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如烟往事四十载 难忘岁月难忘情

 
 
 

日志

 
 
关于我

1963年8月24日,66届同学开始进入锦州一高中,这个日子,就是锦州一高中老三届的共同生日。

网易考拉推荐

忆朱琼老师的二、三事  

2016-11-24 19:25:22|  分类: 师恩永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周桂莲同学《一张迟到半个世纪的老照片》有感

 67届3班  李学存

忆朱琼老师的二、三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今年七月,我回到锦州。某日,去同学朱捷、李艳敏夫妇家看望,因崔素贞同学与朱捷家很近,于是也约她同时到了朱捷家,崔素贞来时带来一张照片,正是周桂莲《一张迟到半个世纪的老照片》文章中的那张,照片中有我,我当时还对崔素贞说,下次一定给我也翻版一张。我问起照片中的朱琼老师的情况,崔素贞告诉我,朱老师已经去世了,当时我心中甚是悲痛。

忆朱琼老师的二、三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忆朱琼老师的二、三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周桂莲、崔素贞和我初中就是同学,朱琼老师是我们共同的老师,也是我的恩师,更是我的益友。今天读了周桂莲的文章,思绪万千,记忆的闸门打开了。朱老师是1962年开始教我们俄语的,1964年初中毕业后一直到2006年,我们还多有联系。几十年来师生的交往有许许多多抹不去的记忆,今天写此小文,一是对周桂莲文章的应和,更重要的是表达对尊敬的朱琼老师的缅怀与追思。

                            妈妈的同事来教我们俄语

上个世纪60年代,我国和前苏联的关系很好,初中一般都开有俄语课程。当时,师资很少,我所在的锦州石油六厂子弟中学开始是一个女老师教我们,她原来是教生物的,后来转行教俄语,“现发现卖”,自己一边学一边教学生。因为教的不好,学生兴趣也不高,整个学校学习俄语的氛围一点也不浓。

一天,上俄语课,进来一个高高的瘦瘦的非常帅气的男老师。他走上讲台,高声的说:“здравствуйте  товарищ!” 当时,全班同学都愣愣的,没有人说话,紧接着,他说:“我在问‘同学们好!’你们要回答:‘здравствуйте учитель!老师好!’”于是,他又重复了上面的第一句问话,同学们高声地回答。而后,他在黑板上,写了大大的“朱琼”两个汉字,说:“我叫朱琼,朱琼就是我,以后我就是你们的俄语老师了。”顿时,课堂的气氛热烈起来。接着他开始点名,他手里拿着学生的花名册,但并不看,而是走到每个学生面前,看了一眼学生,马上就能叫出这个学生的名字,全班同学都惊诧了!这个老师真厉害,怎么第一次见面都能叫出每个人的名字呀!点完名,朱老师说:“我在上课前,看了两个班的学生的照片,每个人的名字和模样我都记下了,以后你们学习俄语也要博学强记,才能有好的成绩。”这就是朱老师给我上的第一堂俄语课,我永生难忘。正是有这样的好老师,才使以后石油中学的俄语成绩在锦州市名列前茅。

回到家里,我对妈妈讲,我们今天来了一个教俄语的新老师,叫朱琼。妈妈说:“他是我的同事。”原来,妈妈在锦州石油六厂的建材车间工作,是质检员,而朱老师当时在建材车间是“打坯子”的,这个活就是“和泥”然后打成耐火砖的形状,非常累、非常脏,干这个活的基本都是那些年定的“右派”或者“五类分子”已经“摘帽”的人(按照现在的说法是“摘帽”但是没有“平反”),基本属于变相的劳动改造。妈妈说,朱老师,人特别好,不但工作积极。而且人缘也好,谁有事只要找他都热情地帮忙,妈妈她们也从来没有把朱老师当“右派”而歧视。妈妈还说,朱老师年轻的时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海军,是部队培养了他,送到沈阳外国语学校学习,本来要到苏联去当翻译的,不知道为啥后来成了“右派”?你要向他好好学习,尊敬他,不能提“右派”的事情。那时候我还年轻,对于“右派”是咋回事也不太明白,但是,我只知道,朱老师教书好,对学生好。其实,全校上下领导、老师、学生都知道朱老师曾是“右派”,朱老师在人前也从不隐晦,但是大家却都说朱老师好!这就是“为人师表”,朱老师做到了。妈妈的话使我和朱老师的关系突然拉近了很多,在以后的接触中,朱老师曾向我详细讲过他的人生经历。那时,他的家还在吉林的洮南,家里有四个孩子,两男两女,老伴带着孩子,也很是辛苦。后来落实政策,全家到锦州,六厂分给了房子,我经常到他家去玩。91年我调到福建工作,临走的时候,朱老师送给我一个樟木箱子,他说:南方有虫子,有樟木箱子可以防止虫子咬坏衣物,这个樟木箱子,我至今还保存完好。周桂莲文章中说的“文革”中朱老师全家再次下乡也有其事,文革后,全家又返城,他的大儿子朱态,后来招工到石油六厂,还分到我在的车间当钳工,我已经是车间副主任,说起来,还是我的徒弟呢。所以我和朱老师不但有师生关系,也是挚友。

 

                             俄语朗读课我获得第一名

忆朱琼老师的二、三事 - jzygzlsj - 锦州一高中老三届

 

在朱老师的努力和影响下,我们学校学习俄语蔚然成风,周桂莲文中说的朱老师的打字机的事情,说起来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这是一台非常老的台式键盘机械打字机,有的人可能在电影中看到过这种打字机。圆形的键盘上有33个俄语字母和一些标点符号,打印的时候把蜡纸卷在圆辊上,每打一下,打印头就在蜡烛上打上字母或者符号,如果打错了,要在蜡纸上改,改起来很麻烦,所以,对打字人的要求很高,既能熟练打字,还要熟悉单词。蜡纸打好以后,再印刷,也很是麻烦。打字都是朱老师一人完成,有的时候,我们帮助他印刷。朱老师从朋友哪里“淘弄”来这台打字机的时候,已经破旧不堪了,他自己动手把它修好,成了他的宝贝,也成了我们学校俄语教学的最好的工具了。文革的时候朱老师被赶到乡下,我们学校有一个叫朱永嘉的同学,有心保存的这台打字机,在朱老师返城之后,朱永嘉把它交给了朱老师。有一次,我见到朱老师的时候,他向我讲了朱永嘉帮他保存打字机的事情,还流露出感激的心情。从这点小事可以看出朱老师是个非常重感情的人。这台机械打字机陪伴了朱老师的后半生,现在说起来都应当成了文物了。

在学校的时候,我也是学习俄语的尖子,特别是语言能力出类拔萃。当时班中好多学生对俄语字母“P”不会发言,舌头卷不好,我发的好,朱老师就让我教同学。学校每年举行一次俄语朗读课,为了取得好成绩,朱老师为我精心挑选了一篇文章“Фермер и помещик”(地主和农民),这是一篇前苏联著名的课外读物,读起来朗朗上口,虽然,有许多单词和语法,我还没有学到,为了取得好的成绩,我每天晚自习的时候都要到他那里去,跟他学 ,朱老师耐心的一句一句地教我,很快,我就会背诵了这篇文章,后来在学校组织的俄语朗读比赛中,我得了全校第一名。我还参加了锦州市的外语朗读比赛,那次我取得了俄语组第三名,我记得后来的锦州一高中的学友齐洪波获得第一名。由于学习的扎实,这篇“Фермер и помещик”的文章至今我还能熟练地背诵下来。

朱老师是我的外语启蒙老师,在我刚刚接触外语的时候,是朱老师把我带到了另一个语言的世界,使我不但知道了“Фермер и помещик”这样的课外读物,也使我会唱了“Московский подмосковные вечер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美妙动听的世界名歌。后来参加工作了,俄语基本没有用上(我晋升助理工程师考的是俄语,晋升工程师的时候考的就是英语了)但是,有俄语的底子对于我后来学习英语及现在正学习的法语也奠定了语言的基础。

                                                  

                                  师生相会在泉州

1998年夏末秋初,我还在福建炼化公司工作,突然接到了朱老师的电话,他已经退休了,要带老伴(他原来的老伴因患肾衰竭去世多年,这个是他后来的老伴,也是一名教师)到全国走一走,想到福建来,一是为了看看我,二是为了玩玩。他说,因为经济上并不宽裕,所以,出来以后都是找朋友、同学等,住在家里,我是他唯一的在外地的学生,问我可否也住在我家。我当时就非常愉快地答应了他,同时急切地盼望他早日来到福建,叙一叙师生之情,尽一下地主之谊。

朱老师夫妇到我们公司以后,为了他们能好好的休息,我特意把他安排在宾馆,他说出来一个月了,这是头一回享受住宾馆的待遇。我开玩笑地说:“你是我的老师,我做为学生是应该的。”

在宾馆,我们回忆起多年的师生情谊,特别是回忆起参加俄语朗读比赛的情景,我情不自禁的背诵起“Фермер и помещик”,Это давным-давно вещи……朱老师也在一旁和我共同的朗诵起来,我们时而高声、时而低吟,沉醉在美丽的русский  язык中。那天晚餐我们都喝了不少红酒,看到朱老师饱经风霜的面容,想到他历经磨难,唯有教书育人为终身信仰的胸襟。我深深地感到:“饮其流者怀其源, 学其成时念吾师”。

我带着老师去了湄洲岛,拜谒了岛上的妈祖娘娘,在“天后宫湄洲祖庙”,敬上一炷香,我祝老师健康长寿。我们还去了泉州的开元寺,游览厦门的鼓浪屿。老师在我那里住了三天,离开了泉州。他还要到别处去,作为学生,我祝愿老师好!祝愿天下的老师都好!

这就是我忆朱琼老师的二、三事,其实还有许许多多的二、三事,还有代老师、辛老师,吴老师等许许多多老师的二、三事。我感激曾经教给我们知识的每位老师,也怀念所有教过我的老师。我要发自肺腑地道一声:老师们,辛苦了!

 照片说明:

1、石油中学师生集体照(1964年7月);

2、集体照分开(一)前数第二排右一为朱琼老师;

3、集体照分开(二)后排右二为本文作者;

4、台式键盘机械打字机。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