,李书记给我拿一万,盖起了两间偏房。回忆当年,他很兴奋,我们交流,他大部分都听见了。陈队长曾是市县劳模,省先进个人。带领村民改变贫困面貌做出过很大贡献。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老一代村干部廉洁为民艰苦奋斗的优秀品质。告别时陈队长同我们俩在他的新房前合影。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接着,我和王文平又敲开了韩凯家的门。韩凯是当年我在乡广播站工作的同志,岁月催人老,当年那个维护广播线路的毛头小伙,如今已是满脸皱纹。两个女儿也都三四十岁了,日子也都过得不错。韩凯媳妇非让我们带上点她家的花生、地瓜和干菜。

三婶的老儿媳妇王艳为我们准备好了晚饭。晚饭是按王文平爱人张划时的要求做的,小米粥,豆腐、咸鸭蛋、盐炒花生米。吃饭时,王艳一再跟我说,嫂子啥菜也不让我做,我说,我们不是外人,到家了,就该这样!说真的,这顿晚饭我吃的特别舒服。说起王文平夫妇与三婶全家的关系,非常不一般。当年,王文平回城较晚,三婶曾给予他很多照顾,回城后他跟三婶一直没断来往。后来,王文平调到葫芦岛市工作,差不多每年都去祝总看望他们。裴家有什么难事,能帮的,他都尽力帮助解决。那年三婶吐血,一直没治好,装老衣服都准备了。王文平得知后,把三婶接到葫芦岛市诊治。原来三婶得了严重的肺结核病。三婶免费住院治疗了一个多个月后。回去又继续治疗,终于康复。后来三婶的二女儿保杰也得了这种病,王文平又帮助她免费治愈了。五年前三婶去世时,王文平夫妇专程赶到祝总,送三婶最后一程。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晚饭后,听说我们来了,三婶的大儿子宝贵、儿媳辛翠云、大孙子晓峰过来了,二女儿宝杰两口子也过来了。宝贵小我们两三岁,当年和我们一起干活,对我们青年很了解,很佩服。他媳妇辛翠云,是杨总村小学的退休教师。她对我说,你们同学吴秀贤是我在高岭中学时的老师,我还认识陆力,我娘家在南陡坡村,她到我们那采访过妇女战天斗地的报道。她挺能写的,经常在广播里听到她的稿件。我们聊得更多的还是三婶。三婶是我们青年的贴心人。她的样子我们永远忘不了。她身材瘦小,皮肤白皙,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是村里数得着的美女。然而,沉重的家务负担,压的她有些驼背。我们下乡时,她已是五个孩子的母亲。当年三婶家特别困难,冬天是她家最难熬的,几个孩子都没有一件像样的棉衣,当时只有五六岁的宝文,冻得瑟瑟发抖啃地瓜面饼子的样子,我依然有印象。自家的生活都难以为计,但待我们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我们是她家的常客,身体不舒服了去她家,三婶关心备至;饿了,去三婶家找吃的,三婶宁愿自家人不吃也让给我们;有什么解不开的心结,也找三婶,三婶善解人意,聊聊心里就痛快了。宝文找出一张照片,是三叔三婶与新婚的大孙子、孙媳照的。我们很怀念三婶,感谢她给予我们母亲般的温暖,她是一位平凡而伟大的母亲!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今三婶的五个儿女,除了大女儿宝珍嫁到外乡,都在祝总,二女儿嫁给了东庄的咸国民,几家也都过得不错。孙辈也都挺争气,二儿子保阳的孩子,大连海运学院毕业后在远洋轮船上工作,现正在埃及。宝文的女儿在前卫镇开了家理发店,儿子也在他姐那打工。在返回锦州途经前卫镇时,我们见到了三婶的孙子、孙女,理发店的生意不错,发型设计、价格,都与城里理发店没啥两样。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们聊到八点多,三婶的大孙子给我们照个合影。王艳给我们准备好了被褥,并把热炕头让给我和文平的爱人,这一夜,我睡得特别好,一直睡到鸡打鸣。第二天早晨五点多,王艳和她的老母亲就开始做饭了,又是炖鱼,又是炒菜、蒸鸡蛋羹。早饭后,我和王文平又来到韩永峰的家。他是我们青年点老房东的儿子。当年我们班几个女同学,就住在他父亲老房子的西屋。如今老房子不见踪影,韩永峰在原址早已翻盖了新房。我们到他家时,儿媳和几个人正忙于苹果装箱,准备去北京新发地水果批发市场,说是北京的苹果价能比当地稍高一些。韩永峰是乡村医生,他爱人任素云,曾是当年的妇女队长,俩口子见到我们非常高兴。我们和韩永峰聊起了新型合作医疗。他说,自从顾银兰回城后(67届7班同学,当年在祝总当赤脚医生),我就接手,到现在干40多年了。经历了农村从缺医少药,到逐步发展的过程。现在实行新农合,每人交140元,其中80元,大病统筹,确实给农民带来实惠,比如水泉沟一位重症患者,花了7、8万元,自己负担了不到2万元。临走前我俩同他们夫妇及村民齐殿友在他家门前“新农合定点门诊”的牌子下合影留念。

回到宝文家道别,保杰两口子从东庄赶来送我们,宝杰紧紧握着王文平的手,眼含泪花,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她说,我永远忘不了你们知识青年的好!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我提议王文平把车开到青年水库,在那里,我们见到了在自家稻田干活的宝贵。青年水库,浸透着我们的酸甜苦辣,是我们用汗水和泪水写下的永久记忆。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探寻历史足迹

        在与李树恩书记吃饭聊天中,谈到了一位老师正在帮助他们写杨总村村史。我很感兴趣,因李书记急于去张家口出差,没能细聊。回锦之后,又与李书记进行了电话采访,得知在500多年前,发生在第二故乡这片土地上的鲜为人知的“明代杨家将”的故事。

当年我们下乡来到杨总村和祝总村,就对两个村的村名感兴趣,那时只知道是由明清时期一个姓杨和一个姓祝的总兵官的坟墓在此而得名。

绥中一高中退休教师王怀平,一直致力于绥中历史的研究,杨总村党支部书记李树恩在人力和财力上给予他大力支持。经考证,明代杨家将,是明朝辽东(明朝称山海关以东的地方)地区著名的军户,入籍前屯卫(今葫芦岛市绥中县前卫镇)。现在绥中县有两处明代辽东著名的杨氏家族墓地。一处在高岭镇杨总村(全称杨总兵坟村),埋葬着杨镇、杨维藩等人,另一处在前卫镇南关以西,地处现镇中心小学校址内,埋葬着杨维泰、杨照等人。李树恩书记说,杨总兵墓地的规模很大,遗址就在我们村北山坡一公里处大泉眼边上,风水相当好,占地有数十亩,地上部分原有三道牌坊,还有望柱、石人、石马等,文革期间被破坏,用大炮炸了,石头不是本地的,都是河北产的磨石,大都用来砌水库了,后只存留石碑两方。1969年,杨维藩和妻子墓被挖掘出土,有被盗的痕迹,墓志铭刻石等文物收藏于锦州市博物馆和绥中县博物馆。

王老师经过多年调查访问,考证出从杨家将第一代始祖杨德春于明宣德年间戍守辽东,到第二代杨安、第三代杨兴世袭军职,任前屯卫指挥,从弘治年间杨茂、杨英兄弟接任前屯卫指挥,到嘉靖年间杨镇担任蓟辽两镇总兵官。从嘉靖末年,杨镇子侄杨维藩、杨维泰成为游击将军,到孙子杨照也成为声震蓟辽的总兵官。杨氏家族在获得朝廷倚重的同时,也为保土安民做出了巨大牺牲。到隆庆万历年间,杨维藩之子杨燮成为辽东总兵官李成良麾下的一员勇将。杨照的继子杨绍勋先后任蓟镇、居庸昌平和辽东三镇的副将、总兵官。被誉为“年少登坛,声雄三镇”。还有他的两个弟弟,杨绍祖、杨绍先,都曾任宁远参将。直到明朝末年,杨氏族人仍战斗在辽东战场。崇祯13年5月,明清双方在松山激战。战斗中前屯卫副总兵杨伦奋不顾身,裹伤血战,最终被清军俘虏杀害。

北宋时期杨家将忠勇报国的故事无人不知。那么,明代杨家将是否是其后裔呢?据报道,近几年也有历史学家在考证。但我觉得,不管是否有渊源,明代杨家将继承了北宋“杨家将”反抗侵扰、保家卫国的传统,他们都是前赴后继忠烈满门,驱逐外患守边疆的英雄!

明代辽东杨家将两处墓地,是闪烁着民族精神的丰碑。前屯卫杨家将十几代人镇守边关200余年的英雄业绩,将永远激励后人。

第二故乡的热土是让人眷恋的,第二故乡的恩情是难以忘怀的。第二天,我们几个同学去逛高岭镇,去镇政府、学校、火车站,找寻几十年前的模样,探寻曾经留下的足迹。如今的高岭火车站,已停止客运,只用货运,但它给予我们许多刻骨铭心的记忆。48年前,我们从锦州乘坐火车,来到这里,从此走向那段蹉跎的青春岁月。高岭火车站,见证了我们太多的悲欢离合,又见证了我们一批批从这里返回城市,承载了我们数不清的磨难,也承载了我们浓浓的乡情。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乡省亲记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回到锦州见到孙女,她问我:“奶奶,这两天您去哪儿啦”?我说:“去青年点了!”孙女一脸愕然,“青年点是什么地方呀?”晚饭后,我给孙女讲起了绝版的青年点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829)|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